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品剧本

精卫填海(诗剧)

衔杯
更新时间:2020/9/26 3:51:50
人物:
  精卫——炎帝女儿,轩辕恋人
  公孙轩辕——(黄帝)少典族首领
  炎帝——神农氏部落首领
  蚩尤——神农氏部落将领,暗恋精卫
  仓颉——神农氏部落史官、弄臣、汉字造字者
  长老——神农氏部落宗教官,
  唐尧——公孙轩辕的部下,少典族将领
  九天玄女
  幽灵甲
  幽灵已
  民众
  士兵
  
  一
  黄昏之盟
  
  地点:丛林
  时间:远古,黄昏
  
  (太阳已经深陷群山里面不能自拔,由金黄过渡到暗蓝的西天只淌出一条赤红的血光悲惨地挣扎着,一大群乌鸦飞过,这遥远的黄昏显得分外刺眼。丛林已经黑糊糊一片,虫子和倦鸟的叫声使静谧蠢蠢欲动,似乎在预告着席卷中原大地的一场狂野之战即将来临。)
  (幽灵甲、幽灵乙上)
  
  幽灵甲:
  猎人撕开了野猪皮
  渔夫扭断鱼脖子
  苍山剖开了白昼的肚子
  把黑夜放了出来
  
  幽灵乙:
  白昼的血是黑的
  黑夜的血是白的
  世事莫非就这模样
  捉弄着可怜人?
  
  幽灵甲:
  朝三暮四的太阳明朝还会出现
  一心一意的人儿永远地下长眠
  
  幽灵乙:
  仇恨的马队群集点燃苍原之火
  爱的石子独自填平泪之狂澜
  
  幽灵甲:
  黑夜是眼泪的温巢
  孳生着爱情
  
  幽灵乙:
  如果眼泪是爱情之泉
  那么尽情奔涌吧
  让它熄灭欲望的火焰
  (九天玄女上)
  
  九天玄女:
  住嘴!丑陋的东西
  你们用来搅拌食物的舌头
  正在泄露天机
  我已应众神之约
  布置好这出悲剧
  等着英雄的鲜血染红华夏大地!
  
  幽灵甲:
  娘娘,大幕还没拉开
  那小娘子可能来了!
  
  幽灵乙:
  是呀,我的狗鼻子已经嗅到了骚味儿
  
  九天玄女:
  蠢货,快撤!
  否则你们的狗血会洒满山林
  叫残花稗草滋长——
  (三人下)
  (精卫、仓颉带羽箭上)
  
  精卫:
  傻瓜,我今天猎到七只雄鹿!
  
  仓颉:
  姐姐,阉猪见了您也会投怀送抱!
  
  精卫:
  我是一只自由的鸟
  对你的投怀送抱不感兴趣
  天空是我捉弄的对象
  我的舞蹈是太阳
  叫百兽生长
  我的歌声是月亮
  让百花安眠
  
  仓颉:
  您的微笑是跳蚤
  叫肮脏的灵魂心痒难搔
  您的眼泪是羊奶
  叫饥渴的大嘴唇齿相残
  (丛林深处一阵响声)
  
  精卫:
  傻瓜,好象有跳蚤
  
  仓颉:
  对,他正剥开丛林的衣裳
  向我们逼近!
  (公孙轩辕上,看见精卫)
  
  轩辕:
  噢,如果迷路是不幸的
  我但愿不幸的荆棘布满人生
  因为迷途上竟有这样的姑娘!
  
  仓颉:
  (往精卫身上淋水)
  他的眼睛在冒火
  
  精卫:
  我的身上在冒汗
  也许火焰能把它烘干!
  
  仓颉:
  那你就给煮熟了——
  
  轩辕:
  女神,你挡了我回家的路
  
  精卫:
  英雄,你回家的路就一条么?
  
  轩辕:
  再多的路只会把我的心绞得更乱
  你是丛林里的迷雾
  已经涨满我的双眼
  但愿风不要把它吹散
  
  精卫:
  风已经被你的英姿迷住
  它举步维艰
  
  仓颉:
  看来我得四处乱窜
  我的腿厉害着呢
  
  精卫:
  不要理会这个傻瓜
  他的手是用来走的
  腿是用来爬的
  
  轩辕:
  可是在你面前
  我的手是用来蹲的
  腿是用来坐的
  
  精卫:
  但愿我也有这样一双
  懂得察言观色的腿
  勇敢的人
  你为何在丛林里跋涉
  
  轩辕:
  那些微不足道的宏图伟业不足挂齿
  不过我现在决定马上把它们供奉起来
  因为它叫我遇见了你
  
  精卫:
  这么说,
  我得把我刚猎得的雄鹿当成偶像
  挂在少女闺房的门檐上
  日日瞻仰
  因为它们叫我遇见你
  
  轩辕:
  你是谁家的女儿
  生得这般高贵
  
  精卫:
  我是上天的杰作
  众神用黄土塑造我的时候定然心力憔悴
  既然家世不会使我本已完美的身体再完美几分
  我不想把姓氏挂在嘴边以玷污上天的辛劳
  那么英雄,你又姓甚名谁?
  
