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本】无字天书之驯龙师_小品剧本_演艺吧

【影视剧本】无字天书之驯龙师

发布:小品剧本网  更新时间:2021-04-11 14:05:13  标签: 剧本 影视

大纲:

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相传女娲补天之时,帝与蚩尤掌管着世间万物。后来蚩尤不断壮大,天地秩序逐渐被打破。帝无力回天,为躲避追杀,逃进天庭。女娲补天,让帝与蚩尤各自都有各自的领域。蚩尤心有不甘,奋起反抗,直捣天庭,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女娲创造出训龙师。

训龙师凭借一本无字天书,参透,化身天帝。在露昊天带领之下,将群龙围追堵截蚩尤无计可施,化作螭龙逃之夭夭。至此!群龙无首,四处逃散。后来经过路家代掌门人的努力,天下逐渐开始太平。蚩尤作恶多端,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螭龙不知去向,这始终是驯龙师藏在内心深处的一块心病。祖师爷早预感,蚩尤必定会卷土重来,到时闹得天翻地覆。路家代代相传,一传代。也许是少有恶龙的出没,路家一代不如一代。这可是路啸天一块心病 ,自己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最近这种预感越发越强烈——

,陆家第三代长孙,也是驯龙堂唯一的接班人。据说他生下不久,就能开口说话,不到十五,就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是他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是个玩世不恭浪荡公子爷。不管庙堂庙下,左邻右舍都视他为小魔头。训龙家族将面临后继无人的窘迫,着实让路啸天忌惮。

路啸天生怕驯龙家族毁在自己手中,得知夫人怀了龙凤胎。用自己毕生所学,打开无字天书,擅自闯入地府,搅乱生死谱。将本属于女儿灯芯掐断,融入儿子的油灯内。从此!儿子的智力像开挂一样,一路飙升,可惜误入囧途。女儿智力低下,但勤能补拙。路啸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说儿子不学无术,面对女儿更是悔不当初。于是请来雷师、雨师、风伯、秀天君四位老前辈为了女儿,打开惩戒书,奈何她命中早有定数。

四位老前辈,号称四神,风雨雷电。他们可呼风唤雨、电闪雷鸣为了寻找螭龙,爬山涉水,远赴海外,历经千辛万苦,但始终一无所获。其间!各自收了自的得意弟子——要离、黑皮、共工,展月,他们结伴同行,一起来到了驯龙堂。

在驯龙堂四位与刑天和睦相处,无意得知打开无字天书,可以小娥命。于是千方百计练成了读心术,偷偷打开无字天书。可万万没想到,无字天书一旦打开,逆天改命,必遭天谴风伯首当其冲,要离展月先后变成半人半兽的龙女,最终他们无法面对自己

黑皮也不例外,身上也长出龙鳞,变成一个怪物。他心有不甘,想逆天改命。于是再次打开无字天书,无奈!变成恶魔。刑天几经受挫,武功却大有长进,黑皮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再次打开无字天书,却被路啸天当场拦住二人交战,路啸天不敌。进入地府,却碰到了路昊天。路昊天抢先一步,将地府所有的油灯收起。黑皮大怒,又将他打败。最终无计可施,于是唤醒隐藏在人间的龙族,化成一条黑龙,卷土重来。

刑天挫败黑皮,谁曾想,龙族就隐藏在自己身边,成为驯龙师。所幸!自己识得无字天书,顺利进了地府,偶遇了自己的爷爷路昊天。

露昊天将无字天书收起,交给了刑天。在最后与黑皮的决战中,参破玄机,化身黄帝。在四位老前辈的帮助下,打开惩戒书,用铁链将黑皮锁入地府。黑皮心有不甘,路看在往日的情谊,破例给他下了一个法咒,待到金蛋乳化,铁树开花,黑皮才可以重获自由。

人物小传:

