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品剧本

虽然知道这里没人气……还是发在这里吧原创《梦旅人》

红袖香泽
更新时间:2020/5/23 4:57:25

   作者:红袖香泽 提交日期:2005-11-18 18:21:00     


        主要人物:微微、卷毛、小宝。
  地点:某精神病院。
  
  序幕:欢迎你 微微
  
  [幕启。]
  [汽车声近,开门声。众护士急上拉住微微]
  小宝:卷毛卷毛!你看!
  卷毛:嗯?(不抬头,看书)
  小宝:看见那个新来的女孩子了吗?
  卷毛:(抬头看了一眼)嗯,每天都有。
  小宝:卷毛!你有没有在看啊!她很漂亮啊!
  卷毛:嗯,很漂亮。
  [小宝生气了似的扭头不理卷毛了,但还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
  护士长:欢迎你微微!
  护士2:今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了!
  护士1:以后要乖噢~……
  微微:(惊恐的)咦?!妈妈!爸爸妈妈!
  护士1:走吧走吧,走,走啊!你们放心,她在这里会很好的。
  护士2:就是就是,我们这儿病人多着呢,没事儿的。
  微微父:那今后就拜托你们了!
  微微母:给你们添麻烦了!
  微微:(挣扎着,突然变得很惊恐很激动)我的孔雀!那是我的孔雀!你们想抢走它?!你们做梦!你们永远也别想那是我的!我的!(护士们吓了一跳,赶忙手忙脚乱地重新抓住她)
  护士长:快快,送进去!快!
  护士2:什么孔雀啊?莫名其妙!靠!吓了我一跳!
  护士长:废话,正常人谁送到我们这儿来,走。
  微微母:(对微微父)我还想再看看。
  微微父:别看啦,她现在只能呆在这里了。
  护士长:别看了吧小心又犯了!(对护士2)走啊!(对微微父母)一个月来看一次足够了,我向你们保证,半年后你们就再也不想看到她了……
  微微父母:啊!为什么?
  护士长:(故作神秘)你们不敢。
  [微微父母一惊]
  [幕落。]
  
  第一幕:孔雀 孔雀
  
  [幕启。]
  [两个护士架着挣扎着的微微进了一间办公室,桌子的对面坐着一个男医生,女护士暗下]
  男医生:(轻抚微微的后背)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对,就是这样,你现在很舒服不是吗,这样多好。对对……好,你保持这样的状态……现在我们来回答几个问题好吗?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
  (微微只是低着头,并不回答)
  男医生:其实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来到这里一定会很高兴的咧,我们这个精神病院,哦不,是我们这个温暖的大家庭,有着最高超的医术和最好的治疗条件,来到这里呢你也不要把自己当作病人,哎,咱们就当是来郊游的嘛。就当是换换心情,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刚刚来到这里大家多少会有些不习惯嘛,不过不要紧!啊,只要你乖乖听医生哥哥和护士姐姐的话,那回家,不就是几天的事情嘛。唉,其实刚刚来这个医院的时候我也很郁闷的啊,啊,都是医生,凭什么人家舒舒服服坐在办公室看报纸,我就要每天和一群疯子打交道呢?这很不公平叫人很不好想啊。后来时间长了,我渐渐对这里产生了感情……什么工作不要人做呢对吧,只有干一行爱一行这样人才能活得开心,活得长寿嘛,你说是不是呢?啊?(偷偷看微微)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这里,那,不如我安安心心地做我的医生,而你呢就安安心心接受治疗,我们都做好孩子,好不好?我保证,你会健健康康地迈入新生活……呃……那么微微平时喜欢干些什么呢?
  [微微面无表情]
  男医生:不想回答?没关系,我的问题多着呢,总有一个你会感兴趣的,对吧?那刚才你为什么大叫“孔雀”呢?
  微微:(马上反应)孔雀!我是孔雀!你们以为你们是孔雀么!哈哈哈!你们错了!(站起)没有人能代替我!我才是孔雀!我才是!!!是你要代替我吗?是你吗?(步步紧逼男医生)
  男医生:不是!不是不是!怎么会是我呢我怎么可能代替微微你呢……
  微微:是你!你总想代替我!我能感觉到!每天你和我穿着一样的衣服,梳着同样的发型,迈着同样的步伐……时时刻刻跟着我……我笑,你也笑!我哭,你也哭!我走,你也走,我停,你也停!就像我的影子一样!我不许你再跟我一样听见没有!我要撕破你的脸我要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微微!(追逐男医生)我是微微!我就是孔雀!孔雀是我的!你难道还想跟我抢吗!我放弃一切给你难道都换不回来孔雀吗?好!那我们就像上次那样,作 个 交 易 吧!(掐住男医生的脖子把他按倒在椅子上)
  男医生:啊!我的天啊……救命救命……(声音渐弱)
  [护士循着声音急上,费力拉开微微]
  护士长:好啊!反了天了!你还想杀人!(对另一个)给她打一针!
  [护士1强行给微微打针,微微马上昏睡过去]
  护士长:(对男医生)啊李大夫您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男医生:啊呀呀好危险的咧,我上辈子作了什么孽要成为一个精神科医生啊……
  [护士1架着微微下]
  护士长:李医生啊,你也太不小心了,她,可是一个精神病人!
  男医生:大意了……大意了,哎我看她还蛮冷静满正常的嘛,本来想趁机了解一下她的精神状态,没想到,嘿,我一提孔雀她就像发了疯一样!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哦不!她本来就是个疯子嘛,唉,我总是难以接受自己是一个精神科医生的现实……
  护士长:那可不,正常人谁愿意到我们这儿来啊。哎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说,为什么咱们一提孔雀她就发病呢?
  男医生:(推一推眼镜)根据我作为精神科医生多年的经验,这个孔雀,恐怕就是导致她精神失常的原因……
  [两人相视,面色凝重]
  [幕落。]
  
