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红的山里红(电影文学剧本)

发布:刘延功  更新时间:2024/2/1 4:56:31  标签: 剧本 电影 文学


  爱与爱啊就是泪融泪哪啊
  恨与恨啊就是牙碰了牙哪啊
  两个人呀4个心眼
  弃爱留恨怎能幸福呀哈
  夫敬妻啊就是妻敬夫啊
  家是家啊就是福聚了福哪啊
  两只肩膀呀老少一家人
  掂轻怕重怎能如意呀哈
  夫要干就干个轰轰烈烈
  妻要做就做个完完美美
  子要长就长个顶天立地
  女要美就美个貌若天仙
  这才是关东人最犟的性格呀哈嘿
  
  人和人啊就是心换心哪啊
  情交情啊就是心交了心哪啊
  72行呀360作坊
  无情无义怎能兴旺呀哈
  官和民啊就是鱼和水哪啊
  法归法啊就是律偕了律哪啊
  一部宪法呀几十部律书
  无心无情怎能顺达呀哈
  人要走就走那阳关大道
  财要取就取那正道之财
  法要守就守个明明白白
  情要留就留个永永久久
  这才是中国人最好的活法
  最好的活法呀哈嘿
  
  
  
  
  
  
  
  序幕
  北方小镇(以尚志市苇河镇或北方林区小镇为背景)正南,群山叠嶂,初秋五花山时,镜头推向各种野果树上,几只松鼠或飞鸟在啄食红红的野果。一个三十八九岁的漂亮女人红红,脸上流着汗水,眼角闪着泪水,额前几络头发上,沾着枯叶和枯草,身后背着一个下至屁股上到脖胫的粗大背筐。脸色凄迷,步履艰难地向山上攀登。
  在他身后30几米外的树丛中,隐藏着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老耿,他形容萎缩。目光迷惘,正可怜惜惜地窥视着远处的红红。
  开始叠印演职员表。
  红红继续攀登。
  老耿继续尾随。
  红红终于发现了一串黑晶晶的山葡萄,她擦去了额上的汗水,长吁一口气,解下背筐,开始采摘山葡萄。
  红红的背筐里,已装入了三分之一的葡萄,葡萄架空了,红红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轻吁一口气,睁大亮晶晶的眼睛开始四处索寻。这时,她发现了葡萄架外的一段枯枝椴木,椴木上长了许多又大又肥的圆蘑,红红脸上现出了喜色。拾起背筐向圆蘑走去。
  一条粗长的毒蛇,吐着舌芯从椴木下睁大亮晶晶的眼睛从树根下地钻了出来。
  而红红却浑然不觉,她脸上的笑容依然,拨开葡萄滕吃力地钻向朽椴木上的圆蘑。
  这时,老耿已蹲在葡萄架不远处的一个大树后。窥视着红红轻叹一口气。突然,他冲红红惊喊了一声:“红红,毒蛇!”
  在老耿惊喊的同时,红红发现了毒蛇。她在惊颤中回头看见了向她奔来的老耿,神色却愈发惊恐,惶乱中却躲避着老耿向毒蛇盘绕着的地方逃去。顿时,毒蛇和红红纠缠在了一起,红红昏死过去。老耿扑过来,一把握住蛇脖子,用石头砸碎了蛇头之后返身去望昏死中的红红。
  特写:红红的脸庞占满镜头。演职员表结束,闪出大红狂草《红红的山里红》上部
  
