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本】世上最美大型神话电影剧本_小品剧本_演艺吧

【影视剧本】世上最美大型神话电影剧本

发布:小品剧本网  更新时间:2021-04-10 14:52:51  标签: 剧本 电影剧本 电影 影视
这是世上最美丽的大型神话电影剧本 情深者醉其芳馨 · 飞想者赏其神骏 (【真理像阳光一样很难谦逊】——世界伟人马克思) ********************************************************** 我的经历奇异,超过古今奇迹。 ——故事主人公自述 字幕:策划、导演、制片、演员、总监、编剧…… 序 幕 在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伊拉克都城——风光旖旎的巴格达。 繁华热闹的约旦大街闪过; 雄伟壮观的巴格达吊桥闪过; 挺拔隽秀的椰枣林闪过…… 在底格里斯河左岸,一尊以阿拉伯古典文学巨著《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为题材的“山鲁亚尔和山鲁佐德”塑像,耸立在七级石阶的方形台上。 塑像:国王山鲁亚尔半卧着,凝神谛听他刚娶来的新娘山鲁佐德讲故事。山鲁佐德站着,一面讲,一面打手势。现在我们看到,奇迹出现了—— 国王活了,他神情庄重地说:“讲吧,山鲁佐德!你讲的故事是够离奇动听的了!” 山鲁佐德也活了,她闪着炯炯的眸子,笑容可掬地说:“山鲁佐德遵命!今夜,我要给陛下讲一个更为离奇动听的超过古今奇迹的故事!” 于是,山鲁佐德便眉飞色舞地讲述了这个“超过古今奇迹”的故事…… 【画外音】这个美丽的神话故事,是插上美神与爱神的翅膀,翱翔于浪漫主义太空的产物…… 上 部 (1—41) 1、幽暗的山洞 晨星闪烁,碧空如洗。晓风习习,山鸟嘹呖。 一个幽暗的山洞里,蜷曲着一个衣衫破碎的青年。现在,他揉着眼皮伸着腰,整了整缠头,抬头向洞外张望。 一张英俊而带着稚气的脸…… 一双惺忪而充满仇恨的眼…… 画外,响起青年的内心独白:“天总算亮了,往哪里去好呢?啊!罗刹哈波,罗刹哈波!你这个该死的拜火教徒!我阿克拉差点给你害死啦!到如今,我该往哪里去好呢?……对,我偏要到彩云山下的宫殿里去看个究竟!” 说话中,这个叫阿克拉的青年从卧到坐,从坐到立;最后双眼一亮,毅然走出洞口。 2、宫殿 彩云山顶,朝霞似锦。彩云山麓,柳暗花明。 一幢巍峨壮丽、美仑美奂的宫殿,坐落在这风景如画的地方。赤金柱、琉璃瓦,在旭日映照下,五光十色,璀璨夺目。宫殿前面,小桥流水,水声丁冬;夹岸是琪花瑶草,白杨垂柳。轻风过处,杨柳婆娑起舞,婀娜多姿;百花摇摇曳曳,落英缤纷。 阿克拉穿过小桥,来到虚掩着大门的宫殿前面,站住了,双手伸出又缩回。他迟疑片刻之后又折回身子,漫步小桥上,抚摩着白玉栏杆…… 画外,响起了阿克拉的内心独白:“拜火教徒罗刹哈波说,这宫殿住着妖精。这妖精会残害我么?可是……罗刹哈波是我的仇人,他的话能信么?……唔,仇人说的‘坏人’,也许偏偏是好人!” 他想到这里,顿时眉宇舒展,便雀跃向前,小心翼翼推开两扇紫檀镶红金的大门—— 顿时,如歌的音乐悠扬…… 里面是宽敞的院落,打扫得干干净静。正厅里雕画辉煌,陈设富丽。一张镶着金边的矮桌摆在中间,东西各盘坐着一个像月亮一般美丽的女郎,正在对弈。 东面女郎年约十六岁,身上披着一条红绸围巾,臂上戴着翡翠手镯。 西面女郎年约二十二岁,耳下垂着钻石耳环,指上戴着祖母绿宝石戒指。 两个女郎都生得明眸皓齿,如花似玉,东面那个如同飘逸的仙女。 “你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西面女郎发现阿克拉进来,惊喜地问道。 阿克拉彬彬有礼地说:“你们好,姑娘!我,名叫阿克拉,一个多苦多难的异乡人。我的经历奇异,超过古今奇迹,一言难尽。……你们,是天上下凡来的仙女么?” 西面女郎抿着嘴嫣然一笑。 “哎呀!” 东面女郎端详了阿克拉一阵之后惊叫了起来,“二姐,他,也许就是我刚才跟你说过的,我昨夜梦见安拉送来的那个青年小伙子哟!” 西面女郎:“是么?七妹!你刚才说的那个青年不也叫阿克拉么?模样儿像么?” 东面女郎:“像呐!对,是他,准是他!” 阿克拉摸着缠头,大惑莫解:“什么?‘昨夜梦见’?‘安拉送来’?‘准是他’?……你们说什么来着?真玄哪!” 姐妹俩异口同声:“阿克拉,别奇怪,快给我们说说你的经历吧!” 东面女郎搬来一只精致的坐垫:“请坐下吧,阿、克、拉。” 阿克拉左顾右盼,且惊且喜:“我正想问问你们的来历呢,倒是你们先问我了。” 姐妹俩:“还是你先说吧!然后我们再解开你心中的谜。” 于是,阿克拉坐在她们中间,开始讲述自己的奇遇—— “好吧,这真是奇遇之中讲奇遇。我,原是巴索拉的一个渔夫。在初夏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在底格里斯河打鱼……” 东面女郎:“听说那条河很美哟。” 阿克拉:“是的,美丽的底格里斯河……”(回忆) 3、底格里斯河 风光旖旎的底格里斯河。 