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艺吧 手机版|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演员网
注册登录、只需一步
邮箱:
立即注册
密码:
帖子
热搜: 歌手

长电影剧本《地道》

查看:70 连载:0
孙彦凯
更新:2017/3/20 20:17:23  发布:2016/4/23 22:02:39





孙彦凯 00-12-23



地 道
                                     编    剧:孙彦凯
 1、日   外   土坪
日本的太阳旗在阳光中迎风而放,猎猎作响,旗下闪亮的枪刺纹丝不抖,乌青的钢盔挡住了鬼子的大半张脸,让我们无法看到他们的眼睛。
鬼子队长和翻译站在土坪前看着一村挤在一起的乡亲们。乡亲们低着头,大胆一点儿的悄悄抬头看看骇人的枪刺,惊恐不安,不知命运将会如何。
黄忠义站在第三排中间,他个子高,就算低着头也有点扎眼。
黄忠义:二狗,二狗,你们把同志藏好了吗?
二  狗:藏好了,藏俺们家粮仓里了。
黄忠义:你傻呀!鬼子要搬粮怎么办?
黄忠义的娘用手拽了他一下,用眼神示意小声点儿。黄忠义用眼睛瞟了瞟鬼子队长,又对二狗说。
黄忠义:二狗,想办法分散鬼子注意力,我去转移同志。
黄  母:疯了你!不要命了!鬼子是好惹的吗?
黄忠义:娘……
鬼  子:八格?
上前一把把黄忠义从人群里拽出来,黄忠义比鬼子还高一截,另一个鬼子把黄忠义的娘也拽了出来。二狗也没能躲过。三个人站在村民前面。黄老太太吓得全身抖个不停。鬼子队长上前盯着黄忠义的脸。黄忠义挺起胸看着他。鬼子队长长得很清秀,戴着眼镜,一点儿也不凶恶,倒象个书生。可是在脸上又有道疤。
鬼子队长:我,前田,你们的粮食的有?(以后用日语)天皇的战士需要粮食,武士吃饱了才能保护你们,这是为你们好,希望诸位与我们团结合作。
前田回头看看翻译。
翻  译:还他妈横!皇军说了,交粮保命,不交粮一个也别想活!听懂了你!
踢了黄忠义一脚,黄忠义瞟了他一眼。鬼子队长示意翻译不要这样。
前  田:(日语)这样不好,我们要以德服人。
翻  译:嗨!(对黄忠义)行啊,黄忠义,够出息!我知道你是共党,别跟我玩这个。你要再横下去这一村人都没好,粮食交了再种嘛……
黄忠义低头想了想。
黄忠义:二狗,带他们去……( 二狗使了个眼色)。先搬俺家的粮。
黄  母:忠义!咱家就那些粮了!八路军……
前田好象听明白了什么,直勾勾看着黄忠义,看得黄忠义心里直发毛。
前  田:(日语)不全搬你们家的。全村人平均分配。不然你们家的人吃什么?(对翻译)我们走,叫村民回家准备一下。
翻译叫上几个鬼子指挥着几个壮劳力去搬粮食。由黄忠义和黄母带路。
来到路口,黄忠义要拐弯。翻译叫住他。
翻译:去我家。(对前田用日语)走这边,走这边。
黄忠义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翻译:走啊!我哥是地主,粮多。

2、日   外   李家前院
翻译带着人走进一个比较豪华的院子。翻译对前田说。
翻  译:(日语)太君,这里是我家,尽量搬,老百姓手头上没多少粮,搬了就没吃的了,肚子饿就会埋怨天皇的。
前  田:(点点头,用日语)你是天皇的忠诚子民,应该嘉奖。
翻  译:我去看望一下我哥哥,粮仓应在后面,您随便搬。
说完,翻译向屋里走。门开了一条缝,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向外张望。黄忠义看这双眼睛低下头。翻译也看到这双眼睛,于是他回头看看黄忠义,然后又回过头来推门进屋。

3、日   内   李家堂屋
一个女孩子的身影一闪进了里屋,翻译追上几步边喊边往里走。
翻  译:二妞儿!二妞儿!我是世明舅舅啊!
进了里屋,并没有女孩,只有个男人躺在床上,一个中年妇女在服侍他吃药。
李世明:哥,我回来了……

4、日   外   李家后院
黄忠义的几个壮劳力在搬粮食。前田正在对黄母讲解。
前  田:(中文,半生不熟的中文)我们,天皇的武士,嗯,保护你们,怕,不要。明白?
黄母看着鬼子兵的刺刀,不断发抖。尿已经从裤腿里流到了地上。

5、日   内   李家卧室
李世明:(坐在床头)哥,鬼子来搬咱们家粮食了。咱们可是这一村之长,怎么也要带个头啊。
李世清:什么?你,你明知道咱家田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你还……
李世明:卖了田,咱家也是大户。弟弟我在皇军那儿混不混得好就要看大哥的表现,这可是咱家兴旺起来的机会。
李世清:是你兴旺起来的机会吧。
李世明:是啊,爹也没分我一星半点地产,这个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李世清:谁让你赌的。
李世明:(笑了一下)可惜他不知道你抽鸦片抽得这么凶。
李世清脸青一阵白一阵,不再说话了。
李世明:(看看四周)东西卖了不少啊。哥,别抽了,省几个钱。二妞儿和大嫂还得过日子。丫环没了,她们也够累的吧,这点儿钱,我留下,买几副好药断了毒根。剩下的……嫂子!二妞儿也得找人家了,您看着用。
说完,李世明起身出去。中年女子过来握住李世清的手,李世清痛苦地转过脸去。

6、日   外   村口
黄忠义和二狗看着鬼子推着粮食走远。
二  狗:快,你先回去看看,你娘准是让鬼子吓病了。同志们很安全,你快回去吧。
黄忠义:行。
说完飞奔向家的方向。淡出。

7、夜   内   黄家卧室
黄母躺在床上不断说着胡话,黄忠义在一边服侍着。
黄  母:鬼子!鬼子!杀人了!别,别杀我的儿子……忠义,别打鬼子了,别……
黄忠义:娘……
淡出。

8、日   外   黄母坟前
新坟上立着招魂幡,土还是湿的。黄忠义一身孝服跪在那儿,二狗上前蹲在他身边。
二  狗:咱们这样不是个事。去组织上请个有斗争经验的同志来吧。
黄忠义:早晚杀光这些混蛋。(用力一拳砸在地上)二狗,不光要请指导员,还要弄来枪!

9、日   外   乡间小路
二狗牵着头驴,驴拉着车,车上一口棺材,边上坐着个女人,用布挡着脸。驴车走向鬼子炮楼。

10、日   外   炮楼前
鬼子拦住驴车。
鬼子:站住!什么的干活?
二狗:良民,良民。
说着掏出良民证给鬼子看。鬼子翻了两下,看看他。
鬼子:(指着车)这,什么?
二狗:死人。不好看……
鬼子上前看看棺材又看看女人,有些怀疑。
鬼子:她的,什么的干活?
二狗:麻疯病人!死人,她的男人,你的明白?
鬼子:八格?
二狗不敢说话了。鬼子看看女人,欲撩掩面布,女人用手护住,手上的皮肤溃烂得十分难看。鬼子吓了一跳,躲开,示意二狗过去。
鬼子:走,走,埋掉,嗯……
二狗大声哟喝着驴,驴懒懒地迈开步子,驴车左一摇右一摆离开了炮楼。

