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行(话剧舞台剧本) ]_小品剧本_演艺吧

琵琶行(话剧舞台剧本) ]

发布:何必  更新时间:2020-08-30 02:27:28  标签: 剧本 话剧
瑟琶行 正文 琵琶行(话第一场
  
  人物:白居易、樊素、小蛮、元稹、唐宪宗、王涯、宦官甲、宦官乙、刘禹锡
  
  地点:(长安城)白府、宫廷〈灯光转换〉
  
  时间:中唐元和年间(元和十年)
  
  [开幕前——古琴声配合着甜美的女声吟唱“长恨歌”声音轻小]
  
  樊素:(唱)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来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开幕时歌声渐响,台上明亮,台正中,小蛮随着歌声翩翩起舞,樊素站在正在弹琴的白居易身边吟唱,元稹坐在一边小饮,右上有一书桌,上有笔墨]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待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弹到此时,琴弦蹦断、歌声止、舞止,白居易轻抚古琴叹了一口气,元稹放下手中茶杯鼓掌]
  
  元稹:都说白府有三宝,今日有幸得见,实在是不枉此行啊!
  
  樊素:元大人又来取笑人了。
  
  元稹:这可不是取笑,乐天兄的诗词文章那是天下闻名就不必说了,可你这樱桃樊素口,还有[一指小蛮]杨柳小蛮腰,长安城内有人想要亲耳得闻、亲眼所见可就难罗。
  
  小蛮:你元稹元大人也就会取笑我姐妹二人。
  
  元稹:不敢,不敢。
  
  白居易:这琴弦无故而断,弄得我有些心烦,似是不详之兆啊!
  
  元稹:琴弦蹦断实属正常,大可不必烦心。乐天兄你我不妨对饮吟诗一番如何?
  
  [樊素、小蛮上前兑水倒茶]
  
  白居易:元稹老弟,你我近二十年来为文友诗敌,是幸亦是不幸啊!
  
  元稹:此话怎讲呢?
  
  白居易:吟咏情性,播扬名声,其适遗形,其乐望老,此乃幸也,然而江南妇语才子者,多云元白,以子之故,使仆不得独步于吴越间,亦是不幸也。[二人同时开怀大笑]
  
  樊素:我家老爷把播扬名声、流芳百代当成一种幸福,元大人身为老爷好友却抢了老爷的幸福,使老爷不能独领风骚,无大人,这可不是好朋友做的事哦。[说完掩嘴而笑]
  
  元稹:听樊夫人如此一讲,真的使我有些惭愧的感觉,果然不愧有樱桃樊口之称呐。
  
  [众人同乐,元稹拿起茶杯]乐天兄,如今朝纲不振,逆官当道,宦官弄权,朝中党派明争暗斗,叫人看了着实令人心寒呐。
  
  白居易:即食君禄,当报王恩,你我身为臣子,休管其它的事,只要为了国家、身为皇上,为了黎民百姓好,自当有阙必规,有违必谏,朝廷得失无不察,天下利病无言,方是我等大丈夫所为。
  
  元稹:唉!小弟只是有感而发呀!
  
  白居易:今日只谈风花雪月,不论政事。[举起茶杯与元稹碰杯]你我二人以诗论交,如今有茶岂可无诗,樊素、小蛮,你们说是不是啊?
  
  樊素:不错,只怕元大人惜口如金,轻易不肯开口呢。
  
  小蛮:我看不会,元大人岂会不给我们家老爷面子,如果一旦传了出去,外面的人岂不是说元大人的文采不如我们家老爷了吗?
  
  元稹:[面带惊讶]想不到哇,想不到小蛮夫人的口峰如此厉害,竟然一点也不逊色于樊素夫人的樱桃口。元某人如今算是领教了。[元稹起身一躬,与白居易相视一笑,二女满面羞红,刘禹锡急上]
  
  刘禹锡:乐天兄,大事不好了[一见元稹]元老弟也在这里呀?
  
