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斗之二十八、宝画医病

发布:佚名  更新时间:2024/4/5 7:20:44  标签: 官场 十八

 

皇上一琢磨,不管怎么着,这“午门”得赎回来呀。不然,罗锅儿老在那儿堵着要钱,拦挡百官上朝,我这国事就甭办了。一瞅这字据,哎,有主意啦:

“刘墉啊,你瞧这字据上--今将午门折给……是‘折’,没写‘卖’呀。啊,这么办吧,让九王爷给你银子,还枣儿帐,怎么样啊?”

刘墉心说,嗯,甭管怎么样,反正,九王爷得掏钱!

“谨遵圣命。”

乾隆一听,哎,总算把这档子事儿了啦。可是呢,还得说九王爷几句:

“啊,九弟呀,下回……别弄这个了啊。没钱,卖午门,这叫什么主意呀?”

九王爷说:“哪儿是我呀,这都和珅给出的主意!”

皇上这个气呀!好你个和珅哪,噢,出完主意啦,你躲啦?告假免朝,怎么啦?

和珅怎么啦?病啦!怎么会病了呢?急的!什么事儿啊?他儿子,出人命啦!

和珅的儿子叫和丰,是当朝“额驸”。“额驸”是满语,汉话就是“驸马”。皇上把公主嫁他了。要不怎么乾隆老向着和珅呢,他们是儿女亲家。可他们这儿女亲家,还特别,是“指腹为婚”!

有人问了:什么叫“指腹为婚”呢?

就是,这俩人儿还没出生哪,在肚子里就定了婚啦!

在过去呀,婚姻--全凭父母之命。比方说,有这么两家儿啊,相处的不错,两家的媳妇呢,也都“大肚子”啦。这天搁一块儿聊天的时候,就说了:

“啊,你看咱们两家相处的多好啊,多对脾气呀,得了,咱们结个亲吧?!”

哎,这俩小孩儿就算定了亲啦。他们两家大人挺对脾气。这俩孩子对不对脾气,他们就不管啦!

还没生哪,不知是男是女呀。也有主意。要全生儿子,就让他俩拜干兄弟;都生姑娘,是干姐妹;一男一女,配一对儿!

说定了,等着生吧,这家养活了个儿子,就等那家啦。等吧,等来等去,等了一年多,愣没生!后来,请大夫一检查呀,甭等啦。怎么?那位是“气臌”!

哎,这不瞎耽误工夫吗?

前边儿我不是说了吗,和珅的儿子和丰是当朝“额驸”,他娶的是固伦公主。皇上有十二个公主,固伦公主最小,老未。所以,最受乾隆的宠爱。那真是,顶到头上怕吓了,揣到怀里怕压了,捧在手上怕炸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哎,不知怎么娇惯好啦!

这固伦公主呀,还有个毛病。什么呀?特别爱吃“醋”!甭说和丰跟别的女人说句话了,就是多看一眼,都不行。这“醋罐子”就算倒啦。哎,起码得闹腾三天!

您别看公主这么大“醋”劲儿,可和丰呢,是逮空儿就沾花惹草,整天老爱往姑娘跟前儿凑合!

哎,您瞧他这份儿德行!

这天,和丰在街上看见一个姑娘,嗬!长得太美啦!于是吩咐底下人,抢回府中,要强行纳妾。人家不干哪,哎,和丰就把姑娘给打死啦。

出人命啦。这是“强行霸占民女,无端致死人命”。按律当斩!

和珅听说这事儿以后,可土地爷逮蚂蚱--慌了神儿啦!怎么呢?他琢磨了,这档子事儿遇见别人好办哪,咱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可偏偏让刘墉知道了。他官居左都御史。御史又称“言官”。“言官”是什么职务啊?啊……就仿佛是现在检察院的检察长!

他正管哪。罗锅儿这个人,是不循私情,六亲不认。常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可碰上罗锅儿这个“鬼”,这“磨”给多少钱他都不“推”呀!这已经把和丰押到宗人府啦。闹不好再打我个“纵子行凶”,得,连我也饶进去了!