11、日  外  村口
黄忠义戴着孝,身后跟着几个壮小伙在村口等着,远远地驴车慢慢过来了。
青年甲:来了,来了……怎么拉了口棺材,晦气。
黄忠义瞪了他一眼,青年甲不说话了。大家迎上去。
二  狗:差点让鬼子给截住,好在孙同志化妆得好。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孙同志……
黄忠义看着驴车上的“女人”伸出手来。他见到一手的溃烂,皱了下眉。“女人”掀去蒙面布,一张中年男子的脸,没有笑容,十分平静,眼睛很有神,也很温存。但整个面容看上去又十分有尊严。
二  狗:这位是俺们村的民兵队长黄忠义。
黄忠义:(笑着)孙同志辛苦了,先屋里坐。二狗,去把刘郎中找来,给孙同志看看手。
二  狗:(愣了一下)看手?看什么手?
孙同志:你搞错的,这是干了的棒碴儿粥,化的妆。
说完擦去手上恶心的“溃烂”。 黄忠义愣了,大家笑,他也笑了笑,只有孙同志没笑。
孙同志:走吧,鬼子随时会来,这不安全。
黄忠义有点尴尬,但是大家跟着孙同志迈开了步子,他也只好跟上。

12、日   内   黄家
黄老太太的牌位前香烛林立。
孙同志脱去红棉袄,二狗等几个人把棺材抬进来。孙同志上前把棺材盖打开,里面放着几支旧枪和几本书以及少许子弹、手榴弹。
黄忠义拿起一支枪,拉一下枪栓,有些涩,没拉开。
黄忠义:怎么是坏的?
二  狗:不是坏的,是旧的。
黄忠义有些恼,把枪扔到炕上。
黄忠义:这叫我们怎么打鬼子?枪是坏的,子弹也不够,那手榴弹……能用吗?
孙同志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叠棉袄。满屋人都有几分失望,尴尬地沉默着,倒是二狗还有些积极性。
二  狗:不碍事,不碍事,我让赵铁匠修修就成……
看到黄忠义脸色不好,他也不说话了。孙同志叠好棉袄,抬起头来。
孙同志:枪是死的,人是活的,鬼子还有炮,八路军没有,不照样跟他打嘛?
黄忠义:用什么打?锄头、镐,还是粪叉?
孙同志:你怎么光想着打呢?这一村老少百十来口人,打起来怎么办?
黄忠义:拼了!大不了一个死!难道你怕死?
孙同志:(理都不想理)别犊子!
黄忠义:(跳起来)你说什么?
二  狗:别动气,别动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大家都是同志……
另几个人也来劝,好不容易劝住了,孙同志直坐着没动。
二  狗:(疑惑地)孙同志,那您说我们怎么打鬼子?
孙同志:挖地道。
二  狗:挖地道?
黄忠义:(轻蔑地)还以为请了个神仙,没想到是个耗子精。
二  狗:哎呀,黄大哥求你少说两句吧。
孙同志看了黄忠义一眼,没理他。黄忠义也没脾气。
孙同志:(拿出一本书)看看这本书,毛主席写的。
二  狗:(憨憨地笑)俺们不识字……
孙同志:…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合上书)听得懂吗?
说完,孙同志看了看黄忠义,黄忠义低着头没看他。
二  狗:啥意思呀?
孙同志:就是说大家一起动手挖地道,变被动为主动,让鬼子找不着我们。那时候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黄忠义抬头看着孙同志。孙的嘴角挑了挑,象笑又不象。
孙同志:但是我们不能急。地道先要能藏住人才行,先要能保住老人孩子和伤员不出事才行。报私仇先得忍忍。
黄忠义失望地低下头,不说话。

13、日   外   黄家门口
黄忠义和孙同志把二狗他们送出门。
孙同志:二狗,你们几个去准备一下,明天开个全村动员会。我抓紧写个稿子发言。
二  狗:哎。其实您也用不着写,乡下人听不懂那些个官词,您随便说两句就成了。
孙同志:还是要写的。你快去准备吧,抬张桌子,大一点儿的,你们几个也穿好点儿……我先回去写稿子了……
说完转身回屋。二狗几个也走了,只有黄忠义还站在原地,他回头看见孙同志进了屋,就跑出门追上二狗。
黄忠义:二狗,二狗。孙同志叫什么?
二  狗:不知道,上面就介绍说叫孙同志,他自己也没说过。
黄忠义:(低头)哦,你走吧。
说完,若有所思地回去了。
淡出。

14、日   外   土坪
孙同志站在一张破桌子后,桌子腿有一只已经没了。二狗等人站在孙同志身边。黄忠义也站在其中,虽然没穿孝服了但腰间还系着孝带。村民站在坪中间,仰着头看着孙同志他们。有的窃窃私语,不知是在置疑什么。
孙同志:(小声)二狗,你怎么连个横幅也没准备。乡亲们哪知道我们要干嘛?
二  狗:没事,反正也看不懂,我昨天已经挨家打了招呼。
孙同志:下次注意,这么做多没效率啊!
二  狗:是,是。(问黄忠义)啥叫效率啊?
黄忠义摇摇头,示意他注意听。
孙同志:乡亲们,日本帝国主义已经全面对我革命区进行扫荡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抢人抢粮,杀光烧光,破坏革命区的生产建设,拖垮我们。我们能容忍这种行为吗?(看着村民)
村民迷惑地看着他,不知所云。孙同志也有点不知所措。
孙同志:当然不能!我们必须组织起来反抗这种侵略行径。把日本帝国主义打回老家去!
孙同志激动地鼓掌,想引起共鸣,但没人响应,他也很尴尬。于是他看看黄忠义。黄忠义不吱声,二狗突然站出来。
二  狗:大叔大嫂,忠义娘让鬼子吓死了。村里的粮食也让鬼子拖走了。稀饭咱还有的喝,可鬼子能放过咱们吗?鬼子换了头儿,倒是客气多了。可他还是个鬼子,再说鬼子兵们就个个都那么客气吗?俺到上边请了孙同志来就是指挥咱们打鬼子的。咱不能老受着气啊!这么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哪成啊?
村民一阵私语。黄忠义看看二狗,表情奇怪,二狗不好意思笑笑。一个年青人站出来。
年青人:二狗哥,咱凭啥打鬼子?俺倒是有力气,可那也打不过枪啊!
二  狗:二柱,忠义娘可是把你当自己干儿子看,你就不想想为她老人家报仇?孙同志在这儿,孙同志是读过书的人,主意多。让孙同志讲。
村民又一阵私语,抬头看孙同志。黄忠义也看着孙同志。
孙同志:毛主席说过,动员了咱们全部乡亲,敌人就被咱包围了,武器不好,没粮食都有办法。组织上派我去别的村调查过,有先进经验。咱们可以学习先进的村,咱们各家都有地窖,把地窖挖大挖深再藏好了,粮可以藏起来,让鬼子找不着。然后再想办法打击他们。黄忠义同志说得对,鬼子虽然客气可还把他娘吓死了,那鬼子凶起来咱们怎么办?只有挖地道跟他们周旋才行。
二  狗:大家有问题吗?
村民不说话了,二柱站出来。
二  柱:我跟着干,是爷们儿的就来。
许多中年青人也纷纷应和。一些年龄大的,也碍于面子附和两句。
孙同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保卫革命成果!
二狗等人也和着喊口号,村民的情绪也渐渐激动起来。口号喊的越来越响。

15、日    内    某村民家
孙同志正在教村民如何设计地道,桌上摆着一张手绘的设计图。

16、日    外   某村民马棚内
马槽的底被拉开。二狗从里面站出来。马在他的头顶嘶鸣了一声吓了他一跳。村姑看见傻傻地笑了。二狗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17、日    外   黄家院子里
黄忠义在擦枪,一群孩子叫着跑进来。被他又哄出去,但立即又聚集在门口看着他,黄忠义十分无奈。

18、日    内   某村民家中
该家男主人从灶上钻出来,一下顶翻了锅,女主人正在缝被子,被吓了一跳。
女主人:你这死鬼,瞎鼓捣个啥!锅砸了看你吃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快点儿!
男主人:黄队长、孙同志都指示了要抓紧挖洞早“备战”……
女主人:那个洞有什么挖头,能藏人不就成了。要把房子也装进去啊?牲口也不喂,娃儿也不管,全让我来,累死我看谁给你生儿子!过来!
男主人只好过去。

