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邮箱:  密码: 立即注册
演艺吧、演艺圈

就这样亲近幸福

D楼1016  
更新:2019/6/16 13:51:05  发布:2016/4/23 22:01:04


  主要人物:
  芮——摇滚乐队歌手,原某学院美术系学生,我的初恋。
  木——从小保护我的哥哥,一个成功的大学毕业生。
  我——和芮\叶子\雨在同一个大学毕业,新闻系学生,自由撰稿者。
  叶子——乐队吉他手雨的女友,我的大学寝友。
  雨——叶子的男友,乐队吉他手。
  现在时空
  一、日外街道
  阳光下,整排的白桦守候在绿色的田野旁,绿白相间,又一个春天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进我的生活,有点庸懒却很向往。
  木就站在我的对面,一条马路的距离,衣冠楚楚,没有汹涌澎湃的激动,只是静立在那里,目不转睛的望着对面的我,微微噘起的嘴角,露出一丝压抑不住的微笑。我们隔着那样一条斑马线,马路上的车流不息,被迫将目光停留在这一刻,任眼前的车影人影闪过,而眼中却只有对方的模样。
  “对不起,木……我回来了。”(画外音)
  “文雅,你知道吗?我现在只想说谢谢你,谢谢你回来。”(画外音)
  尝试着想要穿越,将彼此送进彼此的怀中,再不放开,永不遗弃。
  可惜,来往的车流并不答应。
  或许,幸福都是需要等待的。而等待永远是那样的充满希望又沾染上无数不确定的字眼,让人琢磨回味一路的艰辛与愉快。
  阳光射在木的眼镜上,透着闪动的光芒,我已经无法分清那是流下的汗水,还是木幸福的泪滴.此刻的我,第一次那样心无旁骛的感觉那街上只有我们,任眼角的泪水肆意滑落,周遭的一切早已定格。
  远处,树叶掩映中,教堂的塔尖模糊在我的视线里,原来,我一直就在它的周围徘徊,离它并不是这么的遥远。钟声一声声飘了起来,我感觉一群空气中天飞翔,白色的羽翼透着五彩的光芒。原来,幸福可以如此亲近。
  我们,用一条马路的距离感知到第一次这么热烈地凝望,仿佛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凝望对方就可以读懂所有的言语。
  我就这样一步一步亲近幸福,将对方拥入心里。
  