  轩辕:
  我是众神在塑造你的时候不小心抖落的泥浆
  既然命运已经给我足够的力量
  使我得以用一生侍奉您的芳华
  我更没有必要用家世来增添爱慕的筹码
  
  精卫:
  那么骄傲的雄鹰,带着我飞吧
  我是一枚轻柔的羽毛,紧紧帖服在你的胸口
  北风中为你预寒
  焦阳下为你避暑
  
  轩辕:
  虽然只有立刻私奔才能缓和爱情火焰对我的灼痛
  但男儿的血液此时也激荡着族人的声音
  姑娘,你可知道
  我是他们黎明深处的号角
  要激励浩荡的民众勇往直前
  既然爱情无法战胜责任的挑战
  那么姑娘,告诉我你的名讳吧
  当凯旋的鼓声在黎明奏起
  我将努力用男儿征战的荣光去描绘你周身的光环
  
  精卫:
  也许女儿永远也不会对如云的众生多看一眼
  但是英雄,我等着接收你用荣誉编织的聘礼
  我叫精卫,是炎帝的女儿
  可是你呢,英雄?告诉我你的名姓
  也好叫我调整好心的磁针
  叫它永远指着你的方向!
  
  轩辕:
  噢,天!
  但愿我的耳朵是个骗子!
  眼睛是个瞎子
  心灵是个疯子
  我……只是一个山野猎人
  我的心好乱!
  先让我走吧!好姑娘
  不然,我怕我麻木的双腿
  麻木了我的心神
  叫我这个麻木的身体不听使唤!
  
  精卫:
  好吧,英雄
  等明天晚上
  当黑夜之神降临大地
  我想化成风
  系在你的腰间驻足不前
  
  轩辕:
  好……好……
  在你腰上驻足不前
  (轩辕匆匆跑下)
  
  仓颉:
  那野汉子溜了
  像只狐狸
  
  精卫:是猛虎
  
  仓颉:野猫
  
  精卫:豹子
  
  仓颉:耗子
  
  (二人边说边下)
  (起风了,黄土高原的风夹着沙尘弥漫开来,最后一块红光慢慢消失。夜开始浑浊。)
  (轩辕上)
  
  轩辕:
  鹿肉刚刚开始品尝
  骨头就卡住咽喉
  甘霖刚刚滋润焦土
  洪水就盖地铺天
  公孙轩辕
  少典族的首领
  为攻打神农而实地侦探
  原以为迷雾荆棘
  捉弄着英雄的威严
  谁想到丛林女神梦中出现
  看不见道路山川
  惊喜和讴歌齐来相伴
  江山如画
  什么画比她更生动一二?
  美女如云
  什么云能比她清爽怡人?
  而她竟是神农炎帝的女儿!
  诸神啊,
  如果你们责罚一位男儿的赤胆雄心
  为何赐给我无双的宝藏?
  如果你们垂怜一位虔诚的歌者
  为何折磨我这一片痴心?
  不,不
  我不能攻打神农部落
  我要把我的爱慕传达给炎帝
  少典和神农从此联姻
  噢,天
  马群和军队已驻在丛林边缘
  血腥的弓弦已经张满
  族人的呐喊正在汇成滚滚黄尘
 ∈裁囱谋┯昴馨阉锤桑?BR>  可是……不!
  失去精卫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难道我的生命就是接受
  那不知是谁任命给我的残酷责任
  用爱情换取那些永不知足的臣民的开心?
  对,赶快找到唐尧兄弟,
  叫他带着我的美好心愿踏上炎帝的大殿
  他的品德定会把我的心愿如实相传
  趁繁星还在黄沙背后忽隐忽现
  我要找到我的兄弟
  爱的风暴已经雷鸣电闪
  我不能忍受下一刻的煎熬
  我怕它浇冷我的梦幻
  我怕战争的号角再一次呼唤起男儿征服的野火
  叫无情的杀戮死灰复燃!
  (轩辕下)
  (狂风逐渐肆虐,滚滚黄河巨浪,开始怒吼)
  
  二
  王宫婚叛
  
  时间:夜晚
  地点:炎帝王宫
  
  (大殿上的火把熊熊燃烧,狂风吹得光摇影动。仿佛所有的装饰都和大殿的柱子一样,为即将发生的事情惊恐战栗。)
  (炎帝、长老和仓颉上)
  
  炎帝:
  哪里来的狂风
  用它粗野的舞蹈挑战着宫殿的威严?
  
  长老:
  是秋天嫉妒盛夏的繁荣
  当秋天时来运转破土而出
  定然会摧毁夏的硕果
  大王,看来明天要收割了
  
  仓颉:
  公狗母狗两相欢
  野狗围着他俩转
  等到公狗力已疲
  野狗进攻不多言
  嫉妒岂只人心有
  多少欲望拿命换
  
  炎帝:
  长老,你看这风沙是凶是吉?
  