河面,白帆点点,水波潋滟;上下天光,翠绿如染。 河畔,椰枣林郁郁青青,无名花儿漫山遍野。 “玎玲玎玲”的驼铃声时隐时现。 青年渔夫阿克拉在撒网打鱼。我们看见他已打了好几网,可是除了杂草和污泥之外,一无所有。于是他拎着网,坐在河畔喟然而叹。 鱼儿在水面上跳跃,锦鳞斑斑,似乎在嘲弄他一般,于是他又拎着鱼网站了起来。 渔夫自言自语:“古话说:‘十网九网空,一网补前功。’让我最后打它三网!” 渔夫精神抖擞地涉到河里,使尽膂力撒下网,紧紧拉着绳子,耐心等待片刻,然后小心翼翼地收着网。从他拉网的姿势可以看出,鱼网沉重异常,他的眉宇舒展了,微笑了。 网收上来了,可是没有一条鱼,却打上了一只瞎了一只眼、跛着一条腿的猴子。 “噫!”渔夫大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这种晦气是从哪儿来的哟!” 他赶忙敨开网,跛脚猴子一瘸一拐一回头地遛进椰枣林。他看着椰枣林,抹着缠头,茫然不知所措。须臾,他撒下第二网。 网收上来了,一敨开,竟然跳出一只穿著黄衣裳的猴子,也匆匆逃向椰枣林…… “哎呀!我今天算是倒霉透啦!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我竟糟糕到这样的地步!……天晓得,就看这最后一网啦!” 渔夫使尽了所有的膂力,将网撒得又圆又大。 沉重的网被拉上来了,一敨开,里面还是一只猴子;所不同的是,它全身穿著红衣裳,两手都染了指甲,还画了眼皮。 渔夫自我解嘲,拿绳子套住猴子的脖子,牵到岸边一棵树下栓好,折下一根树枝指着猴子:“你们究竟是打哪儿来的倒霉家伙,害得我精疲力尽,两手空空?真把我活活气死啦,我怎么会遇见这样希奇古怪的事呢?” 这当儿,想不到猴子却伶俐地开口说话了:“别打我啦,阿克拉!打了我,你又能得到什么呢?告诉你吧,从今天起,你这一辈子遇见希奇古怪的事儿多着呢!” “噫!见鬼,我真的活见鬼!”阿克拉惊惧交加,连忙甩掉树枝,背起鱼网和空篓……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背后传来一阵恐怖的笑声。 阿克拉毛骨悚然,回头一看—— 此刻,出现了一个四十五六岁、身材高大、衣着考究的商人模样的人。此人风尘仆仆,举止洒脱,两眼油滑,满面红光;而最显著的特征,还是那大得出奇的酒糟鼻子。 商人踱到阿克拉的身边,亲切地抚摩着他的头:“阿克拉,你今天这一切倒霉的事儿我全看见咯。孩子,莫忧愁,别烦恼,安拉会保佑你!” 商人敏捷地解下栓着的猴子,接着一声呼哨,另外两只猴子便闻声而至。他亲昵地拍着它们的头,抻抻它们的衣裳,口中喏喏而语,然后一声呼哨,三只猴子便匆匆而去…… 阿克拉不胜惶惑,莫名惊诧:“啊嘢!你,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那三只猴子怎么会这样听你的话?你,你,你……” 商人又是一阵怪笑,耸了耸肩膀:“边走边聊吧。孩子,我在迢迢万里的他乡,就知道伊拉克巴索拉有个青年渔夫叫阿克拉,小名叫做卡凯本*萨巴哈。对吗?” 阿克拉停住了脚步,向商人上下打量着:“真奇怪!你叫什么?干嘛的?” 商人拍拍阿克拉的肩膀:“别奇怪,走吧走吧。我叫罗刹哈波,对,罗刹哈波!我是心地善良、助人为乐的波斯商人。” 阿克拉:“波斯商人?商人怎么会耍猴子呢?猴子怎么会乖乖听你摆布呢?你的本事……” 波斯人:“我的本事你自然不会知道。能叫猴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任我摆布,不过是小小玩意儿;我呀,有世间最好不过的手艺哪孩子!” 阿克拉又停住了脚步:“世间最好不过的手艺?” “对!世上多少人呀向我求教,我都一概拒绝,现在我有意把这,” 波斯人说到这里,向四周瞧瞧神秘地说,“把这绝技传授给你。你没父亲,我没儿子,我就把你当作亲生儿子看待咯!走吧,为了寻找你,我跋涉了千山万水,经历了千辛万苦啦,我的孩子!” 他们已走上郊外的大马路了。行人稀疏地来往。 “先生,你有什么世间最好不过的手艺?”阿克拉的双眼闪着惊异的目光。 波斯人压低了嗓门,凑集近阿克拉的耳畔:“我能炼铜成金呐!” 阿克拉站住了,睁圆眼睛:“炼铜成金?真的么? 波斯人一手搭着阿克拉的缠头:“孩子,哪能是假的呢?走吧,我教会你炼金术,就用不着整天撒网打鱼啦,更不会碰见像今天这种打上猴子的倒霉事啦!” 阿克拉天真地笑了。 波斯人狡黠地笑了。 阿克拉:“先生,您几时教我?” 波斯人:“明天午饭以后,你准备好火炉、坩埚,我到你家教你。” 这时已出现巴索拉城的轮廓。几辆马车驰过。 阿克拉:“我家你找不到吧。” 波斯人:“你家的地址我早就知道啦。” 阿克拉:“太好了。先生明天见!” 波斯人:“明天见,我的孩子!” 4、古城巴索拉 古城巴索拉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罗刹哈波和一个彪形大汉——他的仆人,匆匆走在大街上。他们走进一家金市。 金市里金银珠宝五光十色,令人眼花缭乱。 一胖一瘦的两个商人满面笑容地接待罗刹哈波。 