  第二幕:新朋友
  
  [幕启。]
  [舞台展现三个相邻房间的剖面。卷毛与小宝躺在各自的床上,微微在隔壁的禁闭室]
  小宝:卷毛?
  卷毛:嗯?
  小宝:你还在看书?
  卷毛:嗯。
  小宝:你觉得今天来的那个女孩子好看吗?
  卷毛:好看。
  小宝:(从床上起来,拍打着他们中间的一堵墙)卷毛你又没在听我讲话!要说多少次啊我最讨厌一个人自言自语了,你怎么不理我啊。
  卷毛:(面朝墙壁)那你想怎么样?
  小宝:我想我是喜欢上她了。
  卷毛:那就告诉她吧。
  小宝:我觉得,她也喜欢我,我能感觉出来!因为每次一接触到她的目光……我就浑身发热!
  卷毛:怎么样都好吧,只要你觉得开心。
  小宝:卷毛,你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吗?
  卷毛:喜欢?没有吧……讨厌的人倒是有……
  小宝:那你是不会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拉!
  卷毛:那你说,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感觉?
  小宝:喜欢一个人,就是你愿意为他去做一切,甚至牺牲自己,只要能换来他的快乐……
  卷毛:切……我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比好好的活着更重要。
  小宝:唉,你不会懂的啦……比如我对于那个今天刚来的女孩子……咦?!她叫什么来着?
  微微:(偷偷爬起来,对墙壁)我叫微微!
  [小宝卷毛大惊]
  小宝:啊?!真的是你吗?哎微微你记不记得我啊?今天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在围墙上看着呢!我是小宝。
  微微:小宝你好!那你呢?(朝另外一边的墙壁)
  [卷毛刚要张嘴被小宝抢了话头]
  小宝:他叫卷毛!是个没意思的家伙,哈哈。
  微微:卷毛你好!
  小宝:那我们就算认识啦?
  微微:嗯!
  小宝:喂!卷毛你有没有在听啊!微微说我们这就算认识了呢!哎微微,你是问什么被送进来的呢?医生说,我有妄想症。你是不是也有呢?
  微微:妹妹死了。
  卷毛:妹妹死了关你什么事?
  微微:是啊妹妹死了关我什么事啊明明是她不好……什么都学着我!我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我叫一声妈妈,她也要叫一声妈妈。我说妈妈我要上舞蹈学院她就说妈妈!我也要上!就是她!让我始终不能成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小宝:那她死了你不是应该很高兴吗?
  微微:是啊!我是很高兴,可是爸爸妈妈好生气好生气……我就不明白……难道微微高兴的事情会让爸爸妈妈难过?
  小宝:兴许是你妹妹死得很惨……让爸爸妈妈害怕了吧?
  微微:怎么会!我还给她盖上了一块白布呢!(拉过白床单舞起来)
  小宝:哇!你还在现场啊,你不害怕吗?要是我肯定不敢!啧啧啧……
  卷毛:这有什么害怕的!要是我我就敢!
  微微:一想到马上就能摆脱她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为什么要害怕。害怕的可是她。
  卷毛:所以你一来就在禁闭室?
