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DV剧本《似水流年》(情景喜剧)

发布:徐超皖  更新时间:2022/5/14 16:27:29  标签: 剧本 喜剧 校园 情景
校园DV剧本《似水流年》(情景喜剧)


淡入
大字幕:
谨以此片献给所有留恋草色校园的朋友们
外景 闹市中心-白天
(画外音)在这座城市的森林里,我每天都在为了生活而奔波。(XX生活小区前)早晨8点, 准时上班,然后挤车;(XX电视台)下午5点,准点下班,坐车.每天就这样朝八晚五的重复着一切单调的重复,生活毫无起色,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蚂蚁,在这座钢化的森林里,我显得是多么的渺小而迷茫…….

切入
内景 XX办公室-校门-白天
一位男生毕躬毕敬的从系主任手里接过毕业证,毕业证的上面烫着一行金字.随后,只见他背着一个印有XX广播学院字样的行李包走出了校门,在门口他停了下来,转过身往回望了一眼,朝生活了四年的地方瞥了最后一眼,也就是这最后一眼,让他眼睛里情不自禁的闪出了异样.
内/外景 图书城-白天
繁忙的工作之余,他总会来到图书城翻翻新书,了解最新的社会动态,对知识露出一副渴望的表情.由学生步入社会,他完成了一个阶段的转型.四年的大学生活没有把他培养成一个社会精英,便毫不留情的把他抛进了社会的炼钢炉,溶进了就业的大军,他感到自己充其量是个假冒伪劣产品.在日益高淘汰率的商品经济人才战中,他备感压力.
内景 房间-黑夜
' 嚓'......'嚓'......'嚓'三下电火花的迸发,黑暗中一支烟被点燃,映着一张支离破碎的脸,只见他衔着烟嘴猛吸了一口,轻轻的释放出来.接着房间里只剩下一只晃动的火星,慢慢的被燃完.
外景 楼层-街道-白天
——(画外音)有时候,我会在周末的早晨爬上九层楼顶,去体会着一份黎明前的黑暗。
——(画外音)有时侯,我会举着一张人民币,仰着头,映着日光,分辨着它的水印,我希望它不是假的。
——(画外音)有时侯,我走在炎热的马路上,看见前边有一棵大树,我就像解了渴似的,躲到它的树荫下,再也不想出来。
——(画外音)有时侯,我干脆什么都不干,只是一个人站在天桥上,俯视着底下干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流,看那些与我陌生的人和物,似流水浮云.
内景 咖啡厅-白天
他走进一家咖啡厅,要了一杯咖啡,独个儿看着那杯冒着水气的黑色液体,露出麻木的表情,许久,他抓住杯子大口的灌了下去,味道很苦很苦.他皱着眉头忍气的吞了下去,他觉的咖啡的苦涩比起他的生活,要甜.
内/外景 工商银行-白天
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当时他正在工行。在工行的填单上划'衣俊卿'三个龙飞凤舞的字样.出工行的时候,手机响起,发出清脆的铃声,他惯性的将它掏出放在耳边。
衣俊卿:喂,哪位?
陌生女人:喂,……喂......(路上夹杂着车辆嘈杂的声音)
衣俊卿:喂......(换了个身体侧位)
陌生女人:......喂,我是水草......
衣俊卿:是你?水草?
俊卿的身体晃了一下。他相信他身上所有的细胞全部激活了,因为他感到他快要瞌睡的双眼突然光亮了不少.
水草:恩……
衣俊卿:你现在在哪?
水草: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你还在老地方呆着吗?
衣俊卿:是的,老地方!我们上学的城市。
耳边传来一阵咯咯的笑…….'我可是打听了很多同学才弄到了你的号码,我现在在南非的尼日利亚' 俊卿的心猛的一震,他感觉身体快要倒了,脚不由自主的向下探了一步,支撑着平衡.
衣俊卿:(着急)你丫怎么一个人跑到大非洲去了?
水草:(一字一顿)恩......我今天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明天就要结婚了……(电话里传来一阵紧促的呼吸)
衣俊卿:哦!(若有所思)黑人?
水草:(一阵爽朗的笑声)移民!
衣俊卿:是嘛?(我觉得我该掩饰点什么)
水草:恩
衣俊卿:你在那边过的幸福吗?
水草:幸福...不舒心但很体贴
衣俊卿:那就好!(惆怅)
水草:恩,……你那边现在是夏天吗?我这边几乎常年是夏天。
衣俊卿:夏天!(我的脑子似乎在开小差)…是…是夏天…夏天
我嘴角喃喃的说,脚下却踩了个空,精神开始有点恍惚,仿佛在寻找某个似曾相识的夏天,我抬头望了一眼太阳,我不知道它是什么颜色,但我知道它一定会给人带来五彩缤纷。