罗刹哈波和商人耳语,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绢包塞给商人…… 5、阿克拉家 一条小巷。阿克拉的家。母子俩正在用膳。 五十多岁的母亲边吃边对阿克拉说:“……哪有这样的好事哟,孩子!你得当心那个波斯人,别随便听信他。世间是有骗子的,专靠招摇撞骗过日子,还会设陷阱坑害人。什么炼金术,别上当哟我的儿!” 阿克拉:“妈,我们是穷人,没啥财物好惹人撞骗,他何必设陷阱坑害我们呢?那个波斯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他是受到安拉的启示,才怜悯咱们,教我炼金术哪!” 母亲轻轻地叹气…… 6、阿克拉家 阿克拉生起火炉,搬出坩埚。火炉的火苗像一根根毒蛇的舌头…… 罗刹哈波拎着一只拎包,像幽灵似的钻进屋子。 阿克拉十分高兴:“先生,你果然践约!” 罗刹哈波将拎包放在桌上,一本正经地:“我罗刹哈波说一不二,一生从不骗人。——闲话少说,孩子,快拿铜器来!” 阿克拉随即递过一只破铜盘。罗刹哈波将它捶碎,扔进坩埚,放在炉上。须臾,他伸手从缠头里取出一个纸包,打开来——那是金黄色的粉末。他将粉末倒进坩埚里,回头吩咐阿克拉:“孩子,风箱使劲拉!” 风箱呼呼,炉火熊熊…… 阿克拉大汗淋漓,用袖口擦拭着。 罗刹哈波的大红鼻子也汗珠涔涔。 片刻之后,坩埚里的黄铜变成了黄金。罗刹哈波将金子倒在擂钵里,金光闪闪的。 阿克拉欢喜若狂,弯下腰去吻波斯人的手:“师父,你真是神人!” 罗刹哈波托着金子,手舞足蹈:“孩子,有了金子,便有了钱;有了金钱,便有一切。我的金钱多,人人亲近我;我的金钱少,朋辈撇开我。有钱好请海龙王,有钱好使鬼推磨。哈哈哈,哈哈哈!” 波斯人一阵狂笑之后,便将金子抛给阿克拉:“孩子,你带着金子到金市去卖掉它吧,留神不要多说话。我也得出去办点事,回头见。” 7、金市 阿克拉气喘吁吁地跑到金市,一进门便摸出金子交给商人:“金子兑钱,给!” 商人接过金子,摩擦着一看,闪闪发亮的,于是赞不绝口。 瘦子商人:“价值一万三千元,怎么样?” 胖子商人:“不不,这是纯金,就给他一万五千元吧。” 瘦子拉开抽屉:“哦,只是钱不够,只有……不到一万元。” 胖子:“这样吧,年轻人,这可是一笔大买卖,今天手头紧了点,过三天你再来兑吧。” 阿克拉:“行,三天以后价格可不能变呐!” 胖子点着头,瘦子眯着眼,阿克拉咧着嘴。 8、阿克拉家 母亲在缝补衣裳,阿克拉欢天喜地的跑进屋子,摸出金子交给母亲:“妈,你看,十足的金子,明晃晃,亮闪闪的,价值一万五千元呢!” 母亲把金子放在桌上,苦笑着。 阿克拉:“妈,这是多好的手艺啊!我一定要拜那个波斯人为师,学会这门手艺,赚得好多好多钱来赡养你;你就不愁吃,不愁穿,不受苦啦!” 母亲:“阿克拉我的儿,你爸爸临死的时候怎么对你说的?记得吗?” 阿克拉低着头:“记得,爸爸说:‘世上有善有恶。恶人会耍弄种种手腕捉弄人,好人却处处帮助人;你对恶人要争斗,只跟好人交朋友。’” 母亲:“说对了。你看这个波斯人罗刹哈波是好人还是恶人? 阿克拉抬起头:“妈,看样子是好人。” 母亲:“唉,全无办法,只盼伟大的安拉拯救啦!” 阿克拉:“妈,要是你跟他谈谈就会知道,他是个好人呢,也许就要来了吧。” 母亲站了起来,整理着衣裳、针线:“妈不想见他。妈也刚好要去阿巴丹看你伯母。”她走出房门又折转身子叮咛着:“儿啊,古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噢!” 9、阿克拉家 罗刹哈波拎着拎包走进来。 阿克拉立即收拾坩埚,摆满炉炭,扯起风箱,生起炉火…… 罗刹哈波:“孩子,你要干嘛?” 阿克拉:“让你教我炼金术啊!” 罗刹哈波哈哈大笑:“哎呀呀,我的孩子,你够傻的了!你想想,一个人能在街头或大庭广众之中搞这种玩意儿么?要是被人瞧见,说我们弄炼金术,告到官府,不就完啦?” 阿克拉双眉紧锁,两手一摊:“那该怎么教我呀?” 罗刹哈波深情地:“好孩子,我既然认你做我的儿子,就一定会把这绝技教会你的。你认我做父亲,我就把你带到我家去教会你。怎么样,好孩子?” 阿克拉:“好好好,义父,义父!快快走!” 罗刹哈波:“好好好,孩子,孩子!走走走!” 阿克拉连忙拎着罗刹哈波的拎包,跟着他跨出家门。 10、郊外的马路上 阿克拉心中的疑云渐起,放慢了脚步,低着头遐想…… 母亲的叮咛回荡在他的耳畔……阿克拉的脚步更慢了。 父亲的嘱咐萦绕在他的脑际……阿克拉的脚步停住了。 罗刹哈波回过头来:“怎么了,我的孩子?” 阿克拉跑上前去,递过拎包:“我不想去了。” 罗刹哈波微微一笑:“嗨呀,你这个孩子!我为你怀着满腔热情,想给你带来快乐自由和幸福,难道你疑心我会骗你、害你不成?” 阿克拉:“不,我家只有一个老母亲,她不能失去我,我也不能离开她,她不会答应我跟你去的。……可是我又很想跟你学。这,这叫我怎么办好呢?” 罗刹哈波眉头一皱,拉长了脸;可是瞬间眼珠一转,却和颜悦色地:“哦哦,阿克拉,你真是聪明懂事的好孩子!我好胡涂,怎么就没想到你老母亲呢?咳,真是!好吧,我们马上回去,让我在你家好好教会你吧!” 阿克拉转忧为喜,吻着波斯人的手:“义父义父你真好!” 罗刹哈波皮笑肉不笑:“好好好,好事还在后头呢!” 