  微微:什么是禁闭室?
  卷毛:护士长说了,凡是表现不好的人都会被关在禁闭室里。
  小宝:你今天才刚来怎么会就在禁闭室呢?
  微微: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爸爸妈妈送我来,然后一个男医生跟我说了一些话……然后……哎呀,我想不起来了……
  小宝:哇你还真够倒霉的第一天就在禁闭室呆着,护士长说了,进了禁闭室就要好好反省,直到知道自己错了才能够出来的……
  微微:那我知道错了快放我出去啊!
  [护士长推门进入]
  护士长:想出去?没那么快就能便宜了你吧?
  [卷毛小宝忙把耳朵贴在墙上听]
  护士长:坐过来!
  [微微畏缩在床上不愿意下来,护士长于是伸手将微微从床上拖了下来,按在椅子上]
  护士长:(跟微微梳头发,动作粗鲁野蛮)听说,你杀了人?你不用怕……你们这号人我见多了……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真是什么苦都愿意吃……不过,小样儿,我告诉你,你来错地方了,这里,不仅要吃苦……还要吃人!哈哈哈……
  [梳完头,护士长给微微挂上了一张小纸条又丢给微微一件病号服]
  护士长:换上。
  [微微看着衣服发呆]
  护士长:(使劲打了两下)叫你换上!
  [微微一惊,走到床边坐下不动了。护士长检查微微的行李,护士长一转头发现微微还没有动顺手推倒旁边的椅子。微微立即换衣服。护士长把微微行李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扔到垃圾桶里面]
  护士长:你以后用不着这些了。
  [这时护士长看见了一条长裙,她拿起来在身上比试着]
  护士长:哎哟,这个还蛮好看的嘛,我喜欢……怎么?你会跳孔雀舞?
  [微微看见了冲过去抢过来,她蜷缩在墙角紧紧地抱在怀里]
  护士长:这是你最喜欢的?(一步步逼近微微)
  [两人在墙角争执起来,情急之下微微咬了护士长的手,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护士长站起身给了微微一巴掌]
  微微:(哭)妈妈……有人打我!
  护士长:反了天了你还敢咬我?你敢咬这里的护士长!这么多疯子,哪一个不是看见我怕得要死的,就是你……新来的,不懂规矩,看来今天就得让你长长见识……(抓住微微的头发)
  说,你要把这条裙子送给护士长。
  [微微张牙舞爪地反抗]
  护士长:还有力气反抗?看见这个没有?(举起手中的注射器)我给你一针你就再也用不着这条裙子了……
  [微微害怕了,无力的软了下来。隔壁的小宝义愤填膺,卷毛呼吸急促]
  卷毛:你滚开!你滚!你离我远一点!走啊!不要!这么多年了……我还有什么没有满足你!你走开……你走开……
  护士1:卷毛,你又犯病了?
  小宝:卷毛!卷毛!你又想起那件事了吗?
  卷毛:不!那是什么!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再也不想了……(惊恐地)你滚!你滚!(声嘶力竭地)
  [护士长一震]
  护士长:奶奶的!这是什么破地方啊!除了疯子就是杀人犯!还给你好了!一点都不好玩!(欲走)对了卷毛,其实你们老师也应该进来瞧瞧,什么眼光嘛,就是恋童也不该看上你啊!
  [三人无语,护士长摔门而去,传来画外音]
  护士长:记着!他们三个明天电击!
  幕落。
  