路昊天:60岁,男,训龙师祖师爷,掌管地府,勤勤恳恳,每日为人间添油加寿,最后被黑龙所灭,装扮,头发皆白

路啸天:40岁,男,正派人物,驯龙师第代掌门人,装扮,头上有一戳白头发

刑天:18,男,聪明绝顶,天帝化身,最后驯服黑龙,从此化身为黄帝,掌管天庭,尊为天帝。装扮:从黑头发变成头上一戳白头发,最后头发皆白,三人为一体、

风伯:60岁,不男不女,不伦不类,左手持轮,右手执箑(扇子),一代驯龙师,最后驯服应龙,成为风婆。

要离:18,女,风伯的徒弟,应龙化身,无字天书打开后,激发潜能,开始变成半人半兽的龙女,最后变成真正的应龙,二人为一体。

秀天君:60岁,女,容貌端雅,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两手执镜,一代驯龙师,最后驯服云龙,成为电母

展月:18,女,秀天君的徒弟,美丽大方,青龙化身,无字天书打开后,变成半人半兽的龙女,最后成龙,二人为一体

雨师:60岁,男,鬃壮汉,体毛多,颠狂野人一般,左手执孟,右手徒臂,一代驯龙师,最后驯服虬龙,成为雨神

元稹:18,男,雨师的徒弟,人称黑皮,蚩尤转世,螭龙化身。无字天书打开后,激发潜能,托变成黑龙。他斗天斗地,最后沦为阶下囚,二人为一体。

雷师:60岁,男,左手执锲,右手执锤,状若力士,裸胸袒腹,脸赤如猴,下颏长而锐,秃顶无毛,怪人一个,一代驯龙师,最后驯服火龙,为雷神

共工:18,男,雷师的徒弟,相信爱情,虬龙化身,为了小娥,打开无字天书,化身成龙二人为一体

路小娥18,女,智力低下,但勤能补拙,以病态的形式出现,没有怨言,哥哥斗黑龙不下,把自己所有的灯芯都送给了哥哥,最后变成聪明绝顶的丫头,做了驯龙师第三代掌门

字幕:

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相传女娲补天之时,黄帝与蚩尤掌管着世间万物。后来蚩尤不断壮大,天地秩序逐渐被打破,龙——开始主宰着一切。黄帝无力回天,为躲避追杀,逃进天庭。女娲开始补天,天地初开之时,宇宙浑浊、星罗云布、气象万千;雷公电母,犬牙交错,昼夜不分。蚩尤心有不甘,奋起反抗。至此!大地沦覆,洪水猛兽;天庭劫浩,大宇中倾。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女娲创造出训龙师。

画外音:吟——吟…虎啸龙吟,各显神通,九江八河,洪水猛兽。世间万物为了生存,都往高处徒步迁徙。其中一条黑龙张开血盆大口,对准镜头,一声龙吟,把一个活生生的人,震得支离破碎,血肉未见。】

