网站首页 >> 小品剧本

半个月亮爬上来

王霆钧
更新时间:2020/5/23 4:51:24
人 物

洪石榴:三十岁左右 铁石岭村妇女
铁 锁:五岁 洪石榴的儿子
柴明远 三十岁左右 打工者
林志伟 四十岁左右 洪石榴的邻居,表哥
林 嫂 三十多岁 林志伟的妻子 洪石榴表嫂
章为民 三十岁左右 处理郝强案的交警
柳子青 二十多岁 章为民的助手 
老 姜 四十多岁 铁石岭村民

大风雨袭击了铁石岭村。
一道闪电亮起,夜空被撕裂。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雷声。
大树剧烈摇晃,暴雨倾盆落下。
大雨顺着洪石榴家的房檐瀑布般地流下来。
小菜园子里的垅沟很快就充满了雨水,大雨把水面砸出一个个小坑。

村南有一片塑料大棚,肆虐的大风吹得大棚的薄膜好像汹涌起伏的波涛。
大雨浇在塑料薄膜上发出鼓点般的响声。

铁石岭村郝强家,夜
洪石榴搂着五岁的儿子铁锁睡觉。铁锁枕着妈妈的胳膊睡着了。
挂在屋顶的灯熄着,不时亮起的闪电把屋子照亮。炕头有一床铺好的被褥,显然是男主人不在家。
又一个炸雷在屋项上滚过,铁锁被惊醒,哇地一声哭了。
洪石榴拍着儿子,哄他:好儿子不怕不怕,睡觉。睡吧睡吧,妈妈在这……
洪石榴拍着孩子,耳朵却留心着外面的声音。儿子又睡着了。
院子里的狗狂吠起来。
洪石榴隐隐地听到房后公路上一阵卡车驶来的声音。

洪石榴家邻居林志伟家 夜
惊雷把林志伟惊醒,他爬起来,到窗户前撩起窗帘,朝外看着。
他的妻子也被雷声惊醒,坐了起来:咋下这么大雨呀!
林志伟还在朝外看着:这么大的雨,大棚还不得揭盖呀?你给郝强家打个电话,我们俩出去看看。
林嫂抓过身边的电话。

房后路上,又一辆大卡车呼啸而来。
院里,大黑狗从狗窝里出来,跑到院门前,冲外面狂叫。

郝强家院里,大黑狗跳着叫着,试图跳过院门,可是院门太高,它无法越过。
屋里,洪石榴家的电话响了,她接听,说:郝强也没回来呀,都急死我了。等他回来再说吧,孩子睡不踏实我也出不去。行,行。
她放下电话。

街道上,一辆大卡车驶了过去,车轮溅起水花向两侧飞去。

洪石榴扭头看去,后窗帘有道灯光一闪而过,车声远去。
她有些失望,放下电话。
她听到了大黑狗不安的叫声,现出疑惑的神情。
她见儿子睡了,把胳膊从儿子脖子下抽出来,坐起来听着,看着蒙着窗帘的北窗户。
院外,车声远了,狗仍在低吠着。间或,她听见外屋还有嘀哒嘀哒的漏雨声。
洪石榴睡不着觉,拉亮电灯,下地来到外屋。借着里屋灯光,看见外屋漏雨了。她从锅台上拿过搪瓷盆放在漏雨的地方,雨滴落到盆里,那声音便格外清脆。
她摘下房门挂钩,把屋门推开一条缝。
大黑狗鸣咽着跑过来,浑身湿渌渌的。
洪石榴:咋的了,半夜三更的叫什么?
大黑狗鸣咽着看着她,洪石榴说:进来吧。
大黑狗进屋来,看着她仍自鸣咽个不停。
她朝外看一眼。
树在晃,雨在下,雷声不断。

大风掀开一座大棚的一角,迅速地将大棚撕开,那条白色的薄膜好像一张旗帜在风中飘摇。

县城医院,夜。
一个人抱着一位受伤的人,用肩膀撞开医院的门,进去。
他急切地问:抢救室在哪?
门口值班的人告诉他:一直往里。
他抱着受伤的人往里边跑去。
他看见了外科急救室,推开门。

外科急救室里,夜。
一个医生正用针缝和一个人下巴上的伤口,女护士擦拭着受伤人鼻子里流出来的血。旁边站着受伤者的家属,抢救室显得乱一些。
那个人进来,看见里边有一张空床,就把抱着的人放到空床上,焦急地说:大夫快救人。
费医生抬眼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那个人一直面对着镜头,他说:他的车翻了……
费医生忙着处理受伤者也顾不上看他一眼,问:你撞的?
那个人辩解地说:不,不是,是让我碰上了。哦,不是我的车碰了他的车,而是我看见他的车出了事故。
费医生处理过那个人,走过来扒开受伤司机的眼皮,
女护士上前摸摸伤者的脉搏说:费大夫,脉搏非常微弱。
费医生说:失血过多,马上化验血型给他输血。
女护士动作迅速地采血,然后转身离去。

村里,洪石榴家。她熄了灯,躺下,努力地睡着,渐渐地,她睡着了。
郝强驾驶农用车向她驶来,胳膊从车窗里伸出来,向她招手说:石榴我走了,我走了。
洪石榴:快点回来。
洪石榴睁开睡眼,是梦……
她有些不安,侧起身子朝北窗看着……
外屋的水滴落在水里的声音,嘀嗒嘀哒,顽强而有节奏。

第二天是一个大晴的天,蓝天,白云。
大树宁静地立在村前,屋后。

洪石榴推开屋门,把接满雨水的盆端出去。大黑狗随着她出去。她看着外面,世界仿佛被大水清洗了一遍。
小菜园子几乎被水淹没。
院里有一处停车场,空空的,车没回来。她把水泼掉。
邻居林嫂匆匆走过来,说:石榴,郝强回来没有?
洪石榴焦急地:没有啊!
林嫂:你快去看看你家大棚吧,都叫大风刮揭盖了。我家的也都揭了盖了,这大风吓死人了。
洪石榴急忙进屋,换上一双雨靴,跟林嫂朝村南跑去,大黑狗要跟着,她说:在家看家。
狗就停下了。

大棚一片狼藉。塑料薄膜东一条西一条,棚顶完全被掀开。
洪石榴走进鲜花大棚。
洪石榴傻了似的呆呆地看着,泪水流下来。
一大片含苞待放的鲜花,已经瘫倒在地,只有墙角的花还立着……
表哥林志伟也进来了,看了一会儿,说:郝强呢,还没回来?
洪石榴担心地说:没有。
林志伟:准是叫大雨隔哪儿了。这大雨下的,吓人!
洪石榴:隔那儿也该回来了。
林嫂:等郝强回来商量一下咋办吧。
洪石榴:能咋办?这大棚早就该收拾了,他一直腾着。

交通警察柳子青掀起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单子看看,又将白单子盖好。
他掏出一颗香烟递给费大夫,又为他打着火,问:什么样一个人?
女护士把死者的身份证递给柳子青,说:铁石岭村的郝强。
柳子青:我是说那个溜掉的人。
费大夫抽着烟:当时,我们当时忙着救人,哪还顾得上看他长什么样子。
女护士:中等个子,挺长的头发,长挂脸。
章为民:费大夫你遇到这种事也不是一件二件了,哪能让他走了呢。
费大夫:你啥意思?按你这说法我成了同案犯了。他说他去交押金,出去了就没回来。等了半天也不见,出去找的时候,已经没影了。
章为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想个什么办法把他拖住。
柳子青岔开话题,问费大夫:你能肯定他不是撞车的司机?
费大夫:我哪敢肯定,他说他不是,是路上遇到了送来抢救的。
女护士:他还给他输了200cc血呢。
章为民:不是他撞的他跑啥?
费大夫:肯定是怕受牵连呗,这年头救人的被当成撞人的还少呀?
柳子青:他叫什么名字?
费大夫:我没问。
章为民:你怎么没问问?
费大夫不满地看他一眼,说:对不起,我向你们报了案就已经尽了一个公民的义务。
柳子青:你还知道什么情况?
费大夫摊了摊手。

铁石岭村。日。
洪石榴在家里打电话:是鲜花批发的高经理吗,我是郝强家的,郝强什么时候离开的……不对呀!……你要是接到什么信儿告诉我一声,谢谢你高经理。
她失望地放下电话。

洪石榴穿上胶靴出去,拿铁锨去园子挖沟排水。
她不时地留心着公路过往的车辆。

公路边上是排水沟,铁锁和几个孩子在玩放船。
纸迭的船、木板做的塑料的船在水沟里竞相游动,有的还安了胶皮绳的动力。
孩子玩得十分开心:
那是我的船,
那是我的,
我的在前边,到站喽……

山里肇事现场,日
交通警察在勘察现场。公路旁边,停着一辆交通清障车。
山谷下,散落着被风雨摧残的鲜花。一辆农用车翻倒着,交警章为民从肇事车被撞处取下一块漆来,装在小塑料袋里。
章为民:我喊预备齐大家就使劲推!
众人:好!
章为民:预备齐!
大家一齐使劲,把翻个的农用车翻转过来,一人给车挂上牵引绳。
警察柳子青站在高处用数码相机拍摄着肇事现场的环境。
环境呈现在显示画面内,柳子青按动快门。
章为民朝清障车摆手。
清障车的司机拉操纵杆,绞盘转动,农用车渐渐地被拖上来。
柳子青走到章为民面前,看着拖上来的肇事车。
章为民仔细地看着农用车掉漆的地方,对搭档柳子青说:这好像有车撞了它……
柳子青:不是翻落时在石头上蹭出来的?
章为民看着,思考着:不像……

电视画面:警察把山下的农用车拖上来。
播音员的声音:……发生车祸的是辆农用车,司机被人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肇事司机逃逸。案件正在调查之中。
这是在铁石岭村洪石榴家。她正和儿子吃中午饭,桌上摆着三套碗筷。
开始她没看电视,听到发生车祸的是农用车,连忙看电视屏幕,顿时呆住。
播音员的声音:另据报道,县人民医院于9日晚收治一位发生车祸的司机。这位受了重伤的司机被一位好心的过路司机发现并送到医院。受伤司机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身亡。据警方调查证实,这位死去的司机就是刚才提到的这起车祸的受害者。
洪石榴一把将儿子揽到怀里,惊恐的眼睛盯着电视机。
铁锁:妈,我爹咋还不回来……

县城交通中队,两位交警柳子青和章为民在接待洪石榴。
洪石榴询问的看着交警。
柳子青:车肇事刚好下大雨,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另外,现在没找到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哪辆车撞了郝强的车。
洪石榴:没留下痕迹不等于没有痕迹,就看你们能不能找到。电视上不是说有个人把他送到医院吗?这个送郝强的人,是不是撞车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找到他?
章为民:我们一直在找,目前还没找到这个人。这人把郝强送到医院,给他输了血就走了。据抢救的医生说,这个人不是撞车的人。
洪石榴:他说你们就信啊?
柳子青耐心地说:话不能这么说,谁说我们都得听,说不定哪句话就可能为破案提供线索。
章为民:我们只相信证据。
洪石榴意识到自己不够冷静,说:对不起,我太不冷静了。
沈子青:没关系,你的心情我们都理解。
洪石榴:求求你们了,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求你们快点破案了。
章为民:我们也着急找破案线索。你放心,我们会尽力寻找证据的。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通知你。

县人民医院,外科疹室,门外的长椅子上坐着几个等候就医的患者。
诊室内。费医生对坐在面前的洪石榴说:你不是找过交警嘛,我知道的都跟他们说了。你,没有别的事,我要接待患者了。后面有人排队呢。
洪石榴:大夫,那个送他到医院的人是不是撞车的人?
费医生:这个我怎么知道?他说他是碰巧碰上的就把他送到医院来了。不过我看他是个好心人,他还为你丈夫输了血呢。
洪石榴问:好心人,做了好事为什么又走了?
费医生:为什么?也许是怕受到怀疑吧。要是被怀疑上,他就脱不了身了。好心得不到好报,又搭工夫又搭钱,你说冤不冤啊?现在,做点好事也不容易!
洪石榴觉得医生说得有道理,也就不说什么了。