  第三幕:围墙的那一边是什么
  
  [幕启。]
  [微微与卷毛站在围墙上,小宝站在下面][远处传来圣歌的声音,微微小声合着]
  小宝:喂!你们在干什么啊?(微微和卷毛并不理睬)喂!不要不理我嘛!你们在干什么?
  卷毛:嘘!
  小宝:喂!
  微微:好好听哦……我似乎觉得这首歌好熟悉……
  小宝:喂喂喂!你们到底在听什么啊你们看到了什么啊?
  卷毛:(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叫你别说话!听!
  小宝:围墙的那一边有大海吧?好多诗里面都这么写着:我问妈妈,山的那一边是什么?妈妈说,山的那一边是大海……哈哈哈!
  [发现卷毛并不理他]
  小宝:哼!不理你了!微微!围墙那边有什么?
  微微:我不知道啊……但是我想去看看。
  小宝:你想去看看大海?
  微微:管它什么大海!总之那边是什么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向卷毛)我想出去。
  小宝:(急进)啊!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微微:(兴奋地)小宝!卷毛!我们出去吧!
  卷毛:兴许,我们就能不回来了!
  小宝:不要啊,被护士长知道了我们又要进禁闭室了!
  卷毛:小宝你不去不要后悔哦!
  微微:那我们就走啦!(挥手)(音乐起)
  卷毛:走啦!
  [小宝呆立原地,全黑]
  [灯亮,卷毛牧师微微坐在墙头上][微微和着圣诗]
  牧师:啊,原来在这里听圣歌也不错啊!
  卷毛:她们在唱什么?
  牧师:圣诗。
  卷毛:什么是圣诗?
  牧师:就是写给神的诗。你们从哪里来?
  微微:沿途的远方。
  卷毛:(拿过牧师戴的十字架)你也相信神吗?
  牧师:呵呵这是牧师的工作啊。
  卷毛:你真的相信吗?
  牧师:是啊。
  卷毛:没有的,世界上没有神的。
  牧师:你怎么知道呢?
  卷毛:这种事情傻瓜也知道啊。(停顿)那你有没有向神祷告过呢?
  牧师:我每天都祷告。
  卷毛:我也曾经每天向神祷告,可是我祈祷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实现。
  牧师:你祈祷什么呢?
  卷毛:祈祷世界末日快些到来。
  牧师:(惊讶)为……为什么要祈祷世界末日呢?
  卷毛:因为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很开心……
  牧师: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罪过的想法……
  微微:我知道世界末日是什么时候……那就是我死的时候,我出生的时候地球便开始了……所以我死的时候它也跟我一起灭亡……
  卷毛:你说谎。
  微微:我没有!
  卷毛:那地球是你造的吧?
  微微:不是我!是爸爸妈妈……如果有神存在……那一定是我爸爸妈妈!因为,是爸爸妈妈造我出来,而且爸爸妈妈都很听我的话……(自豪的样子)
  卷毛:但是你被他们抛弃了。
  微微:没有被抛弃啊!
  卷毛:就是被抛弃拉!
  微微:没有!
  卷毛:你什么都不明白!(隔着牧师与微微扭打起来)
  牧师:喂!很危险啊!你们不要吵拉!喂!这是墙头上!住手啊!安静安静……
  [微微卷毛住手]
  牧师:你们严重地弄错了一些东西……我把这个送给你们读一下吧……(拿出圣经)
  [微微卷毛又争执,最后卷毛拿到了手上。钟声起]
  牧师:主啊,(对天)请你加护这些迷惑的人吧!
  [幕落。]
  