画外音:当!当!当……【无字天书在空中展开,斗大的字放着金光,一个一个呈现在竹简之上。】

路昊天张开大手,竟把天书收入中,所有的内容瞬间了然于胸。

△此时!有应龙腾云驾雾,随即招来狂风

路昊天眼睛竟睁开不得,随即二指当剑,对着无字天书,随即招来风伯。

△风伯竟是个不男不女,不伦不类,左手持轮,右手执箑(扇子),前来助战。

——两者交战,飞沙走石,狂风大作。

△时下!又有虬龙张开大口,前来布雨。

路昊天回头,随即唤来雨师。

△雨师鬃壮汉,体毛多,颠狂野人一般,左手执孟,右手徒臂。

——虬龙前来布雨,雨师放出孟钵,竟把虬龙吐出的雨全部打包带走。

随后!火龙、青龙前来,使出惊雷闪电。

路昊天转身,又招来了雷神电母。

△群龙见了,开始张牙舞爪。

路昊天将手中的竹简望天上一送,无字天书随即展开,斗大的黄金字无故脱落,如同撒字成兵。随即!金光闪闪,化成一团,落在路昊天身上,片刻化成黄金甲

——双方随即展开激战,龙行雨施,各显神通。

路昊天身披黄金甲,化身黄帝打得群龙头破血流。

△黑龙张着血盆大口,前来来战路昊天

路昊天随即放出套龙圈,将黑龙死死套住。

△黑龙那肯就范,一招神龙摆尾,天地在此刻将要倾覆一般。

路昊天放出锁龙绳,将黑龙紧紧锁住。

△黑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拼命挣扎,竟动弹不得。无法!化成一团黑烟,变成一条小龙,降落在一块无名地上

闪出片名:

无字天书之驯龙师

【1】外景、山外,日

雨师:你进来呀!你进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一壮汉一手拿着孟钵,一手徒臂,对着无名地上的石龙子,摆出各种驯龙的姿势。)

石龙子歪着脖子,斜眼望着驯龙师。

雨师:我苦口婆心,费了老大劲了。你就卖点面子,好歹我们互动一下。

石龙子轻微动了一下爪子。

雨师:这就对了吗?来!来!来!接着来——

刑天:大叔?你是驯龙师吗?

雨师:嘘——我正在驯服地龙。

刑天:地龙?哪有地龙?(四下张望,发现地上趴着一条四脚小蛇。)

雨师趴在地上,对石龙子可是势在必得

刑天——(噗嗤一笑,随即二指当剑,口中念念有词,望地上一指。)

△石龙子一下子变大,张开血盆大口。

雨师:妈呀!

刑天:哈哈——(捧腹大笑)

雨师:小鬼,你我。【举起手中的孟钵,徒手一拍】

画外音:当——【声音震耳欲聋】

刑天耳边像被人敲起长鸣钟,刺耳惊心。

△雨师一一招招又起。

刑天吓得没命的逃窜——

【2】内景,驯龙堂,夜

△驯龙堂内灯火通明,今天来了不少客人,驯龙堂内杀鸡宰羊,替他们接风洗尘

刑天前脚刚进家门,却被当场场叫住。

路啸天:小天,过来!见过你师叔公,师姑婆!

雨师:小子!刚才是你坏了我的好事。

刑天:哎呦!哎呦——【还没闹清怎么一回事,就被人揪住了耳朵。】

路啸天:师叔,犬子不知天高地厚。

雨师:这回总算逮到你了吧!【揪住刑天的耳朵不放,暴跳如雷。】

雷师:师弟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不是诚心让啸天难看吗?

秀天君:是啊!师兄——

雨师:这小子刚才坏我好事!

风伯:师兄!你都一把年级了,还跟小辈一般见识!

雨师(暗想,‘对呀!我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跟他一般见识’眼珠子一转,口是心非):罢了!你们几位都替这小子求情,今天姑且饶他一次。【这才放开刑天的耳朵】

刑天摸着生痛的耳朵,再也不敢造次。

路啸天:师叔、师姑!这些年,为了寻找螭龙,爬山涉水,远赴海外,历经千辛万苦。今天——我们难得相聚。小天!来!拜见师叔公,师姑婆!

刑天(双手紧握,规规矩矩):小天拜见师叔公——拜见师姑婆——

风伯、雷师、秀天君连连点头。

雨师:哼——我不吃你这一套!

刑天听了,脸上有点挂不住。

路啸天:师叔!我敬你一杯酒,全当替小天赔罪。

雨师:哼——不喝!

路啸天:小天!跪下!向师叔公赔罪!

刑天(扑通一声下跪,却口是心非):师叔公驯服地龙——

雨师:哎!我喝!我喝——【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后这老脸望哪搁】

△现场的人无不感到惊讶,雨师的变脸比翻书还快。

雷师:你呀你!老不正行。

雨师:——我高兴。【表情却很难看

路啸天【听了,连忙转开话题】:哈哈——来!来!来!师叔,师姑!坐!坐!坐——

雷师:哈哈——好久没痛快了,大家一起来!徒儿!