铁石岭村,洪石榴抱着骨灰盒进了院子,后边跟着儿子铁锁。
站在自家门前的林嫂,看见洪石榴抱着蒙着红布的小盒子回来,关心地跟过来,同情地说:石榴。
洪石榴站住,泪涌满面,叫了一声:嫂子……
看家的黑狗仿佛知道了男主人的噩耗,鸣咽着扑过来。

洪石榴家,蒙着红布的骨灰盒放在柜子上,陪伴着他的有供果,还有一束插在罐头瓶子里的菊花。
洪石榴还在哭着。
铁锁:妈妈,别哭了,我给你报仇。
洪石榴哭得更厉害了。
铁锁紧紧地依偎在妈妈身边。
左邻右舍的大嫂大姐听说之后,也都过来劝解着。
林嫂说:石榴,你别太伤心了,再伤心人也没了,你和孩子还得过日子。盯
住交警,快点找到那个人。
大黑狗在屋里低声地呜咽着,也在为失去主人而悲伤。忽然,大黑狗跑出去。听到狗的狂吠声。铁锁也跑出去。
屋外,大黑狗冲着一个中年男人狂吠,吓得男人不敢进屋。
铁锁跑出去,说:大黑!
狗不叫了却盯着男人,铁锁上前抱住大黑狗,中年男人才走进来。
洪石榴看见中年男人进来,擦擦眼睛,说:老姜……
老姜说:郝强的事,我都听说了……
他掏出一个里边装着钱的信封来,又说:你,一个妇人带个孩子过日子不容易!以后有什么事和我说一声。
洪石榴站起把钱推过去,说:谢谢你了,钱我不能收。

洪石榴的塑料大棚里,林嫂帮助洪石榴收拾被大风雨摧毁的大棚。
林嫂:不管咋说日子还得过下去。这么大的棚子你一个人能侍候过来吗?
洪石榴: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
林嫂警觉在看她一眼,说:你明白啥?你别听拧了我意思。你有难处我和你哥肯定不会看笑话,有多大能力帮多大忙。
洪石榴:我没听拧。现在找个合适的人也不易。人家都进城打工,谁到乡下打工呢。
老姜进来了,看见林嫂也在这,有些尴尬地说:林嫂子你怎么在这?
林嫂:我?你来干什么?
老姜:我寻思石榴家不是缺人手吗,看看能不能帮个忙啥的,乡里乡亲的不能看热闹呀。
洪石榴冷淡地:谢谢你,表嫂帮我干完了。
老姜有些尴尬地说:那我就走了。以后,你要是有事就说。
他走了。

大黑狗又叫了。
林志伟领着一个男人进来,冲着菜园子里的洪石榴说:石榴,人来了。
正在院子里摘菜的洪石榴站起身子,对大黑狗说:大黑,别叫。
大黑狗不叫了,警惕地看着陌生人。
洪石榴出来打量着表哥领来的人。他中等个子,相貌和衣着也都极普通,头发是新理过的。手里拎着一个大编织袋,里边大约是行李之类吧。
林志伟:他叫柴明远,黑龙江人。
柴明远看着这家的房子。这是座简易红砖房,黄泥代替的水泥,墙面的砖缝已经被风雨吹去,露出深沟。
洪石榴打量了一眼,说:进屋吧。
他们就进了屋子,柴明远把编织袋放在门口。
屋里迎门的墙上,挂着郝强的遗像。柜子上放着香炉。柴明远看一眼墙上郝强的遗像,鞠了三个躬。
洪石榴有些感动,说:坐吧。
她给柴明远倒一杯开水放到炕沿上。表哥和柴明远坐了下来。
林志伟:他老婆叫车撞了在家躺着,治伤欠了不少债。他出来挣钱还债。以前在桥头镇砖瓦厂干过,砖瓦厂不是停工了嘛,正找活干呢。
洪石榴同情地看他一眼说:现在的车祸咋这么多。你家里的伤得重吗?
柴明远心情沉重地说:重,昏迷一个多月才醒过来。吃喝拉撒都得让人侍候。
洪石榴说:那你出来能行吗?
柴明远:不出来挣钱饥荒都把人压死。没办法。我妈替我照顾她呢。
林志伟:石榴你看行不行?
洪石榴继续问柴明远:急着想挣钱咋不到城里去,我这工钱可不多呀。
柴明远:城里我也去过,挣的倒是比这多一点,可找工作的人比工作还多,大学生都在找工作。我宁可少挣一点,多干些日子就出来了。我就是不想闲着。
铁锁回来了,站在门口打量着陌生人,然后到妈妈身边拉住妈妈的手。
洪石榴说:我儿子铁锁。
铁锁没吭声。
柴明远:几岁了铁锁?
铁锁:五岁。
铁锁说完跑了。
洪石榴:表哥你看他行就在这干吧。

公路从大棚旁边经过。靠着路边的大棚这一头,有间小屋子,不是塑料薄膜的顶,所以没被大风吹坏。
洪石榴掀开一块红色胶皮,露出一把锁头,打开,领着柴明远进了小屋子。
儿子一直在后边跟着。
一铺小炕,是用于守夜看棚的。屋里没有多余的摆设,只在墙上贴着一些大
棚养花的宣传画。
洪石榴:你就住这吧,吃的喝的给你送来。
柴明远嗯了一声,把编织袋拉链拉开,拿出里边的薄被褥铺在小炕上,拿出牙具放在窗台上。
洪石榴:屋子阴天有点潮,开窗户通通风就好了。你没带换洗衣裳吗?
柴明远把玻璃窗户推开说:衣裳在一个包里,换车时让人给偷去了。
他从编织袋里拿出一支箫来,放在一边。
铁锁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柴明远:箫。
铁锁感兴趣地去拿,还吹了一下,没吹出声音。
洪石榴:铁锁别动别人的东西,听话。
铁锁把竹箫放在小炕上。
柴明远:没事。
他拿过箫,为他做着示范,吹出一个调来,然后要把竹箫给铁锁。
铁锁看看妈妈,洪石榴把他领走了。
洪石榴出去的时候,把钥匙放在窗台上了。

大棚里,柴明远把殘花败枝拔下来,够一抱的时候,抱到大棚外边空地上放好。他不是堆成一堆而是摊开着放,让太阳晒着。
大棚里的地还没干,他凉鞋鞋底不一会就沾了厚厚一层,又重又不方便。他抬脚甩鞋上的泥巴,却把鞋子也甩了出去。他索性脱了另只鞋,光着脚干活。
他正在拔花枝,听到外边有汽车的声音,出来看。
洪石榴:怎么光上脚了,别扎着。
柴明远:不能。
洪石榴:一会儿我表哥去县城买薄膜和木料,你也跟去吧。
柴明远:去县城?
洪石榴:嗯,县城。我也得买点好收拾大棚。

柴明远若有所思地到河沟边洗了脚,洗鞋,穿上。
旁边的公路边,林志伟吸着烟坐在驾驶室里等着。
柴明远走到车边叫了一声:林哥。
林志伟:咋样?活不累吧?
柴明远:不累。
林志伟:唉,好好一个家,愣让一个车祸毁了。
柴明远没答话,蹬着车轮上到车厢里,倚着车厢板坐下来。
洪石榴领着铁锁上了车,坐进驾驶室,林志伟驾车出发了。
洪石榴对林志伟说:这个人还行,挺勤快,活也干得挺细。
林志伟:只要你满意就行。

农用车驶进县城。
车里,洪石榴说:哥,在交警中队停一下,我下去问问案子办咋样了。
林志伟:还等你吗?
洪石榴:不用,你直接到农资公司,我问了案子和铁锁上百货大楼。我们到农资公司找你行吧。
林志伟:行。
车上,柴明远看见车在县交通中队前停下,他下意识在把头扭向一边。
洪石榴领着儿子下车,进入交警中队房门。
车又前行了。

县交警中队里,洪石榴坐在一位交警面前。一位交警说:大嫂,主管你那起逃逸案的二位出去调查了。
洪石榴:查咋样了。
交警:还没线索。你放心,我们对每一起肇事案都精心调查,案子早一天晚一天总是要破的。你也不用总来问,有什么结果我们会通知家属的。
洪石榴:我是进城有事,顺便来问问案子……
交警:家里生活都安排好了吧?
洪石榴:嗨,能咋安排?人没了,日子还得过下去。我表哥替我雇了一个人帮干点活。
交警:是一个什么人?
洪石榴:也是家里遇车祸的,出来打工挣钱好回去给老婆治伤还债。

县城的农用物资公司门前,日。
柴明远扛着成捆的薄膜往停在门前的农用车装。
林志伟:装完车你还到县城里逛逛吗?
柴明远:有啥逛的,装完就回去吧。
不远处有交警走动,柴明远瞥他一眼,放下薄膜进屋。

县城百货楼门前,洪石榴买了一支冰糕给铁锁。
铁锁吃着,母子走进大楼。

公路上 日
林志伟的车开过来。洪石榴和儿子坐在驾驶室里,柴明远坐在车顶的塑料薄膜上面,旁边还放着一些杯口粗的木杆子。
车里,洪石榴:办郝强案的两个警察都出去调查了。
林志伟:是查郝强的案子吗?
洪石榴:是吧。
林志伟:可得盯紧点。现在交通肇事案特别多,你不盯紧,他们一接新案就把老案压下了。
洪石榴:嗯。那位交警说得挺好的,他们说对每一个肇事案都精心调查。

过了一处弯道,洪石榴看见路下面散落着枯黄的花。
洪石榴:就是这。
林志伟把车停下来。二人分头从车两边下车。柴明远也从车上跳下来。
他们站在路边看着,路边有草丛倒伏的痕迹,有的小树也折了,到处都是残花败叶。
林志伟:你看这,有警察往上拖车的痕迹,和电视上说的地址挺像的。
洪石榴:是这。铁锁他爹往市里的批发市场送花经过这。
柴明远听着。
洪石榴掏出酒瓶子来,悲伤地说:铁锁他爹,你这一走,扔下我和铁锁,日子可怎么过……
林志伟点着一支烟,夹在两块石头之间,然后默默地站在一边。
洪石榴说得伤心,哭了起来。咬下瓶盖,把酒倒在山坡上,说:他爹,平常我不让你喝酒。总怕你出事,没想到你还是出了事。你愿喝,这是刚给你买的,你就喝个够吧。我再也管不着了。
铁锁呆呆地站在一边观望着妈妈。
柴明远把一支香烟拿出来,点燃,用两块石头夹住,淡兰色的烟袅袅升腾。
洪石榴继续地说:你放心吧,我会把咱们的儿子抚养大;我也会尽快催促公安局破案,抓住肇事者,为你报仇。
柴明远默默地听着。

洪石榴家的大棚旁边 日
林志伟开着农用车停在路边,洪石榴从车上下来回身抱下儿子。
柴明远下车,把车上装着的塑料薄膜卸下,放在小棚子前边。
公路上,不时有各种型号的农用车和卡车交相驶过。

公路旁边有一条小河沟,清清的水从沟下流过。
柴明远在河沟里洗手,铁锁来到路边,身边跟着大黑狗。
铁锁:柴叔。
柴明远抬头,看着他:铁锁。
铁锁:妈妈让我给你送饭。
他看见他提着一个布袋,里边装着饭盒。
柴明远起身把饭盒接过来。
铁锁说:我妈说不够吃你吱一声。
柴明远掂掂饭盒份量,说:够了。铁锁,你吃没吃?
铁锁:我回去和妈妈一起吃。
柴明远:你等着我送你回家。
铁锁:不用,我天天在这道上玩。
铁锁说着,朝家的方向跑开了。
柴明远:铁锁,注意躲汽车。
不知道铁锁听没听见,他没说话,一蹦一跳地跑了,大黑狗在后边跟着。

小棚子里,柴明远在烧炕,火在灶坑里噼噼啪啪地烧着。他打开饭盒,是哪种双层的,饭同菜分开装的饭盒。饭是白米饭,菜是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个是木耳炒白菜。一个小盒里装着咸菜。

这两样菜放在洪石榴家的炕桌上,她和儿子在吃饭。
铁锁:妈,他们都说我爹死了,死是咋回事?
洪石榴压抑着悲伤:吃饭吧儿子,以后你就知道了。
大黑狗进来了,仰头看着母子俩。
铁锁下地。妈妈说:吃饱了吗?
铁锁:吃饱了我去喂狗。