19、日    外    村子里的路上
黄忠义拿着枪去找孙同志,走着走着,看到几个中年男子坐在院门口抽烟袋。他过去。
黄忠义:二叔,您怎么没去挖地道啊?
二  叔:累了,歇会儿。
黄忠义:啊……(走开几步,又回来)明天,孙同志来检查,您家的地道挖好了吗?
二  叔:挖好了,挖好了。(小声)天天挖,天天查,吃饱了撑的。
黄忠义想了想没说什么,走了。

20、夜    内    黄家
黄忠义给黄老太的牌位上了柱香,孙同志回头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又继续看他的书。黄忠义蹲到炕上抽起烟袋来,油灯的火一跳一跳的。
半天黄忠义抬起头来看着孙同志。
黄忠义:孙同志,别看书了,坏眼……
孙同志:哦……(侧过脸来)忠义同志,最近这两年,乡亲们的革命积极性不高啊。很多地道挖了一半就不挖了。我们是不是再开个会动员一下,我……缺少工作经验,你能不能主持一下?
黄忠义抽了两口烟,想了想。
黄忠义:乡亲们也跟俺说过不想挖地道,想打鬼子。我看还是组织他们搞训练吧。
孙同志:忠义同志,你娘他老人家走了,我也知道,咱要报仇可得讲策略。组织上也没有多少武器支援咱们,硬打不成。
黄忠义:八路军没枪不是笑话?
孙同志: 忠义,八路军的枪也是东拼西凑找来的。不容易,不比你们一年省出点儿粮食来的容易,只能是更困难,算了,说不清……
两个人又陷入尴尬。许久,黄忠义才开口。
黄忠义:行,明天俺试试。
21、日   外   土坪
场面同14场,只是多了个条幅上写“抗日斗争动员大会”。可是土坪里来的乡亲却不太多,而且明显有点不耐烦。孙同志看看黄忠义。
孙同志:来齐了?人怎么少了?
黄忠义:别再等了,一会儿来的也走了。(对台下)乡亲们,孙同志组织大家今天来开这个会是发现有些人不听组织的话,不肯挖地道,想跟大家上上课,动员一下……
台下有点喧哗。一个人站出来声称肚子痛,走了。又有些人找了各种借口离开。人越来越少,直到会开不成了。
孙同志:怎么搞的?怎么搞的?
黄忠义:(沮丧)没办法,老百姓懒呗。
二  狗:(想了很久)孙同志,不如我们去找李地主,让他动员村里的人。
黄忠义:出什么馊主义!共产党哪能去找地主帮忙?
二  狗:不是,李地主卖地以前待佃户不错,现在还有人欠他人情,还是挺有威信的。
黄忠义:他弟弟是翻译官。那我们挖地道的事还不全泄密了!
二  狗:上次鬼子收粮,你在。他翻译官要鬼子去收他们家粮你也看见了。他们兄弟俩为当年分家产的事闹别扭呢。
黄忠义:他们是亲兄弟,这件事我不赞成去找他们。
孙同地:(沉思良久)二狗你肯定他们兄弟俩正在闹别扭吗?
二  狗:当然!俺听说老地主当年因为怕李翻译官赌钱把家产败光了,就把地给了李地主。李翻译官的钱没多久就输光了,李地主又不肯给他钱,还总教训他。于是李翻译就借高利贷,还不上,让人打了一顿,还放出话来要杀他,李地主倒是替他还了钱。可是李翻译心气高就气跑了。后来也不知道那儿学了几句鬼子的话,成了翻译官。可李地主身子坏了,为了治病,地卖了不少……
孙同志又沉思了一会儿。
孙同志:可以试试。
黄忠义:那咱们挖地道的事鬼子还不全知道了。咱们分了他家的田,他哪能帮咱们啊?
孙同志:毛主席说了,要发动群众,要搞统一战线,统一战线你懂吗?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黄忠义:那地主怎么团结?
孙同志:不去找他谈,又怎么知道不能团结?
黄忠义:那怎么知道一定就能团结?
孙同志:你!我!你信不信我打你!
大家一愣。
黄忠义:打俺?打得过俺吗?
二狗忙劝。众人拉住孙同志。
二狗:别急,慢慢商量,都是自己人不是。
黄忠义一副无所谓的架式,孙同志想想也不说话了。
“抗日斗争动员大会”的条幅看上去有些萧瑟。

22、夜   内   李地主家
李世清的老婆正在擦桌子,外面传来叫门声。她出去。

23、夜   外   院子
李  妻:谁呀?(去开门)
叫门人:李世清在吗?
李  妻:(开门)您是?哟,孙同志。您怎么来了?快请进。

24、夜   内   李地主客厅
孙同志坐着,心事重重的样子,地主李世清拄着拐杖从里屋出来,脸色很不好,孙同志忙站起来。
李世清:孙同志,您坐,您坐。(自己也坐下)您找我有事?
孙同志:您怎么知道我?
李世清:我家那个鬼丫头一天到晚瞎跑,村里事全是她告诉我的。
孙同志:哦……今天我来呢……
李世清:您是为挖地道的事吧。
孙同志吃了一惊。
孙同志:啊,是呀。算了,李先生我跟您直说吧。地道关系到咱们一村人能不能跟鬼子斗争,能不能保住大家的粮食和性命,所以这个地道是非挖不可的。可是老百姓不懂这个,我来就是想请您出面动员一下。据说您在村里还是很有威望的……
李世清:过去的事了,过去的事了。现在是共产党领导大家。
孙同志:可是,我们也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有志之士才能抵抗日本人,您正是这样的有志之士啊。
李世清:什么有志之士,废人一个。谁会听一个废人的话呢,您说对不对?
孙同志:您是不是担心您弟弟……
李世清:(突然有些愤怒)跟他没关系,李家没有那样的二鬼子。
孙同志:(松了口气)您……真的不愿出面……
李世清:敝人身体不适,需要休息,请孙同志见谅。
孙同志:那……打扰了。
说完起身。
李世清:二妞儿!给孙同志开门,孙同志,不远送。
二妞儿从里屋出来,清秀可人的小女孩,大约十四、五岁。黑亮的大辫子,眼睛灵巧地在孙同志脸上划了一下,旋即垂下,可以认出这双眼睛第2场就出现过了。
二妞儿:您这边请……
边说边给孙同志引路。只是一瞬,孙同志仿佛跃入那双明眸之中,无尽地在落。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只有那句“您这边情”不停地回荡。一时间他无控制地痴痴望着二妞儿,甚至不知道向正在由老婆扶着向里屋走的李世清说句“再见”。
二妞虽然已经背对着孙同志,但是就象脑后长了眼一样明白孙同志正在呆呆地看着她,她也清楚孙同志的心思。于是她鼓足勇气回头冲孙同志微微一笑,又说了一句“您这边请”。可是她马上就羞得满脸潮红,手心也出了汗。这一下,孙同志更是找不着北,傻傻地跟着出了门,走出去好远,都是又想回头又不敢。
二妞儿扒在门缝上看着这个男人,看得很痴迷,直到孙同志拐过那个街角。看来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不需要什么理由。正当二妞儿靠在门上回味时,屋里传来舅娘喊她的声音,她慌忙地答应着,小跑回屋。

25、日    内    黄家
黄忠义气得满脸通红,来回在走。孙同志还在看书。二狗等人紧张地坐在边上。
黄忠义:孙同志,俺们请您来是指导我们工作的,不是让您来给俺们惹麻烦的。你……李地主那儿怎么办?啊,怎么办?
孙同志:二狗,李地主这个人怎么样?
二  狗:(一愣)啊?李地主?还算仗义,不……不太可能投靠日本鬼子吧……(有些没底)
孙同志:忠义同志,你也听见了,我可以保证这个人是可靠的,决不会泄密。
黄忠义:保证?保证有屁用啊!他奶奶的,共产党办事跟你似的,不过脑子还不全完了!
孙同志:忠义同志!请注意你的用词。
黄忠义:行,俺注意!全他奶奶的等死吧。枪没几支枪,地道没挖成,还他奶奶的全泄密了!
孙同志:你以为李地主是傻子。二妞儿早就全都把情况告诉他了。泄密这件事我怀疑是咱们内部的问题!
二狗等人一愣,紧张地看着孙同志,黄忠义也奇怪地突然住嘴了。
孙同志:我只注意了挖地道的工作,忽视了保密工作,责任在我。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必须全力争取李地主,……如果必要,我们还得动用非常手段……
大家一时间陷入沉默。
孙同志:二狗,你派人日夜监视李地主家。
黄忠义:俺去吧。
大家奇怪地看着他,黄忠义也看看大家。
黄忠义:反正我擦枪也擦烦了……
一个青年人突然跑进来。
青年人:不好了,李翻译官带着鬼子又来了!