和珅连朝都不上了,在家闷着,想主意。是又急又怕,坐立不安,整天心惊肉跳……。您想,就连猫从桌儿上蹦地下,全吓他一哆嗦!怎,怎么办呢?这--。最后没办法。还是硬着头皮找刘墉去了。一见面儿,和珅这相儿大啦。脸上的表情是,似乐不乐,不乐还得装出乐,想乐又不敢乐,不敢乐又得强挤乐。这劲儿--(学似笑非笑状)

哎,我还真学不了!

刘墉一看,心说,这什么毛病啊,这是?

“啊,这个--啊,刘中堂,据我所知,额驸并未致死人命。乃公主生疑,姑娘害臊--自尽而亡,实属醋海生波,啊?(干笑)哈哈--”

刘墉说:“噢,醋海风波,为‘醋’而亡,那找我何用啊?”

“中堂正管此案,您乃御史言官嘛。”

刘墉一乐:“既然我是‘言官’,就更管不了。”

“怎么?”

“言(盐)官不管‘醋’事啊!”

嘿!给和珅来个烧鸡大窝脖儿!

那位说了,和丰是额驸啊,他押进宗人府,那固伦公主能不管吗?准得着急呀!

哎,您还真说错啦。公主一看和丰逮起来了。不但不着急,反倒乐啦。怎么?解恨哪!心说,该!再叫你往姑娘跟前儿凑合?!嗯,先不忙着找父皇、母后求情,让你小子在里边儿多蹲些日子……治治你!我呢,装病。我这一病,他们也就顾不上杀和丰啦。耗些日子,事情搁凉了,也就好办了。

哎,说病就病,往床上一躺,“禁口”啦!什么叫“禁口”哇?换现在的话,就是绝食,不吃不喝啦。您可听明白了,有人的时候,不吃不喝,等没人的时候,哎,她吃得更多!怎么?把刚才那顿儿找补回来呀!噢,假的呀?多新鲜哪,装病可不是假的吗?!

固伦公主最受乾隆的宠爱呀。所以,每天宫女都得到皇上那儿禀奏:

“启奏万岁,公主进了一个馒头,一碗粥,进得香。”

今儿个一禀奏,麻烦了:

“启奏万岁,公主馒头没进,稀粥灿进,点心没进--啊,混身没劲!”

什么不吃,可不混身没劲嘛!

乾隆着急啦,哎呀,这个--。虽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和丰致死人命,按律当斩,可要真把和丰杀喽,那,公主就得守一辈子寡呀?!不杀吧?民愤难平--再说罗锅儿这“关”也过不去呀?!上回,我在十三陵拆了几根木头,他还把我参倒了,发我来趟江南哪,这回,我要是有法不依,袒护额驸,他就该发我上云南啦!

乾隆是左右为难。这么说吧,他是捆着发麻,吊着发木,怎么全不好受。后来一琢磨,得了,先顾公主要紧。随传一旨,命太医院太医为公主治病。

传哪位呀?就传一位吗?不!太医院有多少位,全传!你看完了,他看,轮着班儿来。为什么这么看病呢?大概是--为了慎重,恐怕就传一位太医,看不准吧。

比方,头一位太医诊脉了--。中医断病,不分“内、外科”,就四个字儿,按“火、寒、痨、伤”。第一位确诊了,此病属“火”,开了方子。怎么样呢?方子搁那儿,药先不抓;传第二位再看,这位太医诊断也是“火”,没事儿。如果他诊断是“寒”,麻烦啦,把头一位太医拉出去,杀!再传第三位太医,一诊断是“痨”,哎,得!第二位也交待啦!--那年头就那么专制。