小棚子,傍晚。
柴明远把用过的饭盒放在烧开的锅里洗干净,放在一边。
他拿着箫出来,坐在门前的一块石头上吹了起来,那悠悠的曲调仿佛倾诉着哀怨的心事,飘出好远,好远。

村里,洪石榴出屋把酱缸帽子戴在酱缸上,依稀间,她好像听见了那悠悠的箫声。
她朝南边看了一眼。

县城里 日
章为民和柳子青在一家汽车修理厂调查,他们在翻看票据和修车登记本。
章为民:从9号到今天的票据都在这吗?
厂主:都在这。
柳子青:有没有修车不开票据的?
厂主:没有。
柳子青不相信地问:没有?
厂主:当然也有小修的,补个漆呀配个件啥的,花钱不多,又是个人的车也没人报销,就不要发票了。
章为民和柳子青走出修理厂。

村南的大棚,林志伟和柴明远正在收拾大棚。
从大棚走过的老姜看见他们,朝林志伟家走去。

村里林家,日。
林嫂正坐在外屋小板凳上切猪食菜,屋门被拉开,老姜手里拎着一大塑料袋礼物进来。
林嫂说:哟,老姜,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呐!
老姜嘿嘿一笑:有件事想求嫂子帮忙。
林嫂:哼,你一个大能人,啥事能求到我头上?
他们进了屋,老姜把礼物放到炕上,坐在炕沿上。
林嫂把烟笸箩推到他面前。老姜卷着烟,欲言又止地说:你看,我家你弟妹不是已经没……
林嫂明白了说:你是不是惦心上郝强家的了?
老姜又是嘿嘿一笑……
林嫂正色道:我可告诉你老姜,人家郝强刚死没几天,你就打他老婆的主意,缺德不缺德呀!
老姜:话不能这么说。你知道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孩子,顶门立户过日子有多难吗?她不能守一辈子吧?我不惦着还有别人惦着呢。我就是想求你先给她透个话,占个位子嘛……
林嫂:占个位子?你以为这是看电影呢!找别人透这个话吧,我不去。
林嫂把他拿来的礼物塞到他的怀里。

大棚,洪石榴家新的塑料薄膜已经复盖好,林志伟和柴明远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夜里。洪石榴家,洪石榴搂着儿子哄他睡觉。
铁锁睡着了。洪石榴把胳膊从孩子的脖子下抽出来,闭上了眼睛。夜色朦胧中看见墙上挂着丈夫的遗像。
突然,门前传来一阵狗叫声……
院子里,狗冲着院外疯狂地吼叫着,一个中年男人小声说:别叫。
夜色朦胧中我们看不见他的面目。
狗还在叫。
屋里,洪石榴警觉地坐起来,爬到窗户前,撩起窗帘一角,不安地朝外看着。一个男人的影子一闪而过。
洪石榴放下窗帘,躺下,大睁着眼睛睡不着了。

新修好的大棚里,日
柴明远在整理花畦,把土疙瘩打碎,把地整平。

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一个男人悄悄的来到洪石榴家院前。狗听见声音狂叫起来。
屋里,洪石榴搂着儿子睡着了,狗一叫,她马上醒了,听着外面动静。
院子外,男人把一根香肠扔进院里。
狗不叫了,看着那根香肠,又围着香肠转,警觉地低咽着。
中年人小声说:吃吧,吃吧,多香啊。
狗抵不住香肠的诱惑,咬住了香肠。
屋里,洪石榴坐起来,撩开窗帘朝外看着,她没看见外面有什么异常,狗也不叫了,回到被窝里躺好。
外面,大黑狗叨着香肠,回到窝里。
那人动了一下,狗嗷地叫了一声,吓得他连忙溜走。

山村的早晨,炊烟袅袅。

洪石榴家,洪石榴正在烧火做早饭,用饭勺搅动着锅里的大米粥,听见儿子在院子里叫:妈妈你快来看呀。
洪石榴急忙出去,铁锁蹲在狗窝前看着。大黑狗躺在窝边,一动不动。
洪石榴过来,叫道:黑子!你怎么了?
黑子没理睬她,她蹲在狗身边,摸摸,发现狗已经硬了。
铁锁问:妈,黑子咋的了?
洪石榴:死了,让不知哪个缺德的给害死了。
铁锁叫着:黑子黑子……
洪石榴:别叫了,叫也叫不醒了。
铁锁还是叫着,叫着叫着哭了起来。
洪石榴把儿子揽过来,也心酸地说:黑子呀黑子你这个馋嘴的东西,你要不是馋,能叫人给害死吗?
林嫂听见铁锁的哭声出来,站在院墙边,看见了:黑子咋了?
洪石榴:不知道是谁给药死了。
林嫂忿忿不平地说:谁他们妈的这么缺德。石榴,骂他个王八犊子!
洪石榴:骂有啥用!
林嫂:你别太老实了。马善被人骑,人善遭人欺。你骂!
洪石榴没骂反倒流起了眼泪。
林嫂站起来骂道:你不骂我骂!都给我听着!是谁害死了郝强家的狗!有胆量的出来。老话说,踹寡妇门扒祖坟,那是缺八辈子德的事,断子绝孙,有儿子没屁眼,生闺女入娼门。人家狗招你惹你了,你给下毒药害死!
左邻右舍纷纷出来看,同情地说:真是的,谁这么缺德!人家郝强的骨灰还没凉呢,真缺老德了。
在左邻右舍观望的人群里就有老姜,听着人们的骂声就显得有些尴尬。

村街上,洪石榴推着一个小推车往山里走去。车上放着死狗和铁镐铁锨。铁锁在旁边帮妈妈推车。
路过老姜家小卖店时,老姜出来,看着死狗,装作不知情地说:石榴大妹子,这狗咋的了?
洪石榴:不知道让哪个缺德的给害死了。
老姜看着她的背影……

铁石岭山下,有一片松林,在一株树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铁石岭人郝强长眠在此树下。
洪石榴在树下刨坑,铁锁在一边抱着死狗。
洪石榴边挖坑,边说:铁锁他爹,黑子给你做伴来了。
洪石榴费力刨好一个坑,从铁锁怀里抱过黑子。铁锁不肯给,她硬夺过来。铁锁舍不得,嗷的一声哭了。
洪石榴把狗放进坑里,铁锁跳进去说:妈,不埋,不埋……
洪石榴到坑里抱住儿子,说:好儿子听话。黑子给你爹做伴去了。好儿子,听妈话。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好老师,爱学生,有爱心。  小明的妈妈:女,家庭主妇,没有经济来源,很爱小明。小明的爸爸:男,公交车司机。校 长洪石榴把儿子抱出来,用锹填土,边填边说:黑子黑子,你这辈子在我家没享着福,也没受着罪。享福也好,受罪也好,你对我家没二心。你这一走我还真舍不得。我家孩子他爹没了,你们就能见面了,到了那边你一定找到他,你们也好有个伴。他是个闲不着的人,他出门了,你给看看家,你要是怕孤单,你就跟他去,他认识你,不能撵你……。就是记住,下辈子可别脱生狗……

大棚里,柴明远在播花种。
他听到大棚门口有脚步声,抬头看去。铁锁拎着饭盒袋子站在门口。
柴明远放下手中的镐头,朝铁锁走去。
柴明远:铁锁,黑子咋没跟来?
铁锁不高兴地说:柴叔,大黑狗死了。
柴明远一愣:咋死的?
铁锁:不知道让哪个缺德的人给害死了。
柴明远惊愕地接过饭盒。

洪石榴家门窗紧闭,屋内灯熄着,十分安静。
夜深人静,满天星星闪耀。
一个中年男人扒着院墙,身子一蹿,跳进院子。
这个人悄悄地靠近窗边,耳朵贴着窗户听听里边的动静,然后去拉门,没拉开。门在里边挂得很死。
拉门的声音尽管很轻,还是让洪石榴听到了,她一惊,坐了起来,穿上衣服,想了一下,下了地,摸起放在墙角的劈柴铁斧,走到外屋门前。
门外还是有人在拉门,洪石榴突然大叫一声:谁?
拉门的动作停了。
洪石榴: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谁,劈木头的铁斧在我手里,你只要进来,我就让你脑袋开瓢。死在这里可是白死。你想好了,想死就拽门。
门外那人,突然一转身跑了。
洪石榴冲着门外说:有种的你把名字留下,别偷偷摸摸的。
他跳出院墙跑开,跑得太急,撞在一个人的身上,差一点摔倒。
两个男人狠狠地互相盯视着对方,跳墙者先跑了。
洪石榴从门缝朝外看着,她惊异地看着外边那两个人。看不清是谁,只看出两个男人的影子。
一个人趔趄着跑了,另一个人也走了。
洪石榴这才身子瘫软无力地坐在地上,满脸虚汗。
片刻,她站起来,回到屋里躺下。
她大睁着眼睛,看着熟睡的儿子,把儿子揽在怀里,悄悄地哭了……

大棚里,柴明远用喷壶为播撒在地里的花种浇水。

洪石榴家。日。
洪石榴在炒菜,是木耳炒肉。旁边已经放好一个炖大豆腐。
屋里炕上放着一个炕桌,铁锁往桌子上拿碗筷。
洪石榴:铁锁你去叫柴叔吃饭吧。
铁锁:不给他送了?
洪石榴:让他到家里吃。
铁锁:哎。

大棚里,柴明远压机井往喷水壶里灌水。
灌满水继续往花上浇水。
门口传来铁锁的话声:柴叔,我妈让你到家里吃饭。
柴明远扭头看着铁锁说:叔不去,这儿活还没干完呢,还是你拿来吧。
铁锁:我妈说让你到家里吃。
柴明远:叔不去。你还是拿来吧。
铁锁跑出去了。

洪石榴家,她打开一瓶白酒,拿出酒杯放在炕桌上。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
远远地看见铁锁一个人跑了回来。

洪石榴若有所思地拿过一个红色的塑料盆,把四个菜一样一样地装到盆里。然后用一块屉布把菜蒙上。

大棚里,柴明远仍在浇水。
洪石榴和铁锁出现在门口,她看着柴明远认真地浇着水,好久没有说话。
铁锁:柴叔。
柴明远这时才看见门口站着女主人,端着一个红色的塑料盆。
柴明远:老板……来了。
洪石榴一笑:我是啥老板。
柴明远:老板--娘?
洪石榴笑道:叫得这个别扭。
柴明远:我不是给你打工嘛。
洪石榴:就叫我郝嫂吧再不就叫洪姐,石榴姐都行,千万别叫老板老板娘,听着别扭。吃饭吧小柴,今天多做了两个菜,寻思让你到家去吃,你不去。铁锁一个人也拿不了。
柴明远:这儿的活多,我……
洪石榴:活多也得吃饭,吃了饭再干。

小棚子里,盘盘碗碗的四个菜都摆在小炕上,当然还有半瓶白酒。
柴明远进了门一愣:郝嫂子,你今天这是……
洪石榴:你也来好些天了,一直没好好招待招待你。
柴明远:郝嫂你太客气了。都坐下一起吃吧。铁锁上炕里。
洪石榴:我们吃过了,这是特意为你预备的,你就吃吧。
铁锁不明白地看看妈妈。
洪石榴:铁锁,你先出去玩会儿,妈和柴叔说了话就回去。好儿子听妈话。
铁锁出去了。
柴明远:我不喝酒。
洪石榴往他的饭碗里倒了一点白酒,说:少喝一点。
他坐下来吃饭,他看着洪石榴,觉得不对劲,说:郝嫂子,你有啥事吧?
洪石榴平静地说:昨天夜里的事我都看见了。
柴明远一惊:你都看见了?
洪石榴:他撞到你身上的时候,我正握着一把大斧站在门里,看得清清楚楚,不管谁进来我都会让他脑袋开瓢。
柴明远好像没听明白似的呆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洪石榴又说:谢谢你帮了我。
柴明远还是怔怔地看着她……