26、日   外   村口
李翻译官李世明骑着自行车,带着几个鬼子和一些伪军进了村子,二妞儿挑着水正好与他们撞个正着。
李世明:二妞儿!
二妞看见他,一时间不知所措。李世明上去卸下她肩上的担子,叫过来一个伪军挑着
李世明:二妞儿……别累着了……(摸摸二妞儿的头,冲队伍喊)走!
队伍迈开整齐的步子跟在李世明、二妞儿和那个挑水的伪军身后。

27、日   外   土墙上
黄忠义、二狗等人扒在墙头偷看。远远的鬼子和伪军过来了。
黄忠义:二狗,快!把孙同志带到……谁家地道挖好了?
二  狗:都没挖好,就你家的倒还能藏人。
黄忠义:行,行,快让孙同志藏进去,伤员也藏进去,快去呀!愣着干嘛?!
二狗窜下墙飞跑进屋。

28、日   外   村里小路上
李世明和二妞儿走在前头,后面跟着个挑水的伪军和一队全副武装日本人和中国人,着实有点滑稽,但这时谁也不会觉着好笑。
李世明:二妞儿……家里还好吗?
二妞儿:还行。
李世明:二妞儿,二舅带你去城里住,你愿意去吗?
二妞儿:为啥带俺去城里?
李世明:二舅那儿有好吃的,你去吗?
二妞儿:不去,俺走了,大舅没人照顾。
李世明:哦……
在村里另一头,孙同志和二狗等几个人抬着八路军伤员迅速地从一家跑出来。刚跑出来就差点儿撞上李世明的队伍,他们忙逃到柴垛后,等鬼子走开后迅速地冲进黄忠义家。

29、日   外   黄家后院
孙同志等人抬着伤员进了院子,二狗拉开了马槽,地道入口露了出来。他先钻下去,其它的人七手八脚地把伤员递下去。

30、日   内   李家前院
李世清拄着拐杖站在门口,李世明带着二妞儿进去,后面是几个伪军。李世明示意那个挑水的伪军把水倒进水缸。二妞跑到李世清跟前。
李世清:(看看二妞儿)你进屋帮舅妈缝被子。
二妞儿乖乖地进屋了,李世清看她的确进去了才转过脸来面对着自己的亲弟弟。
李世清:粮食上次没搬完,后院还有些,你都搬走吧。
李世明:哥,等会儿我让他们留下点儿。
李世清:不用了,都搬走吧,我人仨吃的不多,借点粮也能过。别为收不齐粮惹了日本人,咱家地产没多少了,靠你光宗耀祖了。
李世明:哥,今天我来还有件事。我给二妞儿相了个人家,是咱们这片的伪军司令,很得皇军赏识的人……
李世清:(气得发抖)你这个混蛋!外甥女你也不放过!二妞儿他娘死时怎么嘱咐的?你好赖是个舅舅,为了当个官把外甥女卖给人当小老婆?
李世明:哥!二妞儿在您这儿过的什么日子?天天挑水做饭,那是佣人的日子,我是为她好!
李世清:放屁,你这个二鬼子!我告诉你,二妞儿你别想带走,否则你就不是李家的人!
李世明:李世清,少跟我来这套!爹分地产时就不当我是李家的人了,今天的日子我是一点点挣出来的,谁也别打算给赢走。而且我还要过更好的日子!过几天皇军要来征民夫。到时候我来接二妞儿,您看着办。
说完,李世明转身出了院子。李世清一把扶住门框,几乎不支。二妞的眼睛在窗口看到了这一切。

31、日    内    地道
二狗跳到地道里,地道里零乱不堪,显然没挖完,他渐渐习惯了这种光线。
二狗:放下来吧!
一根麻绳栓着伤员放了下来,放着放着,麻绳断了,伤员径直掉了下来,咚的一下掉到地道里。接着是一声惨叫,和大家的一阵忙乱。
孙同志跳下来。伤员拼命忍住了疼痛,孙同志检查了他的腿。
孙同志(气恼地):断了!
他正要发怒,上面传来鬼子的脚步声,大家忙忍住,静静地听着。

32、日    外    村子里
部队在李世明的指挥下从各家搬粮。场面有点乱,个别鬼子、伪军还顺手牵羊拿走些东西。

33、日    内    地道里
大家警觉地听着上面的声音。只有孙同志愤怒地检查着地道里的一切,显然他对这几天的工作一点儿也不满。

34、日    外    村口
李世明指挥着部队拉走了粮食,村子里一片狼籍。
黄忠义、孙同志等人出来查看。
孙同志:没有挖好地道,就是这样的结果。大家看见了!
黄忠义本想申辩,想想忍住了。
孙同志:现在我们必须争取李世清加入抗日的队伍……

35、日    内    鬼子炮楼里
鬼子头前田正生气地走来走去。李世明站在那里不敢出声。
前田(日语):你是怎么搞的?我强调过不要惊扰老百姓。这样我们的统治会受到怀疑。怎么让支那人对天皇信服?
李世明(日语):对不起。
前田(日语):为了正军纪,你和拿了老百姓东西的人一起关三天禁闭,无论是日本人还是支那人。
李世明(日语):是。
李世明出去后,前田叹了口气,打开留声机,放出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他坐下闭目静听,突然唱片走针,前田睁开眼皱了皱眉,过去将唱针拿起跳过这一段,继续听。

36、日    内    李家
孙同志、黄忠义都坐在李世清的家里,李世清坐在主人的位子上沉思。
孙同志:李先生,今天的事您全看见了,如果我们不团结怎么打败日本鬼子?大家各自为政,只有让鬼子各个击破。
李世清仍然沉思。
孙同志:您家的粮让鬼子搬完了吧,我们可以结成抗日统一战线,在战时共享地粮食,但是需要您出面来组织这件事……
李世清仍然沉默不语。黄忠义明显有些不耐烦,但忍住了。
孙同志:李先生,日本鬼子烧杀劫掠无一不做啊。现在只是要粮,过几天又要来要人,说不定哪天性起就屠村啊!这样的事我在上边都听过汇报,冀东潘家隅大半年前就给杀了上千口人,全是老人孩子啊……
正说着,二妞端着茶从里屋出来,李世清抬头看着她。孙同志不敢再说怕着二妞儿。二妞儿大概什么都没听见,只是专心地上茶,走到孙同志面前时,脸又有点儿红,她努力低下头,把一杯特别加了海棠果的茶放在孙同志面前,然后飞快地走开了。孙同志虽然想看她,但碍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敢,但他没发现黄忠义正死死盯着二妞儿看得出神。李世清看着二妞儿又走进里屋,他表情产重。确定二妞进了屋他才开口。
李世清:行,我答应您。
孙同志和黄忠义一下都没反应过来,忙回头看他。
李世清:明天,我们就动员全村人。
孙同志:太好了,谢谢,谢谢。

37、日     外   李地主家门口
李世清刚送孙同志等人出来,就见众村民站在门口,为首的是二狗。
二狗:孙同志,乡亲们刚才跟俺说后悔没听您的,他们要俺带个话,说愿意听
从明天开始挖地道。
孙同志表情激动。刚要开口。
李世清:不,从今天开始!早一天挖好地道,咱们就早一天能对付鬼子!
孙同志回头看着他,李世清也很激动,脸色发红,完全不象个病人了。
李世清:鬼子过几天还要来,咱们时间不多,咱不能让鬼子骑在咱中国人头上,对不对?
众村民:对!
李世清看看孙同志。
孙同志:打倒日本鬼子!
众村民:打倒日本鬼子!