交切-教学楼A班/B班-白天
那是一个激情飞扬的夏天,阳光热情似火。在长长的马路上,两排的绿树掩映着一丝清凉。
XX广播学院的一栋斑驳的教学楼里。
(A班) 有一位男生,他叫衣俊卿,(镜头推门而至)
(B班) 有一位女生,她叫水草。 (镜头隔窗而视)
课堂上。
A班X老师(女):同学们,我们这儿是广播学院,开学的第一天,我想请一位朗读一首诗,或者是一篇散文,用声音的传递来做为我们新学年的开始。材料可以自选,好,那位同学?
B班X老师(男):我们的专业是播音与主持艺术,所以按照我本人的意愿,开学的第一堂课,我需要看到你们的发挥。
(俊卿立马想到昨天在草地上捡到的一本诗集,毫不犹豫的翻到了第XXX页,一首诗映入眼帘)
(水草特别爱好看书,平时就书不离手,昨天刚买了一本席慕容文集,只可惜在草地看书时,随手那么一放,结果弄丢了,想到就心痛不已,不过诗集其中精彩的部分,她还是能背下来)
俊卿站了起来:老师,我来试试!
水草端坐在座位上,举起了她的右手……
(交切镜头)
俊卿:一棵开花的树
水草:席慕容
俊卿:如何让我遇见你
水草: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俊卿: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水草: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俊卿: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水草: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俊卿:阳光下慎重的开满了花
水草: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俊卿:当你走进 请你细听
水草: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俊卿: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水草: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俊卿: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水草:是我凋零的心!
衣俊卿/水草:“谢谢!”(教室掌声响起)
结束交切
下课铃声响起,放学。俊卿与水草两人同时走出教学楼大门,俊卿手里拿了一本昨天捡到的诗集,漫不经心的迈着步伐,而水草手上是空空的,她肯定不知道自己的书此刻被一男生抓在手里。
交切-校园小径/石椅-黄昏
傍晚黄昏时分,俊卿在校园的小径上散步,迎着扑面而来的花草树木的香味,几分悠闲,水草坐在石椅上看书,静静的仿佛正沉浸于某个生动的故事情节。
校园广播骤时响起,广播中传来女主持人天籁般的声音: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又到了校园之声《青春诗歌》栏目的时间了,主持人宁静在录播间里守侯着,准备为大家放飞一份心情,今天特地找来了一首特别优美的诗篇《一棵开花的树》,于朋友们一起来分享……
稍后,广播里传来《一棵开花的树》诗的朗诵。
俊卿听到了。
水草也听到了. (两人都竖起了耳朵)
他的心里一定在偷偷的笑,因为他的表情挂在脸上.
她肯定也在心里的某处偷偷的乐,要不然书掉在地上捡起时拿倒了,她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像嘴里含了一颗糖似的.
俊卿恰时经过石椅,他仍在笑,她也在笑,他看到了她在笑,她也看到了他在笑,两人想的是同一件事情,以同一种表情示人,却不约而同的以为对方在冲自己乐:
衣俊卿:'同学,你是在看书吗?
水草轻点一下头,表示同意他的看法.
衣俊卿:你的书拿倒了.....我说,(思索状)是不是研究文字的形状比文字本身更有味道啊!'
水草捏看着手中的书,吐了吐舌头.
结束交切
(画外音)从那天起,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有人对着你傻笑,可千万别认为他一定是冲着你笑,说不定他有可能是冲自己的事乐乎着,像这样的傻瓜,有,一定有!而且遍地开花。你看,马路上,天桥上,公交车上……我们要记得分辨那一个个或善良或邪恶的面孔.
他的笑,不是针对她,而是生活的一个延续。
她的笑,也不是针对他,而是对自己的一个安慰。