  第四幕:快要来临的世界末日
  
  [幕启。]
  [卷毛和微微背靠背坐在围墙上,小宝一个人在围墙下玩耍]
  微微:卷毛……卷毛!这是什么啊?
  卷毛:(聚精会神看了很久)神是存在的!这里写着,(转头)地球也是神造的……
  微微:(抢过书,看了两眼)这本书全在说谎……
  卷毛:(望着远方把书捂在胸前)我相信啊……信者得救,我已经得救了……
  微微:那我呢?
  卷毛:神不会救你的……
  微微:为什么啊……
  卷毛:因为你不信啊。
  微微:好吧那我信了……
  卷毛:那地球是谁造的?
  微微:爸爸和妈妈……
  卷毛:唉……那还是不行啊……我看你是得不到救赎的拉……
  微微:你胡说八道……(卷毛没有理睬)你所说的救赎,指什么?
  [卷毛并不回答,专心看书]
  小宝:或该!都跟你们说了不要出去……
  微微:什么啊?
  小宝:禁闭室啊!你们被关了一晚上吧?
  微微:那算不得什么啊……
  小宝:哼……你还逞强?哈哈哈……
  微微:你有那么怕那里吗?
  [卷毛大笑]
  小宝:(脸色一变)有那么好笑吗?卷毛。
  [卷毛起身跳下围墙,眼睛却没有离开书本]
  卷毛:会有世界末日的!(微微跟着跳了下来)
  小宝:你说谎!
  微微:就是就是!你在说谎!
  卷毛:我没有啊!这本书是这么写的!
  小宝:(站起身)那是什么?
  卷毛:是神的书啊!
  小宝:神?没有神的啊!
  微微:有神的!(对小宝)不过你那个是假的……(对卷毛)
  卷毛:那你爸爸妈妈是神罗?
  微微:对啊。
  卷毛:切!
  微微:不可以吗?(追上)不可以吗?
  卷毛:不信就算了……反正你们已经得不到救赎了……而我已经得救了……信者得救,世界末日后你们就会下地狱……(走到小宝面前)咦,只有我一个人在天堂,好像有点寂寞……
  微微:我只想问你,你说的末日会在什么时候啊?
  卷毛:嗯?
  微微:(拉扯卷毛)喂,几时世界末日啊?
  卷毛:好吧好吧……(就势坐在了地上)
  [微微与卷毛蹲在一起翻书]
  小宝:那……我也要得到救赎……应该怎么样呢?
  卷毛:只要信就得救。
  小宝:那么……我也相信吧!
  微微:怎么了,卷毛?
  卷毛:哎呀,他好吵人的啊……
  小宝:我相信了,救我吧……卷毛。
  卷毛:朗读过预言的人,还有听过,并把此书记载铭记的人,是有福的,因为那天快要降临。快要降临……那就是时间快到了……
  微微:(摇晃卷毛的肩膀)那到底是哪一天嘛!卷毛……
  小宝:喂!救救我啊……
  [卷毛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
  小宝:救救我啊!
  卷毛:是七月十号!
  微微:七月十号……好啊!(跳上围墙)我现在有点犯罪意识!
  卷毛:怎么了?
  微微:去看世界末日吧!
  [卷毛小宝看着微微]
  [全黑灯再亮时微微和卷毛站在了围墙上。微微穿着长裙手里拿着一把破了的雨伞,卷毛提着一个小盒子]
  小宝:你们真的要去吗?
  微微:小宝,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世界末日……以后没有机会了哦。
  卷毛:他不信……他不会得救的了……
  小宝:不不不!我相信的!
  微微:那就一起来啊!
  小宝:我是想……既然世界末日就要来了……我们不是应该叫大家一起走吗?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告诉护士长……世界末日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她……她会很生气的!
  卷毛:那我们先出发了,你去告诉护士长,然后带着他们一起来赶我们好了。
  微微:我们不会走得很快的,你们要尽快啊!
  小宝:好啊,我这就去告诉她!(小宝跑下去)
  微微:那我们就出发拉!我们去看世界末日……
  [微微和卷毛向景深处走去][灯光微暗,音乐起]
  卷毛:(读书)我又看见一个天使站在太阳上,大声对一切飞翔的天鸟说,请你们一起来赴天主的大筵席,来吃列王,诸将士,骏马,骑马者,自主地,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微微:卷毛……我们要是被发现了,是不是又要关禁闭室了呢?
  卷毛:说什么呢,进去之前就已经是世界末日了啊……
  微微:对啊!这是真的啊!哈哈哈!
  [音乐声渐强,微微奔跑起来]
  微微:再见啦!地球!
  