38、日    内   地道里
村民们在孙同志的指挥下挖地道。孙同志亲自示范如何在坑道壁上凿灯台,以及如何挖排涝的地道。

39、日   外   土坪
黄忠义带着民众在操练。二狗背着几支枪从边上进。
黄忠义:二狗,你干嘛去?
二狗:枪修好了,俺放你家了哦。
黄忠义:二狗,你替俺会儿。
二狗:干嘛?
黄忠义:俺有事。
二狗:啥事?
黄忠义:有事就是有事,那么多废话呢,替一会儿。
二狗看他语气坚决,没办法推拖,只好过去替他。黄忠义接过枪飞也似的跑了。

40、日    外    黄家蒋院
黄跑回来,插上门,把枪靠在墙角,转从柴垛里掏出个奇怪的东西开始研究。

41、傍晚    外    土坪
看家的女人给大夫们送饭,挖了一天地道和训练了一天的男人们开始狼吞虎咽。
二妞儿端着精心做的饭四下寻找孙同志。
孙同志正蹲在那儿抽烟。他觉着有人在看他,回头望过去,两人的目光接在一起。孙同志眉毛一展,二妞儿红着脸冲他笑了笑,举了举碗,放在地上示意他过来拿。
孙同志站起来过去,二妞儿飞快地跑开。孙同志端起碗来,看着二妞儿远去的身影。
他从碗底摸出一张字条:今天晚上三更我在村口等你。

42、夜    内     黄家
黄忠义累了一天,呼噜打得震天响。孙同志则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窗外月如明钩,更也刚响过三更了。
孙同志点着支烟抽了两口,又看看黄忠义,黄忠义睡得极死。

43、夜    外    黄家门口
孙同志溜出门,反身关门。四下张望了一下,匆匆走向村口。

44、夜    外    村口
月色姣好,朦朦胧胧地铺上一层乳白。
孙同志三步并两步中跑到村口,看上去一个人也没有。孙同志找了块石头坐下,点着烟闷闷地抽,一副很自责的表情。
突然一双手欲从后面挡住孙同志的眼睛,可是人却绊了一下,整个扑到孙同志背上。吓了他一跳。
原来是二妞儿。二妞儿忙从孙同志背上爬起来,全身紧张地缩成一团。
孙同志:没事吧?
二妞儿:没事,没事,没撞痛你吧。……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俺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孙同志:不会的,不会的。
两人一时不知该接着说什么,就沉默了一会。
二妞儿:饭好吃吗?
孙同志:嗯,好吃。
二妞儿:地道挖的啥样了?
孙同志:快好了……不过你家离村有点远,我还没想好怎么连起来……
皓月当空,初次约会的情人们竟谈论着这样无聊的话题,让月亮也烦得用一片云挡住了脸。

45、拂晓    外    黄家前院
孙同志从外面回来,正欲悄悄进屋,正撞上上完厕所的黄忠义。
黄忠义:(睡眼惺忪)你干啥去了?这时候才回来。
孙同志:啊……没啥……睡不着,我就去查看了一下村里的地势……忠义啊,等会儿咱们商量一下挖枪眼的问题。
黄忠义:(来了精神)成!挖好枪眼打他奶奶的日本鬼子!
孙同志:(附和)是啊,是呀。

46、日    外    村间小路
二狗模仿鬼子进村。从周围的房子、墙角里伸出枪口以及长矛模拟作战时的情况。二狗装成被打死的样子,孩子们欢笑着扑到他身上

47、日    外    黄家前院
黄忠义坐在那正在摆弄40场里出现的东西,现已成形,竟是个手榴弹制成的跳雷。

48、傍晚    外    土坪
众人又在吃饭。孙同志仍然端着那只碗吃着二妞精心准备的饭菜。二妞儿远远地看着,很开心的样子。

49、夜    外    村口
孙同志坐在石头上,二妞儿靠着,两人在看月亮。
淡出。

50、日    外    土坪
村民和武装民兵站在坪里,孙同志、黄忠义、李世清站在台上庄重地看着众人。
孙同志:乡亲们,同志们。咱们这几天努力工作,初步挖好了地道,但是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大家不能松懈。
李世清:谢谢大家跟孙同志合作,打鬼子的事靠大家动手。不然咱村子永远没有太平的日子。
孙同志:上面派交通员送了情报来,今天鬼子还要来咱村,咱们的地道还不完善,所以我希望大家回去后好好准备。粮食集中到地道中心的仓库里,老人孩子分三组藏到三个地下小厅里。民兵到各个地道关口就位,这个由黄忠义同志指挥。好,现在散会。二狗,你和忠义先指挥民兵将粮食搬进仓库。
台下开始忙乱起来,但还算有序。
孙同志:李先生,您先和夫人、二妞儿下地道。我在这里还有工作。
李世清:嗯。
孙同志:谢谢您。
李世清:谢我,为什么?
孙同志(笑了笑):谢一句怕什么呢?您先走吧。
说完,孙同志跳下台,与黄忠义、二狗一起指挥村民。

51、日    外    乡间小路上
前田带着鬼子、伪军正在前进中。李翻译跟在前田身后。一语不发。他身后还有抬轿子。

52、日    外    山头
哨民兵看到日军部队,放倒消息树。

53、日    内    地道
二狗跳进来,黄忠义、孙同志都在等着。
二  狗:鬼子来了。
孙同志:都做好准备,没有命令不许开枪。我们的地道还没挖好,我们必须看准了再决定下步反应。
二  狗:是。
黄忠义没出声,孙同志带着二狗走向地道深处。黄忠义看他们走远,悄悄地爬上去。

54、日   外   黄家
黄忠义从马槽里站出来,迅速跑到柴垛边,拿出跳雷、跑出院子。

55、日   内   地道小厅
孙同志进来看见众村民正紧张地等待着。
孙同志:大家不用害怕。鬼子奈何不了我们。到时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大家都不要出声,不然会暴露我们。二狗,粮食都运进来了?
二  狗:嗯。
孙同志:好。你看二狗,这地道的墙这么多裂缝,也不平,有时间一定让人给修齐了。唉!忠义呢?
画外音:我在这儿呢。
说着黄忠义飞跑过来,气喘吁吁的。
孙同志:你干嘛去了?
黄忠义:没啥,有个活板没关严……
孙同志:在哪儿?
黄忠义:我修好了。
孙同志松了口气,他又看看洞壁自语道:“不行,不行……”走向地道的另一处。

56、日    外    村口
前田走着走着,回头问李世明。
前  田:(日语)你肯定你外甥女愿意嫁吗?我们不要扰民,一定要善待老百姓,才能让他们信服天皇。
李世明(日语):没问题,没问题,请放心吧。
部队一直开进村子,可是村里空荡荡的。
前  田:(日语)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
李世明:(日语)可能……在睡觉吧。
前  田:(日语)睡觉?(看天上的太阳)现在?
李世明:(日语)睡午觉,睡午觉。
前田点点头,吩咐手下去各家集合村民。鬼子开始分头行动。

57、日   内   某民居
一个鬼子冲进来,屋里没人。他十分奇怪,四下找了找,还是没发现人,就出去了。
其实这一切全被藏着的民兵看了个真切,监视孔就在炕边上。

58、日    内    地道指挥部
传令兵跑进来向孙同志报告情况。李世清一家坐在一边。二妞专注地看着孙同志,在她眼中,工作中的孙同志太有魅力了。
黄忠义则时不时看看孙同志又看看二妞儿显得有点焦躁不安。
黄忠义:孙同志,派俺到前边去吧。
孙同志看看他,没说话。黄忠义有点急,二妞儿看看他。
二妞儿:孙同志,让他上去吧,前边需要个指挥的人。
孙同志扭头看着她,有点吃惊。
李世清:小孩子,多什么嘴!
孙同志想了想。
孙同志:黄忠义同志,你去村口的哨站代替我指挥。记住,除非特殊情况不许开枪。
黄忠义:是!
说完飞快地跑去上任了。孙同志看看二妞儿,二妞儿低下头。孙同志继续他的工作,二妞儿抬头又看着他。李世清把这全看在眼里,但没说什么。