切入
外景 小镇-黎明
寂寞的8月,俊卿和水草同时收到了大红的录取通知书
破旧的小镇,黎明拂晓。
村头,耿明风风火火的一路奔来,大喊着:俊卿……俊卿……
(耿明是我儿时的伙伴,一起穿开裆裤,一起玩弹弓捉麻雀长大的)
衣俊卿:耿明,怎么了?
耿明扬扬手中的大红本本(录取通知书)
俊卿一把抓过,调侃道:是我的?我怎么看,像本结婚证?.....拿到这玩意儿,这男的,算是娶到了,这女的,算是嫁出去了,你丫小子在哪拿的?
耿明:' 镇邮局。'
俊卿吃惊的看着他,心想:镇邮局在三十里开外,一路上还没法搭到车,也就是说只有靠脚去量,来回要六十里哇!
俊卿用几近关切的问:你的呢?你的来了吗?
耿明的脸色开始有了变化
耿明:没……没……还没呢!(支吾)
俊卿拍着他的肩膀:别着急,会来的,没准儿明天就来了。
耿明尴尬的点着头(不自然的笑)

叠入
N天后
(画外音)耿明的录取通知书终究还是没来,而我!到了开学的日子,背着沉重的行李和家人零叮的嘱咐,登上了北上的列车。
车站上,耿明送我。
上车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耿明,他的眼眶里满是晶莹的东西在闪动,他站在拥挤的人群中,更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如一支幼苗,在忍受着山洪冲泻时的热浪,让我好生悲凄,我几乎不敢看他,我怕我的眼神会伤害到她,因为我的喉咙几近哽咽,我偷偷的转过脸去,扬了扬手,不再看他,火车此时'呜……“的一声笛鸣,开动了。

切入
外景 XX一中-白天
XX一中门前,水草手中拈着大红的录取通知书,忧忧的走着,她走到了一棵树前,忍不住的啜泣起来,甚是悲切.小雨(女)从后面赶过来,抽出一张洁白的纸巾,递给她。
小雨:“水草,不要难过了
水草:我...没有(侧过脸)
小雨:我还是相信你是最好的.
水草:哇……(泪雨滂沱)为什么我的专业成绩第一,结果还是被调剂到这所学校呀!
小雨:水草,什么事都难以预料啊!你的文化分一直也是不错的啊!
水草:是啊!为什么啊,发挥的这么不尽人意呀?
小雨:哦,别哭了,再哭就变成泪美人了。
水草:(化哭为笑)恩,不哭了(擦眼睛)
小雨:来,我请你吃雪糕
两人走到一冰柜旁.
小雨:老板,来两根雪糕!转手递给水草一根
两人咬着雪糕平静的走着.
小雨:我们回家吧!家里人等着我们呢!
水草:好吧!
小雨:走吧!
夕阳下,影射出两个长长的背影.
内景 房间-黑夜
晚上,水草找出曾获得的一大堆红本本奖项,那里面满载着她成长的脚步,她燃起了一团火,边哭边撕着纸业,慢慢的将它燃为灰烬。旁边,一并扔下的有一团团厚厚的面巾纸.