他们折转身子,顺着原路走向巴索拉城。 11、阿克拉家 阿克拉端上一托盘的酒食、菜肴,一盆一盆摆在罗刹哈波面前:“义父,为了让我们的友谊结成盐巴和面包的关系,你请吃吧!” “好,好,好!你说的多好哇!” 波斯人抓过一只鸡腿,一口咬去一大半。 阿克拉:“可是,义父,你一定得守约啊。古诗说得好:‘你若反目,我们也反目;你若践约,我们也践约。’——” 罗刹哈波立即接上下一句,跟阿克拉异口同声:“你若舍弃盟约,我们也奉陪着!” “哈哈哈哈哈哈!” 罗刹哈波狂笑着。 阿克拉筛满一杯酒给罗刹哈波:“不守约的人,安拉要惩罚他的!” “不错,” 罗刹哈波端起酒来一饮而尽,用手抹着嘴唇,“安拉说过:‘你们应该守约,因为约言将来是要受审查的。’可见不受约的人,会遭到天谴的。” 阿克拉:“你这么说,我就一百个放心了。让我们的友谊长存吧!” 罗刹哈波抿着嘴,笑眯眯地:“我俩的友谊——应当说是父子情呀,像底格里斯河那样长流不息呀!孩子,世上真正懂得友谊的人可不多呢。等待吧,跟着我可有好果子吃啰!” 罗刹哈波说着又狼吞虎咽,大吃大嚼。吃饱喝足之后,他掏出烟盒一看,空的;便抛过一个银币给阿克拉:“给我买筒烟来。” 阿克拉诚惶诚恐地一溜烟跑出门外。 罗刹哈波立即掩上门,从拎包里取出五块锥形米糕,又将一小包什么粉物塞进一块米糕里,咬牙切齿地:“五岁大象也要被麻醉倒,看你吃了往哪里跑?” 特写镜头:罗刹哈波阴险狡诈的嘴脸,杀气腾腾的神态…… 阿克拉推开门进来,随手关上门,递上烟。 罗刹哈波满面画着笑容:“阿克拉,你等于我的亲生儿子,我把你看得比我的眼珠、甚至生命还可贵。我有个冰雪聪明的女儿,我打算把她匹配给你哪。”说着,递过四块包括放有麻醉剂的米糕:“请吃吧,孩子,你也吃吃我的东西才对哝。” 罗刹哈波抓起剩下的一块米糕嚼着,问道:“好吃吗?” 阿克拉:“好吃!义父真好!”阿克拉天真活泼、津津有味地吃着。 罗刹哈波架起二郎腿,吐着烟圈,弹着烟灰,似笑非笑,悠然自得。等阿克拉把四块米糕都吞进肚子以后,他狡黠地笑了:“嘿嘿,耐心等着吧,好事都在后头呢!” 话音刚落,阿克拉便一个筋斗栽倒,昏然不省人事。 罗刹哈波见他中计,顿时扬扬得意,手舞足蹈:“好哇好哇!你这个阿拉伯狗子,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你,今天总算落在我的罗网之中啦,哈哈哈,哈哈哈!” 他赶忙跨进隔壁房间,腾空一只大箱子,把阿克拉装进去,关锁起来,拉开大门,一声呼哨,那个仆人——彪形大汉应声进门,随即扛起大箱子。 罗刹哈波一双凶残的眼…… 彪形大汉两只沉重的脚…… 12、海边 辽阔的大海波涛汹涌,海边停泊着一条大船。甲板上站着船长和水手。 罗刹哈波和他的仆人来到海边。 罗刹哈波高声大叫:“伙伴们,大功告成啦!我们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实现啦!”罗刹哈波的其它几个仆人闻声从船舱里钻了出来,将箱子抬上船去。 罗刹哈波:“船长,请开船吧!” 船长:“张帆起碇,目标正前方,开船!” 大船在风浪中汩汩前进。 孤帆远影…… 13、阿克拉家 回避客人的母亲从阿巴丹回到家门口,推开大门,走进房间一看,杯盘狼藉,衣物满地…… 老太太顿感儿子遭劫,大祸临头,气得批着面颊,撕着衣服,哭哭啼啼,跌跌撞撞。 老人家面对苍天,摊开两手,大声疾呼:“阿克拉,阿克拉!我的儿啊!我的卡凯本*萨巴哈!我的心肝啊你在哪里?妈妈呼唤你,你快归来……” 14、船上 船在风浪中颠簸着…… 罗刹哈波和仆人将箱子打开,取出阿克拉,拿醋熏他,用药粉吹进他的鼻孔。 阿克拉打着喷嚏,吐出麻醉剂,朦胧苏醒。他睁眼环顾,发现自己置身于船中,漂行于沧海,一种不可名状的心理顿然而生。他疑惑了:“义父,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的诺言和我们之间的友谊,都到哪里去了?” 罗刹哈波:“嘿嘿,阿拉伯狗子,谁是你的义父?我可不是什么商人,我是拜火教的忠实信徒!” 阿克拉:“啊?你,你你……” 罗刹哈波:“嗨嗨,凭着火、光、影、热起誓,我没有想到你会落进我的罗网里,哈哈!幸蒙火的支持、光的佑助、影的关照、热的帮忙,我这才一帆风顺,达到目的。回到家里,我要拿你当牺牲祭火,求火神保佑我得到无限的幸福哝。哈哈哈!” 阿克拉怒不可遏:“该死的骗子啊!你的诺言和信用哪里去了?” 罗刹哈波:“‘诺言’?‘信用’?多少钱一斤?嘿嘿……” 阿克拉:“你这个恶棍,你,你还撇开伟大的安拉,从事拜火,你这个该死的邪教徒!” 罗刹哈波大发雷霆:“什么?阿拉伯狗子,火是黑暗的主人,是我膜拜的主宰。你不跟我拜火,还要恶毒地污蔑我吗?” 拜火教徒拿起皮鞭,递给身边一个仆人:“给我打,狠狠地打!” 一记记皮鞭抽打…… 阿克拉一声声痛骂:“恶棍!”“邪教徒!” 拜火教徒怒火中烧,夺过鞭子,亲手鞭挞阿克拉…… 船长和水手们纷纷拥上来,对罗刹哈波怒目而视…… 罗刹哈波停下了手中的鞭子,示意仆人拿食物给阿克拉吃。 阿克拉横眉怒对,拒绝吃喝。 一名水手夺过仆人的皮囊,凑近阿克拉的嘴唇。 阿克拉善意地看了他一眼,就闭上眼睛。