  白居易:刘兄,出了什么大事?神色如此紧张,[上前扶住刘禹锡]小蛮,给刘禹锡大人上茶。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台当然也是如此,但在节目分配到明星头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花样挺多的,张杰一个歌手和岳云鹏、孙越搭档讲起了相声,六不太冷发布时间:01-2601:20看着熟悉的春晚,却发现少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小陀螺潘长江,近来以去网页搜索:小品相声番茄台春晚别出心裁,张杰搭档岳云鹏讲相声,李佳琦小品带货娱乐小海君2020年01  [小蛮倒茶,樊素搬椅子]
  
  元稹:刘兄坐下慢慢地说吧。
  
  刘禹锡:朝中出了大事了,[众人一愣]割据淄青镇的节度使李师道派刺客到长安来,杀死了宰相武元衡,你们说这是不是大事。[众人惊呆]
  
  白居易:那……那皇上怎么说?
  
  刘禹锡:皇上……[苦笑]
  
  白居易那满朝的文武大臣们呢?
  
  刘禹锡:他们个个三缄其口,无一人作声。
  
  白居易:我要上谏。
  
  二女:老爷
  
  元稹:乐天兄不可啊,你身为太子左赞善大夫,无权言论朝政,只能陪伴太子读书,岂可上谏朝臣。
  
  刘禹锡:如果冒然上谏,只怕会惹祸上身。前次你上谏罢河北用兵,上令吐突承璀为招讨使的事被王涯等人大做文章,激怒皇上,险些身遭不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乐天,慎之啊。
  
  白居易:为人臣者当以国事为重,更要为朝廷兴利除弊,我白居易岂可为一己之安而苟且于世,二位无需多言。[走到书桌边挥笔急写]
  
  二女:老爷……[元、刘二人欲言又止,三道追光分追刘、元二人,二女、白居易]
  
  白居易:急请捕赋,以雪国耻。[切光][灯光转换场景、宫廷][唐宪宗上,甲、乙紧跟而上]
  
  甲:陛下,白居易目元君王,置国法不顾,先谏官言事,实在是胆大妄为,应予以严惩啊,陛下。
  
  宪宗:你就知道严惩,朝中出了如此大事,文武百官个个不敢直言,白居易虽然越权上谏,但对朕的忠心是无可指责的。
  
  乙:陛下,白居易恃才傲物,仗着皇上青睐有加,平时以诗词讽刺同僚,对朝中政事乱加评论,前者以一首长恨歌讽谕先皇玄宗,后又作卖炭翁一文以示对朝廷不满,如不严惩,何以振朝纲,陛下天威何在,国体何存呐。
  
  甲:陛下,白居易官居太子左赞善大夫,不想着如何去伴佑太子,却对朝中政事热情有加,此人分明心怀不诡,以奴才之见此人不适合伴佑太子读书,陛下明见。
  
  宪宗:你二人是不是说的太严重了,区区一个不可言政事的官能起多大的风浪。
  
  乙:陛下,奴才以为万事小心为妙,何况太子乃陛下今后的希望,大唐万世江山的继承啊!
  
  甲:是啊,不如将白居易贬为庶民,以乎朝中百官忿忿不平之心。
  
  宪宗:嗯…先宣白居易上殿。[甲、乙对视一下,甲走到台左上角]
  
  甲:万岁有旨,宣太子左赞善大夫白居易上殿。[回音]
  
  宪宗:白居易乃我大唐才子,此事处置不可草率,否则岂不寒了天下学子之心。[白居易急上,跪下]
  
  白居易:臣,白居易见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宪宗:平身吧,白居易,你身为太子左赞善大夫,越权上谏,先谏官言事,你可知罪。
  
  白居易:万岁,微臣知罪,但又自认无罪。
  
  甲、乙:大胆白居易,竟敢顶撞陛下,该当何罪。[白居易微扫二人一眼]
  
  宪宗:此话怎讲?
  