切入
内景 食堂-白天
(开学伊始,俊卿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他一边为自己的选择沾沾自喜,对广播电视的热爱,一面对耿明的遭遇表示惋惜。但是空前的新鲜感很快的淹没了他所有的不快,他突发的变得浮躁起来。)
他端着瓷缸去食堂,热情的和认识的,不认识的打招呼,很多时候,旁人一脸的茫然。
他时常感到如今大把的时间可以供自己任意支配,像突然拥有了大把钞票的爆发户一样,不知所措。先不管,挥霍一阵子。以前老把时间花在课堂上发呆去了,现在要补回来。于是,他忙着到处耍牛皮,一刻都没闲着.
内景 宿舍-白天
碰上他的第一位哥们儿
衣俊卿:你好,来自哪儿
郝状:武汉
衣俊卿:好地方
郝状:那是啊!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啊(无限感慨)
衣俊卿:兄弟叫什么
郝状:好壮(郝状)
衣俊卿:不会吧,老兄,我们可是地地道道的老实农民出身,不要吓我好不好,我怎么看你也找不出壮这个词呢
郝状:靠,那是你还没发现(开始脱衣服)
俊卿一脸的惊谔
衣俊卿:你想干什么
郝状:兄弟,莫惊慌,且听我细细道来(摆出李小龙的姿势)嗷....啊…….哦……哈……(拳脚功夫)
我端详了他片刻,发现此生面黄枯瘦,身体修长,动辄就要显示肌肉,其实是一堆排骨。
衣俊卿:兄弟,你还没吃饭吧!
郝状:啊,!是啊,没吃(嘎然止住)
衣俊卿:那一起吧
郝状:好啊!
内景 宿舍-白天
不幸的遇上了第二位哥们儿,高竹
此生肥头大耳,每每面对男生总是晓之以礼,动之以色,然后再搔首弄姿,摆弄他的美腿,男生纷纷作鸟兽逃窜状,有的呕吐不止,有点跃上窗台,高呼:别拦我,我要跳啦
背后的一堆坏人齐声:不拦你。
于是众人很讲义气的上前去推.
外景 马路-白天
男生楼下,一大堆花样年华的女生经过。
俊卿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和哥们儿一起指点比划着.
俊卿油腔滑调的朝人堆里喊道:“美女“
此时,在一群女生中有一位秀色可餐的女孩,侧过头来,向他挥手致意。
俊卿涨红了脸,旁边的伙计在配合着暴笑,很是无措.
心想:天底下还有这种女孩,她怎么知道我在喊……(莫非是同道中人)

内景 宿舍-白天
俊卿,郝状,高竹,三个人臭味相投,遂举行桃园结义.
衣俊卿:今个儿大家都在,我有个提议
郝状:什么提议
高竹:说来听听
衣俊卿:既然大家都这么熟了,我就一家不说二话
郝状;全是废话,拈重要的讲
高竹:快说
衣俊卿:我们哥叁儿几个这么志同道合的,不如来个桃园结义,岂不痛快!
郝状: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高竹:好!这个想法很好,我当老大,就这么定了
衣俊卿:不同意的请举手
俊卿和郝状急速的举起了右手,衣俊卿:2比1 否决
高竹:那我就做张飞好了
衣俊卿:既然高竹如此茅塞顿开,郝状你这么英俊,那关羽就非你莫属了
郝状:英俊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想当年,我的帅曾一度惊动党中央,引起高层重视,如今物是人非,哎,英雄气短,只好屈就了
衣俊卿;二位贤弟如此才德兼备文韬武略真令老夫老泪纵横啊,朕决定,明日午时即刻登基.