59、日    外    村口
前田不耐烦地来回踱步。李世明看着也不知说什么好。
李世明:(日语)不如我先去我家把我外甥女接过来……
前  田:(日语)混蛋!没有村民就没有劳力帮我们把粮食送到司令部!到时候得到的就是军事处分!笨蛋!
李世明不再出声了。这里的一切也被看到了,监视孔在大树根边。

60、日    内    地道前哨站
黄忠义从监视孔边挪开,想了想,对边上几个民兵下命令。
黄忠义:把保险都打开,做好准备伏击鬼子。
民兵们犹豫地互相看了看。
民兵甲:队长,孙同志下命令不许随便开枪……
黄忠义:孙同志看不到这儿的情况,俺是这儿的指挥。鬼子队长就在外面,咱们可以给他来个一窝端。
民兵互相看看,拉开了枪栓,站到各自的岗位上。

61、日    内    地道指挥所
二狗跑进来,气喘吁吁。
二  狗:孙同志,鬼子在村里搜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就准备撤……
正说着,一声枪响从地道另一头传来。孙同志惊警地抬起头来。
孙同志:怎么回事?
二  狗:不知道……
接着炒豆似的枪志就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了。
孙同志:快,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说着人就和二狗一起跑了出去。二妞儿紧张地站起来,李世清的老婆搂住她,只有李世清静静地闭上眼睛,表情安祥。

62、日    外    村口
刚刚集中的日军和伪军突然遭到不明来历的伏击,死了几个人。但毕竟是训练过的正规军,迅速做出了反应,就地找到了掩护体,虽然无法还击,但民兵也打他们不着了。
前  田:(日语)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李世明:(日语)不知道!
他回头看看死在地上的抬轿子的伪军。
李世明:(日语)大概是八路军!
前  田:(日语)哪里?哪里?
李世明:(日语)不知道!
前  田:(日语)混蛋 !撤退,撤退!
鬼子和伪军组织起一个火力网,一边用强大的火力压住民兵的火力一边小心地步步为营地向后撤退。

63、日    内    地道哨站
黄忠义通过监视孔看到鬼子的动向。几发流矢打在监视孔边,他忙缩回头。
黄忠义:他奶奶的,想跑。
这时,二狗、孙同志跑了过来。
孙同志:怎么回事!为什么开枪?
黄忠义:枪走火了。
孙同志:我没让开保险,是不是你下的命令。
黄忠义:鬼子队长就在外面,这样机会不能放过。咱们得抓紧,他们马上要撤退了。
孙同志:(想了想)全力追击。
二狗:可是,这已经是地道尽头了,怎么追击啊?
黄忠义:我在村口埋了地雷。
孙同志惊讶地看着他。
黄忠义:以前有朋友教过。
孙同志:快去,看准时机再引爆。
黄忠义:谢谢。
说完跑出哨站,孙同志看着他远去的背景,表情很复杂。

64、日    外    村口
大部分鬼子撤到了民兵火力范围之外,前田指挥部队重新整队并且准备急行军撤回炮楼。
黄忠义在乱石堆后看得一清二楚。
鬼子部队迅速撤退,后面还有部分鬼子边撤边向后射击。
黄忠义握紧手中的引爆线,线另一头连着地雷。
鬼子迅速撤退,人群到了地雷上。
黄忠义猛拉引爆线。

65、日    内    地道哨站
“轰”的一声巨响,地道里的泥土也震落了许多。
二  狗:引爆了,咱们是不是追击。
孙同志:不行,武器咱们比不过鬼子,出了地道就挨打。等忠义回来吧。
说完他看看上面。

66、日    外    村口
黄忠义飞奔着,鬼子的子弹呼啸着飞过他身边。几发擦破了他的衣服。但他即时跃进了地道入口,并盖上了伪装。
从死伤的鬼子中站起来了个人,是前田。
前田:(日语)混蛋!混蛋!
李世明:(日语)太军,您没事吧?
前田没理他,而是捂着胳膊上的伤口指挥部队。
前田(日语):不要追击。撤退,撤退!带上伤员和可以拿走的武器撤退!

67、日    内    地道哨站
黄忠义跑回来,很生气。
黄忠义:为什么不追击?
孙同志:出了地道咱们就不如鬼子了。好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二狗,去看看乡亲们怎么样了。
黄忠义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
淡出。

68、夜    内    黄家
孙同志正在组织大家开会。同志们比较兴奋。
孙同志:今天,鬼子袭击了咱们村子。咱们的准备工作没有做好。
尤其是在关键时候有的同志沉不住气。虽然这一仗我们胜利了,但是咱们没有能从根本上打击到敌人……
黄忠义:孙同志你怎么灭自家士气长他人威风。今天的战斗俺就觉得打得好。没杀了鬼子队长是俺的地雷没埋好,但是咱们打死了那么些鬼子,还缴了那么多枪。就是大胜利嘛!
孙同志:今天打死了十一个敌人,其中有九个是伪军,只有两个日本人。这算是打鬼子吗?
黄忠义:那伪军也是帮鬼子的,没炸死李翻译太可惜了……
孙同志:忠义同志,你的话是代表党的,你现在的态度让咱们怎么做李世清的统战工作!
黄忠义:怕什么?反正地道也挖好了。
孙同志:黄忠义!我告诉你,你今天的行为暴露了咱们的军事部署,三天以内鬼子就会来报复,到时候地道还不完善,我看你用什么打鬼子!
正在这个气氛紧张的时候,门响了,二妞儿在叫门。
二妞儿:孙同志,俺舅让我来请你。
孙同志:散会,民兵上岗,一小时一岗,有情况立刻报告,说完开门出去。
黄忠义:(看着门)孬种。鬼子被打的那么惨还敢来。
二狗:少说两句吧,自己人先掐架。

69、夜    外    村间小路
孙同志走在前面,二妞儿跟在后面。
孙同志:二妞儿,我想过了。咱俩的事,我去跟你舅说……
二妞儿:别,急什么……
孙同志:(回头停下)怎么了?怕你舅不答应。
二妞儿:不是。
孙同志:那怕什么?我去说。
二妞儿:别说,反正别说。
孙同志:好吧,那就先放放。
两人又开始走,但是变成并排走了。
二妞儿:鬼子真的还会来吗?
孙同志:会……

70、夜    外    村口
一个民兵站在那儿,无聊地四下张望。一片云挡住月亮,让人有点不安。

71、夜    内    李家客厅
孙同志和李世清坐着。
李世清:今天这一仗会不会激怒鬼子。
孙同志:会。
李世清:那么他们很快还会来。
孙同志:对。
李世清:孙同志,我想请您一定手下留情。
孙同志抬头看着李世清。
李世清:我就一个亲弟弟,不论他对我怎么样,他都是我弟弟。如果他落到孙同志的里,请饶他一命。
孙同志:行。
李世清抬头看看窗外。二妞儿进屋送茶,李世清看看她。
李世清:孙同志,我还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孙同志:您说。
李世清:我这个外甥女,自幼丧母。我一直把她当亲闺女来养,一年前许了人家。跟你一样是个干革命的,后来鬼子来了,那男的上了前线就没了音讯,只当是死了,今天,我只想……
孙同志紧紧盯着李世清,二妞儿也看着李世清。
李世清:我只想请您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我这身子骨不行,全托付您了……
孙同志一瞬间愣在那儿什么也不知道了。二妞生气地看着李世清,然后跑进屋里。
李世清:孙同志,孙同志。
孙同志:啊……啊。
李世清:这件事您能帮我吗?
孙同志:啊……行……