  上部
  
  北方新兴小镇的清晨,红红的太阳正从东山之巅的两座乳峰间露出,小镇主要街道上,早起的几位行人、二三辆牛马车、几辆港田三轮车钻入街边的胡弄,一辆轿车驶出镇外。
  
  几声鸡啼,压住了机动车的马达声,小镇的气氛,在这一刻突然静了。静静的主街中央地段的一处四合院正房门市房,有一个铝合金卷帘铁门,门上有一个很大的金字牌匾,上面写着“关东山珍开发公司”8个大字。
  铝合金铁门紧紧关闭着。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谢广坤扮演者,出演。小品:《勿忘我》故作笑料的综艺看多了,看到两个老年人咖啡20春晚最爆笑小品:宋晓峰演出了东  门前,或西装革履,或休闲打扮的男男女女十几人或站、或蹲地守在门两侧,一个个显得心事重重,互相对视后,虽无语,却又明显的心照不宣。焦躁的等待中,他们最为关心的,是那死气沉沉的铝合金卷帘门。
  渐渐地,街道上开始噪杂起来。
  门里终于有了声音。先是开启门的声音,然后门慢慢卷起,慢慢露出了一双穿着女式拖鞋的女人双脚,然后是穿着优质体型长裤的双腿,休闲红绒衣的腹、胸,最后是红红尚未梳洗的脸。
  红红发现了门外的人,先是一愕,继之羞恼起来,带着火气大开店门后,对众人说:“大伙昨天夜里二半夜才走,今天一清早儿又来了,是不是有点……有点……”红红说到这里顿住,望着神情飘乎不定的众人,眼中已涌现出泪花,但随后又现出一付刚强的样子说:“大伙都是平常在生意上相互帮助的朋友,今后还得互相帮衬着走下去。大伙即然来了,都请进屋。
  众人无话,神情怅然地向店里走去。
  店里摆设很大方,货架中摆有一些山产品。
  众人寻座坐下,男人开始吸烟。
  红红在这空间,惘然地向窗外望了一眼,叹息一声,掩饰中擦去泪花,回到店里,站在店中间,强挤出一笑说:李华借了各位的钱,事先的确没和我商量。我这两天已经和各位说了,李华一回来,我马上让他把钱送到各位手中。红红说完,努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去看众人。
  一个中年男人狠狠吸了一口烟,吐出来,将脸隐在燎绕的烟雾中说:弟妹,不是大哥我不讲情面,我实在是急等钱用,跟人家签了合同,没钱办货,我把媳妇儿女都卖了,也赔不起人家呀!中年男人说到这里,吹去眼前的烟雾,垂下头说:如果三千两千的,大哥我也不要了,可李华借了我三万伍,我就指望那点钱做周转金哪!
  一个时髦的中年女人用手挥着面前的烟雾说:红红,我家那口子借给你家李华那一万块钱,事先也没跟我商量,弄得我们俩干了好几仗,差点打离婚,把我气得老是心跳,想去看看病,又没了钱,今天,你说啥也得给我掂兑掂兑!她的话音刚落,众人纷纷站起来,有的掏出了欠据举着,向红红讨起债来。
  卧室的门悄悄开了,悄悄的从里面走出来一位17岁的漂亮少女和一个虎头虎脑的8岁小男孩,他们出来后,便一边一个守在门两侧,惶恐不安地望向众人。
  他们是红红和李华的女儿婵婵和童童。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现在没钱给你们!红红声嘶力谒地喊了一声,压住了众人的讨债声,吓得童童扑到了姐姐怀里,婵婵紧紧搂住了童童,然后,姐弟俩惶恐的目光一齐望向母亲。
  红红努力平定了一下情绪,对众人说:“是李华向诸位借钱虽然没和我商量,可我认帐。这两天我已经验看了诸位手中的欠条,字体、名章也都是李华的。李华一回来,我问清他借钱的用途之后,我马上让他把钱还给诸位!”
  “那是你们两口子之间的事儿,我们管不着!”时髦女人说:“你即然认帐,就快把钱给我,我马上看病去!”
  红红忧怨地闭了闭眼睛说:“大家在一起混了这些年,对我家的事儿也都清楚,别人家里的男人是个搂钱耙,女人是个装钱匣;可我家我是个搂钱耙,李华是个装钱匣,我一年四季在外张罗买卖,李华在家守摊子处理日常事务,大小事都得经过他的手。他这一出门儿,我手中实在没有几个钱了。”红红说完,到柜台里捧出一个钱匣子说:“这两天我翻箱倒柜地找了找,就这几百块现金,众位谁手头紧,就先拿去。”
  众人看了看钱匣中的几百元钱,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谁也没有伸出手去。静默了一会儿,那个中年男人说:“弟妹,我想求你在李华打的借据上签个字,你即然认帐,这笔钱李华不还,只好就找你要了。”中年男人说完,尴尬地说:“大哥我没别的意思,我是怕李华回来,你因为这笔钱和他干仗,你俩再借着干仗的机会往后拖,拖黄了我这笔钱。”中年男人说完,掏出了欠条和钢笔,递给了红红。
忘?至尚风华2020年02月02日06:00赵本山这样的做法间接的给相声创造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因为小品界有赵本山在,几乎大部分观众都会看赵本山的小品,小品也相对来说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一旦赵本山退出了  红红激愤起来,双目含火盯住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拿欠条和钢笔的手颤抖起来,却也双眼含火地盯住了红红一字一顿地说:“你如果不签,我今天只好去法庭起诉了。这个店儿,可是李华和你注册的。我要靠法律的援助,拍卖你们的店铺!”中年男人说完,拿欠据的手愈发颤抖了。突然,红红一把抢过了欠据和钢笔,吓得男人浑身一抖欲往回抢的时候,却见红红在柜台上往欠据上签名,中年人方稳住身子,紧盯住红红签名的右手。红红签完字递欠条给中年男人后,其他讨债人也将欠条送到了红红面前。红红已泪包眼珠,气迷心智,近似疯狂地在一张张欠据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完名之后,红红已泪流满面,软塌塌地颓坐在地上。
  婵婵和童童扑了过来,哭唤着去扶妈妈。
  众人撤去。
  婵婵和童童哭唤着去搀扶妈妈,红红却如摊烂泥一般堆在那里,姐弟俩怎样拽,也没能将母亲搀扶起来,最终,姐弟俩也坐在红红身边哭了起来。
  红红目光呆滞,张了几次嘴,才在儿女的哭声中问道:“婵婵,你爸走时,真的对你说去谈大买卖了吗?”
  “是的。”婵婵低着头说:“爸爸说,这笔买卖很大,必须他自己去做,还说得保密,怕外人知道了跑了信息,还怕你知道了不让他做,就趁你下乡收山货的时候,一个人走了。”
  红红的眼珠动了动,又问:“童童,你爸也是这样对你说的吗?”
  “是……”童童吞吞吐吐道:“爸爸还说……第三天晚8点准时到爷爷家,送给我一台电子游戏机,让我准时去等他……”
  “你爸爸真是这么说的?”红红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盯住童童问。童童躲开妈妈的目光,低头看着地面好一会儿,才说:“是……”
  红红盯了童童一会儿,摇摇头,呐呐道:“天不早了,你们该上学了。”
  镇中,一处普通的两间砖瓦房中。
  李华60余岁的父母坐在炕上。李华父亲焦躁地在吸烟,李华母亲不安地望向窗外。婵婵不安地坐在老式木椅上盯着沙发里心事重重的母亲,童童坐在爷爷的身边睁大一双小眼睛,紧盯着老式写字台上的座钟。
  时针咔咔地走着,渐渐接近了8点。
  童童咽了口唾液,小心翼翼地问:“姐,爷爷家的表准吗?”
  “准!”婵婵的目光也盯住了时针说:“我刚刚在电视里对过表,一分都不差。”
  “噢童童应着,半张着嘴紧盯向已接近8点的时针。
  时针终于指向了8点,童童跳下炕穿上鞋拉起婵婵说:“姐,咱快接爸爸去!”婵婵在童童的扯拽中,扭头望着母亲,随弟弟跑出屋。
  屋里,李华父母和红红的目光望向敞开的屋门。
  