他辗转反侧,痛苦呼叫:“妈妈,妈妈……” 15、阿克拉家 在寂寞空虚的屋子里,建筑了一座假坟茔。墓碑上刻着阿克拉的名字和他失踪的年月日。母亲在掩面哭泣。 如泣如诉的音乐呜咽而起…… 画外,女声悲切地歌吟: 啊,孩子,我的生命之花,我的心肝! 你的灵魂是在苍天,还是在九泉? 你的人影是在他乡,还是在故园? 坟茔啊,凭着安拉起誓: 他的青春雕谢了么?他的俊美消逝了么? 他的前程毁灭了么?他的一生完结了么? 坟茔啊,你不是地,也不是天, 为什么树木和晨星会相聚在里面? 啊!罗刹哈波,你这不逞之徒,我的仇怨! 天昏昏,地暗暗,天昏昏,地暗暗, 天昏地暗神灵显,歹徒仇怨遭天谴! 啊,我的卡凯本·萨巴哈,我的心肝! 天昏昏,地暗暗,山如云,水如烟, 云山烟水永阻隔,相见除非梦魂间…… 16、船上 船在波涛里摇摇摆摆。 天色渐暗,乌云翻滚,飓风骤起,白浪滔天…… 继而暴雨滂沱,天昏地暗,孤舟随时都有覆没的可能。 阿克拉面对这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偏高声祈祷:“安拉保佑,狂风刮吧,暴雨下吧,狂风暴雨来得猛烈些吧!我愿跟拜火教徒同归于尽!哈哈哈哈哈!” 水手们面面相觑,一致迁怒于拜火教徒。 船长:“罗刹哈波先生,凭着安拉起誓,这全是你在作孽。因为你残酷地虐待这个穆斯林青年,安拉才降下这场灾难,使得人人都有葬身鱼腹的危险!” 罗刹哈波听了满脸杀气,他环视手下的仆人…… 众仆人会意,手指一致指向船长:“你别胡说八道!” 水手们愤愤不平,其中一人大叫一声:“打!” 水手们和众仆人激烈殴斗的场面,惊心动魄…… 水手们人多势众,将仆人一个个抛入海里…… 水手们摩拳擦掌,横眉怒对罗刹哈波,把他的箱子抛入海里…… 罗刹哈波见势不妙,立即堆起笑容:“船长,诸位,别误会,别误会。”于是给阿克拉松绑,脱下阿克拉褴褛污秽的衣裳,给他换上崭新挺括的衣裳;然后满面堆着笑容:“嘿嘿,嘿嘿,孩子,《圣经》上说过:‘忍耐是成功的钥匙。’我刚才是考验考验你,才故意那样对待你哪。嘿嘿,你千万不要见怪,其实我的诺言是一定会履行的……” 阿克拉:“花言巧语,口蜜腹剑,呸!” 船长和水手们点点头,纷纷向罗刹哈波投以蔑视的目光,然后散去。 罗刹哈波尴尬地:“唉,孩子,要抑制,要容忍呵!《古兰经》上说过:‘抑制情绪而且善于忍耐的人,是一定会得到善报的。’千万别误会,你是我心房的花朵、我的灵魂……” 阿克拉:“阎王娘娘怀孕,一肚子鬼胎。呸呸呸!” 罗刹哈波委屈地神秘地:“嗨呀,孩子!你也许不明白,授受炼金术,须得经历千辛万苦,这就得有坚韧的忍耐性,所以我要磨练你的意志呐!” 阿克拉鄙夷不屑地瞅了他一眼,低下头来寻思…… 海阔天空,风平浪静,孤舟剪浪前进…… 17、船上 夜晚 一片乌云从月边轻轻移过,月光照得海面忽明忽暗 风吹海水,汩汩作响…… 阿克拉赤膊躺在窗下。窗口射进的月光,照在他稚气而悲愤的脸上。镜头移至他左臂上的鞭痕,除了块块乌肿外,还有血肉模糊的地方;镜头移至他的脸部,眼角泪斑依稀可辨。他叹着气,朝里一个翻身;因左臂受伤,他“阿唷”一声,又翻过身来,闭上眼睛…… 罗刹哈波手捧药钵,轻轻走到阿克拉的背后。 阿克拉抬眼一看,见是罗刹哈波,便佯装睡着。 罗刹哈波弯下腰来,将药粉小心翼翼地撒在阿克拉的伤口上,又将自己的缠头撕下一条盖在伤口上,正要包扎。 阿克拉一个鲤鱼跃,坐了起来…… 罗刹哈波连忙按住伤口:“别动!看你,药粉都给你抖掉了。” 阿克拉疑惑地瞅着罗刹哈波…… 罗刹哈波轻轻地扶着阿克拉,让他躺下,一边包扎,一边娓娓动听地:“孩子我要是真心打你,还会给你上药吗?年轻人往往忍耐性不足哪。没有忍耐性是成不了我们的事业的。给你意志上磨练一番,很有必要哇!——疼吗?” 阿克拉双眼一闪一闪地:“学炼金术,原来要这样磨练一番的啊!” 罗刹哈波:“对对对,到底是有悟性的聪明孩子!” 阿克拉:“可是我不想学炼金术了,我想妈妈,我要回去。” “回去?” 罗刹哈波嘿嘿一笑,“谈何容易喔!不跟我去,你一辈子都回不了家。你知道这船是去哪儿的?” 阿克拉:“去哪儿的?” 罗刹哈波“去遥远的大洋彼岸的!离我们去的地方还得驶好多日子呐!” 阿克拉不胜惶惑:“呵呵,那么遥远啊?” 罗刹哈波诱惑地:“你不是最孝顺母亲的吗?学会炼金术以后,就能让她老人家过着幸福的生活。再说,我们这次还能采回一种仙草,她吃了还能延年益寿,长命百岁噢!” 阿克拉十分欣慰地:“能让我母亲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罗刹哈波眯缝着眼、歪着头:“那还用说!你去吗?” 阿克拉沉思稍许,终于点了点头:“去,为了妈妈!” 一团乌云又向月亮涌去,渐渐地,整个月亮又被乌云吞没,所有景物一片模糊…… 18、海岸 朝霞满天,海空上一群群羽毛翯翯的海鸟在奋翮高飞。 长长的海岸线…… 船在海边停泊…… 阿克拉:“波斯人,你究竟要带我到哪里去?” 罗刹哈波:“孩子,我们要到鬼愁崖去,离这儿不远啦。” 罗刹哈波拎着拎包走出船舱,指着一袋东西对阿克拉说:“背着干粮跟我走!” 他们舍舟上岸,岸上是一片沙漠。 罗刹哈波吹着口哨,昂首阔步。 阿克拉却大汗淋漓,垂头丧气。 