共工(连忙行礼):我叫共工,晚生拜见路师叔,拜见——【对着刑天,没有说下去!】

刑天:我叫刑天,叫我小天就好啦!

共工:哦——拜见刑天师父!

刑天(见了,他是规规矩矩,连忙行礼):拜见——【这辈分就有点乱了,他是师叔公的徒弟】

共工:叫我共工就好!

刑天:拜见共工前辈!

风伯:这是我最近收的弟子!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是个专业搞笑的小品了,总之整个春晚节目当中相声小品的分量是足够大的了,几乎要有一半了,甚至比一些歌舞节目都从相声到全国电视相声大赛、央视电视小品大赛的“升级版”,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已于10月2日亮相全国观众,姜昆、冯巩、蔡明等难得汇聚一堂《相声小品大赛》收视率第二,最大牌相声演员,

要离:要离拜见路师叔,拜见刑天师父。

△路啸天连忙点头还礼。

刑天(要死要离——但表面只能还礼柞绢):拜见要离前辈。

展月:展月拜见路师叔,拜见刑天师父!

路啸天点头还礼。

刑天(劈风展月,这名字取的好啊,但很是规矩):拜见展月前辈。

展月:嗤——【听了差点笑出声来】

元稹:我叫元稹,大家可以叫我黑皮。

刑天:黑皮?【听了睁大自己的眼睛】

路啸天:小天!不得无礼!

元稹(听了):黑皮拜见路师叔,拜见小天师父!

△路啸天连忙点头还礼。

刑天:拜见黑皮前辈。【左肘稍微抬高,露出一个调皮的笑脸】

△黑皮有眼微微一闭,像是在通暗语,点头会意

【3】内景,闺房,夜

△入夜!四位前辈围成一圈,像是要开坛做法

△路小娥被位老前辈围在中间,她面黄肌瘦,病入膏肓

△路啸天守在一旁,显得有些焦虑。

【4】内景,内院,夜

△黑皮不知怎么一回事,垫着脚,在窗外偷看。

共工:嗯咳——【干咳一声】

黑皮(被人发现,只能作罢!故作镇定):小天——他不住这?应该住在那——【找个理由开溜了】

△共工也有点好奇,也垫起脚,发现四位前辈围在一起,中间还有个姑娘。四位前辈们各自用自己的道行,替姑娘传输真气,很是奇怪!

黑皮找到小天,轻轻在他耳边一嘀咕。

刑天:谁这么大胆——【怒气冲冲,发现是共工,上前理论】你小子,看起来像个正人君子,没想到——

共工:嘘——你听,他们在说什么?

【5】内景,闺房,夜

△四位前辈替小娥输完真气显得有些疲惫,相视而坐。

雷师:我们再怎么耗费真气,小娥的智力也不可能恢复

风伯:唉——当年一念之差,小娥怎么可能、会如此不开窍

雨师:如果当年把他兄妹倒过来,让那小子——

秀天君:胡说!

雨师:小子不争气,实话实说吗?【嘀嘀咕咕,声音恐怕只有自己能听到】

雷师:唉——恐怕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开惩戒书。

风伯:打开惩戒书,可小娥命中早有定数。

路啸天:不管怎样,小娥就全依仗各位了。【鞠躬行礼】

△四位相视点头,各自盘算,各自叹息。

【6】内景,内院,夜

刑天:他们说什么?

共工:听不太清楚,我感觉他们之间隐藏了一个秘密。

刑天:秘密?什么秘密?

△共工看着黑皮。

黑皮我——什么都不知道?

△共工的目光随即变成直视——

黑皮(就有点心虚)刚才我什么都没听到。

刑天:哦——你们两个,偷看我妹妹!【如梦初醒】

画外音: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刑天:看到了还得了。

△二人只能快速逃离现场。

7】外景,田野,日

次日,黑皮找到了小天,

黑皮:小天!他们中间果然藏了一个秘密。

刑天:什么秘密?

