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大 黑 嫁 女

发布:周志广  更新时间:2021/10/14 8:01:35  标签:
独幕话剧:
张 大 黑 嫁 女
        
周志广


时  间  盛夏中午。
地  点  苏中一农户家。
人  物  兰  兰          24岁  农村女青年
张大黑  兰兰爸  50岁  农民
张  妻  兰兰妈  50岁  农妇
媒  人  张邻居  45岁左右
场  景 【蝉鸣。张大黑家的院墙上长满了青枝绿叶的葡萄,葡萄棚下,张大黑躺在藤椅上午睡,打呼。院墙硕大无朋的门口油漆着红底黑字的张大黑手书对联:
左边是:党好国好政策好
右边是:你有我有全都有
横披是:全靠官好
藤椅旁有休闲圆石桌凳一套,桌上放有书本若干。
【幕启
【张妻从屋内拿着一包蔬菜种子,边跑边喊上。蝉鸣声停。
张  妻  大黑,(张望)大黑,你看这种子上面怎么连一个注册商标都没有的。大黑(转身过去一把将其拖住),还亏你睡得着,这种子的标签怎么不规范的啊。
张大黑  什么,(抬头)你叫我什么?我跟你说了几十年了,我不叫张大黑,叫张大赫,是赫赫有名的赫,记住啊。(说着伸了个懒腰,站起)尽搅人的好事。
张  妻 (惊奇)睡觉还有好事呢,什么好事说来听听。
张大黑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到我女儿嫁给了一个当官儿的。
张  妻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呀,女儿嫁人还不是迟早的事情,是猫是狗抓一个回来就是了。
张大黑  你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我梦见到我女儿嫁给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官,每天出门都有龟儿汽车陪伴,我在我贤婿势力的呵护下一步升天飞黄腾达。
张  妻  我说是什么好梦呢,不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叫人笑得发狂的梦吧!
张大黑  还有更好的呢。
张  妻 (若有所思)喔——,有人说梦是一种预言,说来听听。
【在石桌旁的石凳上坐下,并将种子放到石桌上。
张大黑  我梦见到我女婿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绫罗绸缎,花不完的大把钞镖,一呼百应的威风,呼风唤雨的才能,一手定乾坤的气势。我梦见到我女婿为我招妃纳妾,一些年青漂亮的小姐坐在我的腿上,一边搂着我的脖子,一边给我东西吃,她们同我笑得前仰后合。
张  妻 (生气)这还了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要造反了。你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和兰兰在一块儿的女村长了,她天天到我家来,你背着我做了些什么事(站起,一把抓住张大黑的耳朵)。
张大黑  没有啊,人家到我家来是和兰兰一起研究技术的。
张  妻  不会的,要不然你能做出这种梦吗,你说,这些时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些什么?
张大黑  其实呢,我什么也没做,你这样揪着我让人看了多难为情啊。
张  妻 (左右张顾)没人(拉得更紧)。
张大黑  那女村长又要来了。
张  妻 (揪住不放)啊?
        【张大黑的邻居,兰兰的媒人打着伞在张家院门外偷听院内说话,进入对话角色前,适当向观众打些哑语。
张大黑 (发脾气)放开,我大丈夫顶天立地,让你这样一来一点尊严都没有了。这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让别人看了,人家会怎样看待我。难道你真的希望你丈夫走了出去让人看了卑躬屈膝,点头哈腰,阿谀奉承,唯唯诺诺,人不人鬼不鬼的一股没骨气的架子?
张  妻  你要尊严,我的尊严何在?一夫一妻制,你居然,(哭泣)你居然梦见自己和其他女人一手拿东西吃,一手搂着脖子笑得前仰后合,你说,你还是个人吗?
张大黑  那是梦,不是真的,真的还在这里呢。
【故意气她,说着,从桌上书内拿出一张纸。
张  妻 (吃惊地)你还在跟人家写情书?