  白居易:皇上,节度使李师道,割据淄青镇,派刺客杀死当朝宰相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满朝文武不发一言,白居易虽然官卑职小,不可妄言朝中大事,但为了大唐天下的安危,微臣才抖胆上书,望万岁明察。
  
  甲:一派胡言,朝中的文武大臣正在商议如何处理此事,并不是不发一言。
  
  乙:你只不过想表现一下自己,以显示只有你白居易才是忠臣,才是国家栋梁罢了。
  
  白居易:住口,万岁面前岂有内宫太监说话的地方。
  
  甲、乙:白居易,你……[宪宗面现怒容,甲、乙看着白居易又看看宪宗]
  
  宪宗:那你说,联应当如何处置你。[画外音]〈中书舍人王涯求见〉
  
  王涯:臣,王涯见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宪宗:平身,你进宫来有事吗?[王涯看了看白居易,欲言又止]说吧。
  
  王涯:臣是为白大人的事来的。
  
  宪宗:哦,为白居易而来。[众人一愣,白居易看着王涯][甲、乙欲开口,被宪宗止住]
  
  王涯:正是。
  
  宪宗:那你就说说吧,朕该如何处置他。
  
  王涯:陛下,微臣以为白大人虽然先谏官言事,有违朝规,但白大人对皇上的忠心是不可置疑的,望皇上对白大人从轻发落。
  
  甲、乙:王大人,你这……
  
  宪宗:嗯,[甲、乙一惊]王爱卿,以你之见呢?
  
  王涯:以为臣之见,不如将白大人外放,一来显得皇上爱惜人才,二来也可平息朝中百官的气愤。
  
  宪宗:好,就依王爱卿之见。白居易听旨。
  
  白居易:臣接旨。
  
  宪宗:白居易,你先谏官言事此乃目无天子之罪,恃才傲物,讽刺群臣,本应将你贬为庶民,但朕上体天心,念你是个人才,不愿重罚,现今将你外放赴任江州刺使,三日内起程,下殿去吧。
  
  白居易:臣领旨[面带无奈悲愤之色][宪宗下,甲、乙跟下]
  
  王涯:恭喜白大人有惊无险呐。
  
  白居易:白某人多谢王大人的好意,只是白某人有一事不明,想请王大人。
  
  王涯:请讲。
  
  白居易:王大人向来与我不和,今天却在万岁面前替白某人讲情,是何原故。
  
  王涯: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王涯也是爱惜白大人的文采,想白大人化敌为友啊!
  
  白居易:白居易就多谢王大人的厚爱了,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了。[白居易下,甲、乙暗上,王涯面带阴笑]
  
  甲:不识抬举的东西。
  
  乙:此次借他越权上谏之事,原想好好整治他一下,想不到你王大人反而替他求情,这是何道理呀/
  
  王涯:二位公公误会了。
  
  甲、乙:误会?
  
  王涯:难道二位公公看不出来,皇上并不想严惩白居易吗?
  
  甲、乙:这…
  
  王涯:皇上虽然有些着恼白居易,但对他的才华又十分欣赏,故而不愿严惩于他。
  
  乙:可是打蛇不死,抱怨三生呐,如今白居易虽然外放遭贬,如果哪天又回来,继续与你做对,那如何是好啊?
  
  王涯:本官心中倒是有一想法不知…
  
  甲:那就快讲吧。
  
  王涯:既然皇上因喜欢白居易的诗词而爱惜他,咱们不妨就从他的诗词中下手。
  
  乙:说起来容易,可从何做起呀。
  
  甲:是啊,白居易的诗词虽不能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在当今可称的上是独领风骚啊,你我想在诗词中找毛病,我看…
  
  王涯:二位公公,鸡蛋里挑骨头并不难啊!
  
  甲:难道王大人已经想到了?
  
  王涯:不错,但还要二位公公大力配合,只要找准时机,一定可让白大诗人从此一撅不振,意志消沉,哈……
  
  乙:那王大人不妨说来听听,让咱二人也明白、明白呀。
  
  王涯:二位公公请上前一步,此事……[三人走近,低声私语,灯光渐切]
  
  第二幕
  
  人物:白居易、元稹、刘禹锡、王涯、宦官甲、乙、樊素、

1 <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何必签名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