高竹:去死吧你!老东西
郝状:滚,丫儿子二蛋!
三人哈哈大笑.
衣俊卿:我 衣俊卿
郝状:郝状
高竹:高竹
齐声:以烟代香,盟誓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有肉同吃有酒同喝有女同要
衣俊卿:哦,我看这最后一项,分开来的好
郝状:说他不对那肯定是个错误的想法
高竹:分开分开,(指着俊卿)你看你人老珠黄的,还惦记着这事
衣俊卿:我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哇
郝状:对...对...对,说的极是
高竹:呵呵,你真傻冒哦
衣俊卿:......才怪呢,这叫走在时代的前列,与时俱进的时代青年
高竹:死去吧,狗屎!
切入
内景 班级-白天
班会课上.辅导员X老师说:'开学之即,请成绩优异家境条件贫寒的学生赶快递交贫困生申请.....缓解一下生活上的压力.
俊卿找了件难民衣服,精心的打扮了一翻,屁颠屁颠的去见辅导员,一脸苦瓜相的对辅导员说: X老师,我…(愁眉苦展)…说着从破洞般的口袋摸出一张皱巴巴的贫困证明......
就这样顺利的骗到了两百元的贫困补助,和几个死党狠狠的撮了一顿,感觉良好
吃后他擦擦油腻的嘴说:'当贫困生真好'
内景 校园内-白天
(水草是个活跃的孩子,平时在宿舍大吹大侃,无所顾忌,戏弄作弄别人,但是在校园里则是完全的淑女形象,什么事都波澜不惊.)
(慢慢地,日子过的像吞温水一样的平淡,早先的新鲜感早已荡然无存,俊卿神色忡忡的行走在校园中)
教室里,稀两的人群.
球场上,热腾的奔涌.
草地上,校园歌手的颓废.
这些让他尽收眼底,他便对大学充满了失望.
一天,俊卿收到了父亲的一封信,(插入镜头—信)信中提到了耿明,他后来当了农民,守着三亩田地,娶了个媳妇,还生了个胖小子......
回到场景
俊卿读到此时感慨万分。
(画外音)我至今再也没见到他,他几乎成为了我少年时的一片模糊的记忆,我有时想,假如当年录取的是他而不是我,我们的角色将可能调换(闪回—小镇),但人生不能假设,我就只能按照现有的轨迹来过.
回到现在时间
内景 宿舍-白天
宿舍里.郝状光着脚丫子,躺在床上,丝纹不动.
郝状:咦,怎么这么香
衣俊卿:我在吃泡面
郝状:好香的味道
衣俊卿:有一点吧!
郝状:你怎么老是拿吃的东西来诱惑我.说着咂吧咂吧嘴巴.
衣俊卿;怎么了?口水淌了一床是不是?
郝状:还不拿来?爷们儿一块品尝.
衣俊卿;靠,吃面条拿出一点专业精神出来好不好?要吃起来吃,要不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这面啊!(诱惑他)根根筋斗,色泽味美,是您居家旅行的好伙伴,我每天都来一碗,你看,现在,我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脚也不抽筋了,走起路来......
郝状:打住打住……再说就成大补品了。
衣俊卿:你来不来!
郝状:好,我来我来,咦,怎么只剩下一碗清水了?面呢?
俊卿拍了拍肚子:“--消化中。光顾着和你说话没照顾到面,叫你起来你不起来。”
郝壮端起缸子一饮而尽,“下次,走在路上,不要跟人提起,你认识我。”
衣俊卿;好的好的,你刚才是在喝可乐吗?