张大黑  这是我刚为女儿起草好的征婚广告。
张  妻 (接着,慢读)“某处女,未婚,24岁,长得漂亮,相貌好,寻找一个当兵的做大官的做丈夫,要求男性”,嗯,排除同性恋,“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五。”嗯,一个笨蛋,会吃会长,饲料报酬高,“懂电脑,会计算机”噜哩噜苏,“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年龄在一百岁以下。”征婚范围大,可筛选面广。
张大黑  你在嘀咕什么呀?
张  妻  乱七八糟,不用脑子。
张大黑  不用脑子,我不是叫他用电脑吗。
张  妻 (不停发笑)喔格格,格格,广告征婚,你愁女儿嫁不出去了,再说,她有她的思想,她愿意选什么样的人做丈夫,这是她的权利。
张大黑  你错了,为什么我们国家贫困地区的人口多,子女结婚早,就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很好地对他们负起做父母的责任,十五六岁就开始谈恋爱,有的自己孩子还没有做好就做起了父母,能怨谁,怪谁?怨他们的父母,怪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没有很好地尽起做父母的业务,孩子小,不懂事,可我们做大人的总得懂啊。像我们家兰兰,24岁了,给她找一个有才有德的好丈夫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张  妻  可是……
张大黑  可是什么,这还不是我们的责任?女儿嫁郎就要嫁挣钱的郎。
张  妻  当官能挣钱吗?你看现在,各村各户,村长、镇长,哪一个不在张罗挣钱的事,当官的到各村各户去搞厂子,种田地,到困难家庭去扶贫,他们舍生忘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顾大家忘自家,女儿嫁过去能有好日子过吗?
张大黑  我看上的就是这一点,这几年当干部的,处处为人民谋利益,赢得了社会的广大拥护。不象“文化大革命”那时候,干部一到,吓得锅跑瓢跳,到处乱跑乱蹿像鬼子进村了似的,现在的干部随便到哪家哪家都欢迎。所以说,我说兰兰找对象,找个当官的没错。
张  妻  可是,她有了。
张大黑 (吃惊)有了?好啊,我们可以选吗,你先说来听听,她自己选的是个什么人?
张  妻 (打板)身高七尺大男儿,手握钢枪保祖国,冲锋陷阵走在前,科技报国立勋章,立勋章。
张大黑  是个当兵的,会电脑吗?
张  妻  会,天天上网。
张大黑  会玩计算机吗?
张  妻  我看你是不是想要吃点什么,怎么老是噜哩噜苏不住嘴的。我不是告诉你了,他会,他还在搞农田高新技术开发呢,部队领导对他的农业新技术很重视。
张大黑  部队也在搞农业新技术?
张  妻  是啊。
张大黑  是军官吗?
张  妻  哪里,人家才去了两年,在部队里也是个种田的。
张大黑  种田的,好啊,我就是喜欢选种田的当我们家的女婿,如今的土地利用率高了,报酬高了,农村里比城市里不知道要好了多少。比方说吧,农村里空气比城市里好,空气新鲜,无噪音,不嘈杂,不拥挤,要什么有什么,吃什么,什么也不愁,不用花钱买,逍遥。所以,兰兰找个当官儿的没错。
张  妻  啊?他不是当官的,是个当兵、种田的。
张大黑  这样啊,听我说两句。不管他是当官的也好,当兵的也行,是种田的、还是扛枪杆子的,这些,我不计较。有本事就得有真才实学,有一股拚搏精神,在这知识越来越贬值的环境里,那些光有文凭,没有实践经验和拼搏精神的人,跟孔乙己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张  妻  他刚到部队就有论文送上去评奖,他研制的蔬菜大棚技术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他研究的蔬菜一年四季都有得卖。他培育的新一代三元杂交猪饲料报酬比二元杂交猪提高20%以上,生长育肥期明显缩短。他……
张大黑 (忽然严肃地)他什么,想说他获奖了,是吗?奖,奖谁?谁奖他呀?他还不是自己奖自己,有那么容易?
