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剧本《评选戈多》

发布:田羽生  更新时间:2024/4/27 10:53:03  标签: 剧本 话剧

时间:二十一世纪









地点:中国某大城市的某大学寝室









人物






第一幕



里多       大一学生



库卡       大二学生



普洛米     大三学生









第二幕



里多       大三学生



诺机       大二学生



普洛米     大一学生


















第一幕












【幕启。



【寝室。这个寝室没有门。进出好像都只靠背景上那个洞。四套床桌好像是真的又好像是假的。一切都想在梦境里出现的场景。



【三个人面对观众站着,一动不动。



【很长时间的停顿。






普洛米  他终于来了。



        【停顿。



里  多  您说什么?



库  卡  他说戈多终于来了。普洛米学长,其实我觉得您说得还不够准确,虽然您已经经历了两届惊心动魄地选拔大赛,并且幸运的两次落选,而我只经历过一次。但是我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对于我们237寝室来说,戈多还没有来。因为我们至今还没有评选出我们寝室的戈多。



普洛米  但是他快来了。



库  卡  对,对,他是快来了。但是还没有来。一个是完成时,一个是将来时。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您要知道,如果一个人在大学时代连完成时和将来时都已经不能区分的话,这就说明了他向戈多迈进一大步!



普洛米  好,好,我承认,我承认我知道完成时和将来时的区别以及刚刚说错了话。



里  多  库卡学长,我不明白,完成时和将来时,与我们评选戈多有什么关系。



库  卡  呵呵,我亲爱的小学弟里多。你进来不到一年,当然不清楚。评选戈多大会,是我们学校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抚摸大江南北,经济发展的浪潮滋润华夏儿女的二十世纪中叶,制定下来的。每个寝室在学期末将会评选出戈多。



里  多  可是,我还是不太明白,这和完成时将来时……



库  卡  等我把评选标准念完,你就会明白了。我可以开始了么?好,现在我宣读……



        【普洛米躺了下去。无意打断了库卡



普洛米  我总觉得这个场景很眼熟。



库  卡  ……嗯,应该是在梦里。



普洛米  梦里么?



里  多  对,应该是梦里。我曾经看过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篇文章这样说的“人经常会看到某一场景觉得特别熟悉,而且环境,人的对话,都仿佛还记得。有一种说法说这是一个轮回,是你上辈子经历过的。但这不科学,应该是在梦里,有调查说明,梦有时是有预见性的”。



库  卡  明白了么,普洛米学长?



普洛米  我也看过这篇文章,但现在我更相信是个轮回。



里  多  但你应该相信科学。



普洛米  你是说相信梦么?



里  多  可是……



库  卡  好了好了,亲爱的普洛米学长,亲爱的里多学弟,你们能不能先暂停一下关于梦与轮回的关系这种天方夜谈的讨论。你们这样,让我感觉好像来到了教师办公楼的共修部。你们这样唧唧喳喳的讨论在着。现在是我们今天最要紧,不,不仅仅是我们今天最要紧的,是我们今年最要紧的一刻,而你们却在讨论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我觉得这样是非常浪费时间的。同学们,我们应该提高效率,在经济迅猛发展的今天,时间不再是金钱了,而效率才是金钱,这是我当选了院学生会主席之后做出第一次演讲时候说的话。怎么样?很经典吧。要知道,时间和效率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是有关系的,时间是时间,效率不是时间。效率是效率,时间不是效率。所以我们做一件事情,就要提高效率。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像你们刚刚讨论轮回与梦那样的废话。废话,可能我用词有点恶毒了,但是它表达了我对废话的厌恶程度。明白了么,同学们?



        【停顿。



库  卡  怎么?不明白?那我再解释一下……



里  多  不不,库卡学长,我明白了。我只是以为您还有还有话要说。



普洛米  你要理解他,人到了大二这个年级,见了点市面,就会以为自己可以主宰一切。就像小时候认为一男一女接吻就能生孩子,因为女人吃到了男人的口水。后来才明白,生孩子是要学点功夫的。



里  多  这个比喻很又新异啊……



普洛米  记住吧,以后会用用的。我也是从别人哪儿听来的。



里  多  我会记住的,普洛米学长。



库  卡  不不,里多,你不要记住这个比喻。难道我不知道该怎样生孩子么?这是对我生理功能的一种侮辱!普洛米学长,在待会评选戈多的时候,我想起你刚刚说的话的。他在嘲笑我!



里  多  库卡学长,算了吧。我想普洛米学长不是这个意思。他没有嘲笑您的繁殖能力。这只是一个比喻。



【普洛米却在一旁笑。



库  卡  好,好。我尽量忘掉刚刚的话。记住,我只是尽量。(看了看表)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现在能不能让我把我们评选戈多的标准告诉你们。



        【库卡看了看其他两人



库  卡  好的。谢谢。戈多评选方法:总则,凡拥有我校校籍的学生,在每学年评选戈多活动启动之日,都自动成为戈多的候选人。以每个寝室为单位,评选出戈多。学校将在第二学年初,给予当选人戈多称号。当选条件:1、失去梦想的人。2、失去朝气的人。3、麻木的人。4、迷茫的人。5、被社会磨灭了奋斗精神的人。6、没有爱心的人。7、恋爱目的不纯的人8、出于个人目的阿谀奉承的人。9、对领导的话惟命是从的人。10、虚伪的人。11、自私的人。最后,如有政治问题的人,没有资格参加戈多评选。好了,我念完了。



里  多  库卡学长,您是不是拿错单子了?我们是在选学生会主席么?



        【库卡紧张了看了看单子抬头,松了一口气。



库  卡  呼……没有。怎么样?我们可以开始评选了么?