  回忆时空
  二、日外校园
  那年的冬天,幸福曾与我有过这样的一段约定,然而那却是如飞蛾扑火的爱,却在那个冬过去的春里消亡破灭.
  我和芮是一对平凡的大学情侣。每天我们牵手走过林阴道,自然潇洒的散布美好的幸福,如高低悠扬的曲子,永远飘不完的奇妙.
  他习惯将我夹在肩下,不时的笑笑轻吻着滑过我的额头,摆弄我长长的秀发:“文雅,我们就像是生活在同一个鱼缸里的一对鱼,氧气从我的身体流进你的身体,我的轻吻随着水波而去,轻柔的抚挲着你,永远都无法离去,因为我们是爱的共同体。”
  我傻傻的望着仰头即视的他,长长的睫毛,迷人的眼睛,不对称的酒窝,高高的鼻梁……虽然与年少时想象的白马王子形象有所差异,但如此心动的表白却不得不让我这天真浪漫的小女生垂倒臣服.
  芮有一张甜死人的嘴,仿佛天生就为了讨女孩子欢心而生。
  “离开你的日子,我想迎接我的肯定是死亡,不必请法医来鉴定死亡原因,因为很明显,我是想你想死的。”我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面朝着湖水,芮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地说。忽然,站起来对着空空的湖面大声的发表宣言:“所以,现在,喻文雅是我的,是李子芮的。”
  那时的芮几乎成为我快乐的原产地,因为有了他我的生活因此拥有了彩色的多姿多彩。
本文发布在演艺市场,演艺吧,别乱转哦.域名www.yanyi8.com.:您别难过了!小明他一定能挺住的。  (回忆与芮的相识)
  芮是校园里一个名乐队的队长,大三上学期的那个冬天,他们为参加全国校园音乐原创大赛四处寻找词作者。做为所谓的新闻系才女,我被叶子推到了他的跟前.那时的我还只是叶子的糖衣炮弹,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丫头一切的努力只为讨她那个乐队贝丝手男朋友的欢心,千方百计的哄骗加请求,让我为芮写的曲子填词.
  那一晚读了池莉的小说<<怎么爱你也不够>>后,居然一鼓作气写了”MYANGEL”
  就这样再一个不小心就成了芮光天化日下的女友,和他共同游弋在世间角落.
  三、日内寝室
  睁开眼,混沌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明亮,又是一个晴天。
  习惯性地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给自己一个傻傻的微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对镜贴花黄,看着容颜在粉黛中一点点光彩,心情也随之飞扬。或许这就是幸福吧,我这样想。
  我爱做梦而且大多是天马行空.我喜欢草原上苍鹰的翱翔,无拘无束,喜欢用一种无法驾驭的姿势穿梭在城市的匆匆人流,喜欢一天七种颜色的生活,让生命最大限度地接近极点,放肆,张狂,小资,新鲜,这就是我。
  一个年轻漂亮得可以让你刻进记忆的小女人。
  正午12点,阳光有些刺眼,却是我今天见到的第一缕阳光。我站在阳台上贪婪的拥抱温暖。
  芮说,我们都无法读懂清早的晨曦,因为我们是夜的子民,疯狂才是我们灵魂的宿命。
  四、日外宿舍楼
  芮的黑色电单车停靠在楼下,芮就靠在车上,一丝丝的烟圈从指间融进我的呼吸,我知道是你。
  芮扯过我的左手,拿出自己指间的尾戒套在我的无名指上,那时的感觉是一种莫明的冲动与肯定,心跳忽然的加快。也许,这就是今生的绝对吧,我千言万语的肯定自己和芮的情感,可总还是无法消除那份不安,我拼命的将它埋进心里,尽力的注视那只戒指的存在,它虽然不够夺目,但,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有它足已。
  “今晚12:00,音乐屋子,有我们的地下乐团对抗赛,来吗?”
  “我会说不吗?”在她面前我始终无法如从前一样的安分,情不自禁的跟他一同疯狂张显.
  “我会答应你说不去吗?”他坏坏的笑,将头盔递给我戴上。
  我们相视而笑,知道答案的问题,似乎有点多此一举,但对于我们,总是乐此不疲。
  他不愿意将心知肚明的事变成平白的语句.一次谈笑中他幽默而轻蔑问我们:“你知道为什么<还珠>里那首歌叫<你是风儿他是沙>吗?我莫名的摇头.“你看那小燕子不就像个疯子啊?每次她一往外跑,苏友鹏那群人是不是会故意装傻问上一句:她跑出去干嘛的啊.明知故问,不是傻是什么.”那次芮是喝了些酒,权当是个笑话,也许真的是像笑得太过深刻,就永远记住.我们俩不再问一些无谓的问题,不再怀疑对方的诚意.