  长老:
  风沙已经迷住了星星的眼睛
  没有天光的指引
  这场大戏实难判断
  但是我听到星辰在沙幕背后哭泣的声音
  
  仓颉:
  老头儿,大王问你风沙的凶吉
  要是混乱的年龄叫你心智混乱
  那么闭上你的老嘴
  
  长老:
  闭上臭嘴,你这傻瓜!
  繁星秋天的眼泪不能化成春雨
  大王,恐怕是凶多吉少
  (蚩尤上)
  
  蚩尤:
  (对炎帝)大王,少典族使者求见
  
  炎帝:
  他长的什么模样?
  
  蚩尤:
  他不是很大
  比熊小一点
  不是很黑
  比乌云白一点
  不是很肥
  比野猪瘦一圈
  皮肤还算光滑
  因为比刺猬的毛少几根
  
  炎帝:
  那么这位英俊少年
  穿过风沙的艳舞
  在星星哭泣的伴奏声中
  步入威严的神农大殿
  他要表演怎样的戏剧给我们观看?
  
  仓颉:
  他会倒立么?
  
  蚩尤:
  一定会
  因为只有倒着看
  他才更象个人
  
  炎帝:
  长老,你智慧的谷仓能否供给我一点精神食粮?
  这位倒立的人的突然造访是凶是吉?
  
  长老:
  难道我那些陈年旧货发霉了?
  否则我为何无法解释——
  婚礼的红麻要变成血河流遍大地?
  
  仓颉:
  你睡觉的时候嘴张得太大
  耗子已经溜进你的脑子的谷仓
  在那里寻欢作乐呢!
  
  炎帝:
  蚩尤壮士,把大门打开
  仓颉傻瓜,把音乐奏响
  我要高高坐在虎皮宝椅之上
  把这突临的祸福宣判!
  (鼓乐齐鸣)
  (唐尧上)
  
  唐尧:
  少典公孙轩辕的使者
  蛮人唐尧参见德馨一方的神农炎帝
  
  仓颉:
  这么说三方德馨都给轩辕小子占了
  他可真是个种花好手
  我得找个机会好好学学
  
  炎帝:
  那么,浑身香气的唐尧壮士
  为何披挂满身尘土
  以昂扬的步态走进辉煌的大殿?
  
  唐尧:
  如果男儿的雄心因为欲望而燃烧
  那么他是一头公兽
  如果它因为千秋伟业而燃烧
  那么他是一个英雄
  如果因为爱情而燃烧
  那么他是一个男人
  
  仓颉:
  公兽的欲望演变成男人的爱情
  轩辕小子到底是什么种?
  狐狸还是野猫?
  
  炎帝:
  我饱经沧桑的记忆镌刻着轩辕的名字
  他是一个英雄
  
  唐尧:
  他的确是个英雄
  可是正当风华正茂的轩辕
  继续谱写他英雄的史诗的时候
  爱情的风暴突然降临
  责任和使命的堤坝试图阻止激情的洪水
  爱的波涛却奔流直下!
  
  蚩尤:
  那么是哪位佳人搅起了这场风暴
  叫肆虐的洪水祸国殃民?
  
  唐尧:
  她就是炎帝的高贵女儿,精卫!
  
  蚩尤:
  大胆狂徒!
  头上插着母鸡羽毛的弄人
  腰上系着雌蟒粗皮的小丑
  还是把那点卑微的血性涂在嗓子上
  象蛤蟆一样在无人的夜晚
  对着月亮上的寡妇呱呱乱叫吧!
  仓颉:呱呱呱——呱呱呱——
  
  唐尧:
  大王!您看
  (唐尧拿出一块红麻)
  一块红麻,辉煌耀眼
  英雄少年,征战四野
  赫赫功绩,蛮夷鲜血
  染出红日,光耀史页
  呈献尊者,永世修好
  微薄聘礼,爱心不灭
  (仓颉接过,献给炎帝)
  
  炎帝:
  这块鲜血染成的红麻
  沸腾了我已经平熄的少年热血
  
  长老:
  蒸干了我疑惑的河流
  底下的沙石清晰可辨
  
  炎帝:
  您有话等会儿再讲
  (对仓颉)
  傻瓜,把唐尧使者送出大殿
  看着他风暴中的威仪
  好编一出戏剧
  (仓颉、唐尧下)
  (对蚩尤)
  壮士,去把精卫叫来
  (蚩尤下)
  (对长老)
  尊者,请讲
  但愿我肉眼凡胎
  能看到被河水洗刷得一尘不染的石沙!
  
  长老:
  大王!
  滔滔黄河水带着乌云洗澡后的泥浆
  奔涌直下
  哪里被它冲过的石块不包着泥沙?
  滚滚风烟战火洗礼过的旗帜
  哪一面没有污浊的图画?
  被爱淹渍的心灵也许一时不会风化
  但那缩水后的一块咸肉
  难免析出咸涩的盐巴!
  看吧,这光芒四射的婚聘红麻!
  正变成流淌的鲜血
  它已漫过我的脚踝
  正以沸腾的速度
  扑向您头顶神圣的光华!
  