  婵婵和童童在大门口向路望了好一会儿,没见父亲的人影,在夜色里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牵着手向路口走去。
  路口,姐弟俩分辨着夜色中行走的人,渐渐地,姐弟俩有些失望了。
  婵婵借着路灯再一次看看表,自语道:“快九点了,爸爸咋还不回来。”
  童童蹲下去双手抱紧了头。
  婵婵说:“或许,爸爸没赶上车。童童,咱回去等吧。”说着
  


  1 < 乡 里 乡 亲一至五集  2024-02-16更新

  第一集  初夏,早晨,天气晴朗。  珠河县政府大门前,行人稀疏。  两位着装门警精神抖擞立于大门两侧,认真观察着陆续走进大门上班或办事的干部们。  突然,他们叫住了一位身着深蓝色西服,干部装扮的青。。。

红红的山里红(电影文学剧本)  2024-02-01更新

  爱与爱啊就是泪融泪哪啊  恨与恨啊就是牙碰了牙哪啊  两个人呀4个心眼  弃爱留恨怎能幸福呀哈  夫敬妻啊就是妻敬夫啊  家是家啊就是福聚了福哪啊  两只肩膀呀老少一家人  掂轻怕重怎能如意呀哈 。。。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刘延功签名
全站链接(60分钟更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演艺圈新闻投稿):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