县城里。章为民和柳子青到一家冷饮店坐下,女服务员端来两个冰淇凌,放在二人面前。
章为民:咱们这个县就这么几家修理厂,难道撞他的车没受伤?
柳子青:老章,你能肯定农用车是被撞下去的吗?
章为民:有这个可能。
柳子青:如果撞了车就不能不受伤。
章为民:子青,你说撞郝强车的和送郝强上医院的,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柳子青:你说呢?
章为民: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柳子青:我想有两种可能,一是有人撞了他,二是他自己滑下去的。
章为民:嗯。
柳子青:如果是撞车,也有两种可能。一是那个撞郝强车的人,一看出事就跑了,后来有过路车发现有车翻了,就把人救了;二是撞车的人把郝强救了,看到他死了,跑了。当然也不排除自己滑下去的可能。不论哪种情况,我相信那个送他上医院的人说的是真的。
章为民听着:为什么?
柳子青:我当交警时间不长,大多撞人的肇事司机都逃逸。何况那天又是在山路,夜里,风大雨大,现场很容易被破坏掉,逃逸成功是可能的。
章为民既像是询问又像是在思索:会不会是撞车的司机把人送到医院又逃逸了呢?
柳子青:他要是真想逃逸,他就不能救人。你想啊,万一他由于什么原因逃不了了,不等于把自己暴露了吗?
章为民点点头:有道理。子青,问你个问题。有一个城市发现一起杀人案,警方在现场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也找不到任何目击证人。可是很快警察就把案子破了。你说怎么破的案?
柳子青考虑着,说:没有线索又没有证人,还能破案?这不大可能吧!
章为民笑了说:这个问题容你慢慢想。再问你个问题。
柳子青:啥问题?
章为民:有一辆大巴士出了车祸,满车是血。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受伤,你是说怎么回事?
柳子青分析着说:血流满车却没有一个人受伤是不可能的事。
章为民指着自己的头,示意道:要脑筋急转弯?
柳子青:再转弯他也得有人受伤。要不哪来的血?
章为民:我告诉你?
柳子青想着,说:不用。我知道了。
章为民:啥?
柳子青:动物,牛猪羊了什么的。
沈子青:啥意思,大巴士拉牛羊?
柳子青:对不对吧?
章为民:不对。
柳子青:不对?
章为民:不对。拉的是血浆。
柳子青:哎,你不是说是大巴士吗?
章为民:是巴士啊。谁也没说巴士不准拉血浆吧!
看着柳子青尴尬的神态,章为民得意地笑了起来。说:子青啊,考虑问题不能一条道跑到黑。
柳子青似有所悟。

铁石岭村洪石榴家大棚旁边的小棚子上了锁,窗户也关上了,钥匙放在外边的窗台上。

林志伟家,林嫂在院子里洗衣服,一个老式单缸洗衣机放在压水井旁边。林嫂从里边拿出洗好的衣服,用手拧去水,搭在横在院子里的晾衣铁线上。
洪石榴:嫂子,你说那个打工的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说走就走了?
林嫂:走了?
洪石榴:可不走了嘛,你看这钥匙都扔下了。
林嫂:他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大事啊?他来的时候说老婆出车祸在家里,是不是不行了……
洪石榴:有什么大事说一声啊,我也不能不让走。哎,是不是他多心了?
林嫂:什么多心呢?
洪石榴:昨天夜里,有人知道我家的狗没了就跳障子。我听见动静不对,拿了大斧在门口好一顿骂,把那人吓跑了。正好和一个人撞到一起……
林嫂:是谁?
洪石榴:天黑看不准,我看好像柴明远。
林嫂:跳障子那个人是不是老姜?
洪石榴:好像。
林嫂:准是那个缺八辈子德的,大黑也是他给药死的,跑不了他。
洪石榴:我越想越纳闷。昨天我就做了几个菜,说是谢谢小柴,是不是我的话没说明白让他听拧了。
林嫂:你咋说的?
洪石榴:我说,我握着大斧站在门里,看得清清楚楚。不管谁进来我都会让他脑袋开瓢。
林嫂:准是这么回事。你是疑心人家,还怪人家没听明白。
洪石榴:要是你,你不疑心!咋就那么巧,两个人撞到了一块儿?他来干啥?
林嫂:看样子柴明远不像那样的人。
洪石榴:事后我也琢磨,怕冤枉了他,过去一看,人没了。
林嫂:是不是临时有事出去呀?
洪石榴:要是临时有事还用拿行李吗?行李也不见了。

桥头镇的砖场打更室内,柴明远枕着行李在睡觉。
林志伟进来,坐在他身边,说:醒醒,醒醒。
柴明远睁开眼睛,看是林志伟,坐了起来。
柴明远:你咋来了?
林志伟:咋的了?谁得罪你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柴明远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我是好心落个驴肝肺。
林志伟:咋回事?
柴明远:洪石榴家的狗叫人家给下毒毒死了,明摆着是有人在打她的主意。夜里我就到她家房前房后地转悠几圈,没想到那天就碰上了一个跳他障子的人。洪石榴准是误会了,以为我也是跳墙偷鸡摸狗的人。第二天她炒了几个菜,表面上说是谢谢我,实际上可不是那么回事。她以为我和那个人一样,也是想跳她家障子。你说我在她心里是什么形象?我在她家干还有什么意思?
林志伟:嗨!什么大了的事还至于你这样?你和她说一下不就行了吗?
柴明远:我说了她能信吗?
林志伟:她不信不是还有我吗,跟我说一声,我给她解释一下不也没事了吗?你呀你呀!跟我回去。
柴明远:不。
林志伟:跟我回去。
柴明远没吭声。
林志伟:走吧,洪石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怕冤枉了你,叫我过来问问是咋回事。没事了,回去说清楚就行了。走吧走吧。你不是还要挣钱给老婆治伤嘛?
柴明远口气也软了下来:我今天不去了。
林志伟:咋的?
柴明远:在这打更的老贾头出去办事了,让我在这给他看着屋子,我得等他回来再走。

一辆长途汽车驶入一个小城镇。
柴明远坐在车里的靠窗户的位置上,朝外边看着。
路边有一家小饭馆,门上的标牌十分醒目,这是家专营狗肉的饭馆。门前的树上拴着两条大黄狗,显然是用来食用的。
柴明远对售票员喊道:停车,我下车。
售票员:没到站呢。
柴明远:我知道。
售票员:车可不等啊!
柴明远:不用等。
车停了,柴明远下了车。
车开走了。

柴明远来到狗肉馆前。
饭馆里走出一个叼着烟的壮汉,手里拿着一把尖刀。
柴明远停下来,对那人说:大哥,这狗卖不卖?
壮汉奇怪地看他一眼:到狗肉店买狗?
柴明远说:我看这狗挺机灵的,我想留下它。
胖子:狗是人家狗肉馆买的,你想买?
柴明远:这么的吧,你把这狗卖给我,我养它几天。
胖子:别人家的狗你养不住。
柴明远:没事,我养得住,你说要多少钱吧。
胖子:这事你得和老板商量,我说了不算,我是给他家杀狗的。
柴明远:你先等等再杀。
壮汉:去吧。
柴明远进了酒馆,问:谁是老板?
走过来一个中年女人,说:来,吃狗肉嘛?我家的狗肉……

门前,黄狗警惕地看着杀狗人,杀狗人也看着它。

屋里,女老板笑了对柴明远说:看这位大兄弟对媳妇挺好的,行了,两条狗你选一条,给我三百二百的你带走吧。狗要是跑了,你可别怨我。
柴明远:跑了算我的。
门外,大黄狗哀怜地看着柴明远出屋来。
柴明远从包里拿出一根香肠一块面包,放到黄狗面前,说:都说狗通人性,你可是我从刀口下救出来的。我不杀你,想让你跟我到一户人家,帮她看看门,别让坏人进来欺负女人。你吃吧吃吧,这是我自己在路上吃的,都给你了。
周围的人都看着他,狗吃起了香肠和面包。
待大黄狗吃完,柴明远拿出一个口袋说:大黄狗,你别咬我,我把你装起来,没有别的意思,不想让你记住这条道。你进来,我送你进山。
狗看看他,见他没有恶意,钻进口袋,柴明远把口袋嘴扎上。

铁石岭村,傍晚。
一辆大卡车在洪石榴家房后停下,柴明远从驾驶室里下来,踩着车轮上了车把装在麻袋里的狗抱下来。
柴明远到驾驶室边向司机道声谢,司机说不必客气,把车开走了。

洪石榴家,正在烧火做饭的洪石榴看见柴明远来了,迎出来。
院子里,口袋里的狗不安分的动着,小声的哼着。
柴明远:嫂子……
洪石榴笑了说:他叔你回来了。那天是我误会你了。
柴明远:不说那事了。你看我给你带条多来。你家不能没条狗,正好看见路边有人要杀狗,叫我给买下来了。
洪石榴立刻感动得鼻子一酸,眼睛里涌满泪水,说:这让我说啥好。
柴明远:郝嫂子,你啥也不用说。一个女人带个小孩子,家里没狗,晚上睡觉都不踏实,担惊受怕的。把狗食盆子拿来,再拿条拴狗绳子。
洪石榴把狗食盆子装上剩饭,端过来。
铁锁从院外跑回来:妈……
洪石榴:这孩子,看见你叔来了也不说个话,叫柴叔。
铁锁:柴叔。
柴明远答应一声:哎。
铁锁:柴叔,这里边装的是啥?
柴明远:是条狗。铁锁,这狗刚到这,认生,你离它远一点,别让它咬着。
洪石榴:铁锁,你把拴狗的绳子拿来。
铁锁听话的跑开去找绳子,很快拿过来,说:给你,柴叔,这是拴狗的绳子。
柴明远把扎口袋的小绳子解开,慢慢的松开口袋口,狗慢慢的钻出来,柴明远怕它伤人,用胳膊夹着狗。
柴明远边放狗边和狗交流,说:狗呀狗,我不知道你叫啥名,你眼睛有个圈就叫你四眼吧。行吗?
狗哼了一声,看看洪石榴又看看铁锁,到食盆子前吃喝起来。
柴明远又说:四眼,这是你的新家。这是铁锁,这是铁锁妈,你要记住,这是你的亲人,不能咬,别人来了你可别客气。听着没有?
四眼在吃着,耳朵抖动着,仿佛听见了。
铁锁:柴叔叔来了也不能咬。
柴明远笑了,亲昵地摸摸铁锁的头发,把拴狗绳子拴到狗脖子上,对洪石榴说:他们都说大狗养不住,你别松开这绳子。我来的时候用口袋装着,它不知道路。可也得防着它跑了。
柴明远站起来:我去大棚了。
洪石榴说:在这边吃了饭再走吧。
柴明远:我在路上吃了。
洪石榴:你家里咋样?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
柴明远:还是老样子。
洪石榴:对了,他柴叔,这狗花多少钱?
柴明远:郝嫂子,这狗就算我送你的吧,也没多少钱。
洪石榴:那哪行,你家也等着用钱呢,多少钱?
柴明远:二百块。你看,我不成了买狗的了吗?
洪石榴:两码事。你给我带回一长狗来我就很感激你了,哪能让你花钱呢!这二百块钱加上前些日子的我钱,我都给你。给你邮家去,家里等着钱治病呢。
柴明远:那就谢谢了。

大棚里,柴明远进来,看见花畦里花苗已经萌芽,笑了。蹲下来仔细看着。

柴明远用草编织蝈蝈笼子。

柴明远在草中捕捉蝈蝈然后装到笼子里。蝈蝈在笼子里叫着。
柴明远把笼子挂在门前的一根钉子上。

小棚子外,夜。
柴明远在吹箫,那悠悠的曲调仿佛有了些欢乐。

洪石榴家里,她把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把男装挑出来,有外衣内衣。
她拉过针线笸箩,穿针引线,把开线的缝上。她边缝边唱着一支歌:

春山如海,春水绿如苔,
让那白云快飞开,让那红球现出来。
桃花正在开,李花也正开,
园里园外,万紫千红一起开。
风啊,小心一点吹,莫把花吹坏,
桃花红,李花白;红艳艳,白皑皑。
蜂飞来,蝶飞来,百花乐开怀……
好一个光明的、美丽的大世界。