黑皮:一个天大的秘密。

刑天:天大的秘密?【深信不疑的看着黑皮】

黑皮:这个秘密呢?天还要大,我暂时还没打听清楚。

刑天:说了不是等于没说。

黑皮:师父他老人家口封比较严,我慢慢替你打听。

刑天:那先谢谢你了——

黑皮:没事,我们亲如兄弟。

刑天:啊?你是我的前辈。

黑皮:你别太见外了,我们难得这么投缘,做成兄弟是再合适不过了。

刑天:哦喝喝——

黑皮:对了!小天!在驯龙堂学了什么真本领?

刑天:你呢?

黑皮:我啊?【挠挠后脑,有点难为情】要不!咱们比比!

刑天:比比——

黑皮(指着前面不远处有人在稻田插秧,岸边有双里破草鞋):小天!你仔细看好了,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一只草鞋立刻变成一条大鲤鱼,出现在田埂里,游得飞快。】

刑天(见了大喜)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把另一只草鞋也变成一条大鲤鱼】

△农夫见到田埂里有鱼,而且很大,于是都来了兴致,丢下手中的农活,忙着去抓鱼。

黑皮走起——【手势随着鲤鱼遨游的姿势摆动,田埂中的鲤鱼游得飞快

刑天:我追——【也开足马力,尾追而去】

大鲤鱼越游越快,不多时!加入抓鱼的人越来越多。

黑皮:我让你们抓——不——到——【速度更快了】

刑天:我让你们追——不——上——

△没人能抓住一条鱼,总是差那么一点。此时农夫一天的劳动成果,转眼化为泡影,刚插好禾苗全部被自己塌了个稀巴烂。

黑皮:哈哈——

刑天:欧耶——【两人玩的正起劲】

△共工悄无声息的来到他们跟前,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

刑天:来!好好玩!

共工:驯龙师首要法则——

刑天、黑皮——【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自知理亏,收起笑容,乖乖收起了法咒】

△鲤鱼片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农夫都有些纳闷,这才发现自己一天辛苦的劳作,一下子化为泡影

共工:不能开启时光隧道,不能善用法门,不能随地下咒——

刑天我们只是一时贪玩

共工:你们可以动用法门,制造假象,你可以随地下咒,寻找快乐——

黑皮:榆木疙瘩,懒得理你,小天!我们走——【话完,带着小天气急败坏的走了】

农夫(这才发现那个刑天):小!原来是你,你等着。【气冲冲跑去路家告状】

8】外景,驯龙堂大院,日

△驯龙堂大院聚集了不少村民,都是前来告状的。

村民:老爷!您要给我们做主啊!

△风伯、雨师、雷师、秀天君,展月、要离都在一旁张罗着。

雨师:大家别挤,一个一个来,一个一个说。

村民(一):老爷!小下了咒,让我家的公鸡下了蛋,母鸡学打鸣。

△路啸天听了,惭愧的无地自容

雨师:公鸡下蛋,母鸡打鸣,这小兔崽子。

村民(一):这可怎么办?【摇头叫苦】

雨师:你放心好了,等下我找人帮你治!

村民(二):老爷!还有我家这匹马也下了诅咒,它光吃豆,不拉车,还学驴叫。

画外音:啊呃——啊——啊呃——啊

△路啸天听了马驴叫,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雨师:放心!包在我身上,绝对替你治好!

村民(三):老爷!我养得鸟更奇怪,它学会了说人话。

△路啸天、雨师上前查看。

画外音:笨蛋!笨蛋——【个不停】

雨师(听了吓了一跳):啸天!这可违背常理。

路啸天:哎——【听了只能叹气】

村民(三):这能治吗?