这,谁还敢在太医院当太医呀?两人儿诊断不一样,脑袋就搬家啦,受得了吗?后来呢,太医们凑一块儿研究了,这得想主意呀。嗯--最好能透个信儿,就好了。可宫里太医出入,见面儿不准搭话。这--这怎么办呢?哎,他们定了个暗号。太医进宫看病,不是都穿着马褂吗,马褂上有“扣子”,哎,打“扣子”上分。按“火、寒、痨、伤”,一、二、三、四排下来。头一位太医看完病出来,他诊断的是“寒”。由上往下数,火、寒--一、二。第二个扣子。出门儿不用说话,右手摁着第二个扣子,(学状)往外走。第二位太医进门儿一看,头一位摁着第二个扣子。噢,“寒”。行啦,他也诊断“寒”。以后,不管传多少位,全是“寒”。

我细这么一琢磨,这哪是看病啊,纯粹是看手势哪!

这回给公主看病,太医院六十多位太医,全传来了。一号脉--嗯?脉络清晰,气色正常,没病啊。又一琢磨,没病不行。嗯,得给她找点儿病。干脆,“火”。出门摁第一个扣子,“火”。六十多位太医确诊全是“火”。

皇上一看这药方,“火”。嗯,对!额驸让宗人府给押起来了,公主心情烦躁,能不上火吗?没错儿,是“火”!

哎,还真让太医给朦对啦!

照方抓药吧,连吃三十多付,公主的病愣不见好。哎,那没法见好,根本就没病,上哪儿好去!

乾隆急坏了。宣满朝文武,上殿议事。工夫不大,文武百官来到金銮宝殿。品级台前,三呼万岁,行礼已毕。太监传皇上口喻--

文武百官,不分满汉,如有人能治好公主病症,加官晋

  

这时候,就见刘墉出班跪倒:

“臣,刘墉有本。”

皇上一听,高兴了。噢,他有办法治公主的病。忙问:

“刘爱卿,你有何本章啊?”

“万岁,额驸和丰,霸占民女,致死人命,理应处斩,请我主龙意天裁。”

乾隆心说,嗬!你可真能搅合啊?!公主病得这份儿上,你还非急着要杀和丰,这不成心添乱吗?!可又一想,谁让刘墉逮住理来着。得啦,先缓一步吧。就说:

“刘墉啊,等公主病体痊愈,再将额驸和丰明正典刑吧,啊?!”

刘墉说:“万岁,公主之病,包在微臣身上。我自有奇方,顷刻病除!”

乾隆纳闷啦。唉?没听说过罗锅儿会治病啊?公主的病,六十多个太医都没治好,他能治好喽。嗯,还非让他治不可。只要治不好,行了,那时候,他也就不捣乱了。和丰的事儿,哎,也就好办了。想到这儿,说:

“刘爱卿,朕命你即刻进宫,为公主治病。”

“臣,领旨。”

刘墉刚站起来,一琢磨,又跪下了:

“万岁,和丰身为皇亲,目无法纪,草菅人命,若不早日正法,实难平民愤哪!”

皇上一听,嘿!这罗锅儿是咬住了不撒嘴呀?!

“刘墉,朕不是已经说过了嘛,公主病体康复,定将和丰问斩!这行了吧?!”

“谢主隆恩!”

“好,你进宫治病吧。”

“微臣不必进宫,现有‘宝画’一张,可差人呈后宫,待公主观看之后,定然病体痊愈。”

乾隆一听,嗯?什么?噢,弄张画儿,公主一看,病就好了。哪儿有这事啊?!当时直嘬牙花子,治不治拿不准主意--。

和珅在旁边一琢磨,行了,你罗锅儿这是要找倒霉呀。哪儿有用画儿治病的?嗯,我得窜掇圣上让你治。到时候治不好,你也就顾不上杀和丰啦。

赶紧出班跪倒:

“万岁,宝画医病,实属奇闻哪。刘中堂既有此绝技,咱们看看效果如何吧?啊?”

那意思,等治不好公主的病,咱们再说。哼,非打你个期君之罪不可!