张  妻  我看你今天怎么啦?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是不是今天天气热,脑门子发热了,来跟我到屋里抬风扇去。(说着站起,拉其欲走),这样不好,那样不行,想当初,我们谈的时候,不就是没有技术,穷到要死吗。那时候,人家嫁女儿闹个三转一响就了不得了。
张大黑  什么三转一响啊,不就是破自行车,脚踩缝纫机,手表,收音机吗。那玩艺儿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至今还不知道,我当初娶你的时候买的那块表还是假的呢。
张  妻  噢——?这话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就火从胸中起,你一个骗子,骗了我二三十年,你现在还想骗人?
张大黑  这不叫骗人,因为家里穷,那时候你父母要货要得紧,我实在没办法,又怕失掉你,总之,因为爱你爱得深,所以才出了此一招。
张  妻  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那块表是假的,你那自行车也是买的人家的二手货呢。你看看,你的为人多不老实。
张大黑  那时候,我要是老实还能娶到你吗?再说,我爸跟我妈结婚,听说我外公向我老爸要两间房子,那怕是草房也行。我爷爷和奶奶又早死了,说起来那时候也真是太穷了。我爸哪有什么办法能搭起两间草房呀,上无片瓦,下无寸土,要结婚怎么办?有呀。(打板)那年腊月里,爸爸和妈妈,两人结婚了,庙堂做洞房,菩萨帮的忙。
张  妻  菩萨帮忙?我说你这个骗子呀,你祖宗就是这样,原来骗人你们家也有祖传秘方呀!
张大黑  他们俩结婚以后,到处找工打,走到哪住到哪,到了1949年全国解放了以后才分了两间属于自己的房子。
张  妻 (有意提示)你知道那时候人们为什么这么穷?主要就是因为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没有骨气。
张大黑  是啊,所以我才说要把女儿找个好丈夫,好婆家,背靠大树好乘凉。
张  妻  再说,兰兰谈的对象,人家要文化有文化,要技术有技术,要才华有才华。不就够了吗?现在人的日子好,主要就是因为科技发达了。
张大黑  不行。我每次做梦都是应验的,像兰兰要技术有技术,要文化有文化,要人品也不差,为什么要找个当兵的,不找个当官儿的。我说呀,兰兰非得找个当大官儿的不可。
张  妻  当官是暂时的,做人是一辈子的。
张大黑  可是有的当官的却说:做人是暂时的,当官是一辈子的。
张  妻 (严肃地)你知道这话是谁说的?是一个省长说的,我希望你在女儿的婚姻问题上自知之明,更新观念,让女儿婚姻自由。
张大黑  我不但更新了观念,而且还适应了时代的潮流。我的征婚广告说得明明白白,女儿是我生的,我要对她负责任。
张  妻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再对这个问题纠缠不休了,外面有人来了。
【兰兰的媒人听院内的说话后,从张家院门口上——
媒  人  你们在讨论什么问题呀,谈得如此热火朝天,说来听听。
张  妻  我们呀,谈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的东西。
媒  人  你这葡萄棚下面真凉快呀。
张  妻  还是兰兰想得周到,还是在今年春上,不知道她从哪儿弄回来一捆技条,插的时候才(用手比划)这么一点点长,现在长成了这个样子,没想到葡萄长得这么快,马上到有得上市了。
媒  人  兰兰的手真巧。她带村里的几户人家种的葡萄,眼看着家家快要有收益了……,噢——,听你们说兰兰有对象了,是吗?得慎重点啊。
【张妻递毛巾给媒人擦脸,张大黑边伸腰边向屋内走。
张大黑  哪来的什么对象呀。
【张大黑下。
张  妻  他跟我吵了这个时候,挑选女婿要挑什么懂电脑,会计算机,要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还要是个当大官儿的,说得头头是道,真拿他没办法。
媒  人(吃惊)我怎么跟他说呢?