阿克拉将干粮摔掉,一屁股坐在地上。 罗刹哈波回过头来:“怎么啦?摔掉它,吃什么?里面还有我的酒瓶、铜鼓和大刀呢!” 阿克拉:“你轻轻松松,我如牛负重。歇会儿再走。” 罗刹哈波极其神秘地:“孩子,这里是妖魔鬼怪常常出没的危险地带,不能停留哪。再坚持一下,我就有法门咯,等会儿你瞧吧!” 他们急急忙忙走着走着,来到一块巨石旁,席地而坐,吃着干粮,罗刹哈波喝着酒。 吃饱喝足之后,罗刹哈波从干粮袋里掏出一面铜鼓和一只绘着符咒的鼓锤。他一面敲着鼓,一面口中念念有词:“訇!陀罗陀罗,霹哇啯罗,魔或吧罗,斯魔尼,迷即迷,逢毳吧罗,陀罗陀罗……” 随着鼓声和咒语,渐渐地,旷野里灰烟弥漫,继而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阿克拉吓得口呆目瞪,面无人色。 随后,大风渐渐平息,灰烟尘雾中隐隐约约出现三匹骆驼的轮廓。 愈来愈分明的骆驼,与“玎玲玎玲”的驼铃声…… 拜火教徒有力地敲响最后一记鼓点时,灰飞烟灭,天朗气清,三匹骆驼出现在画面。 阿克拉大惊失色,战战兢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老伯?” 罗刹哈波:“我的孩子,凭着火、光、影、热起誓,你不用害怕,要不是我的事业需要借重你的名字,我是不会带你来的。这三匹骆驼将会使我们轻而易举地跨过这广阔的沙漠。” 拜火教徒和阿克拉各乘坐一匹骆驼,另一匹驮着干粮。骆驼队在缓缓前进。 沙漠一片茫茫,驼铃“玎玲玎玲” …… 19、阿克拉家 “玎玲玎玲”的驼铃声,化为节奏鲜明的碰铃声,如诉如泣的音乐骤起…… 阿克拉的母亲在假坟茔之旁,向冥冥之中的安拉顶礼膜拜,虔诚祈祷。 画外,女声悲切地歌吟,一人吟,众人和: 安拉阿曼多菩耶,(和)沙里呜得多罗耶; 多罗依多赛依呔,(和)沙里呜得多罗呔; 阿曼里丹多菩皮,(和)阿曼里丹欷丹菩皮; 阿曼里比伽蓝提,(和)阿曼里多比伽蓝厄唏…… 20、彩云山麓 蓝天,白云;青山,碧海。 骆驼队出现在依山傍海的地方。 远处山麓,林木扶疏,一幢高大的建筑物依稀可见。 阿克拉:“那是什么山?” 罗刹哈波:“彩云山。” 阿克拉:“哦,多美的山!山下是什么?” 罗刹哈波:“一座宫殿。” 阿克拉:“宫殿?那就去看看吧,好么?” 罗刹哈波:“唉,你别跟我提那座宫殿了,那里面住着妖精呐!妖精坏透了,不快走要遭难的!” 阿克拉惊惧的眼神…… 罗刹哈波突然惊喜地:“看!那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鬼愁崖!” 阿克拉顺着罗刹哈波的手指看去—— 一座悬崖陡壁拔地而起,巍然兀立。崖顶云雾缭绕,崖腰山鹰盘旋,崖脚是烟波浩渺的大海。那峥嵘崔嵬之势,令人惊讶不已,望而生畏。 ……………………………………… 81、瓦格岛神王国女王的宫殿 宫殿巍然屹立在二十四级大理石台阶上,台阶铺着大红地毯。屋顶饰以金箔,光彩夺目。宫殿两边是喷水池,池的四角蹲着金狮子,狮口喷出珍珠般的泉水,高达数丈,晶莹耀眼。 老态龙钟的总兵畲娃兮,由八名女兵簇拥着,从王宫走出,沿着台阶颤颤巍巍而下。 82、总兵府 阿克拉坐在角落里闭目遐想,昏昏欲睡。 畲娃兮一进门便大声嚷嚷:“摩西与十戒哟!亚伦与赖约书亚哟……” 阿克拉睁开眼睛,吃了一惊:“怎么啦老人家?” 女兵们搀扶总兵坐下。 总兵絮絮叨叨:“阿克拉!我让你给害啦!要是我不结识你多好哇!告诉你吧,女王叫我明天带你去受审哪!死期临到你的头上啦!你等于坐在熊熊的烈火上,眼看就要被烈火吞没啦!哎哟……” 阿克拉:“老人家,真金不会怕烈火。只是连累了您老人家,我真过意不去。” 总兵:“谁叫你不听我的话,我的女兵一个个都像花儿一样——全无办法,只盼伟大的安拉拯救啦!” 83、王宫 画屏镶以翡翠、琥珀,金碧辉煌,美奂绝伦;御案饰以玛瑙、珠玉,五彩斑斓。地上铺着闪光的地毯,一百零八道窗户都挂着刺绣的丝帘。天花板漆得金光夺目,墙壁上组成铬黄、绀青相错的图案花纹。 天籁一般的笙歌,韵音袅袅,令人陶醉…… 女王头戴金黄色卯随里面纱,面纱四周垂着一丝丝翠绿色的流苏;身披绛色天鹅绒大氅,端然坐在一张缀以五光十色的珠宝金玉的云石交椅上。 两边立着八名宫娥彩女、八名佩带宝剑的女兵。 畲娃兮坐在女王身边,跟女王低声交谈。 阿克拉跪在地上,祝颂女王:“陛下万岁,万万岁!” 畲娃兮:“陛下叫你起来坐着,问你姓甚名谁,桑梓何处。” 阿克拉起来,坐在女王对面的一张矮椅上:“回陛下,我叫阿克拉,小名卡凯本·萨巴哈;伊拉克巴索拉人氏。” 女王开言道:“你未婚妻叫甚么名字?在哪里离开你的?” 阿克拉:“我们都叫她陔麦伦·宰曼,是我妹妹给她取的;她那天在巴格达城祖白玉妲王后娘娘的王宫里,披上羽衣飞走的。” 女王:“临走那天,她说了些什么?” 阿克拉:“她嘱咐我母亲:‘婆婆啊,告诉你的儿子,如果他真有坚忍不拔的意志,叫他想方设法上瓦格岛找我吧!’” 女王颔首道:“要是他存心离弃你,那么就不会对你母亲这么说了;要是她不再想跟你相会,那么就不会把真实地址告诉你了。你说呢?” 阿克拉:“是啊是啊,陛下,您跟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畲娃兮似乎觉得阿克拉说话有些放肆,便向他努努嘴。 