切入
外景 操场-白天
冤家总是狭路相逢的,才得以有故事的主人公出场.校园虽小,但是见一面却很难,具体原因不详.有一天,俊卿和水草,两个人在青草烂漫的操场上再次相遇了。双方就这样对视着,却没有言语,彼此一个交换的眼神让他们心有灵犀,大概是有一方欠另一方的钱,久拖不还,要不然不会那么死盯着看,以便化成灰也能从地皮线下揪出来,打上五十大板(浪漫版:抑或他们听到了花儿绽放的声音,那里满是青春的压抑)
(自板门,楼,梯,食堂,匆然的机会只留下两人相遇擦肩而过的身影,但是没有只言片语。)
外景 街道-白天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365天;自转一次是一天,24小时.分分秒秒都有相遇的机遇,但是俊卿与水草擦肩而过无数次,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匆匆的,不变的是身影,交换的脚步.
于是,俊卿开始留意这个女生,他发现每到周日她都要穿过条巷子,再横穿马路,到对面的邮局去发信,并拿回一封信,然后每次读完后都要在教室里失声痛哭。俊卿看到这情景,心里很是难过,但是无能为力,心中苦郁很久,很想知道这信的内容。他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在不远处观察着她的喜怒哀乐。校园小径上,水草平静地走着,眼泪不争气地又涌上来,她掏出面巾纸,信便不知不觉地掉下来,可她却毫无察觉。俊卿等水草走远,过去拣起,寄信的地址是某个医院。(插入镜头—信)
“我亲爱的女儿,你写来的信,我看过了,草草,你不用掩饰,爸爸什么都知道,你长大了,懂事了,爸爸真替你高兴。你妈妈走得早,我一手把你拉扯大,总是希望你能早点长大,很早就让你接受艺术教育,逼你学琴,跳舞,练声。是为了不让你落后其他的孩子,而现在我,一个大学教授,从事的是语言教育,却落上喉腔上的病症,我坚持不手术,是因为我热爱我的职业,恪守崇高的信念,宁愿选择短暂也不能失去说话的功能,我很担心你不能照顾自己,现在我心上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我知道你长大了......
回到场景
俊卿也被深深打动了,他心情沉重地把信拿回她的抽屉。
外景 公园-白天
水草在心情不悦的时候,总喜欢来到公园,公园里绿荫环绕,景色很不错,她总要呆上一个宁静的上午。俊卿揣着一架相机,有意无意地偷偷拍下她的影子。渐渐地,水草注意到了这个人。她发现这个男孩喜欢发呆,并且感觉他总是若隐若现地在自己的身边出没。
她甚至偶尔发现,他很爱写诗,很忧伤的那种,她曾在校报上看到过一篇。
内景 阅览室-白天
平静的日子,俊卿偶尔去图书馆。一次他惊奇地发现,她竟然就坐在他的对面。
这样使他再也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看书了,眼睛老是有意无意地转来转去,她的眼睛看过来时,他就瞟开,自以为是地认为那目光灼灼。他平时很是活泼,可不知怎的,面对水草的时候,他就激动,一激动什么都说不出来,刚刚想开口,脑袋就一片空白。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俊卿都没有主动地搭话,水草很希望他能和她交流,她表面上很是平静,心里却很是烦躁,也因此在七天的女生卧谈会中表现地情绪不一。
内景 宿舍-黑夜
第一天,兴奋……
第二天,喜悦……
第三天,盼望……
第四天,等待……
……
第六天,苦恼……
第七天,烦躁……
第八天,俊卿一大早赶到阅览室,她却没有来,等了好久,还是没来,心底第一次有种落空的感觉。
内景 教室-白天
以后的日子,他对她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但又不敢主动,于是他每晚都寄情于诗,可从未送出,只是,纸篓里,满满的,是揉碎的纸团。
内景 宿舍-教室-白天
慢慢的,他的情绪开始低落,变得很忧郁很颓废,并且开始翘课,对学习缺少热情。经常在宿舍里睡懒觉,老师上课点名多是不在,导致补考.
补考。
(这时,他认识了美玉,水草的好朋友,而水草却和郝状多有接触,于是俊卿与郝状,水草与美玉之间多少有点尴尬)
外景 亭内-白天
在学校的亭内,两人不期而遇,虽然……但是,他们的目光依旧热切。
内景 XX中介公司-白天
俊卿受不了这种煎熬,一边是兄弟,一边是爱恋,而且不顺心的事情接踵而至:父亲做生意赔了本,欠下许多债务.于是,为了生存,养活自己,他每天早出晚归
——做兼职,被人骗
——搞家教,学历文凭不够
——给人家发传单,站了一天,挣到几元钱……冻的哆嗦发抖
——最后只好变卖自己的收音机、珍藏的书籍,内心却在滴血
——甚至打算卖血,因贫血被医院拒绝,只好作罢
有无数个夜晚想就此了结自己的生命,但是每到黎明时刻他又放弃了,每每看到地平线上红日跳跃的刹那间,一股来自宇宙的力量充满全身,他朝遥远的天空大喊着:
“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好过”
喊着喊着就热泪飘飞,喊完才知肚子饥饿难忍,已经到了零点的极限,无奈之下时常找朋友托亲戚的厚着脸皮到处蹭饭.
生活的重压时时逼近他,几近绝境。期末考试再次来临,因为上次补考,这次如再有课目挂红灯,就可能拿不到毕业证,甚至退学。他着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只好把方向转移到学习上,赌生命的最后一把,
经过1个月的突击学习,他争取到了一等奖学金。
'原来考试是个吃软怕硬的家伙啊,你软它就硬,你硬它就软,这不......'
父亲的生意也在此时大有好转.,俊卿的生活条件开始改善.