张  妻 (与媒人策划、示意)顺着他,就说是个当官的,是个大官。
媒  人  这样,我不是成了说谎媒的了,揭穿了怎么办?
张  妻  你先试试。
【张大黑拿着镜子上。
媒  人(对张大黑)我跟你说啊,今天我到你家来窜门不同于以往,你得给我煮枣儿茶,一来乘凉,看看你们家满院子美丽漂亮的葡萄,二来我是到你家来多事的。
张大黑 (打岔)这些时呀,大家都说我胖了,你说我胖了没有?
张  妻  你能不胖吗,什么事情都想好事,连做梦都是做的美梦。
【张妻边说边走下。
张大黑 (对着镜子)他们呀,都说我胖了,其实呀,是我老了,五十岁了,怎么不老呢?
媒  人  你兰兰也不小了,我想操杯喜酒喝,你说怎么样?
张大黑 (吃惊)啊?(放下镜子)好啊,你有什么好点子说来听听。
媒  人  刚才我在家里听你夫妻俩在说兰兰谈对象了。
张大黑  那她说了不算,总得听听我的。
【张大黑对着镜子摘胡子。
媒  人  这有什么不好呀。
张大黑  哪当兵的没官没印,说话没人信。
媒  人  谁说的,当今社会讲究民主,大家遇问题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不可信的?
张大黑  我不是说有什么不好。我说选女婿总得严肃一点。
媒  人  是啊,我给你选一个。
张大黑  啥样的?
媒  人  就像你征婚广告上说的那样。
张大黑 (尴尬地)你也知道我写征婚广告了。
媒  人  你们夫妻俩谈得如此热火朝天我能没听见吗?
张大黑  说来听听。
媒  人 (打板)那男的,是个当兵的,像个当官的,科研项目一个接一个,可就是兵龄实在短。
张大黑 (打板)兵龄短,没问题,只要当官儿的就是行。
【张妻从屋内出来,上。
张  妻  你听他呀,想官可想疯了。
张大黑 (风趣地)你总得给我一点面子吧。
张  妻 (讽刺地)睡觉醒来,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到我女婿是个当官儿的,他给我招妃纳妾……,我看他准是看上那个女村长了。
媒  人  你话可不能这样讲,我们的女村长天天带领大家搞科技种田,提高土地的使用率。她可没有什么心思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大黑  我说了,那只是梦,你说,如今社会上当官儿的,一个个带领群众发财致富,满脑子新技术新观念,他们不但自己富了,而且还带领群众一起富,在群众中树起了很高的威信,我女儿找个当官儿的嫁给他有什么不好?
媒  人  是啊。我说的呀,其他都跟你说的差不多,可就是官儿不够大。
张大黑 (欢天喜地)好啊!是个什么官儿。
媒  人  其实也不算什么官。
张大黑  什么官?
媒  人  不算官。
张大黑  我看你说话怎么扭扭捏捏的,说出来听听,说错了又没人怪罪你。
媒  人  好,那我就说了。
张大黑 (迫切地)什么?
媒  人 (不自然地)哦唷,还有什么呀,埋没人才啰。
张大黑 (不平地)哪,你得说呀!
媒  人  是个,哎,说出来真是气死人了。
张大黑  你说,我不气。
媒  人  是个,是个……班,是个种田的……班长。
张大黑 (思索)班长确实不算官,不过……
媒  人  不过什么呀?
张大黑  比起一般当兵的总算进了一点点。
媒  人  哪儿进了。
张大黑  比她自己谈的那个当兵的要强多了,毕竟多了一点人上之人的味道。
张  妻  你看他,满脑子污垢。
张大黑  这叫新思想,新观念。
张  妻 (吃惊)什么,还叫新思想新观念?