女王却毫不介意,又问畲娃兮:“你说呢?” 畲娃兮立即闪着眼,微笑着:“陛下高见。” 宫娥女兵相互耳语微笑。 阿克拉:“禀陛下,她既然在瓦格岛上,那么我祈求陛下让我们夫妻团聚。此恩此德,地久天长!” 女王缓慢庄重地:“愿天下有情人终成佳偶,预祝你们早日团圆。” 畲娃兮奏道:“主上!老臣手下三千名女兵让他检视过,瓦格岛上的其它姑娘也让他观看过,都没有他的未婚妻。看来,只有在王宫里了。” 女王:“好吧,你上后宫去,把全体宫娥妃嫔统统带来,给这个异乡人检视吧。——阿克拉,你要是发现有自己的未婚妻,我就让你带回去;要是没有呢?”女王突然威严地,“我就,处你死——刑!” 84、王宫 笙歌嘹亮,宫灯辉煌;红襟翠袖,鬓影钗光。 阿克拉坐在女王对面的席位上,脸上覆盖着可以露出一双眼睛的面纱观看。 如花似玉的宫娥妃嫔,一个个飘裙拂袖,摇钗曳钿,步履姗姗经过阿克拉的面前…… 畲娃兮跟女王耳语…… 宫娥妃嫔络绎不绝地飘然而过…… 特写镜头:阿克拉瞪大的眼睛…… 最后一个宫娥飘然而过…… 阿克拉掀下自己的面纱。 女王:“看到你的未婚妻了么?” 阿克拉忧心忡忡地:“凭着安拉和陛下起誓,我没有发现她。” “那么,你的死期到了!”女王声色俱厉地,“总兵畲娃兮,立刻传我的命令:将这个异乡人处以死刑!” 畲娃兮诚惶诚恐地跪在女王面前,两次吻了地面,恳切祈求:“凭着保育你的恩情起誓,请求你暂时别杀他。陛下知道,这个异乡人冒着生命危险,历尽世人所不曾遭遇的艰难险阻,前来寻找未婚妻。就这样杀掉他,于心何忍?” 女王:“难道你不执行我的命令,放了他不成?” 畲娃兮依旧跪在地上剀切地:“主上,他反正在我们的刀剑之下,成了笼中之鸟,有翅难飞。等到证实他的未婚妻果真不在瓦格岛,而是欺蒙陛下,无理取闹,再杀不迟。陛下啊,人生悲苦君须记,最是生离死别情!” 女王心平气和地:“那依你说该怎么办?” 总兵:“依我说?……有一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女王:“说吧。” 总兵:“那我就得站起来说。” 女王:“请吧。” 总兵站起来,郑重其事地:“那么,恕我冒昧,请把你的妹妹请出来,让他看看。” 阿克拉的双眼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宫娥女兵们低低喁语…… 女王:“嗯?难道二公主是他的未婚妻?老婆子你疯啦?” 畲娃兮回到自己的座位,拂袖坐下:“你就让他看一看,又有何妨?” 女王:“嘿,要是二公主也不是呢?” 总兵:“到那时,任你斩他为肉醢,我也只好白瞪眼!” 全场的气氛似乎凝固了。 女王沉思片刻之后,吩咐左右:“请二公主出来!——阿克拉啊阿克拉!你害得我们兴师动众,上下不安。等着瞧,我一定会给你最美好的果子吃!” 85、王宫 宫灯耀眼,笙歌嘹亮…… 一位明眸皓齿容貌出众的女郎,被九个笑容可掬的宫娥簇拥着,娉娉婷婷迎面而来…… 特写镜头:面纱里阿克拉睁圆了的眼睛…… “啊!”阿克拉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15范伟,他从相声,到小品,再到演员,一路走来的他获得了不少的成就。自伯鑫和大新、陈印泉和侯振鹏、金霏和陈曦公式相声央视相声小品大赛,冯巩3个徒弟垄断了各组第一,李宏烨成功造势娱乐酸柠檬2018年10月09日14:0510月9日晚,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第8场比赛即将拉开美丽绝伦的女郎被簇拥着袅袅娜娜而过
…… 阿克拉目送女郎的倩影,掀去面纱,不禁惊叫起来:“禀陛下,她,她跟我在彩云山大花园里见面的那位公主,似乎一模一样!” 畲娃兮拍着膝盖,手舞足蹈:“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总算找到啦!” 女王微笑着:“嗨嗨,好,好!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是你的未婚妻,我允许你把她带回家。——总兵畲娃兮将军,准备为他们送行!” 不料阿克拉蹙着眉,摇着头:“不不不,凭着安拉起誓,她又毕竟不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总兵大吃一惊。 “左右!” 女王大喝一声。 “喔呵呵!”四把宝剑同时出鞘。 女王威严地:“阿克拉,阿克拉!到如今,全岛的女子,包括三千名女兵,全部宫娥,甚至我的妹妹二公主,都让你检视过,没有你的未婚妻。你竟敢如此大胆欺蒙本王,本应枭首正法;念你一个异乡人,千辛万苦奔波到此,姑且饶你一命,立即让你返回故里。倘若继续胡闹,本王言出法随,立刻处你死刑!” 阿克拉离席而起,气度轩昂地:“找不到她,决不回家!” 女王拍案而起:“把他推出去斩首!” “喳!”四名女兵挺剑扑来,架着阿克拉…… “闪开!”阿克拉大吼一声,两手一搡,四名女兵趔趄后退…… 阿克拉镇定自若,两眼呆呆地盯着女王…… 女王问畲娃兮:“老婆子,这个异乡人呆呆地盯着我,他敢情是个疯子呵!” 