  炎帝:
  难道说婚聘的红麻
  是一纸猩红的战书?
  难道说日落后的黄沙
  隐藏着少典族的千军万马?
  
  长老:
  但这并不象一个阴谋
  刚才唐尧壮士的头顶
  一道坦荡的正气直冲上空
  想来公孙轩辕并非妖邪鬼怪
  今晚的天空浑浊一片
  不然我会借助星宿的指引
  把这迷团豁然解开。
  (蚩尤、精卫上)
  
  精卫:
  父亲,您的伟大叫我景仰
  您的慈爱叫我爱您
  可听蚩尤壮士的良言转告
  您要把我嫁给少典族长?
  
  炎帝:
  噢,乖乖
  残冬还没有来临
  霜雪为何挂在你的脸上
  
  精卫:
  爱情的花儿刚刚在黄昏开放
  突临的寒流就将它弄伤
  心灵的鸟儿刚刚放飞
  无情的羽箭就把他射下!
  父亲,日落的时候
  我遇见了我的心上人
  他虽是一个山野猎户
  但那英雄的气概叫我着迷
  夜晚的风沙已经遮掩了他的身影
  请不要再让少典族长的风暴
  埋没我的心灵!
  
  蚩尤:
  大王,精卫就是天上掉下的春雨
  众神遗落人间的诗篇
  她是我讴歌的题目
  要用朝霞来精心装扮
  不是战场上的尸体
  用红麻来草率包裹
  (大殿屋顶一块陶瓦突然被狂风吹落,众人上看)
  
  炎帝:
  这是怎么回事?
  是混乱嫉妒我的清醒
  前来作怪吗?
  
  长老:
  (大叫)不好!
  落瓦的天空被狂风撕开一小块
  模糊的星象尽入眼中
  苍天的指示我已明了!
  公孙轩辕此时正在群山深处安营扎寨
  婚礼一旦落空
  红麻就将变成鲜血染红大地!
  
  炎帝:
  明情通理的姑娘
  虽然我并非胆怯少典的虎狼雄兵
  但王者的责任告诉我
  你必须穿上这块红麻
  远嫁他乡!
  神农的人民正安睡在梦乡
  莫要让一腔儿女私情
  点燃丰收的野火
  叫惊惶的民众在残冬里
  舔舐冻僵的血河!
  
  精卫:
  不!绝不!
  凡人都是上天的杰作
  难道因为爱情冒犯了别人的睡觉
  就要把它作为牺牲?
  如果我的执着冒犯您的荣耀
  你可以运用王者的权威将我埋葬
  责任可以毁灭我的躯体
  浇不灭我心灵荒原的爱情烈火
  
  蚩尤:
  不要毁灭这神赐的宝藏
  在我心灵的天平上
  精卫是金子
  民众是沙子
  爱情是种子
  责任是稗草
  我要举起锋利的长矛
  用狮子的吼叫
  杀光漫山遍野的野猪和狗熊!
  
  长老:
  来不及了!
  这是苍天安排的一场大戏
  没有人能逃过那巧妙的布局
  但是根据神的指示
  除非……
  
  炎帝:
  除非怎样?
  
  长老:
  除非在黑夜深处
  点燃熊熊篝火
  将精卫作为神的祭祀
  用她狂野的舞蹈
  取悦神的心灵
  一场布置完密的悲剧
  才不会如期发生!
  (蚩尤举矛对长老)
  
  蚩尤:
  愚昧的驴子!
  民众就是一盘自私的散沙!
  他们因为没有神圣的理想
  而在圣贤的领导下需求庇护!
  用钻石去换沙子的鬼主意
  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炎帝:
  住手!你这笨蛋!
  精卫抗拒了民众的尊严
  也抗拒了我的尊严
  那么,爱情的奴才
  既然你自己砸碎庄严的尊贵
  你也不再是我的女儿
  你去烈火中跳舞吧
  让爱情去燃烧吧
  来呀,敲起锣鼓,
  把火点起来!
  (下)
  
  三
  大地之歌
  
  时间:午夜
  地点:黄河岸边的荒原
  
  (乌云滚滚,星月无光,狂风怒号,飞沙漫天。风云雷电已经加入了这场悲剧的合唱队,雄壮的喧嚣成为厚重而宏大的低音部,提前奏响)
  (幽灵甲、幽灵乙上)
  
  幽灵甲:
  笨蛋,抱紧我
  要不然风会把咱俩吹得魂飞魄散
  
  幽灵乙:
  好,我一定抱着
  否则就不能跟那小娘子的魂儿做伴了
  
  幽灵甲:
  玄女说今天可能有点麻烦
  乌云因为被精卫的美貌迷昏了脑袋
  把星星放了出去
  叫那祭祀的老爷子窥破了天机
  我们得赶紧把神农部族的民众叫醒
  用他们粗糙自私的手
  把精卫牢牢抓住
  蠢货,你踩着我的脚了!
  跟紧我
  
  幽灵乙:
  是!大哥
  一、二、一
  一、二、一
  看我走的多带劲儿!
  噢,篝火已经点燃了
  演出开始了
  我要看这小娘子的肚皮舞!
  