  也许这是因为还未长大?不,其实那年我们已经24岁,青春的年龄,尴尬的心态。
  五、夜内音乐屋子
  芮天生就是舞台上的星星,绚烂夺目。多少次,望着舞台上那疯狂的鼓手,激烈的鼓点把心情抛进九宵云外的世界,再从天涯的尽头把自己拉回来,我面对着漫无边际的未来所持有的茫然瞬间也消失了个空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和芮的嘴唇一样,柔软性感带点粗狂
  我和叶子陪着下面的小女生一起尖叫,呐喊。叶子,是乐队贝丝手江雨的女友,她上大学的时候原本报考的是艺术设计后来被母亲改了自愿就变成了我的同学加室友。
本文发布在演艺市场,演艺吧,别乱转哦.域名www.yanyi8.com.:您别难过了!小明他一定能挺住的。  站在台下,我知道她们和我喊的是同一个名字,我不嫉妒,我不吃醋。因为我知道,芮的心是永远归属于我,属于那个叫文雅的女孩。有芮陪伴的日子,日子似乎和年华搭拉不上关系,一如两年前二十二岁的文雅,简单,善良,爱哭,在芮的眼中永远定格。
  据芮说,他早已经在两年前的圣诞夜聚会上就注意到了叶子身旁的那个女孩,知道我的名字,有些高傲,甚至发誓般的说不相信爱情.时隔长远,我无法去挖掘记忆中的那些影子,他却深深的烙下了一段美丽的回忆.
  六、日内寝室
  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我依然回忆着昨夜的奇异。
  芮说过我喜欢看你哭的样子,傻傻的有点可爱,但因为爱你,所以舍不得你伤心。在喜欢与爱之间,他准备选择了爱这个字眼,我一直记得。
  懒人模式的超级震撼力,蓝色的屏幕上显示着12:00整,离午夜12点还有12个小时,也就是生命中的几千万分之一,12小时,是生命,假如生命可以像电影剪辑一样,我宁愿现在就接受芮激烈的鼓点,定格在那一刻的永远,生命中激情澎湃的12点。
  体验灵魂再度的虚无,震动着身体的每一条神经,这就是芮,轰轰烈烈的表达方式。
  我瞥了一眼短消息,是木的。
  “记得吃午餐,你的胃不好,别忘了。”
  木是爸爸式的男人,成熟,稳重,带着邻家哥哥应有的亲切,总是如此关切着我这只身漂泊的候鸟。他分明不满意我大四的懒散,但却尽力的挽救我的思维和心态,永远是微笑着,不生气,连一句重话也不说.只是每天不忘提醒与关心.
  木就是这样的人,体贴入微,这是20几岁的男人身上所难能可贵的东西。再加上三木网络文化传播公司老总的头衔,这无疑是他在众多女人心中最具安全感的资本,因此,木早就是公司里的钻石王老五和关注的话题。
  可惜,我对木只有尊敬,如妹妹对哥哥般的崇拜与尊敬。
  七、(闪回)和木以前的时光。
  我是在什么时候认识木的?我的问题随着蓝色的屏幕光渐渐消失了去,回忆像出闸的赛马,一马当先地冲进记忆的圆圈。
  5岁,一个人偷偷跑到邻近的院子里玩昏了头,转身一瞥,却发现这小伙伴早就不在身后,于是,痛哭,不止。一男孩把冰激凌递到我的手里,甩下一句话:“小妹妹,不要哭了,给你吃。”
  于是我就记住递冰淇淋的男孩。
  6岁,上幼儿园,被大班的男生欺负,是冰淇淋男孩送我回家,妈妈问我为什么哭,我说不出话指着冰淇淋男孩只是哭。害得冰淇淋男孩被妈妈狠K,直到现在妈妈还念念不忘。
  7岁,上小学的年纪,我在学校语文兴趣小组的同桌,站起来,对我说:你好,我叫木。我惊喜地发现,原来算术运算中有这样的等式:正义男孩=冰淇淋男孩=同桌=木。
  8岁,春游过于兴奋,于春游前日摔断门牙两颗。所有的美好想象一下子DOWN到谷地,木也没有去,一直陪着我,偷偷告诉我把掉的牙齿往上扔,才能让新牙快快长出来。于是,我们爬到小学的平房顶上准备往上扔,结果被教务主任发现,站了一天的办公室。
  9岁,生日的时候,木说要画一张我的肖像,让我摆了半天的POSE,一动不动地苦熬两小时。等到完稿的时候,却发现是猪的漫画,问木:我有这么丑吗?笑笑,呵呵,“不,问题是我只会画猪。”
  10岁,学骑脚踏车的日子,看过扶车的比学车的累的吗?有。学了两天,我已经可以稳稳上路,木却因为我摔破了
  


  1 <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说点什么:
D楼1016签名
回复 支持(0) 反对(0)

本栏推荐图文

Powered by wxForum 1.1 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