某市里,日。
一家汽车修配厂。章为民和柳子青走出来,上了路边一辆吉普车。
柳子青开车,章为民坐在他一边。
柳子青:行了吧我说老章,都走多少个修配厂了?
章为民:有多少个就走多少个。
柳子青:再讲一个脑筋急转弯猜猜。
章为民:案子不破哪还有那个心思?子青,我以前问你的想好了吗?
柳子青:哪个?啊,就是那个,一没证据二没证人的那个?我还真没想好……

又是一个午间,洪石榴拎着饭盒和一个包袱,领着铁锁来给柴明远送饭。

小棚子里,洪石榴把饭菜盛好放在炕上,炕上有一本书。洪石榴拿过来看一眼,是《花卉栽培》。她正在翻看着,柴明远和铁锁进来了,遂把书放下。
洪石榴:吃饭吧。
柴明远看看那本书,说:种庄稼闭着眼睛种了好几年,种花我还是头一回。
柴明远开始吃饭。
洪石榴打开包袱,取出里边的衣服,说:他柴叔,这是铁锁他爹穿过的,你要是不嫌弃就替换着穿吧。
柴明远:这怎么行,这都是大哥的,你不留个念想?
洪石榴:留了。这些也是他不穿要扔的,一直没工夫收拾就没扔。你要是……柴明远:嗯,我不嫌弃。
洪石榴:脏了就拿家去,家里有洗衣机。
柴明远:嗯。
铁锁发现了挂在钉子上的蝈蝈笼子,上了炕去拿。
洪石榴制止地:铁锁。
柴明远把蝈蝈笼子拿下来:铁锁,拿着,这是给你的。
铁锁惊喜地:蝈蝈。柴叔这是给我的?
柴明远:是给你的。
铁锁接过来高兴地看着笼子里的蝈蝈,逗它叫。他打开笼门,蝈蝈一下子跳了出来,跳到窗台上,跑了。铁锁急了,带着哭音说:柴叔叔,蝈蝈跑了,咋办呢?
柴明远:没事,叔叔给你抓,来铁锁,咱们一起抓。
他们出去了。

他们到一片草地里寻找蝈蝈。
柴明远看见一只蝈蝈,小声说:铁锁你看这有一只。
铁锁伸手去抓,机灵的蝈蝈跳开了。
柴明远一个虎跃,用空手掌把蝈蝈扣住:铁锁,我抓住了。
铁锁高兴地跑过去看着。
不远处,洪石榴看着。

洪石榴带着儿子回家去。
柴明远在门口目送她们离去。
一只青蛙跳跃着从公路上经过,铁锁看见了停了下来。
洪石榴没有注意儿子停下,一个人往前走着。
远远的有一辆卡车开过来。铁锁担心汽车压着青蛙,就去抓。
汽车越来越近。
铁锁只注意抓青蛙,完全忽略了驶来的汽车。
柴明远大叫:铁锁,走开。
汽车越来越近。
洪石榴听见柴明远的喊声,这才想起儿子,急忙回头,才看见儿子在公路上抓青蛙。急忙跑过来:铁锁,快走!
就在大卡车驶过的一瞬间,柴明远一个箭步冲上去,抱过铁锁滚过。汽车这才停下来。
洪石榴惊呆了。
铁锁紧紧地抱着柴明远。
柴明远放下铁锁,上前拉开卡车驾驶室的门,把司机揪下来,一拳打过去:有你这么开车的吗?
司机显然也被险些成车祸的事闹懵了,说:我我是新手。
洪石榴跑过来蹲下身子,抱住儿子说:儿子你吓死妈妈了。
大卡车开走了,洪石榴站起来:谢谢柴叔叔。
柴明远:这车一年比一年多,不管学几天,拿到本就敢上路。你一不小心就出事。

铁石岭村大棚里,换了衣服的柴明远用喷壶为花苗浇水。
洪石榴进来了,有些疲惫的样子。在压水井压水用手接过洗脸。
柴明远过来帮她压水:嫂子,郝强大哥的案子有进展吗?
洪石榴看着他身上的衣服,说:说是还在查。破个案咋就这么难?
柴明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过了一会儿,说:许是案子多吧。这个案子没破,下个案子上来了。你还真得经常找他们,让他们上点心。
洪石榴:他叔,你说那些肇事撞车的,怎么就那么狠心……他跑啥呢?他不想想你把人撞死了,你还跑了,让人家被撞的怎么活?将心比心,你说说……
说到伤心处,洪石榴落泪了,掏手帕擦着。
柴明远说什么呢?他不知道,索性不说话。
洪石榴:当初我家买那辆汽车是货的款,如今货款期限到了,款没还上。银行还催着让还贷。
柴明远知道她家有困难,就说:我那份工钱不着急。
洪石榴:我不是那个意思,咋不急?你家里也等着钱用呢。撞你家里的车,找到了吗?
柴明远:自己家里的人撞的,找到找不到还不是一回事。
洪石榴:你不回家里看看吗?这些日子活不多,你要回去就回去。
柴明远:不用。
洪石榴:有事就说
柴明远:真的不用。
洪石榴:你要是用电话,也别客气。你郝哥的衣服你穿还挺合身的。
柴明远:嗯。

大棚旁边的小河沟,柴明远在洗衣服。
老姜走了过来,酸溜溜地说:你身上这件衣裳我咋看着这么眼熟啊?
柴明远看看他,没答话。
老姜:才来这么几天就檠受上衣裳了,过两天是不是还要檠受人家的老婆呀!
柴明远站起来,甩甩手上的水,冷冷地说:我不认识你。
老姜哼了一声: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要是识好歹趁早走开。
老姜皮笑肉不笑地走了。
柴明远看着他的背影。

林志伟家,傍晚。
饭桌上放着几样菜,林志伟把一瓶酒拿来,倒满酒杯。林嫂又端进来一碗红烧肉放到桌子上。
林嫂:咱闺女也不来个电话。
林志伟:你这是一做好吃的就念叨闺女。她学习多紧啊哪有时间给你打电话,马上就中考了。哎你看见没有,柴明远穿的衣裳咋那么像郝强的。
林嫂:本来就是他的嘛!哎,你说她会不会对那个人有意思呀?
林志伟:不能吧,郝强的案子还没破呢哪能就什么呢……
林嫂:我过去一趟。
林志伟:你咋说风就是雨,吃完饭再过去吧。
林嫂:我去给铁锁送碗红烧肉。

洪石榴家,傍晚。
石榴母子正在吃饭,林嫂端着一碗红烧肉过来,说:铁锁,给你尝尝好吃不。你舅进城买的肉。
洪石榴:铁锁,谢谢舅舅舅母。
铁锁:谢谢舅舅舅母。
林嫂:不用谢快吃吧。
洪石榴:做多少送这么些来。
林嫂:反正够咱们四个人吃的了。石榴,前些日子老姜让我给你透个话,叫我给巻回去了。
洪石榴明白林嫂说的是什么,没吭声,只是轻叹口气。
林嫂:石榴,下一步你是咋想的?
洪石榴:嫂子你说我能咋想?不把铁锁他爹的案子弄清楚,我什么都不想。
林嫂:倒也是。铁锁才五岁,你的日子还长着呢。
洪石榴:我一个人也能把铁锁养活大。
南边的大棚依稀传来悠悠的箫声。
洪石榴:铁锁快吃,吃完了给你柴叔送饭去。
铁锁答应一声。
洪石榴:嫂子再不你在这吃吧。
林嫂站了起来说:他舅还等我吃饭呢。

洪石榴在院子里喂鸡,拴着的大黄狗听见有人来,吼一声,冲过去,无奈绳子把它限制住了。进来的是表哥林志伟。
洪石榴说:四眼,别叫。
狗不叫了,看着林志伟进来。
洪石榴:吃了吗?
林志伟:嗯。石榴,你家这四眼挺管事。
洪石榴:可不是咋的。有了这狗夜里睡觉踏实多了。
林志伟:柴明远这人,你别看他不言声不言语的,心里还挺细的。
洪石榴:表哥,你说柴明远这人咋样?
林志伟坏坏地一笑:咋的?有想法了?
洪石榴正色道:说啥呢?我是说他来这么些天了,干活是没说的,也不讨人嫌。可是,总没听他张罗给家邮钱,他不是欠了不少债嘛。
林志伟不以为然地说:他不张罗邮钱那叫善解人意,他要是总张罗邮钱,不是朝你要工钱吗……石榴,你咋不趁天好,把房子收拾收拾?
洪石榴:我也正想这事呢。这房子一到雨天就漏,早晚都得收拾。可……
林志伟:咋的?
洪石榴:郝强买车的贷款到期了,银行总催还贷。案子破不了,肇事车找不到,赔付的事就指望不上。处理郝强的丧事又花了不少钱,手头就不咋宽裕了。
林志伟:不宽裕该花的也得花。房子不能看着它漏,越漏窟窿越大,晚修不如早修。再说,家里有人打工不用另找帮手了。
洪石榴:你说得也是。
林志伟:修房子的事,我和你嫂子商量过了,先从我家拿点钱。
洪石榴长长地叹了口气。
林志伟:你也不用愁,是我借你的。你啥时候有啥时候还呗。

桥头镇砖瓦厂。林志伟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进入砖瓦厂内。
打更的老头正在一小块菜地上摘菜,茄子豆角啥的装在一个瓷盆里。
林志伟进来:大爷,这菜是你自个种的?长得不错呀!
老刘头:不自己种你来给我种啊?今天咋这么闲着?
林志伟:想买些瓦。大爷,你们这还有瓦吗?
老刘头:有倒是有,我说了不算,你得找场长。
林志伟:大爷,你和柴明远挺熟的吧?
老刘头:不是跟你去了吗?咋的问起他了?
林志伟:我看这人挺本分的想给他介绍个对象,可是他说他有家了,老婆叫车撞了。
老刘头:他老婆叫车撞了?没听说他有个老婆啊?他在这儿的时候我们爷俩倒是常唠嗑,没听他说过家里有老婆,更没听说家里有人让车撞了!这孩子,嘴倒是够严实的。
林志伟:他家是哪儿的?
老刘头:北边,黑龙江那边的。

铁石岭村,洪石榴把院门打开,林志伟把汽车开进来。车里装着的是瓦和油毡纸。
洪石榴:这么快就拉回来了。让小柴来帮卸车吧,铁锁!叫你柴叔过来帮帮忙。
铁锁答应一声,跑开了。
林志伟:石榴……

小棚子里,柴明远抱进一抱已经晒干的花秧子,抓一把塞进灶坑里,划火点燃。然后拿过炕上的《花卉栽培》,边烧火边看起书来。
铁锁跑进来:柴叔,我妈让你去帮干点活……

洪石榴家,汽车旁边,林志伟掐灭烟头,扔开。
洪石榴疑惑地问:这么说他是说了假话?可他为啥没老婆偏说有老婆呢?还编老婆让车撞的鬼话?他啥意思?
林志伟:现在我们还不能说他是说了假话。也可能是真的他不愿说出来,有话不说一个人闷在心里的人也不是没有。
洪石榴:不对,像这种事是没有必要瞒着谁的,尤其是老刘头。这样,一会让我嫂子过来,我们做两个菜,晚上和他会一会。
林志伟心领神会地嗯了一声。
他们开始卸瓦,刚好柴明远也来了。
林志伟:小柴,来帮卸卸瓦。他家的房子漏雨,得收拾收拾了。
柴明远哎了一声,麻利地打开后车箱板,往下卸瓦。大黄狗看见他叫了一声,就不叫了,过来看着他。
柴明远也看着它:四眼。
洪石榴到表哥家去了。
林志伟一边卸瓦一边说:刚才铁锁他妈还说,家里有这条狗,夜里睡觉踏实多了。
柴明远:像她家这样,哪能没条看家狗!
二人一起干,瓦卸得快多了,他们把卸下来的瓦靠墙整齐地堆成一长溜。

屋里,洪石榴和表嫂在准备做饭做菜。洪石榴掏出十元钱来,说:嫂子你去小卖部买块肉去。
林嫂:你去吧我在家。
洪石榴拿出一个空瓶子说:再打一斤酒。
林嫂:酒我家有。
洪石榴:你有不是你的嘛!再说我不愿意见老姜。我到院子里摘点菜。
林嫂接过钱一笑,说:哎,城里人说中年男人有三大喜事,你知道吗?
洪石榴:啥?
林嫂:升官、发财、死老婆。
洪石榴:死老婆也是喜事?
林嫂:死了老婆就可以再娶呀!我看呐中年女人死老公也是喜事!
洪石榴:瞎说啥呢!
林嫂:死了老公,就有人惦心啊!
洪石榴扬手去打,林嫂跑开了。
洪石榴到外屋拿个盆来到菜园子里,对还在卸车的表哥和柴明远说:表哥、小柴,晚饭都在我家吃吧。
柴明远:不用。
林志伟说:小柴,咱哥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在一块喝过酒呢。