  幽灵甲:
  混蛋,赶快变成噩梦
  把民众吓醒
  并告诉他们事情的原委
  叫他们来观看演出
  时间不多了
  咱们分头行动!
  
  幽灵乙:
  不行不行,
  我要魂飞魄散了——
  (幽灵下)
  (炎帝、精卫、长老、蚩尤、仓颉、民众持火把上)
  (火光冲天,鼓声阵阵)
  
  炎帝:
  愤怒的族人,
  高唱凯歌
  从你们栖身的卑微洞穴里走出来吧
  站在这千军万马奔腾过的荒原
  站在这被汗水磅礴洗礼过的土地
  请坚定信念
  尽管把你们的怒火从眼珠子里喷出来吧
  来惩罚神农部族的不肖儿女
  举高火把
  跳起来!
  
  长老:
  众神,
  息怒吧
  幽灵之门已经敞开
  在混乱之河面前
  翻转昏厥的潜流
  让灵异之光
  照亮我们的额头
  莫让黄沙埋没那些虔诚的歌者
  听,鼓声深处高昂的合唱
  已经灌醉熊熊烈火
  自私的毒蛇已经扭动起来
  以冶艳的舞蹈等待您的宣判!
  
  民众(合):烧死她!烧死她!
  
  仓颉:
  柴狗追逐着豹子
  鹰隼追逐着凤凰
  美好的花儿
  快收敛你娇媚的花瓣
  蚁群已经爬上枝叶
  如果爱的春雨酿造了芳香的蜜浆
  那么不要在不成熟的季节收获吧
  
  精卫:
  (狂笑)
  看吧,
  天宫里喝酒的杂种
  把我的血灌在杯子里
  让它涂红你们的嘴唇
  把我的泪搅在你们的汤里
  让它滋润你们的心肺!
  骂吧,
  大地上爬行的虫豸!
  把我的肉摆上你们庆典的餐台
  和驴子一起忘情地挥霍吧!
  把我的心镶在鱼骨头上佩戴在胸前
  去勾引思春的丫头吧!
  
  民众:(齐)烧死她!烧死她!
  
  长老:
  众神!
  请睁一睁威严的双眼
  以最不屑的一瞥关注您的子民吧
  狂风撕扯着我的白发
  瑟瑟发抖的孩子已经躲进我深深的皱纹里
  寻求生存的温暖
  如果我个人的渺小声音叫你们责难
  那么请看看足下前百人的虔诚扣拜
  
  炎帝:
  众生!
  听我歌唱
  听我良言——
  兽群长途跋涉
  浩浩荡荡奔向肥沃的草场
  当妖冶的春风吹开情欲的花朵
  那美丽的绽放无非就为了造就累累硕果
  子孙万代!
  是谁把个体的快感大肆描绘?
  是谁把私欲的毒瘤栽种在康健沃土?
  认你嘶哑的呼声压过万民的怒吼
  认你焦枯的目光激发怜悯者的泪泉
  这最终的宣判无法避免
  在广阔大地上
  在芸芸众生里
  个体的欲望是多么卑微!
  
  精卫:
  顽皮的天神呀
  如果你把抟泥当成玩笑
  为何吹气给予我们魂魄?
  如果你把心愿寄托给我们
  为何要我们忍受你的侮辱折磨?
  如果你要我们向您一样真实生存
  为何叫美好毁灭在平庸里面?
  如果你本意就是要我们无欲无为
  为何挖空心思塑造大千世界,万千模样?
  如果个体在群体面前无颜立足
  你为何不造一堆眼睛一堆嘴巴一堆手脚
  叫他们随机搭配?
  如果你要赋予你的作品宇宙之灵的美誉
  为何嫉妒优秀的身体在爱情的雨露里
  含苞的花蕾?
  
  无情的大地呀
  你给我们耕作的智慧
  却为何用饱满的食物
  堵塞我们的心窍
  埋没精神之爱的光辉?
  你给了我们最终葬身的方寸
  却为何要趋赶伶仃的魂魄
  叫他们在空荡荡的荒原上
  四方徘徊?
  你只给了百兽栖身的洞穴
  却教会他们优秀者生存
  你给了我们温暖的家园
  却扼杀优秀的锋芒
  叫平庸勇往直前
  
  难道说卓越的理想是草原上的孤树
  必在雷电霹雳中引火自焚?
  崇高的爱情是高山顶上的冰雪
  必在灼热的阳光中香消玉损?
  