张大黑  解放前,穷人嫁女儿有碗饭吃,有身衣穿就行,那怕是嫁到人家去当小妾,解放以后,文化大革命评了“地、富、反、坏、右”,革命革得富人变穷人,革得穷人的儿子成光棍,女儿嫁不出去,贫困好,贫困洋,一穷二白喜洋洋。
张  妻  
       (齐声)这是怎么回事?
媒  人  
张大黑  这都是当官儿的在作祟,他们打着人民的旗号违非作歹,欺压百姓。那种肆无忌惮,那种专横跋扈,那种道貌岸然,那种阿谀奉承……
媒  人  你看你,准是被“文化大革命”搞怕了。
张  妻  我说你怎么啦?如今的官儿可不同啦。
张大黑  是啊,他们转变作风,提高自身素质,由文革时的粗野到文革后的带领群众发财致富,领穷人变富人。嫁女儿有富选富,有官选官,有钱选钱,所以说,我嫁女儿一定要选个当官儿的,有钱的。
媒  人  孔繁森行不行?
张大黑  行。
媒  人  焦裕禄行不行?
张大黑  行。
媒  人  共产主义战士雷锋行不行?
张大黑  行。可是他们都死了。
媒  人  他们都没有钱啊!他们把毕生的心血用到为人民服务上。他们为人民利益而死,死得其所,为人民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民永远记住他们。
张大黑 (对观众)你看,当官儿的多威风啊,死了还有人纪念他。
媒  人  可是,当官儿的并不是所有的官儿都是好官,有的官儿不但不为人民做好事,反而成了人民的敌人。
张大黑 (大声地)是啊,他们在位时都挺威风,尤其是好官,人们都拥戴他,女儿嫁官就得嫁个好官。对那些贪官污吏,坏官应当叫他们永远娶不到老婆,叫他们断子绝孙,娶了老婆的要叫他们离婚。
媒  人 (打岔)这么说你答应了兰的亲事?
张大黑 (故意将考虑考虑说成)嗯,给我好礼好的。
媒  人  什么,好礼好的,你还要好礼?
张大黑  哪有嫁女儿不吃礼的?
媒  人  哪你说说看,要多少礼金?
张大黑  不多,两万五。
媒  人  胃口不小啊,不多还要两万五。
张大黑  当今社会是金钱社会,动不动是有偿的,我嫁女儿难道就不应该有偿吗?再说,我还有嫁妆呢?
媒  人  嫁妆?他有钱不会买呀,盲目地为人家高消费。
张大黑  结婚是人生大事,他是他家的,我是我家的。你听我说啊——(打板)我要人家两万五,看上去数字真不小,现在样样涨了价,哪一个项目不是钱?两千块钱买冰箱,三千块钱买彩电,四千块钱录像机,另外还要配零件,再有一万买家具,称不上豪华还好看,另外空调还没装。电子灶,电子锅,锅碗瓢盆一大堆,又要花上两千五。十床被褥要五千,吃不到礼金还要添。眼睁睁望着嫁女儿折大本,人家还要说我没良心。现在的姑娘像把锁,有钱就能把锁开,没钱只能靠边站。造冰箱,造彩电,谁人能把女儿造?另外呀——
媒  人  什么?
张大黑  另外他还要把四金一辆配齐了。
媒  人(惊讶)噢——,哪四金一辆呀?
张大黑 (打板)你别急,你别闹,听我来板慢慢数。白金项链颈上挂,耳环耷到肩膀上,手链脚链要白金,汽车空调配彩电,一路威风送上天。
媒  人  
(齐声)怎么啦!
张  妻  
张大黑  做官啦。
【乐队开始幕后伴奏渲染气氛:哥哥领回的那个军功章啊,也有妹子我的份……
媒  人  你听,外面是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唱歌!
【声音由远致近逐渐上升:东院的哪个哥哥呀当呀当了兵,西院的哪个妹子呀,在呀在种田,哥哥领回的哪个军功章啊,也有妹子我的份。哥哥领回的哪个军功章啊,也有妹子我的份。
【兰兰穿着红衣服拿着红奖状唱着歌儿,欢天喜地地走在院门口。
媒  人  呀,兰兰回来啦。
【兰兰上。
兰  兰 (发现桌上的蔬菜种子袋)是谁把我这个种子拿出来的呀?