小卖部里,一条五花肉包在一张纸里放在柜台上。老姜用酒提从酒罐子里往林嫂拿来的空瓶子里打酒。
老姜嘻皮笑脸地说:林嫂我求你给过的话,给过了没有?
林嫂:过啥话?有啥话不会自个儿去说?
老姜:老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咱好歹也是本乡本土,守家待地,知根知底。
林嫂:你呀,你就积点德吧。
林嫂拿过瓶盖盖到瓶口上,又拿过肉和老姜找的零钱,转身走了。

洪石榴家,外屋里,她已经把摘来的豆角、黄瓜、茄子、西红柿、土豆等蔬菜,又都洗干净,放在盆里,然后拿过菜刀切土豆。
林嫂回来了。

一个炕桌放到炕上,桌子上摆着刚刚炒好的菜。两个男人上了炕,洪石榴又拨出一份菜来。
林志伟问:这是干啥?
洪石榴:让铁锁到一边吃去,不让他上桌子瞎搅和。
林嫂:就一个孩子搅和能搅和到哪儿?铁锁坐在舅妈这。
她把地上的铁锁抱起来,放在自己身边,又给他备份碗筷,铁锁拿起筷子。
洪石榴也只好由她。先后给表哥、柴明远斟满酒,又给林嫂倒上,说:嫂子你也喝一点。
不容林嫂同意,她把酒倒上了,倒了小半杯,林嫂说:行了行了。
洪石榴也给自己倒上酒,说:郝强没了之后,表哥表嫂没少帮我忙,这又帮我收拾房子……
表哥:你这么说不是外道了吗?
林嫂:就是嘛,咱们是实在亲戚,谁跟谁呀!
洪石榴:铁锁他柴叔到我家也好些天了,也为我们娘俩没少操心。那天还让我误会了,差一点冤枉了好心人。
柴明远:那点事就不提了,帮忙也都是应该的,不必客气。
洪石榴:你们说是应该的,我心里有数,今天我敬你们一杯酒,谢谢了。
她这么一说,大家就都喝了。二个男人仰脖把酒喝光,二个女人抿了一小口。
铁锁看着这些就觉得挺新鲜,边吃边看着说:我也喝。
洪石榴用筷子头沾了一点酒让孩子舔了一下:就一下啊,好了,吃饭吧
姜昆,获嘉宾最高评价娱乐酸柠檬2018年10月05日21:25不久前,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第四场的较量已经结束。同时,前三场比赛总体结果也已出炉,没有意外,没有逆袭,上海滑稽剧团推出的《共享单车的一天女主人给大家夹菜,倒酒,劝吃劝喝,气氛很是和谐。
洪石榴看一眼表哥,说:他柴叔,你家他柴婶让车撞伤,我家铁锁他爹让车撞死,到现在案子没破,咱们都是受害者……
林志伟连忙接过话题,说:明远,今天我去桥头镇砖瓦厂买瓦,碰见了打更的老刘头,他直埋怨你。
柴明远一愣:埋怨我啥?
林志伟:他说,小柴这小子,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咋还对我保密?他没听你说过家里有人被车撞伤,也从没听你说起过有老婆。你是不是……
林志伟斟酌着词句。
洪石榴关注在看着柴明远。
柴明远沉下脸来。
林嫂觉得他们话中有话,放下筷子看着他们,这才明白喝这顿酒是有原由的。只有铁锁听不懂大人们说什么,继续吃着。
柴明远放下筷子,停了一会儿,说:我明白了,你们还是信不着我。这样吧,我给家里打个电话,你们问问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掏出一个手机来,是那种简单便捷又便宜的手机,拨了号,通了,对手机说道:妈,我是明远啊。你身体好吗?前些天邮回去的钱收到了吧,那好。妈,我一时回不去,你儿媳妇就得你照顾了,让你受累了,真的对不起妈妈。她的伤,噢,噢,那就好。
一直看着柴明远的石榴仿佛松了一口气。
林嫂这才想起嘴里的饭,嘴巴动了起来。
柴明远把手机交给林志伟说:林哥你问问,接电话的是我妈,你问问她。
林志伟有些尴尬地推回手机,说:也不是信不着,不是许赶话赶到这了吗!
石榴也打圆场说:明远兄弟你也别多心,我们都没别的意思。像我家这种情况你应该理解,一个寡妇带个小孩子,不能不多个心眼。
柴明远:我明白。要是我家遇到这种事也得这样。我不怪你们。前些日子,石榴姐说这前活不多,问我想不想回家看看。我没回去。我要是顺坡下驴出去几天,你们也就不会怀疑我了。可是我出来打工挣钱,哪能轻易离开?再说,看见石榴姐一个人带个小孩过日子,又有男人不怀好意,我就有些不放心。虽然是个打工的,有事总能帮一把。后来想想,有林哥林嫂这样的人,我的担心有些多余。
林嫂:不多余。
林志伟:不多余!
洪石榴:你有这样的心情我就谢了。喝酒!
大家端起酒杯互相碰了一下,十分豪爽地一饮而尽。

这天晚上,大棚那边又传来悠悠的箫声,那箫声虽然闷闷的,可是多了些欢快,让人听了心里舒畅。

洪石榴家,铁锁在炕上睡着了。
洪石榴把郝强穿过的鞋子找出来,一双一双地检查着。有皮鞋需要打油的放到一边,有胶鞋布鞋要洗刷的放到一边,穿破的放到一边。

林志伟家,夜。
林嫂在铺炕,林志伟看着电视剧。墙上挂着全家福照片,其中有一女孩是正在读书的女儿。
林志伟:柴明远的事吓了我一大跳。这要看走眼了,给洪石榴领来个骗子,你说该多闹心。
林嫂:我看这小伙子行。他一来,我就看出他是个本分人,错不了。
林志伟:真是可惜了。
林嫂不解地问:什么可惜了?
林志伟:要是他没老婆,人看他们倒是真的可以成为一家。
林嫂竖起眼睛瞪着他,瞪得林志伟直发毛:你瞪啥眼睛?
林嫂:我怎么一肚子花花肠子?
林志伟:我怎么花花肠子了?好,我有花花肠子我出去睡。
林嫂拿过枕头砸他一下,说:德性样!给你个梯子你就上天。要走趁早。
林志伟佯做要走,林嫂一把抓住他,说:得了吧别装了。
林志伟:……

院子里,洪石榴在刷鞋,用鞋油擦皮鞋。
嘴里哼着歌:

春山如海,春水绿如苔,
让那白云快飞开,让那红球现出来……

棚子里,柴明远坐在炕上在吹箫,洪石榴拎着一个装着鞋子的口袋,领着儿子进来了。柴明远放下箫,站起来。铁锁没进屋,一个人在外边抓着蝴蝶玩。
柴明远:又到吃饭的时候了吗?
洪石榴把包找开,里边是鞋子,掏出来说:这些鞋都是铁锁他爹穿过的,有的好好的,我都该刷的都刷了,该上油的也都上油了,干干净净的。我看还都能将就穿,你要是能穿就给你穿吧。
柴明远接过来试试说:郝大哥的脚和我一般大,就像给我买的一样。
洪石榴:搁着也是搁着,扔了白瞎了。
柴明远对洪石榴说:谢谢你。
洪石榴:谢什么,以后吃饭就别让铁锁送来送去的了,到饭点你就到家里吃。
铁锁悄悄地靠近一只蝴蝶,伸手去捉,一把抓住了。
柴明远:不用,我看这么吃挺好的。林哥拉了瓦和砂泥,还得弄些砂子才行。
洪石榴:这些天他没工夫,车挺忙的。
柴明远:我趁没活的时候去拉些砂子来。不是能找到推车子什么的吗?
洪石榴:那个家里就有,在偏厦子里搁着,用的时候拉出来就行了。
柴明远:村边就有砂子吧?我们家的村边的山岗上就有。
洪石榴:这河边也有,往上走,不远就有。你用手推车得拉多少车啊?还是等我表哥的车吧。
柴明远:这几天天好,砂子也好挖,要是赶上雨天房子又该漏了。

章为民和柳子青在另一家大型汽车修配厂门前下车,进入。
车间里,一个工人正在修一辆解放卡车。
厂长办公室里,柳子青翻阅发票和登记册。
章为民出来,来到车间看着工人修解放卡车。章为民蹲到工人身边,抽出一支香烟递过去,搭讪着说:师傅,6月10号那天,你这修过一辆解放卡车没有?是大修。
工人接过烟,点着抽着,思索着:6月10号?大修?都多少天了谁还记得那个?
章为民:9号那天夜里下大雨,一场大暴雨。第二天就晴了。
工人:你要不说下大雨,我还真想不起来了。是修过一辆解放卡车,大修,车撞得不轻,右灯彻底废了,车脸也瘪进去了。整个换了车楼子。
章为民一喜:换下的车楼子还能找到吗?
工人:那可不好说了,到报废车场看看吧,都在哪儿呢。新换的车楼子也是在那找到的。

铁石岭村。老姜家小卖部后屋有一间餐厅,老姜在家款待几位朋友。
朋友a:老姜,你家咱嫂子已经没好几年了,也该给咱兄弟找个新嫂子了吧。
老姜:不忙,不忙。
朋友b:你不忙兄弟不能不帮你忙,要不要我们替哥哥介绍一个?
老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朋友c:说是不忙,心里不知咋急哪。是不是钱大哥?
朋友d:哎你们听出来没有?老话说听锣听音儿。看来是老姜大哥有豆腐吃了只是不能心急,急了烫嘴。是这意思不?
老姜笑着说:喝酒,喝酒!

铁石岭河滩是一片洼地,裸露着砂子,也有大小小的坑,是村民取砂子挖出来的。
柴明远把一个长方型筛子斜立在地上,铁锹撮起砂子扬在筛子上。细砂和石粒分离开来。
铁锁在小水坑里抓蝌蚪玩。
装满了一车,柴明远把绳套套在肩膀上拉车上坡。
铁锁看见跑过来,帮助他推车。
柴明远:铁锁你推不动,别碰着你。
铁锁:我能推动。

村街上,柴明远拉着车走过,铁锁在后边跟着。
老姜的几个朋友出来了,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看着拉车的柴明远,a挑衅地说:你是哪儿的人,到这儿干啥来了?
b:上村委会报临时户口了吗?
柴明远:我是来打工的。
a:打工的就特殊啊?打工的也得报临时户口。
b:人家打工都上城里,挣城里人的钱,你到我们屯子来干啥?
c:你给小寡妇打工,是不是白天在大棚里打,晚上到被窝里打啊?啊?
几个人怪笑着。
柴明远:你说话嘴干净点,别不三不四的。
a:哟喝!车辙沟扎猛子不知深浅的货,倒教训上俺们来了?
他把脖子一扭示意一下,几个人围了上来。铁锁看不好,连忙朝家里跑去。
小卖部门口,老姜咬着一根冰棍,站在门口绕有兴趣地观望着。
柴明远面对着四个人毫无惧色,放下车套:咋的,你们想打仗吗?
b:你姓柴吧。
柴明远:姓柴。
b:你有能耐你有尿儿,你到城里去挣钱?行不?
柴明远不吃他这一套,针锋相对地说:哪条法律上写着不能在村里打工?你们凭啥管我在哪儿打工?
a举举拳头:凭啥?就凭这个!
柴明远举举自己的拳头说:它说你那个不好使!
a挥拳打来,柴明远伸拳去挡。bcd要上前相助。a说:别价,咱们一齐上,赢了也不光彩。单抠。
bcd停了手。a就和柴明远打了起来,可是这个a不是柴明远的对手,几个回合就把他打趴下了。b上前,三拳两脚也败下阵来。c一招手,d从对面冲过来,二人一南一北一左一右和柴明远打了起来。
柴明远渐渐地有些力不能支,吃了几个拳头。就在这时,铁锁领着妈妈急匆匆跑来了。
洪石榴:都快住手,住手!
她不顾危险冲进去挡在柴明远面前,对着几个打人的人,说:你们欺负人啊?郝强在世的时候,你们口口声声地郝哥郝哥地叫着,嘴甜得像抹了蜜。这他走了你们就欺负他家里的人,你们还是人吗?
a:哎,洪石榴你说清楚点,我们欺负的哪一个是郝强家里的人?你说说!我们欺负你了吗?
bcd异口同声:没有。
a:欺负你儿子了吗?
bcd异口同声:没有。
a对洪石榴说:听见没有,都说没有!我就不明白了,他是什么人?一个野男人怎么是郝强家的人了?
这时候,老姜走了过来说,以一副英雄救美的神态说:干啥?你们干啥?光天化日之下打仗?欺负孤儿寡母?太不像话了?还有没有一点法律意识?都给我走开!
洪石榴好像特意说给老姜听似的掷地有声地说:我告诉你们,他不是野男人,他是我儿子铁锁他后爹!
听了这话,柴明远惊呆了。
老姜也呆住了。
abcd也都像没听明白似的呆住了。
老姜发泄地冲四个人说:滚开!都给我滚开!
那四个人讨了个没趣,乖乖地走开了。