  蚩尤:
  烧吧,烧吧!
  烧死我永远无法企及的爱
  跳吧,跳吧!
  把我满腔嫉妒撞个粉碎!
  疯狂的精卫
  我诅咒你
  为了虚无的幻象
  你竟漠视我这爱的实体
  伟大的天神
  我诅咒你
  你的精密布局
  蔑视着一名壮士的威严
  愚蠢的民众
  我诅咒你们
  你们把群集的低贱自私
  演绎成公众道义
  狡诈的大王长老
  我诅咒你们
  你们正诱惑着散乱的江水
  流进你们私欲膨胀的胸膛
  公孙轩辕
  我诅咒你
  你的马蹄长矛不是用来
  和一个同样英武的男儿征战
  而是毁灭了一个柔弱少女
  我已经布置了万千兵马
  等待你的交战
  愚蠢的尊者
  去祈祷苍天的垂怜吧!
  我要用强壮的智慧和体格
  争取到属于我的荣光!
  哈哈
  荒原的篝火怎能比得上
  野心的烈焰燃烧得雄伟壮丽!
  
  精卫:
  难道说那是一个幻象?
  难道说那是一个我德薄的身体消受不起的美梦?
  难道说那是一个提醒我即将丧命的预言?
  否则为什么当我说出我的身世
  你就惊惶离去
  难道说英雄的皮骨包裹的也是同样平庸的灵魂?
  否则你为何带着愚蠢的牛群爬上春草茂盛的山冈
  却把冰冷无情的火焰点缀在我身旁?
  苍天啊!
  如果你一定叫我死去
  那么请用一把斧子劈碎那根爱情的磁针
  随便送给哪些猫儿狗儿作玩具吧
  那些曾经把赞美挥霍到我身上人们都已经死了
  只剩下我在空旷的荒原上苟延残喘
  
  仓颉:
  (哭)
  姐姐的嘴角已经流出鲜血
  她的眼泪已经流干
  就剩下这粘稠的红色液体
  装点她的悲哀
  想想呀
  完美的人儿必遭天谴
  因为你的美好使你欠了太多债
  你欠了花儿太多红
  你欠了春草太多嫩
  你欠了羊群太多白
  你欠了小鸟太多歌
  你欠了春天无数的蓬勃
  你欠了秋天太多的收获
  你把这些美好的品格都还给他们吧
  在争夺债权的斗争中
  我必将一无所获
  因为你不欠我一丝傻气和卑微
  
  民众:(合)拿命来——
  (公孙轩辕、唐尧从远处上)
  
  轩辕:
  虽说风沙搅乱了我的思绪
  叫我忘记告诉唐尧兄弟
  ——我求婚的使者
  英雄的轩辕就是丛林黄昏的偶遇
  但这未尝不是一个巧妙的布局
  它也许能考验精卫的爱情
  
  唐尧:
  英雄
  我看精卫并非你想象的忠贞
  你看神农族正点燃庆典的篝火
  赞美着和少典联姻的天赐良缘
  他们对权利和利益的热中
  远远超过对爱情的尊重
  中间跳舞的那个小疯子
  可不就是朝三暮四的精卫?
  
  轩辕:
  都说发情的母兽饥不择食
  轻佻的花儿有雨就开
  疑惑叫我向那火光之处扑去
  我要质问这个丫头
  她如何忘记我们黄昏的盟缘
  (轩辕、唐尧挤进祭祀队伍,众人疑惑)
  
  精卫:
  英雄!
  火光里的一场春雨
  阴霾深处一块阳光
  为何你踯躅的脚步姗姗来迟
  叫我绝望的心灵舞蹈在死亡边缘?
  
  轩辕:
  贱货!
  你这人人得而欺之的母狗
  一个部族首领的尊严就叫你放弃理想
  爱情的星辰刚在黄昏升起
  夜的风暴就把它掩埋
  告诉你,
  我就是公孙轩辕
  少典族威严的首领
  本以为你坚贞的身体会守护丛林的山盟海誓
  没想到骄傲的皮囊包裹的竟是低贱的灵魂
  本打算用爱情换取血腥的杀戮
  可是经受不起考验的感情已经玷污我的尊严
  愤怒的英雄要吹响决战的螺号
  我要用长矛和战旗来血洗这片耻辱的山川!
  
  精卫:
  啊,苍天
  如果我生来就是个罪人
  那么在我蒙羞死掉之前告诉我我何罪之有
  如果生而为人是生命的荣耀
  那么立刻将我变成爬虫走兽
  叫我吸土而行,噬血为生!
  狂野的风沙呀
  如果你那狂欢一般的吹袭
  是可怜这一个微小人儿的不幸
  那么请你收回这分恩赐吧
  我愿你在巨浪般的嘲笑中把我深深掩埋
  我的肤色本就是你十几年的抚摩烙下的痕迹
  今天把它剥落送还与你
  我的头发本来就是你飞扬的呼吸
  今天把它扯断抛还给你
  滚滚黄河水呀
  你滔滔隐痛滋润了焦枯的大地
  那么今晚请接受
  您卑微女儿的卑微身躯
  我的血原本是你灌溉在黄土之中的涓涓溪流
  今天我就把它还给你
  我的肉原本是你从天边带来的泥沙
  今天也把它还给你
  把我冲向遥远无边的大海
  让人间万物再也找不到我的一缕微尘!
  