内景 宿舍-黑夜
而高竹,是个看见美女就浑身发抖的家伙,见谁长得漂亮,就跟谁亲热.晚自习过后,宿舍门开着,俊卿表情木然的回到宿舍,一声不响的坐到床上.高竹紧跟着进来,手里拿着个暖瓶,俯身拿起一个暖瓶往里灌水.
郝状:(厉声)你干什么
高竹抬头,发现众人都在看他,忙解释到:小芳那儿没水了,我帮她倒一点.
郝状:没出息!男人也不能太低三下四啊!
众人同声附和,高竹嘿嘿一笑,出去了.
(日子在上课,睡觉,吃饭,打牌中一天天地轮数过去……大学四年,匆匆一晃.)

内景 饭店-黄昏
毕业的前三天,俊卿,郝状,高竹三个人凑到一块喝酒。
高竹:俊卿,你的实习期快要结束了吧?
俊卿:恩,差不多了。
郝状:台里面有留你的意思吗?
俊卿:还不知道呢,反正就这样。不过昨天专题部主任找我说谈了一次,大致是年轻人要好好干,会有发展前途的,一番马克思主义教导。
郝状:那不就得了。看来啊,肯定是跟你对上眼了,暗示你再表示表示,这年头都这样。
俊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俊卿:郝状,你呢?
郝状:啊?我啊?(挠挠头)这几天联系到了一家广告公司,搞创意策划。公司挺不起眼的,先积累点经验,如今找工作比找老婆还难。干一年再说吧,以后再寻机会去沿海地区发展。
高竹:来,大家先干一杯,祝贺郝状找到了婆家。
俊卿:高竹,光说我们,你怎么样了。
高竹: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要回家修地球去,失业、失恋,怎么人生最痛苦的两件事都让我们赶上了?
三人沉默片刻。
其实,我也是。(俊卿和郝状异口同声地说。)
说完,俊卿和郝状两人对视着对方。
闪回
美玉,今天跟我说--
(校园小径)美玉:俊卿,我看马上要毕业了,我想我们要谈谈。
他预感地望着她。
俊卿:你想说什么,你说吧。
美玉;我看我们分开吧。
俊卿:为什么?
美玉:你说呢。
俊卿:我一直对你很喜欢,虽然我从没跟你说。
美玉:但是你一直对水草念念不忘。
俊卿:我……两人目视。
美玉:好了,我要走了。

郝状:水草
水草:恩?
郝状:和我在一起你感到快乐吗?
美玉;为什么问这个?
郝状:我想知道你内心在想什么。
水草:很好啊。
郝状:不,你不要再欺骗我了。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你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水草低下头。
郝状;我们散了吧!对大家都好。
水草无语.
郝状:我再也不用欺骗自己,折磨自己了。(望着天空)
水草静静地呆立在树下。

小芳:高竹,其实我一直是把你当朋友,从来没想到这方面的问题。你平时那么逗,我觉 得你挺有趣的。
高竹:......所以,你一直把我当块笑料。
小芳;不是,不是...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高竹:好了,我知道了,你走吧。
小芳;高竹!
回到现在时间
餐桌上,这时郝状扔过来一句话,你应该去找她!
俊卿看着郝状的眼睛,他的目光真诚而坚毅。
内/外景 宿舍-女生楼下-黄昏
俊卿忽然震惊半晌哑口无言。手中的杯子悬在半空.
片刻冲出饭店,狂奔在街道上。
发疯似的冲到女生楼,路灯映照着隐隐灼见的路面,俊卿一个人站到了楼下。
'水草,水草……'声嘶力竭的大喊
楼上露出无数个天真无辜的脑袋和茫然的表情。
水草正坐在床铺上歪着脑袋看书,她是听到了。
她本能地站起来冲出去,走到窗边停下,她看到了,是俊卿。(有些东西似乎是宝藏,即使被贴上了封条,无法启封,但它仍像包裹着的沉香一样,一旦外泄,就蜜醉蝶倒,把空气收拾的一干二净,你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我不知道)
'他终于来找我了,为此我等了四年,可惜一切晚了,明天就要毕业了,我们还有机会 吗?她心里默想
窗户门紧闭,宿舍姐妹都沉默不语地看着水草。'(时钟在滴答)
俊卿在楼底忧伤地唱着《那些花儿》。
很久,女生楼里没有动静。
美玉看不过去了,拿起一盆洗脚水倾盆而下,浇了俊卿一头,他感到很一阵寒冷.
水草再也忍不住了,冲下楼来拉住他的手。
外景 校园内-白天
毕业的前两天
水草:今天,我们干什么?
俊卿:我有三个愿望,想让你为我实现
水草:如果我完成不了呢?
俊卿:那就没人可以做到了
水草:好吧 你说吧
俊卿: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拿点东西,马上回来
俊卿穿着一件破烂的T恤,上面满是窟窿,还被彩笔“√”了一笔,做成NIKE的品牌,骑着一辆除了铃铛不响外什么都响的单车过来。
水草:俊卿,你这是怎么了?
俊卿:(装酷)不好意思,水草,我的那辆大奔没车油了,所以赶着这车过来,还有刚才在路上碰见一乞丐,他拍着我的肩膀:帅哥,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帅的小伙子,给点面子,借点衣服穿,“他喊我帅哥,我当然高兴拉,我头一回见人家这么叫我,我脑子一热,便把衣服给了他,换了这身,怎么样(转转身)还不错吧!
水草:(睁大眼睛)你发烧了吗,要不变白痴了!
俊卿:没有,刚刚量了才40度,很低啊
水草:(假装生气)你这么自负,叫我说什么好呢?
俊卿:你就什么都别说,假装没看见
水草:(噘起小嘴)不幸的是我看到了
两人哈哈大笑
水草:说吧,你的第一个愿望!
俊卿:我的第一个愿望:把我最心爱的姑娘带进童话,啃M去
水草:好,批准,
俊卿:出发!
于是两人浩浩荡荡的杀进城去.