洪石榴家,柴明远默默地把车上的黄土卸下来。洪石榴经过他时,有些尴尬地说:他柴叔,别去拉了,叫那几个流氓黑上了,你一个人吃亏。
柴明远:砂子不够。
洪石榴:等我表哥有工夫让他拉一车就够了。
她说完,进屋了。
柴明远卸了车,把车送到偏厦子里,也没告别,走了。

洪石榴家,炕桌上放着四个炒菜,只铁锁一个人吃着。
铁锁:妈,你怎么不吃饭?
洪石榴叹了口气说:妈不饿。
铁锁:妈,不是说柴叔叔也来吃吗?怎么还不来?
洪石榴:是那边有活儿没干完吧。你快吃吧,吃完你给柴叔送饭去。
她拿过饭盒来。

大棚里,花苗已经长得很高了。柴明远在花畦间除草。
铁锁出现在门口:柴叔,吃饭了。
柴明远扭头看一眼铁锁,说:你自个儿来的?你妈呢?
铁锁:她说她不饿。
柴明远:她没吃饭?你吃了吗?
铁锁:我吃了。柴叔吃饭吧。
柴明远过来,把铁锁抱起来……

夜里,铁锁躺在炕上睡着了。洪石榴倒在一边看电视剧。与其说是看电视剧,莫如说是在想心事,她的目光在丈夫的遗像上留连。
窗户外面,悠悠的箫声,比起往天来多了些哀婉。

大棚一边,柴明远在吹箫。

洪石榴家,大黄狗听到门口有响动,冲出来吼叫。
屋里,洪石榴坐起来出去。打开外屋门,看见林嫂站在门外,知道她有事要说,就出去开了门,把她领进来。因为有女主人领进来,大黄狗也没叫。
她们进了屋。
林嫂:石榴妹子,你今天都说了些啥?
洪石榴一时没反映过来:我说啥了?
林嫂:村里一嗡嗡的开了锅似的。
洪石榴气愤地说:啊,我是故意说给大老姜听的。
林嫂:那也不能瞎说呀。
洪石榴:我看见老姜正朝打架那地方走,就明白了,这都是他事先安排好的,他装好人。我就是故意说给他听,让他断了这份念想。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说出去就说出去了,谁愿怎么想就怎么想吧,顾不了那么多了。

阴云翻滚。起风了。大风吹得树叶哗哗直响。
大棚外面,柴明远做着防护。

洪石榴家,她出来把酱缸帽子盖在酱缸上。然后,她又找出一些塑料布把水泥、瓦和砂子盖上。一个人手忙脚乱,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她正忙着,柴明远过来了。俩人一起把事做完。
大雨说下就下来了,噼里啪啦地砸地在上。
洪石榴进了屋。柴明远却站在外屋,不肯进里屋。
洪石榴:到屋里坐呀,怕我吃了你呀!
柴明远:我得快点回大棚看着点。万一哪儿叫大风刮开了口子就麻烦了。
洪石榴觉得他的话有理就不再说什么,连忙找了一把伞递过去:带上这个。
她把一个搪瓷盆放到漏雨的地方,屋里便传出嘀哒嘀哒的响声。
柴明远:这要是把瓦换上屋子就不能漏了。
洪石榴:他柴叔,下雨天送饭不方便,你到吃饭的时候就到家里吃吧。
柴明远说:不用。
他张开伞冲进风雨中。
洪石榴一直目送他的背影远去。她背后,漏雨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着。
她进了屋,坐了一会,走到放电话的柜子前,拨电话。可是电话没人接听,她失望地放下电话。她又拨,通了。她充满期待地听着:噢,是交警中队吗?我找章为民,柳子青也行……,我是铁石岭村的洪石榴,就是想问问案子……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她失望地放下电话,呆坐,默默无语。
大棚那个方向传来隐隐约约的箫声。

章为民和柳子青来到一处堆放报废车的垃圾场。他们在报废的轮胎、底盘和车楼子之间寻觅着。
他们看见一个右灯被撞碎的车楼子,过去仔细查看着。
章为民:看见没,被撞坏的是右大灯吧。
柳子青:没准换下的就是这个。真是工夫不负苦心人啊。

一辆吊车把这个车楼子吊起来。
章为民和柳子青的目光追随着这个被撞得很惨的车楼子,面露得意之色。

柴明远在一块长木板上,等距离的钉上横梁。钉好后,翻过来,铁锁把两根长木条递过去。可是他拿不动,就叫道:妈。
洪石榴只好过来帮儿子拿:这个行吗?
柴明远接过来:行,正好。
林志伟匆忙过来。
柴明远把木条沿着长木板的两边钉上,形成一个槽。然后他把做好的木活搭在房檐上,登着横梁爬上房顶。到屋顶他把木板翻过来,却是一个滑板。
洪石榴和铁锁站在院子里看着屋顶。
柴明远已经上了房,把梯子那面翻过去。
表哥:哟,你看他小柴多巧,这边当梯子那边当滑板。小柴,我给你当帮手。
柴明远:林哥你有工夫吗?我一个人也能干。
林志伟:这要是一个人干得干到啥时候!
铁锁:我也给柴叔叔当帮手。
洪石榴:铁锁啊,你还是一边玩吧,别在这碰着你。
铁锁:我不嘛,我在这给柴叔当帮手。

房顶上,柴明远把旧瓦揭下来,顺着滑板滑下来。
铁锁高兴地说:坐滑梯了。
铁锁捡瓦,柴明远说:铁锁,躲开,别碰着,啊!
林志伟接过洪石榴手中和泥的铁锹,说:我来吧,你去预备饭菜。
四眼狗在院子里转来转去。门前有人过来看,它就冲他们叫,直到把他们叫走才肯罢休。

洪石榴家的两面房顶的瓦都揭下来,顺着溜板滑到地上。
洪石榴把好瓦摆到地上,将坏了的瓦扔到一边。
柴志伟:这房顶怎么抹的黄泥呢?
洪石榴:还不是当时钱不够,要是钱足足的,哪能费这二遍事。

房顶上铺上油毡纸。
然后开始往房顶上挂瓦。
林大哥把和好的水泥装在桶里,挂在挂勾上,柴明远拉着绳子提上去,把水泥均匀地抹在房脊上。
柴明远和林志伟一上一下配合得十分默契。
房顶上,柴明远把房脊抹了水泥,然后把脊瓦扣到房脊上。

柴明远为墙面勾缝。

洪石榴在园子里摘菜,表情复杂地看着房顶一点点变新。

县城交通中队,柳子青仔细地看郝强肇事车的照片。
章为民把检验报告交给柳子青,说:这个车楼子的漆和郝强的肇事车的残漆是一样的。
柳子青欣喜地抬起头来。
章为民:快去找到车楼子的号码。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柳子青拿起电话接听:噢洪石榴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大棚里,柴明远在为花喷农药。
洪石榴进来,高兴地说:小柴,铁锁他爹的案子快出头了,我得到县里的交警中队去一趟。
柴明远略有些惊讶地说:有进展啊?有什么消息吗?
洪石榴:什么消息还不知道,民警没细说我就是去打听打听。你猜呀,如果没找到那个人,民警能说是好消息吗!
柴明远:那好啊,你就快去吧。
洪石榴:我就想嘛,电视上常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跑能跑到哪儿去?还能跑外国去!小柴,家里你帮我照看着,我领儿子上县城了。
柴明远:哦,你去吧。家里你放心。
洪石榴说着急匆匆地出去了,可是柴明远的活却干不下去了。
坐在地上,掏出一支烟点燃……

公路上,一辆长途车驶过,车上坐着洪石榴母子。

县城交警中队,日。
洪石榴领着儿子一进入民警办公室,就问柳子青:柳警官,是不是撞郝强的车找到了。
柳子青:你怎么来了?
洪石榴:听说找到肇事车了我想问问。
柳子青:找到肇事车并一定就破了案。
章为民倒一纸杯矿泉水放到洪石榴面前。
洪石榴疑惑地问:没破?为什么?不是找到那个车了吗?
柳子青:还没到撞车的人。
洪石榴:找到车了,人呢?
柳子青:这也是我们要寻找的答案。
洪石榴:人是哪儿的?
柳子青:桥头镇桥头村的。他家我们也去了,不在家,家里也在找他。自从那天雨夜出了车祸之后,他再也没回家。
柳子青把电脑里肇事车的司机档案调出来给洪石榴看。
电脑里是一张她熟悉的照片。
洪石榴闪现一个惊讶的眼神。
柳子青:见过这个人吗?
洪石榴掩饰地说:没有。
章为民:你认准了这个人,如果见到他,告诉我们。
洪石榴:能把这个人的照片复印一张给我吗?
柳子青:行。

县城交警中队院外,日。
洪石榴领着儿子走出,洪石榴有些神情恍忽。
铁锁:妈妈,我要吃冰糕。
洪石榴没有听见。
铁锁挣脱妈妈的手,蹲下来叫道:妈,我要吃冰糕。
洪石榴这回听见了,回头看着儿子说:走,妈给你买。

铁石岭村街道长途汽车站点,日。
洪石榴下了车,后边跟着儿子。
她看一眼南边大棚那个方向,朝大棚走去。
铁锁在后边跟着,但是他的兴趣显然被路边的小动物所吸引。
洪石榴快步地朝大棚走去。

一个人卷起行李,摘下墙上的箫,逃之夭夭(洪石榴猜测镜头)……

大棚一侧的小棚子,门上了锁,从窗户朝里看去,炕上的行李没了,挂在墙上的箫也没了(洪石榴猜测镜头)……

洪石榴继续向大棚走去。

柴明远在大棚里为花苗除草(洪石榴猜测镜头)……

洪石榴来到大棚,她来到小棚子,透过窗户看去,简单的行李还铺在炕上,那支箫也挂在墙上。
大棚的门开着,洪石榴进去。果然,柴明远用锄头为花苗除草。
柴明远停下,说:郝嫂,你回来了。案子破了吗?
洪石榴:还没有。
柴明远:警察不是说有好消息吗?
洪石榴:撞郝强车的那辆车找到了,没找到人。
柴明远:人呢?
洪石榴:跑了,他家也正找他呢。小柴,累了就歇一会儿。
她出去了,儿子还在抓草里的昆虫。

柴明远呆呆地看着大棚门外的蓝天白云。

林志伟家,日。
  林嫂炕上在绗新洗过的被子。
洪石榴坐在炕沿上,问:嫂子,我哥呢?
林嫂:案子咋样,是不是找到了那个人?
洪石榴急切地说:让我哥马上回来,我有急事和你们商量。
林嫂:啥事还非得你哥回来。
洪石榴:大事。
林嫂:啥大事?
洪石榴:你打完电话我告诉你。
林嫂抓过柜子上的电话机,拨号……