72、夜   外  村间小路上
日军大部队迅速而无声地在路上行军。前田的胳膊吊着绷带,他表情凝重。李世明也跟在队伍里,神色紧张。

73、夜   外   村路上
孙同志和二妞儿一前一后走着,两人沉默不语。
二妞儿:(突然)你为啥答应俺舅?
孙同志没吱声,继续走,二妞儿站住。
二妞儿:你是不是不喜欢俺?是不是嫌俺丑?
孙同志停住,回头看着二妞儿。
孙同志:二妞儿,我不……我……
突然传来枪声。孙同志警觉地望向枪声的方向。
孙同志:二妞儿,快回去,带上你舅和舅娘进地道。
说完就跑向村口。
二妞儿:你要小心。
孙同志回头看看,点了一下头,就跑向夜幕深处。

74、夜    外    黄家门口
一哨兵满脸是血跑过来对着刚出来的黄忠义报告情况。
哨  兵:鬼子来袭击,鬼子来袭击了。
黄忠义:快,下地道。
刚说完一群村民就挤到了黄忠义家门口,二狗忙帮着组织村民进地道,枪声越来越密。

75、夜    外    村口
鬼子冲进村子,前田大声指挥着部队,零星的几个民兵在组织还击。但是鬼子的攻势很盛,根本挡不住。地上多了几具民兵的尸首。

76、夜    外    村间路上
李世清,他老婆和二妞儿正匆忙地向地道入口赶。刚转过一个弯,就有一队鬼子经过,他们忙躲起来。但是还是被发现了。
李世清:二妞儿,你带着舅娘快去找孙同志,我在这儿挡住鬼子。
二妞儿:舅爹!
李世清:快走。
说完,冲出去把拐杖扔向鬼子,鬼子吓了一跳,忙躲。李世清已经跑出去老远了,完全不象个病人的样。鬼子纷纷追着他开枪。
二妞儿带着舅娘迅速离开这儿,去寻找孙同志。

77、拂晓    外    村子里
鬼子们端着枪组织成一个火力网慢慢推进。
前田和李世明跟在后面,他们身边是五花大绑的李世清,李世明时不时侧脸看看他,李世清表情平静,只是不停地咳嗽。

78、拂晓    内    地道哨站
孙同志从监视孔里看到这一切。二妞儿和舅娘就在他身边。
孙同志:没我的命令不许开枪,黄忠义的命令也没用。二狗,你先带二妞儿她们去后面休息。
二妞儿:救救俺舅……
孙同志:嗯。你先过去,这儿有我。
二妞儿和舅娘跟二狗走了。孙同又从监视孔里向外看。

79、拂晓    外    村子里
李世明看看李世清,又看看周围的房子。
李世明:(日语)太军,咱们撤吧。土八路诡计多端,小心中埋伏。
前  田:(日语)好吧。带上他。
一指李世清。李世明看看李世清,李世清仍旧只是低头咳嗽。
李世明:(日语)他不是主谋,放了他吧。
前  田:(日语)不行,他是村里最有地位的人。我们必须杀一儆佰!
李世明:(日语)他有病,杀了他有损天皇威名……
前  田:(日语)混蛋!你们支那人全是混蛋!竟然用子弹来对付保卫他的大和战士!该杀!
李世明不说话了,他看看李世清。李世清终于停止了咳嗽,冲他笑了笑。李世明眼泪“哗”就下来了。
前  田:(日语)放火,烧了这里。
淡出。

80、日    外    村子
村子里四处着火,鬼子走了。村口的大树下是李世清身首异处的尸体。村子里女人哭声一片。男人静静的抬走死去的民兵。
孙同志、黄忠义呆呆地看着,两人站得很开。二狗来回跑着指挥救火。
淡出。

81、夜    内    地道某处
全村人挤在地道里,愁眉不展。孩子在哭。二狗在分粥给大家,他最后走到孙同志身边。
二  狗:(小声)孙同志,粮食受了潮,有的发芽了。
孙同志:是吗?
二狗摇摇头走开了。

82、夜    内    地道另一处
黄忠义正在同村里的年青人开会。
黄忠义:咱村子让鬼子烧了,咱们的兄弟也让鬼子打死了,这口气能忍吗?
青年甲:那该怎么办?鬼子枪炮比咱强,训练比咱好,怎么打得过呢?
黄忠义:光靠咱不行,俺想过了,咱们联系别的村,把地道跟他们的连上,到时候就可以相互照应着,还可以一起打鬼子。
青年乙:可咱跟最近的赵庄也有四、五里地,那要挖到什么时候啊?
黄忠义:君子报仇,十年都不晚呢。咋了,你让鬼子打怕了?想投降啊。
青年乙:不是,不是,不是……
黄忠义:怎么样?大家同意吗?
青年甲:这事,孙同志知道吗?
黄忠义:不用请示他,如果不是他那天太小心,咱们早就把鬼子给一窝端了。
大家不语。
黄忠义:行,就这么定了。
淡出。

83、夜    内    地道指挥所
孙同志正在熟睡,从地道另一头传来挖掘的声音,将他吵醒,他坐起来,仔细地听,然后跑出指挥所。

84、夜    内    地道某处
黄忠义正在指挥大家挖地道,孙同志过来。
孙同志:黄忠义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黄忠义:俺们在挖地道。
孙同志:为什么要挖地道?
黄忠义:为了跟其他村的地道接上。
孙同志:接上?
黄忠义:俺们要联系各村端了鬼子炮楼。
孙同志:什么?端鬼子炮楼?黄忠义,咱们自己这点地道还没挖好,连抵挡鬼子的能力都没有,你想端了他们的炮楼?
黄忠义:行了,俺还跟你直说,俺觉着你就是个孬种,是个缩头乌龟。鬼子为啥这么狠?如果那天放开手脚打鬼子,他们能杀咱们这么多人?全是因为你不敢放开手脚打鬼子!
孙同志:好!这方圆几千里地的村子我都去过,他们的地道我也都看见过,为啥人家不出事,就是没有你这个犟驴!
说完扭头就走了。大家看着黄忠义,不说话也没挖地道。
黄忠义:看啥看?挖地道!

85、夜     内    炮楼
李世明呆呆地坐在自己房里,耳畔回响着李世清死时的声音。
门外传来脚步声和日本人谈话的声音,其中一个声音是前田。
(以下为画外音)
前田:(日语)您能来真是我们的荣幸。这边请,岗本少佐。
岗本:(日语)让您见笑了。
前田:(日语)这些八路军太狡猾。跟老鼠一样。不过有了您这样的地道专家,我们就能对付他们了。
岗本:(日本)您过讲了……
李世明听得一清二楚。他表情严肃,正在进行很深的思想斗争。

86、夜     外     地道口
孙同志从里面站出来,拎着一个包袱。他盖上地道口正要走,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二妞儿:你要去哪儿?
孙同志:(回头)二妞儿?你一直跟着我?
二妞儿:你去哪儿?
孙同志:(四下看看)我……我已经控制不了局面了。我必须向上级汇报,再派工作组下来。
二妞儿:那你还回来吗?
孙同志:不知道……
二妞儿:带俺走!你去哪儿俺去哪儿。
孙同志:那不行,组织有规定,不许带女人。
二妞儿:那……那俺可以装成你外甥女。
孙同志:那也不行,你舅娘呢?怎么办?
二妞儿:舅娘……有人照顾。反正俺就是要跟你走……那个黄忠义喜欢俺,俺原先就是嫁的他拜把子兄弟,俺不愿意。现在……俺怕你一走,俺舅娘就把俺嫁他。俺不愿意。
孙同志:啊……

87、夜    外     炮楼
李世明端着尿盆从炮楼里出来。
岗  哨:(日语)你去哪里?
李世明:(指指尿盆)我去倒这个。
岗  哨:(日语)去吧。
李世明边点头哈腰地走过吊桥,边向四下张望,远处有一片小树林。他回头冲岗哨。
李世明:(日语)我去那边倒,可以吗?
岗  哨:(日语)去吧,去吧。
李世明走向树林,一进林子他就扔下尿盆,向远处跑去。