  (这时天空“喀嚓”一声雷电,把江山照得通亮,接着狂风卷着瓢泼大雨哗然而下。黄河开始掀起滔天巨浪,那狂暴的声响海啸一般淹没隆隆鼓声;
  精卫发疯的狂笑,象鬼魅一样直奔黄河跑去,在霹雳电光中,跳进了滚滚波涛。
  大雨浇灭了篝火,电光中黑压压的人群象蚁群一样四散乱撞)
  
  轩辕:
  狂风暴雨震慑着我的灵魂
  同时也激励着英雄男儿奋勇向前
  少典的虎狼雄兵要在这个风暴之夜
  扫荡这一片罪恶的土地!
  来呀,唐尧兄弟
  把进攻的螺号吹起来!
  (螺号吹响,千军万马从高山上象泥浪一般滚涌而下)
  
  蚩尤:
  (狂笑)来吧,来吧
  我一厢情愿的相思已经丧命
  剩下的就是男儿心中壮烈的战火
  让炎帝那糟老头子自生自灭吧
  岁月的风霜已经叫这头雄狮枯萎
  我也要在这风狂的午夜
  吹响进军的号角
  冲吧,壮士们!
  天堂的霹雳就是我们凯旋的旗帜
  猎猎飞扬!
  
  (号角吹响,喊声振天。这时突然地动山摇,一场远古的大地震爆发了。大自然已经加入了战团。苍天和苍天下所有的一切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煮沸了,雨水、血水、泥水;鼓声、喊声、雷电声、黄河滔声、大地轰鸣声搅成一片,交响诗一般地震慑着所有生灵!)
  
  四
  衔石填海
  
  时间:凌晨
  地点:东海之滨
  
  (风暴慢慢过去,鲜血已经把大地染成污红一片。而战斗还没有结束。)
  (九天玄女、幽灵甲、幽灵乙上)
  
  九天玄女:
  笨蛋,战事如何?
  
  幽灵甲:
  娘娘,轩辕那小子罪有应得
  突降的暴雨和地震
  使这群外族的征服者迷失了方向
  蚩尤依仗天时地利
  带着神农族英勇的将士
  把他们向东方追赶
  
  幽灵乙:
  估计快到海边了
  他的两条长腿简直比兔子的四条腿还快
  
  九天玄女:
  笨蛋,这样的结果不是众神本意
  轩辕黄帝必将成为中原大地的统治者
  昨晚思凡的乌云玩忽职守
  把星象呈现给神农族
  他现在已经受罚领罪
  现在你们赶快行动
  你去托梦给轩辕
  告知他事情的原委
  要他把愧疚和怨恨
  变成杀敌的勇气
  跟蚩尤在东海之滨决战
  
  幽灵甲乙:是,娘娘
  (三人下;轩辕、唐尧上)
  
  唐尧:
  英雄,您刚才在睡梦中流泪了
  一时的失败定然不会叫英雄哭泣
  您为什么伤感呢?
  
  轩辕:
  众神
  如果你惩罚一位英雄的骄傲
  那么尽管用惊雷闪电劈开我的身躯
  尽管把我变成一粒沙子
  永沉汪洋之底!
  你为何要把无情的羞辱
  借我之口附加在一位忠贞姑娘的身上?
  精卫
  爱人
  如果你在天有知
  请呼唤起茫茫海滔
  以愤怒的目光嘲笑我这位末路英雄的茕茕只影吧!
  (精卫魂魄上)
  
  精卫魂魄:
  我是无意中被你猎得的一只小鸟
  栖息在你伟岸的枝头日夜歌唱
  
  公孙轩辕:
  那么不要飞走
  你飞走
  大地将一片荒芜
  心灵会寸草不长
  
  精卫魂魄:
  我飞走
  王冠会悬在你的头顶
  鲜花会开满山冈
  
  公孙轩辕:
  我是黄河里一朵大浪
  顺着河水向大海奔涌
  
  精卫魂魄:
  我是黄河里一个旋涡
  逆着激流在生命里舞蹈
  
  公孙轩辕:
  拉着我,别放开
  浩瀚的海洋不及你的快乐充满活力
  
  精卫魂魄:
  轻轻地走吧
  舞蹈已经结束
  广阔的海洋里还有你的光芒和荣誉
  造物赋予的优秀
  从来就是不公
  男儿丢失了爱情会找到荣誉
  女儿丢失了爱情心灵就会死掉
  
  公孙轩辕:
  宴席上的烈酒已经喝干
  祭坛上的烈火已经点燃
  受伤的猛虎抵挡不了成群的豺狼
  怀抱着辉煌的梦想
  目送我在太阳里挖出心脏
  我的血会漫山遍野
  红霞班驳
  桃花怒放
  
  精卫魂魄:
  莫要在迷途面前徘徊不定
  英雄,我的身体已经冲进汪洋大海
  请用凯歌为我的坟墓佩上光彩的花环
  你的长矛不应啃噬自己的胸膛
  它有它该去的地方
  如果苍天得意于毁灭了我的爱情
  那么晨光中请看我这弱小的女子
  把大海填平!
  