  [幕落。]
  
  第五幕:地球上最后的……
  
  [幕启。]
  [卷毛蹲在围墙上,微微还在往前走]
  卷毛:喂!我们不吃午饭的吗?
  微微:不行啊,等到了以后大家一起吃。
  [卷毛将小篮子递给微微,跳下围墙,捡起垃圾堆里的娃娃给微微]
  微微:谢谢。
  [微微在前,卷毛在后,两人继续]前行]
  [警察骑自行车上]
  警察:喂!你们是从那边的医院来的吧?他们已经委托搜查了!(追)下来吧!
  [警察翻身上墙]
  警察:停下!(去抓卷毛)喂喂!不要走!
  [卷毛一甩手警察失去平衡掉进了围墙的另一边,微微大笑]
  警察:(又跳又叫)喂!快拉我上去啊!求求你啦!啊这是什么地方啊!好脏!喂!
  [卷毛坐下来看着警察]
  警察:你们干什么啊!快拉我上去啊!哎!!!
  [卷毛拿过微微的伞用柄钩来了警察的手枪]
  警察:天哪我的枪!不可以啊!还给我!还给我!
  [卷毛示威似的把枪举得很高,微微很兴奋地大笑]
  警察:喂!等等!不要走啊!
  [微微卷毛走]
  警察:好吧那把枪借给你们玩……拉我上去啊吧!喂!等一下!不要走啊!
  [微微卷毛继续前行,卷毛一路把玩着那把手枪,路过一个广告牌时,卷毛朝它开了两枪,微微兴奋地跑过来]
  微微:给我也玩一下给我也玩一下!(也开了两枪)
  [黄昏,他们仍然走在围墙上]
  微微:娃娃真好……手枪真好……手枪真好……娃娃真好……
  [钢琴曲起,两人落寞的背影]
  [一时间,狂风暴雨,微微撑开那把破伞,孤零零的站在风雨中,她看见卷毛在雨中歇斯底里地撕扯自己的头发,又用脚使劲踩踏][暴雨声]
  卷毛:滚开!你滚开!你去死!(痛苦地匍匐在地,哭)你去死!你停手吧……你停手吧!(渐渐软了下去,哭)
  [微微走到卷毛旁边]
  微微:你怎么了?(微微蹲下来抱住卷毛轻轻地摇着,用破伞挡住狂风暴雨。过了很久)喂,卷毛,你杀了人?
  [卷毛有些疑惑地看着微微]
  微微:我从你身上的气味闻得出来……(卷毛拉着自己的衣服到处闻)你发出杀了人的气味,你杀了谁?
  卷毛:千石屋老师……
  微微:那是谁?
  卷毛:小学的班主任……一个变态……他当我是眼中钉肉中刺……想尽办法来折磨我……每天都欺负我……升上中学,以为终于可以破摆脱他了……可中学还是他做班主任……升上高中……以为再也不用见到他了……哪知始终都是他做班主任……我始终被他欺负……没有一天不是在恐惧和痛苦中捱着日子……于是我认为,只有杀掉他我才可以解脱……终于有一天,我潜伏在小学里埋伏袭击他……
  微微:他不是你的高中老师吗?
  卷毛:他是我的小学老师。
  微微:那你的高中老师呢?
  卷毛:千石屋老师……那天下着好大的雨……当他从学校的后门出来,我就从后面刺他……我还想再刺!他却已经死了!他的血喷在我的脸上!还是热的!像硫酸一样灼人!(变得很激动)就在我的脸上……下着那么大的雨但是他的血却怎么也冲不去!直到现在我还能感觉得到……发烧……发烧……每时每刻它都在发烧!
  微微:那他死了你松了一口气吧?(卷毛抽搐)我也杀了人。我有个双胞胎妹妹叫奇奇,他的样子和衣着都很像我,她什么都学着我……我跳孔雀舞,她也要跟去!她以为孔雀舞是谁都能跳的吗?我用了几年的时间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学起终于我可以站在那个舞台上了……但奇奇却说,姐姐,你让给我吧我跳得比你好!奇奇竟说我是冒牌货,微微于是也说,奇奇才是冒牌货,大家都笑了,因此有一天我们决定试试到底谁才是假的,于是我们互相勒住对方的脖子,先死的就是冒牌货,这场赌局当然是我赢,她口吐白沫死掉了……她果然是冒牌货……
  卷毛:你舒了一口气吧?
  微微:一点点吧。好了,那我们一起去看看世界末日吧!
  卷毛:他不放过我,即使神肯原谅我他也不会放过我!
  [微微站起身,卷毛在雨中再次痛哭]
  微微:算了吧!世界末日就要来了……我的罪也好……你的罪也好,到时候就会一笔勾销了!(奋力甩出那把破伞)[卷毛蜷缩在地上]
  微微:看吧!这是地球上最后的雨啊!(低头看卷毛,微微蹲下来拨弄了几下卷毛的头再把他紧紧拥入怀中。)
  微微:这是地球上最后的吻……(吻卷毛)
  [微微站起身,振臂高呼]
  微微:这是地球上最后的孔雀舞!(孔雀舞音乐起,微微在暴雨中舞了起来)
  [雨越下越大,孔雀舞音乐渐弱,灯光渐暗,钢琴音乐起,渐强]
  [音乐不断,全黑]
  [幕落。]
  