88、夜    外    村口
孙同志带着二妞儿出了村正走着,远远地过来一个人。他们忙躲起来。
那人跑近了,原来是李世明。他停下来气喘吁吁,等把气喘过来时,他抬头看到一个到处是残垣断壁的村子。
李世明:(大喊)有人吗?有人吗?
突然他背后被人用手枪顶住。
孙同志:不许动!你来干什么?
李世明:别开枪,我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鬼子请来了地道专家对付你们。我估计没多久他们就会再来。前田对你们十分恼火,也许会杀许多人,快跑吧。
孙同志:我凭什么信你?
李世明:我哥哥死在日本人手上,这还不能让你相信我吗?
孙同志:(想想)你先跟我去八路军指挥部。
李世明:那就来不及了。
孙同志:别费话,走。
孙同志押解着李世明走在前面,二妞儿在后面跟着。

89、夜    内    地道里
黄忠义正在指挥挖地道。二狗跑来。
二狗:孙同志不见了。
黄忠义:不见了?这个孬种,想逃跑。二狗,你在这儿指挥,我去追他。
说完跑了出去。

90、夜    外    乡间小路上
黄忠义飞奔着,后面跟着的几个民兵,几乎都快跟不上他。路边是密密的高梁地。
远远的,可以看见孙同志押解着李世明,二妞儿跟在他们后面。黄忠义加快步伐,民兵们很吃力地跟在后面。
“砰”一声枪响,孙同志倒在地上,黄忠义猛地站住,愣在那里。
一群鬼子从高粱地里冲上来围住孙同志等人。黄忠义忙示意民兵们就地隐藏起来。
前田从路边高梁地里出来,他看看腿上中弹倒在地上的孙同志,又看看李世明,最后看看二妞儿。二妞儿紧紧地偎在孙同志身边。
前  田:(半生的汉语)晚上好,各位。
李世明:(日语)你跟踪我。
前  田:(日语)你比你哥哥还坏,居然背叛天皇……
李世明:(日语)我只是重新回到我的同胞身边,无所谓背叛。
前  田:(日语)没时间跟你废话。(对孙同志)这位先生,你一定是总指挥吧,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黄忠义远远地看到前田叫两个鬼子架住孙同志,押着二妞儿、李世明向村子走来。他忙下命令。
黄忠义:快,回村子,回地道。
前田正走着,前面的鬼子喊起来。前田看了看那个方向,是黄忠义撤退时暴露了。
前  田:(日语)安静!继续前进,只是小部队。
孙同志抬起头看看前田,又低下头。

91、夜    内    地道
黄忠义跳进地道大声叫着。
黄忠义:二狗!二狗!全部民兵上战斗岗位。鬼子进村了。孙同志在他们手上,要小心行事。
地道里一阵忙乱。

92、夜    外    村口
日军部队走到这儿停下了。自动散开成一个火力网。前田上前,看了看地形,又回来看着孙同志。
前田:(半生汉语)前面埋伏的有,我的怎么进村的干活?
孙同志没理他,耷拉着脑袋仿佛昏过去了。前田看着他笑了。他回头看看李世明。一挥手让人把李世明带上来。
前田:(半生汉语)慢慢想,我们的去看戏。
说完又一挥手,鬼子放开李世明。前田凑上前离他很近。
前田:(日语)你两次投靠敌军。你是一个非常差劲的人,天皇不喜欢叛徒。我会代他处理这件事。
说完一脚把李世明踢倒,就势抽出刀来斩下他的左臂,李世明的惨叫刺破天空,连鬼子兵们也惊得回头观望。
前田:(日语)我的祖先是武士,这一招就叫“红叶斩”,是我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在枫树林里练成的。讲究的是快、准、狠。一招之下非死即伤。好了,尝尝你自己的血,给我描述一下它的味道。
说完扳开李世明的嘴,又一刀把他的舌头给割了下来,挑在刀尖上,舌头顺着刀锋向下滑了一下。一个鬼子看着这个情景忍不住吐了。前田上去煽了他一个耳光。
前田:(日语)混蛋!这么胆小怎么做天皇的战士?
他回头看时,李世明竟然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冲他冲了过来。前田迅速一侧身。手中刀锋一闪,斩下了李世明的头,李世明的身子又向前冲了一步才倒地,血染红了高粱地。
二妞儿抱着孙同志哭得十分难听,几乎象在喊。前田又一挥手,两个鬼子把二妞儿从孙同志那里拉开。二妞儿拼命扭动身躯但挣不开。
前田:(半生汉语)告诉我,哪里进村,安全的有。
孙同志紧紧盯着二妞儿,二妞儿哭得更厉害了。前田上前把刀贴在二妞儿脸上。李世明的血就顺着二妞儿的脸流到她领口流进她的衣服。二妞儿拼命要躲开却躲不开。
前田:(半生汉语)你的想好的没有?
孙同志还在犹豫,前田猛地举起刀,刀锋划过空气时竟嗡嗡作响。二妞儿也陡然停止了哭和挣扎,静静等待命运的来临。几乎就在同时,孙同志……
孙同志:我说!我都说……

93、夜    内    地道
黄忠义从监视孔里紧张地观察着。二狗跑来。
二  狗:忠义、忠义,鬼子从村东头进村了,地道在那边没有射击孔,咱们没法打着鬼子!
黄忠义:糟了,快走。我带民兵上地道打鬼子,我去,通知乡亲们撤退。

94、夜    外    村子里
鬼子小心的进村,由孙同志带着,前田押着二妞儿在后面。突然枪声大作,鬼子和民兵交火了。一瞬间,村子里火光四起,子弹飞啸,开始民兵利用比较熟悉地形的长处顽强狙击日军, 但日军的武器和军事素质迅速占了上风。

95、夜    内    地道
黄忠义指挥着村民撤退出地道,但显然指挥不力,村民乱作一团,黄忠义在中间怎么大喊也没有用。

96、夜    外    村子里
鬼子跨过民兵们的尸体前进。前田踢开一具尸体,是二狗。前田回头看看孙同志。
前田:(半生汉语)你的,叛徒的也是。
说完他笑了。没有声音,只是微笑。征服者的微笑。
淡出。

97、拂晓    外    土坪
日本的太阳旗又一次迎风展开。在硝烟中猎猎作响。鬼子在四周架着机枪。前田又一次站在这儿看着被俘的黄忠义、孙同志、二妞儿和乡亲们。
前田:(半生汉语)你们的……支那人,八格!天皇的不高兴。(又变成日语)天皇的战士保卫你们,你们恩将仇报。简单是畜生。我今天代表天皇来处罚你们……忏悔吧。
太阳正在慢慢升起。枪声大作。

98、晨     外    土坪
孙同志、黄忠义、二妞儿看见满土坪的尸体,无语。前田在他们身后来回踱步。
前田:(半生汉语)天皇的愤怒,你们的看见了。(变成日语)你们也忏悔吧。
说完他挥挥手,一个鬼子兵抬上留声机。前田放上唱片,传来贝多芬的《英雄》。
前田:(日语)多好的音乐。胜利时听这样的音乐真是享受。你们很荣幸听到它……
太阳开始放出万丈光芒。《英雄》唱片又走针了。同时传来了刀锋砍入人体的声音。
淡出。音乐淡出。

99、日    外    烈士墓前
字幕上。记录片式镜头。
少先队员站在烈士墓前宣誓。
解说员在为少先队员讲抗日史。
展览窗里的枪、日本国旗、长矛等一些文物。
中国人被砍头的照片。

剧 终

本文发布在演艺市场,演艺吧,别乱转哦.域名www.yanyi8.com.男:喧哗声音特别吵。  女:有张桌子人很少。            
说点什么:
孙彦凯签名
回复 支持(0) 反对(0)
楼主连载(回复)

本栏推荐图文

Powered by wxForum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