总兵:“是呵,古诗说得好:‘害相思病的人没有药医,当事者跟疯子没有两样。’” 女王:“阿克拉,你天年已尽,上路之前还有何话说?” 阿克拉向身边的女兵凛凛然地:“退回去!” 女兵们看了看女王,不由自主地后退着…… 阿克拉神态自若,义正词严地:“女王啊,女王!凭着安拉的大名起誓,我未婚妻肯定在你瓦格岛上。现在,还有一个女子,我没有看过。要是她仍然不是我未婚妻,那么我虽九死而无怨。所以,凭着我的生命起誓,我必须看一看她的真面目!” 女王:“谁?” 阿克拉:“你!” 女王:“我?” 阿克拉:“是!” 女王的身子微微颤动…… 满朝上下大为惊愕…… 女王突然大为震怒:“什么?难道本王是你的未婚妻?你,你果然是个疯子。倘若我不是,怎么说?——我、将、处、你、绞、刑!” “任凭你把我摔尸万段,我心甘情愿;化为齑粉,我无悔无怨!” 总兵:“陛下就……不妨取下面纱让他看看……” 女王正襟危坐。 气氛异常肃穆。 “凭着万能的安拉最大的权力和他最大的名号起誓,”女王一字千钧地发布命令,“瓦格岛神王国娘子军总兵畲娃兮将军,命你取下本王的面纱!” 满朝上下全神贯注…… 畲娃兮郑重其事小心翼翼地取下女王的面纱——果然是陔麦伦·宰曼! 《你呀你呀红玫瑰》的旋律骤然起奏…… 顿时,宫殿万物生辉,人人满面春色……
“啊!!”像山洪爆发,似岩浆喷射,阿克拉狂叫一声,昏倒在地…… “悄冤家啊,悄冤家!”女王冁然一笑,离开宝座,脱去天鹅绒大氅,走到阿克拉身边亲手扶起他,千娇百媚地呼唤,“阿克拉,我的卡凯本·萨巴哈!我的晨星,我的瞳人!醒醒吧,陔麦伦·宰曼在呼唤你!——你的陔麦伦·宰曼在呼唤你!” 宫娥女兵们都大胆地围过来,惊喜地交头接耳…… 畲娃兮一本正经地:“主上,呼唤他干嘛?还是让我把他……”说到这儿乜着眼睛,凑近女王的耳畔,“处以绞刑吧。” 女王娇滴滴地一笑:“该死的老稳婆,那你不是要我的命么?” 宫娥女兵哄然大笑…… 女王和总兵把阿克拉扶在女王的交椅上…… 阿克拉渐渐地睁开眼,呆呆地看看陔麦伦,又瞧瞧畲娃兮,疑虑地:“凭着安拉的秘密起誓,我是不是又在梦魂中噢?” 陔麦伦甜蜜地笑着,他和她,眸子凝视着眸子…… 畲娃兮拉着阿克拉的手,以长辈的口吻说道:“阿克拉,我的孩子!这个女王是老国王的长女,自从她父王驾崩之后继承了王位。她是吃我的乳汁长大的,真名叫做梅伦娜。” 阿克拉亲切地:“梅伦娜!” 梅伦娜甜甜地:“阿克拉!” 有情人唤有情人,流泪眼看流泪眼…… 畲娃兮感同身受,也浮出泪花,拭着眼眶, 却在劝着人家:“两个孩子都别哭了。真是高高兴兴,却悲悲戚戚;欢欢喜喜,又哭哭啼啼。” 宫娥女兵都格格地笑着…… 畲娃兮:“姑娘们都别笑了。——梅伦娜,我的孩子,你害他害得够苦哇!” 梅伦娜冁然而笑,抱着老人的手臂:“这是安拉巧妙的安排嘛!摩西说过:‘意志和毅力是成功的慈航。’包括爱情在内的所有事业的成功,都属于意志坚忍不拔、毅力顽强不屈的人们。”说着,以赞许的目光瞟瞟阿克拉。 “说得好,”老人一手牵着阿克拉,一手牵着梅伦娜,“我的两个孩子!我要把一对双翼神马——我一生最心爱的宝物送给你们,让你们一起飞到巴格达,去栽人间幸福花!” 阿克拉、梅伦娜:“妈妈,妈妈,你是我们的亲妈妈!” 86、王宫的广场 鼓乐喧天,旌旗招展,仪仗队迤逦摆开,近百名宫娥翩翩起舞…… 阿克拉身穿一袭金线绣花宫袍,头戴一顶镶嵌珠宝的金冠,英姿勃勃,神采奕奕。 梅伦娜身披丝氅,头戴珠冠,丹唇皓齿,瑰姿艳服,宛若颤巍巍一株擎露山茶。 他们跨上两匹配以金鞍银辔的双翼神马,冉冉上升…… 总兵畲娃兮在成群女兵的簇拥下,拭着泪水,微笑着向太空频频招手…… 87、云间 天籁般燕婉动听的音乐悠扬…… 云蒸霞蔚,神马驰骋…… 云霞在他们的脚下荡漾,百鸟在他们的身边飞翔…… 音乐换成《美丽的公主宫殿之花》的旋律缓缓起奏…… 双翼神马飞驰在彩云山麓的上空,阿克拉梅伦娜微笑着向七位公主频频挥手…… 88彩云山麓宫殿前 七位可爱的公主在宫殿前微笑着向太空频频招手,引吭高歌。她们那婉转悠扬的歌声,动人心魄,响遏行云,回荡玉宇 (黛丽亚领)我们快乐像林间的百鸟,(和)呼儿啦! (六公主领)我们自由像飞驰的神马,(和)雅美佳! (二公主领)我们热爱这和平的岁月,(和)呼儿啦! (大公主领)我们珍惜这幸福的生涯,(和)雅美佳! 呼儿啦!雅美佳!呼儿啦!雅美佳! 呼儿啦!雅美佳!呼儿啦!雅美佳……(《新一千零一夜终) 字幕:职演员表…… ★★★★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出品 **********************************************************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http://www.juben108.com/screenplay_521800_1/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小品剧本网签名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