乾隆一想,嗯,和珅说得有理。哎,就命人把“画”送入后宫了。

刘墉呢,转身下殿,奔宗人府了。

有人问了,用“画”治公主病,能治好吗?

哎,治得好!为什么呢?刘墉啊,研究了这位固伦公主的习性,知道她特别爱吃“醋”,哎,就画了一幅《和丰戏美图》。准知道公主一见这“画”,就得生气,这一生气,也就不装病了。果不其然,宫女把画拿到后宫,公主一瞅就火啦!嗬,气得她柳眉倒竖,银牙乱咬!干嘛生这么大气呀?赶情这张《和丰戏美图》,画得甭提多象啦!和丰正拦着一个姑娘调情哪!公主一看这张画,当时把“醋”劲儿,就勾上来了。

心说,好你个和丰哇,我为你这儿装病,你还那儿寻欢作乐?是把“画”抢过来,三把两把就撕碎了。然后说:

“来呀,给我端饭!”

哎,她不禁口啦!

这回,宫女禀奏皇上,有的说了:

“万岁,公主见画之后,当时病体痊愈,食量大增,进了三碗米饭,半只烧鹅,五个澄沙包,两碗莲子粥,一碗银耳汤,进得香!”

和珅一听,哎,这公主成饭桶啦!

乾隆当时龙颜大悦,高兴啦:

“好!快传刘墉上殿!”

快传?等着吧!怎么?刘墉走啦。上宗人府啦。等了有俩时辰,刘墉才来到金殿,上前跪倒:

“臣,刘墉交旨。”

乾隆一愣:

“你上哪儿去啦?交哪门子旨啊?”

“万岁,臣遵照圣上旨意,公主玉体康复后,即将额附和丰明正典刑,这话不是您说的吗?”

“啊,这话是我说的!他这个--你--下,下殿去吧。”

皇上也没词儿啦。

和珅在旁边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子!啊?真把和丰杀啦?!嗬,急得他,跺脚直蹦啊,手指着刘墉,咬着牙说:

“嗯,杀得好!好!--好!--好!--”

刘墉呢,还故意气他。冲着乾隆说了:

“万岁,和中堂大义灭亲哪。也知道处决和丰,是为民除害呀。您瞧,他在那儿,嘴里喊‘好’,乐得直蹦啊!”

和珅说:“哎,我呀?”

和尚金牌巧克力  2024-05-26更新

  五十年代末的那场席卷中国大地的弄虚作假和浮夸风给民族造成的悲剧至今仍令人颤栗。然而,故伎重演是历史的品性。当心啊,朋友。   ̄作者题记  和尚金牌巧克力  时间;猴年马月  地点;兴许在你身边。。。

荒诞戏曲小品:夜入和府  2024-05-26更新

    戏剧  许穆夫人  (为台湾回归特撰)    剧情简解  许穆夫人是我国史载的第一位女诗人,见著于《诗经》。她与齐公子无亏定情之日,被母后陷害,含冤负屈,远嫁许国。可是,当卫国遭到异族侵犯父亡。。。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佚名签名
栏目热点
武大郎招贤
发布:佚名
时间:2016/4/23 20:59:02
《酒的故事》为官之道
发布:佚名
时间:2016/4/23 21:04:41
洛水恨
发布:段永贤
时间:2016/4/23 21:44:49
情景剧《中秋节的感动》
发布:艳丽文庭
时间:2016/4/23 21:45:48
女人的第六感觉
发布:莫子
时间:2016/4/23 21:49:31
《推销风波 》一个发生在
发布:游侠
时间:2016/4/23 22:06:02
《笔记本》做人做事都要脚踏实
发布:黑丑
时间:2016/4/23 22:07:26
【视频】贾玲方清平的爆笑小品
发布:明星小品助手
时间:2019/10/6 21:03:34
【话剧】校园话剧剧本《关于梦
发布:小品剧本网
时间:2020/5/30 11:05:18
本栏推荐图文
全站链接(60分钟更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演艺圈新闻投稿):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