  第六幕:末日
  
  [幕启。]
  [接上一幕音乐,钢琴音乐渐强]
  [微微卷毛相依坐在围墙的尽头,面朝大海,背对观众。海浪声渐强]
  微微:没有围墙了。
  卷毛:嗯,这就是世界的尽头。
  [微微突然大叫,很兴奋。卷毛若有所思的环顾四周]
  卷毛:是时候了。(打开空空的小盒子,和微微两人“吃”起了午餐)
  微微:好吃吗?(卷毛没有回答)在这里可以看得很清楚……世界的尽头……
  [两人靠在一起过了很久]
  [灯光渐暗,随即变亮。海浪声不断。]
  [卷毛躺在地上,依然在看圣经,微微坐在他身旁]
  卷毛:燃烧着……燃烧着……像山一样大的东西投进海里。而山的三分之一变成血……
  微微:卷毛,地狱是个怎样的地方?天堂又是怎样的地方?算了……我去地狱好了,天堂很闷的……地狱很热吧?还是很冷?
  卷毛:是很热的吧……
  微微:有多热?比太阳更热?是吧?(回头,看着卷毛)
  卷毛:(突然坐起)把枪给我。总之给我就是了。(望着远方)如果射向太阳的话,就会引起大爆炸。世界末日就会来了!
  [微微站起来也看着远方。卷毛瞄准太阳射了三枪,微微高兴得大叫。卷毛缓缓放下枪,仿佛在等着世界末日的到来]
  [小静场]
  微微:(有些失望的)真差劲!(从卷毛手里抢下枪)我还是必须得死不死不行啊……(卷毛看着微微)就让我引爆世界末日吧……解脱我们的罪……
  [微微用手枪抵住太阳穴,开了一枪。缓缓倒向卷毛怀里。]
  卷毛:(恍然大悟。拿起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向太阳射击)啊!!!!!!!!!
  [钢琴曲海浪声骤然响起][夕阳的余晖中卷毛紧紧抱着微微的尸体慢慢倒了下去]
  [音乐不断,幕落。]
  
  尾声:我在哪里
  
  [幕启。]
  [昏暗狭小的空间里,小宝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面。]
  小宝:我在哪里?
  护士长:(冷漠的画外音)电击室。
  
  [全黑。幕落。]
  
  
  
  
  全剧终。
  
  写在后面的话:
  他们的逻辑,是永远不要走下围墙,这究竟是对现实世界的恐惧使然还是现实世界本来就是面目可憎的?
  或许他们是对的,当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条窄窄的高墙上还有自由与欢乐,那我们也许真的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地球的末日。
  
  微微和卷毛是幸福的,因为早在发现被骗之前他们就已经决绝于现实世界。只有那个从未走上过围墙顶端的小宝,永远地失去了这人世间最后一点窄窄的幸福。
  或许真正需要电击的是我们这些“正常人”。
  让电流唤回我们对于现世的美好与生命的珍视。
  在梦的旅途中。
  
  尽管我在里面写到了残酷 但同时我也给了你们一条生路,看见没有?那高高的围墙。
  
  武汉大学艺术系
  青骑士戏剧社 邹慕晨 2005.3.17凌晨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出演了小品,他与谢娜合作的这个节目也备受关注。在今年春晚的七个小品和一个相声节目中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相关标签=> 原创
说点什么: 
红袖香泽签名
LadyGaGa成史上第五位压轴超级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6/9/30 11:31:07
李茂演出费助理联系微信祁先生
发布:祁林Broker
时间:2018/12/25 10:04:35
翡之翠文化面向全国各地出租知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8/7/28 15:49:56
甘肃演艺集团安全检查组赴黄河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8/10/9 16:53:5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