雨师:能治!【故意提高嗓门】

村民(四):老爷!我家养的骡,膘肥体壮,已经三年了,就是不下崽。

雨师:啊——【对着骡子屁股,本想一探究竟。】

△骡子撒一泡尿。

雨师:妈呀!【差点就狗血淋头】这下我可帮不了你了。

△村民还以为是自家的骡子撒了尿,人家不给治,于是拼命抽打骡子。

△ 雨师摇摇头,真替骡子有些不值。

村民(五):老爷!我家的菜园子一夜之间全黄了。

雨师:啊!这你可来晚了。

△村民议论纷纷。

雨师:大家有任何疑难杂症,都可以找她帮忙。【指着展月】

△展月早已摆开座椅,开始替村民排除万难。

雨师:啸天!你看!是该治治小天了,不能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路啸天:唉——

9】外景,钱塘镇外,日

要离:刑天!你给我滚出来!【看到村民被害,怒气冲冲要替村民打抱不平

刑天:唉——你是在找我吗?

黑皮(看到她提着宝剑】:这下我帮不了你了。

刑天很厉害吗?

黑皮:嗯——【点点头】

刑天:不能吧!她一介女流!

黑皮:她是个母老虎,你自求多福吧!

刑天:放心,我自有办法!【随地抓了一把黄土,口中念念有词,随手一撒】

△ 黄土被抛在空中,随后变成数百只大黄蜂。

画外音:嗡嗡——【黄蜂拍打着翅膀,都朝要离飞去】

黑皮嘿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要离见了,拔出自己的宝剑,在自己的身上割下一块黑纱里念念有词随即用手中的黑纱将飞来的黄蜂全部打包,随后剑尖一指,成一包黄土。

黑皮见了面面相视,好不惊讶。

刑天:伸手不赖吗?

要离(飞身上前,剑起锋芒):给我下咒,找打!

刑天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变——【要离手中的剑立刻变成一条毒蛇】

要离(也不示弱,二指当剑,口念咒语):变——【手中毒蛇变成一条鞭子,举鞭就抽】

刑天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变——【要离手中的鞭子变成一把羽毛扇,这一扇下】真是舒服。

要离(手一指):变——【变成一把扫把,就要把他扫地出门】

刑天:变——【变成彩带,随即要离翩翩起舞】

要离明知自己已经占了下风,迅速将彩带打结,想把他绑成个粽子。

刑天抽丝剥茧,把彩带撕成长条

要离 :跟我玩针线,好——我教你。【片刻把刑天的衣服缝了个密密麻麻。】

刑天:绣花针也上过兵器榜,还是我教你吧!【随手将衣服一翻,成千上万的绣花针像暗器一样发出】

要离随即将线头一拉,绣花针不攻自破。她手里变回了原来的那把剑。

黑皮这下遇到高手了。【看得目不转睛】

要离好你个的小魔头。【举剑立式】

刑天疯婆子!就凭你。

要离:今天倒要看看是你伸手快,还是我的剑快——【两人又开始竞技,不分上下】

【10】外景,钱塘镇外,日

展月:你们别打了,师父他们要开惩戒书,让你们回去帮忙。

刑天、要离、黑皮:惩戒书?

黑皮:小天,你完蛋了!打开惩戒书不是禅位,就是——

刑天:就是什么?

黑皮:打人十八层地狱,让你永世不能超生。

刑天:不是吧!

黑皮:这没道理啊!我们再怎么胡闹,罪不至此啊!

要离、展月:莫非是禅位——【全部怀疑的目光都转向刑天】

刑天:我还是出去躲些时日吧!

要离:不许走!【剑尖随即架在他脖子之上】

△刑天刚才忽略了,被强行压进驯龙堂。

【11】内景,驯龙堂,内

路啸天:你们都回来了。【看着小天被劫持,有点纳闷】

要离(连忙收起宝剑):路师叔

黑皮、展月:路师叔!【连忙行礼】

路啸天:嗯!【点头回应】

刑天:爹——【有点惧怕的样子】

路啸天(点头):小天!最近小娥身体时好时坏,爹跟四位前辈已经商量过了,需要闭关几日。

刑天:闭关?