  唐尧:
  英雄,有人来了
  啊,是那个傻瓜——
  (仓颉上)
  
  仓颉:
  捕蝉的螳螂碰了一鼻子灰
  残忍的鹰雀淌了一身口水
  叽叽喳——叽叽喳——
  豹子刚刚叼住了兔子
  狼群就把他包围
  嗷——嗷——
  
  唐尧:
  站住!你这傻子!
  蚩尤那个蠢蛋难道派你来刺探军情吗?
  
  仓颉:
  我是个史官
  对打架不感兴趣
  你看这一大堆混乱的麻绳
  是我条理清晰的思绪
  这个游戏你们疯子玩不了
  哈哈
  疯子打架
  傻子记录
  人世间就这么回事!
  你们要是勇敢的疯子
  那么别躲呀,
  是爷们就找蚩尤那恶棍干去
  
  唐尧:
  他们追来了?
  
  仓颉:
  这个家伙不久前把他的长矛
  刺在了炎帝的胸膛上
  那老家伙一命呜呼
  这可真是狼心狗肺
  你们看这条绳子上这个三角疙瘩就记录着这事
  汉子
  我说你们是汉子么?
  拿出爷们气概为你仁慈的仇人报仇吧!
  
  轩辕:
  听着傻瓜!
  如果你真有本事
  就发明一些人人都能看懂的图画
  记录下英雄的故事
  让这即将发生的决斗永远流传吧!
  唐尧兄弟,吹起号角
  准备迎战!
  (蚩尤带几名士兵上)
  
  蚩尤:
  看哪,壮士们
  耗子藏在太阳的家门口烤火呢!
  哎哟,谁用小石子打我?
  
  士兵:
  是一只小黑鸟,大王
  (黎明的天空下,一只白嘴红爪的小黑鸟正衔着小石子往大海里扔)
  
  轩辕:
  精卫,是你么
  啊,勇敢的人儿
  你衔起石子去填平大海
  是对苍天永恒的蔑视么?
  你是在激励男儿战斗的豪情
  叫我这孤独的英雄
  在广阔的大地上纵横驰骋么?
  来吧,蚩尤
  你也是一个壮士
  举起长矛
  我们决斗吧
  黎明的大海波涛汹涌
  让初升的太阳永远见证中原大地
  第一场伟大的战争吧
  亮出家伙!
  (杀喊声再起,海潮澎湃。众下)
  (幽灵甲、幽灵乙上)
  
  幽灵甲:
  火红的太阳在海滔中升起
  轩辕的军队在黎明里胜利
  
  幽灵乙:
  英雄的生命也从此终结
  他们的赞歌将高扬天际!
  
  幽灵甲:
  男人用热血换回了荣誉
  愚昧的众生荒唐地赞美
  因为这力量的堤坝
  控制了涣散的私欲潮水
  使他们安定平稳地回归大海
  
  幽灵乙:
  女人用生命抓住了爱情
  愚昧的众生荒唐地赞美
  因为这壮丽的故事
  提供了他们私奔的理由
  或是在平庸的生活里
  供人们回味陶醉
  (仓颉上)
  
  仓颉:
  太阳每天都升起
  众人每天都换样
  你方唱罢我登场
  乱乱哄哄我传扬
  折根枝条做画笔
  揉块泥土上面描
  炎黄儿女慷慨事
  烽火萧萧万古香
  (唐尧抱着公孙轩辕的尸体,民众、兵士上。太阳已经跃出海面,海浪滔滔,东亚大地又一个崭新的黎明)
  
  唐尧:
  族人们!
  请停止杀戮吧!
  优秀的躯体已经毁灭
  伟大的情感离我们不远
  请擦亮你们冰冷的双眼
  看着那只永不屈服的鸟儿
  对爱执着的守护吧
  我们必将在她和他的关注下
  真实地活着
  我们要独立地真实地生活下去!
  来呀
  哀乐奏起来!
  
  (哀乐响起。落幕)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搭档岳云鹏讲相声,李佳琦小品带货娱乐小海君2020年01月2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相关标签=>
说点什么: 
衔杯签名
无缝液晶大屏幕价格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7/5/26 14:56:07
浙江杭州舞台道具舞蹈表演道具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9/5/27 10:21:07
暖场游戏设备 卡丁车租赁卡丁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8/8/15 23:23:57
供应有机玻璃舞台︱铝合金透明
发布:演艺小编
时间:2018/3/2 14:27:33
【视频】爆笑小品《足疗》牛莉
发布:明星小品助手
时间:2020/3/25 13:30: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