洪石榴家的大棚里,柴明远还在锄草。
他的眼前闪过下列镜头:
闪着寒光的手铐铐在一个人的手上……
又一个手铐铐在一个人的手上……

林志伟家,日
林志伟表情沉重地把一支烟掐灭。
林嫂看着洪石榴。
洪石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镇定自若:这事,你们听我的……

林志伟从自己家的大棚里出来,进入洪家的大棚。
林志伟:小柴还干呢,该吃饭了吧。
柴明远:铁锁还没送饭来就再干一会儿。
林志伟:走吧,铁锁他妈来电话了,说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吃。铁锁他爹的案子有进展了,她高兴。走吧走吧。
柴明远放下锄头。

洪石榴家,傍晚。
林志伟和柴明远进入院子,四眼狗迎过去,摇头晃尾地跟在后边。

屋里,炕桌已经放上,桌子上摆着层层叠叠的菜。
林嫂在外屋帮助烧火做饭。
洪石榴招呼着:脱鞋上炕坐。
林志伟进了屋,脱鞋上炕。柴明远也跟着脱鞋,到炕里围着桌子坐好。
铁锁把一个小板凳递给柴明远。
柴明远:谢谢铁锁。
林志伟:铁锁真懂事。
铁锁又把一个枕头递给林志伟:舅,这个给你。
洪石榴拿进一瓶白酒来,要给大家斟酒。
林志伟:这小铁锁是越来越懂事了。
柴明远:郝嫂,我不喝酒。
洪石榴:今天这个酒得喝。
林志伟:就是嘛!铁锁他爹的案子有进展,当然应该喝酒了。
林嫂也坐在炕边,帮腔说:你也来打工好些天了,也没好好吃几顿饭,就喝点吧,反正现在的活也不多,喝多了就睡觉。
刚好,洪石榴把斟好的酒递过来,柴明远就接了过来。
洪石榴给每个人都斟了酒,然后说:刚才我哥说了,郝强的案子有进展,我高兴。为这个我们干一个。
铁锁:我也喝。
洪石榴用筷子点了一下,送到儿子的嘴里说:行了,这就算你喝了。
洪石榴率先把酒喝尽,林志伟和林嫂也都一口喝光。柴明远把白酒倒百喉咙里,呛了一下,咳嗽起来。
林志伟:吃口菜,压压酒。吃菜,吃菜。
柴明远埋头吃菜。
林志伟吃菜。
洪石榴看着柴明远,也夹了一口菜,吃了。
林嫂看着洪石榴。
一时气氛有些沉闷。
洪石榴:小柴,我问你一个问题行吗?
柴明远:嫂子,你有什么事就尽管问。
洪石榴:你是黑龙江人吗?你给我说实话。
柴明远抬起头看着洪石榴。
柴明远:我老家在黑龙江。一九六四年,父亲投亲到了青山县桥头镇桥头村。
石榴:还有,你说你老婆让车撞了,是真的吗?
柴明远:石榴姐,这次你去县里,我就知道可能是案子有了重大进展。我也不想隐瞒了。我就是和郝强撞车的人。
林志伟夫妇不无惊讶地看着柴明远。
洪石榴镇静地看着柴明远。

柴明远的声音:那天夜里,我外出送货回家……
回忆:山道弯弯。柴明远冒雨驾车前行。
夜深,路弯。突然间一道裂天闪电,接着就是落地炸雷。
行至又一处弯道,柴明远猛然看见明亮的灯光斜射过来,知道前边有车。
两辆车灯骤然交织在一起,窗外是刺眼的灯光和闪电光。
向坡上开车的柴明远急忙关大灯,开小灯。可是就在在电闪雷鸣的一霎那间,对面开过来的农用车横过柴明远的解放卡车直朝路下冲去。
柴明远感到车被重重地撞了一下,连忙紧急刹车,右车灯熄灭了。
对面的农用车却如脱缰的野马跌下山坡,接着就是让他惊心动魄撕心裂肺的车翻货撒的声音。
柴明远吓坏了,一动不动地停在原地。
惊雷在头顶炸响。大雨流过挡风玻璃,他也忘了开动刮雨刷,任由大雨如瀑布在车窗上滂沱。

柴明远的声音:我说的,你们也许不相信。但我以良心保证,我现在说的都是实话,就是以后面对警察,我也这么说。如果那天不是雷雨夜,也许不会发生事故。不管责任在谁,我想救人是第一位的。

回忆:柴明远急忙推门下车,没注意自己的右车灯已被撞瘪。他冲下公路,直朝出事车奔去。借着闪电光亮,他看见满地是花。
汽车里气息奄奄的郝强含混不清地叫了一声:救命……
柴明远没听见叫声,借着闪电光朝翻倒在坡下的车滑去。
他费力地把司机从驾驶室里拖出来,用手试试鼻息,叫着:哥们哥们,你是不是还活着?你活着就说话,说不出来就吭一声。
那个人轻轻地吭了一声,就不吭声了。
柴明远:你忍着点,我送你到医院。你放心,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柴明远背上他,吃力地向山顶走去。他抓住前边的一株小树,用力一抓,小树连根拔起,他们一起摔下去。柴明远忍着疼,挣扎着站起来,再一次向山上走去。
他们终于爬到路面,小心的把他放进驾驶室里。

公路上,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柴明远亮着一只车灯,向县医院奔去。
受伤的人闭着眼睛倚靠在座位上。

洪石榴家,傍晚。
饭桌上,大家都没吃饭,听柴明远这讲述发生过的事情。
洪石榴:柴明远,发生之后的事情我听警察和抢救大夫说了。尽管郝强没有抢救过来,我还是感激你在当时没有逃逸,而把他送到医院。既然你到医院了,又为他输血,为什么还溜掉呢?
柴明远:我怕说不清楚。如果郝大哥活着,一切都可以说清,他一死,有些事就永远说不清楚了。所以,我听护士说他不行了,就连忙跑掉了。我错了,我不该跑掉。
洪石榴:你既然跑了为啥又到我这儿冒充外省人给我打工呢?
柴明远:我在外面躲了些日子,担惊受怕的日子实在难过,一听见警车的声音,一看见穿警服的说让我心惊胆战。再说,我知道车祸肯定给你带来巨大的伤害。我想,与其终日躲躲藏藏,不如到你这给你打工,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直到你不需要我再离开。如果案子破了,公安愿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林志伟:你家的事是真的吗?
柴明远:真的。
洪石榴:真的?
林志伟不解地看着他。
柴明远:是我的表妹被车撞了,我姨一直在照料她。我那么说,一是为了引起你的同情,下决心用我;二是,我觉得有那样一个家庭背景,我们的关系也好处些。
林志伟点点头。
林志伟:那,那天不是让我们和你姨通电话吗,你不怕你姨说漏了?
柴明远:事先我和我姨说好了。
洪石榴看着他,问:你说的这些不会是新的瞎话吧?
柴明远:不是,这回我说的都是真的。
洪石榴:当你听我说郝强的案子有进展,要去县城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趁机走开?
柴明远:出事后我躲过,来你这之后我也离开过。可是躲开和离开,我的心都不得安宁。
洪石榴:下一步你打算咋办?
柴明远:听洪姐的,一切都听你的。
洪石榴:嘴长在你的脑袋上,腿也在你身上。你既然有勇气承认是你撞了郝强的车,你也应该有勇气面对。下一步你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
柴明远:我明白,我去自首。
洪石榴松了一口气,说:好,为你这个勇气,我们干一个。
她为大家斟酒。

县公安局,交警中队里。柴明远和柳子青、章为民对面坐着。柴明远把驾驶证推过去。
柳子青:你不来,我们也要去找你。因为我们在市里的一处垃圾场找到一个旧车楼子。
柴明远一惊,刚要说什么,柳子青摆手示意,没让他说。
柳子青继续说:从技术鉴定来看,这个车楼子和郝强的车相撞的痕迹有吻合的部分;关键是它的漆和吕强车残留的漆是一样的。
柴明远说:我当时是怕承担责任,我不该逃逸,我应该相信警察。
柳子青:不错,你现在是认识到错误,投案自首了。可是你现在投案和一发生车祸在第一时间就到这里报告情况,请求公安部门处理,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那时候你没跑了你就是逃逸。懂吗?
柴明远:懂。
章为民比划着当时车祸发生的情况: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和对现场的分析,郝强是满载下行。因为当时是雨夜,在你们会车的时候,一是灯光刺眼,二是雨大路滑,吕强本来应该走右侧靠里,可是突然山坡上掉下石头,郝强的车从左侧滑下山崖把你的车狠狠地撞了一下。
在他讲述的时候,插入当时发生车祸的镜头:
两车相撞。
郝强的农用车翻下山坡。
柳子青:发生车祸之后,你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并为他输血,这些你都做得对。如果能立刻到我们这里报告情况,可以说没你多少事。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走了之;又擅自修车,企图销毁肇事证据。这么一来,事情的性质就改变了,你知道吗?你就要为这承担责任。
章为民:你修过的车在哪儿?
柴明远:借给我城里的刘玉了,他早就要向我借车,要盖房子拉建筑材料。我车给他留下就走了。我没告诉他我干什么去了。
柳子青点头。
柴明远:你们是不是要去找我?
柳子青:当然要找。你知道自首和我们找你都是什么结果吗?
柴明远:知道,我知道。
柳子青:我们想把这个自首的机会留给你,我们也相信你总会有一天认识到自己的问题。
章为民:但是我们的等待不是没有期限的。
柴明远感动地听着,额头出汗了,悔恨地用拳头砸了一下自己的头。
交警中队队长推开门,说:老柳你们两个快去出现场。在百货门前……
章为民把案卷一合,站起来。
柳子青也站起来……

县城交警中队,日。
章为民匆忙上车。柳子青坐到驾驶位置上,说:老柳,你说的那个脑筋急转弯我明白了?
柳子青:哪个?
章为民:就是没有证人也没有证据最后案子也破了。
柳子青:咋回事?
章为民:就像郝强的这个案子,证据找到了,车主找到了,不认账也不行。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不自首咋破案?

某监狱的接见室里,洪石榴母子和柴明远一里一外,见面了。
铁锁惊奇地看着坐在里边的柴明远,说:柴叔叔,你在这干啥呢?怎么不回家去?
柴明远:柴叔叔犯法了?
铁锁:什么叫犯法?
柴明远:就是做了不该做的事。
洪石榴揽过儿子示意他不要说话。
洪石榴直视着对面,柴明远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头。他不敢看她。
柴明远:郝嫂子,我对不起你。
洪石榴掏出一个信封,里边装着他的工钱,说:这是你这几个月的工钱。都在这呢。
柴明远:我没有资格拿这工钱。
洪石榴:这是你的劳动所得,是你应该拿的。
柴明远:就让这些钱补偿我的过失吧。石榴姐,在这次逃逸过程中,我有幸认识了你。你能原谅我的谎话吗?
洪石榴:不原谅。
柴明远再一次站起来,向她鞠躬,请求她的原谅。
洪石榴说:你好好改造,刑满后你要是愿意回到铁石岭村,那大棚旁边的小棚子你可以继续住下去……
柴明远:我接着为你打工……
铁锁:柴叔叔我等你回去给我抓蝈蝈,你给我的那只死了。
柴明远:哎,我一出去就给你抓蝈蝈……
铁锁:你说话算数?
柴明远:算数。
铁锁:咱们拉钩……
铁锁伸出手指,柴明远也伸过手去,两只手指勾在一起。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柴明远走出监狱大门。刺目的日光让他不得不眯缝着眼睛,直到能够适应明亮的日光。
他看见在他不远处,停着一辆出租车,车里下来一个女人,正是洪石榴,后边跟着铁锁……
铁锁手里拿着竹箫,他还吹了个曲子,曲声悠扬。
柴明远看着他们,向他们走来。
铁锁向他跑来叫着:柴叔叔……
柴明远欣喜地向他们走去:铁锁……
他们越跑越近……
洪石榴微笑着,看着。
定格。
                 
剧终

              2008年11月18日改了再改
(本剧与王乙涵合作)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相关标签=>
说点什么: 
王霆钧签名
江苏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助威互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6/10/11 12:42:08
惠城LED屏幕出租,惠城LED显示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8/7/26 11:34:13
【视频】杨树林这小品绝了,一
发布:明星小品助手
时间:2019/9/18 22:16:07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