路啸天:嗯!我们闭关之后,你就是一家之主。

刑天(听了大喜过望):爹爹!您大可放心!

路啸天:别的也指望不上你,求你好好呆着,消停几日。

刑天:哦——

要离:路师叔,您放心,我会好好看着他

路啸天:有你们在我就放心了。

△大家点头。

路啸天:共工!

共工:路师叔!您放心吧!

△路啸天点头。

此时!!路小娥被人推出,四位师父跟在身

黑皮:哇!大美女!【看到小娥,眼睛都直了】

路小娥回过头,看到哥哥,回眸一笑在那憔悴的脸上绽放着笑

△刑天转过头,偷偷替自己擦了一把眼泪,随后露出洁白的牙齿,目送妹妹。

△路小娥感觉到了,本来痴呆的目光显得更加坚定。

△展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仿佛就在刹那之间发现一个真实的刑天,无法说出内心的喜悦。

△共工第一次看清路小娥,面对眼前这个即柔弱又坚强的女心像是化了。这是无数男人都想保费的对象,心无疑更加坚定。

△一道石门打开了,路小娥本想回头再看哥哥一眼,可是她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眼衔着泪,慢慢的被推进石室,石门渐渐关闭

△共工上前,独自一人,立在石门外,充当起保护神。

【12】:内景,卧室,夜

△黑皮自从见了路小娥,始终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小娥的身影。于是偷偷摸摸来到小天的房间,掀开被子,脱了衣服,直接钻了进去。

刑天:你好黑呀!

黑皮:不能我怎么叫黑皮。

刑天:这是什么?【指着黑皮腋下】

黑皮:一块胎记。

刑天:怎么硬邦邦的。

黑皮:我身强力壮啊!

刑天:咋了!睡不着!

黑皮:我发现一个大美女!

刑天:大美女?要死要离?

黑皮:母老虎一个!她哪是什么大美女?

刑天:劈风展月?

黑皮:拜托!展月充其量也只能算个美女,我说得是一个超级美女。

刑天:哇!看不出,你的眼光很高吗?快说来听听!

黑皮(有点难为情):还是先说说你吧!

刑天:我?我有什么好说的?

黑皮:你是对要离有意思,还是对展月——【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快说!你相中了谁?

刑天:一个都没有!

黑皮:不可能——我明明发现,要死要离对你有意思。

刑天:不会吧!

黑皮:怎么不会,要死要离为什么老纠缠你

刑天:怎么可能!

黑皮:不说实话!那一定是对劈腿展月有意思

刑天:劈风展月。

黑皮:哈哈!被我猜中了吧!

刑天:哪有?

黑皮:还害羞,不老实——【话完就去揉他的痒痒】

刑天:啊!啊!啊——

【13】内景,驯龙堂,日

画外音:磅!磅!磅!【要离一早就来敲门】

刑天:谁呀——【睡眼朦胧】

画外音:磅——【房门一下被推开】

△黑皮抓起自己的衣服,跳下床。

△要离见到黑皮,本是惊讶。

刑天:——【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慢悠悠坐起】

要离:起床了。【迅速上前,一把揪住刑天的耳朵】

刑天:哎!哎!哎!疼——

△黑皮见了,吓得可不轻,急忙起身离开,出门却碰到劈腿展月。

△展月梳妆打扮的很漂亮,他的双手背在后面,十个指头紧紧戳在一起,显得紧张,又有点不好意思,脸上还泛起了红韵。

黑皮(见了):这下神仙也帮不了你了。【身体贴着墙面溜走了】

△展月第一个见到是黑皮,惊慌失措,双手连忙放下,随即低下了头,双手又抓住自己一小丢头发开始摆弄。

要离:给我出来!【扯着刑天的耳朵就往外拉】

刑天:哎!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小品剧本网签名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