(画外音)水草,我的第一个愿望寓言 你知道吗?我是告诉你,我很贫穷,不能给你好的生活,但我可以给你完整的爱情!
外景 公交车-白天
毕业的前一天
俊卿:水草,今天我想游览整座城市,留下我们的足迹,凡是从来没去过的地方,今 天全部踏遍,你说怎么样
水草:这是你的第二个愿望?
俊卿:恩
水草:好,同意
俊卿:出发!
他们买了两卷冰淇凌,上车,下车,不断的倒换着,任车轮压过城市的心脏、血管,象两个坐车痴心病狂者,从1号公交坐到901号公交.
(画外音)水草,我的第二个愿望寓言你知道吗?我希望在你成长的路上,有我一直的陪伴着你,就象一起坐公交时那种感觉,在你的身边静静的候着!
到后来,黄昏时刻回到学校
两人一脸的沉重
他们知道,明天意味着什么,分别时,欲言又止.
晚上,两人各自在宿舍沉思,几乎彻夜难眠.

外景 火车站-白天
毕业的那天,俊卿打点好行李,然后去找水草,美玉告诉他:
她走了,留下这个
俊卿一手接过,是个信封
展开--里面是张火车票
(插入镜头-火车票)火车票背面写着:我已猜到了你的第三个愿望,你能在30分钟内赶到车站,将我带走吗,我将实现你的第三个愿望,不然......记住哦,火车是准点的哦,我也如此
回到场景
美玉:还傻楞在这儿干什么
俊卿:啊!(发楞)
俊卿转身狂冲到站台,掏口袋时才发现身上才一个硬币,只能坐公交了
当俊卿风尘仆仆的赶到火车站时,火车轰隆隆的开动了,留下无声的叹息
俊卿迟到了一分钟,短暂的60秒,故事的结局就只能改写了。
那天他硬是从火车站走回学校,一路上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夕阳下的少年,更像一个溃败的士兵

叠入
N天后
步行街。
一个卖花小女孩,走近俊卿,
小女孩:叔叔,买朵花吧!送给女朋友
俊卿转过脸来
俊卿:多少钱一朵
小女孩:五块钱
俊卿:好,给我拿一朵
俊卿递出五元钱
俊卿蹲下身,嗅了一下花
俊卿:叔叔把花送给你
俊卿转身走开,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渐渐的消失......

( 画外音)终于到了被人叫做叔叔的年纪了,我想我是老了,只剩下一点点回忆,残留在脑海里,像一块伤疤,永远印在鲜为人知的地方,我时常看着地图,寻找着一个叫“九寨沟”的地方,那儿是水草的家乡,我梦中的--天堂!可我,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去寻找她,我不知道她确切的地方,也许她并不难找,只是我......
内景 房间-白天
有一天,我把地图记载的那个位置和火车票一起锁进抽屉,挂着一把硕大的锁。
一起被锁的,还有--
我的,似水流年般的大学时代,毕业前三天的爱情!
一滴带着体温的泪,从俊卿棱角分明的脸上滑过。
咸咸的,那是一滴沧海之水,是为我,一去不返的青春所落的!
淡出
2004.05.09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张小斐、一课译词:相声小品中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徐超皖签名
全站链接(60分钟更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演艺圈新闻投稿):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