张  妻  我刚拿出来问你爸爸这是什么东西呢!
兰  兰  这是从一个部队里寄来的新科研项目,我想拿回来试种推广的。
张  妻  我说是什么呢。
张大黑 (忙插上)新项目?让村长家也种点试试,成了就推广。
兰  兰  当然啦,另外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这个新品种正在申请专利和注册商标,他的那篇论文也获得了全军科技进步鼓励奖。
【媒人、张大黑、张妻吃惊……
张大黑 (装模作样)谁的论文?
媒  人  还不是你那未来女婿的!
张大黑  女婿,谁承认啦?鼓励奖,没奖!当兵的就是当兵的,不行。兰兰,你过来,(指石凳叫其坐下)你听我说啊,那个当兵的我们刚才也讨论过了。我是不会同意你跟他结婚的,除非我死了,隔壁婶子说的那个可以考虑。(对邻居)你把道理说给她听听。
媒  人  我说的和她自个儿谈的是一个人啊。
张大黑  怎么,一个人?那当兵的是个班长?
媒  人  是啊。
张大黑  有进步,或许将来会有出息。
媒  人  是啊,你刚才讲焦裕禄、讲孔繁森、讲共产主义战士雷锋,他们都是一些平凡的人,做出了不平凡的事情,他们从点滴开始,慢慢地赢得了社会的尊敬。
张大黑  道理到是有些,(忽然怒目鼓鼓)这样啊,我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兰  兰 (打板)这个不同意,那个也不行,是你找对象,还是我在找。如此刁顽的好爸爸呀,你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张大黑 (打板)我的好女儿,还不快去找,找个大官儿,我就同意了。如今世道样样都讲钱,有钱有权有福气,没钱只能旁边看。当官要当大,做人要做大,男人叫先生,女人叫小姐……
兰  兰 (插上对张大黑)你不是讲婚姻自由吗?
张大黑  是婚姻自由呀,我不是叫你自由自在地嫁个当官的吗,婚姻自由是当官儿的提出来的,当官儿的为人民幸福谋利益,所以我叫你嫁给当官儿的没错呀。
【兰兰哭着向屋内走。
张大黑 (拖住兰兰,大声地)你回来,难道我说错了不成?当今社会,哪一个不是在为金钱和地位尔虞我诈,生杀予夺,不择手段?有的人甚至不知廉耻。医院里到处做广告,希望天天有人生病,生病的人越多越好。火葬场里希望天天死人,死的人越多越好。他们为的是什么,为的是金钱和地位,他们被金钱和权势玩弄得丧失了理智,丧失了人性。当今社会适者生存,难道我这样做还有错吗。自古到今落后就要挨打,没本事你别想娶老婆。
兰  兰 (羞涩地)可是我……,我答应马上就要跟人家成婚啦。
媒  人(生气地)(打板)你口口声声讲英雄,论英雄,英雄在你身边还不行。你女儿到底嫁不嫁,不嫁我走啦。
张大黑 (拦住)别别别,(打板)我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我对未来的女婿实在不熟悉,眼下社会上的骗子实在多,一旦有疏忽,女儿骗跑了,后悔来不及。若是要嫁官,定把好官嫁。贪官坏官旁边站,黄金万两谁稀罕。所以我选婿,必须要认真,你说那个兵,呈上身份证,显出军功章,拿来红奖状,对照军功簿,符合条件的我不误,你说行不行,还要我怎样?
兰  兰
媒  人(齐声对观众)这些?他全都有啊!
张  妻  
【帷幕落下。

剧终
        
                                                                                                                                                                                


(作者声明:编辑使用本作品请和作者联系:18962859120。)
5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周志广签名
全站链接(60分钟更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