里  多  被选上了戈多,又会怎样?



库  卡  就是说明这个人已经完全成熟啦!哦,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戈多是说明了这个人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青年的基本素质。青年是需要有奋斗精神的,为自己梦想而奋斗,在这一点上我坚信不移。



普洛米  也说明了,这个人已经适应了这个社会的需要,已经成为了社会机器里面的一个零件,可以开始每天重复的运行,知道磨损到不能使用,然后被更换掉。这样的角色很多,什么公司会计,办事员,程序员,工程师,政府官员。总听到的白领,结果到进了棺材也是穿的白衬衫。而自己的梦想早已经变成了梦话,而梦话的开头总是:想当年。



库  卡  其实我倒觉得,虽然那些工作不是我最终的目标,但现在还是可以接受。并且,我认为,就算做了那些工作,也不见得会没有梦想。



里  多  学长们,你们讲的话我不太明白。



库  卡  现在不明白不要紧,因为我们当前的任务不是讨论梦想与工作。而是要评选出下学期我们寝室的戈多。因为前一任戈多,在下学期已经毕业了。但是新一年的新生却没有到来。所以,很不幸的,戈多就必须在我们三个人之间产生。来吧,我们别浪费时间了。开始评选吧!我先表个态,(库卡清了清嗓子)在我们三个人当中,我,肯定不是戈多。



普洛米  库卡,你好像开始遵循了戈多的规律了。



库  卡  不,不,我没有。



里  多  什么规律?



库  卡  普洛米学长说的规律,是每年戈多评选的时候,每个当选者,都会说一句同样的话。



里  多  什么话?



库  卡  “我不是戈多。”他们会说这个。



普洛米  你刚刚说了。



库  卡  不,我刚刚没有说。我刚刚说的是“我肯定不是戈多!”,看,我有“肯定”这个词。我是不一样的。不要妄想继刚刚侮辱了我的繁殖能力过后再次嘲笑我一番。你这样的小把戏我见过,去年前任戈多不就是对你这样的么。你都没有上当,我当然也不会上当!人到大三了,就是虚伪许多。不像我们大二的这样纯洁。



里  多  你的意思就是说普洛米学长,已经满足了戈多的其中一个条件了?我刚刚听到了“虚伪”这个词。



库  卡  哦呵呵呵……不不不,我没有说普洛米学长。我只是说大三的虚伪。我说虚伪一词的时候脑子里没有想到普洛米学长,而是“大三的”这个普遍意义的名词。当然,普洛米学长就是大三的。不,我说的重点不是说普洛米学长是大三的。我说的重点是……是什么呢?哦哦,是我们应该继续评选,而不应该在大三是虚伪的,而普洛米学长正巧是大三的这个问题上纠结。对,应该马上开始。我刚刚表了态:我肯定不是戈多。



里  多  我也应该不是。



库  卡  不,小兄弟,你不应该学我。你应该拥有自己的阐述方法。



里  多  那我应该说什么?我觉得我应该不是啊。



库  卡  不不,里多学弟,如果我们大家都说的话是一样的话,这种评选就无法得出结果。



里  多  难道让我说我觉得我是戈多么?



库  卡  我并没有这样说,我是说我们应该经过公正地讨论来评选出戈多,无论是你,你……哦,还有我。过程都应该是公正的。



里  多  就算是你这样说,我还是觉得,应该不是我。包括以后,我相信我都会一直这么说。



库  卡  尽管去相信你自己的感觉吧。但是我们现在必须选一个出来。



里  多  不是我。



库  卡  不是我。



里  多  不是我。



库  卡  不是我。



里  多  不是我,(阻止库卡继续)停!……库卡学长,我们应该公正起来。



库  卡  对,我们应该公正的评选,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普洛米  是我。



        【停顿。里多和库卡回头,刚刚他们似乎忘掉了普洛米的存在。



普洛米  我是戈多。



库  卡  ……啊,这下问题就好办多了。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本年度237寝室的戈多已经诞生了……



里  多  可你刚刚才说这需要一个过程。



库  卡  (边说边签字)不不,这个过程被普洛米学长简化了。英雄总是在默默无闻中突然爆发来推动历史的发展的,在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总是会加快历史的前进步伐,(走向普洛米)来吧英雄,在这里签个字,嗯,我已经签好了。



里  多  等等,这不符合程序。因为,他刚刚说的是“我是戈多”,而不是“我不是戈多”!



        【另外两人停顿。



库  卡  嗯……对。按照惯例来说,是应该这样的。来吧老兄,说一句。



普洛米  我是戈多。



库  卡  不,不对,你知道那句话。来吧。



普洛米  我是戈多。



库  卡  好,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说出来了,我保证忘记你刚刚两次嘲笑我的事情。



普洛米  我是戈多。



库  卡  你是想把我逼疯了么?我刚刚已经告诉过你几次了,你刚刚说的“我是戈多”这是错误的。如果您真的是英雄话,您真的是想推动我们这个评选会的话,您应该大声的说:我不是戈多,我不是戈多,我不是戈多……来,跟我一起念,我——不——是——戈——多……



里  多  学长,您刚刚说了四遍!



       【库卡马上捂住了嘴。



       【停顿。



普洛米  英雄!



库  卡  你又玩弄我?



普洛米  我并没有玩弄你,是我确实说不出口。



库  卡  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不是……(捂住)看,很容易嘛!



里  多  库卡学长您不用捂着您的嘴,那样会把您其他功能也憋坏的。我们知道,像您刚刚那样说出的“我不是戈多”是不应该奏效的。



库  卡  对,啊……对。那句“我不是戈多”如果是在说明性句子里出现的话,那是不奏效的。有效的词语应该是出现在主观情绪在累积,刺激不断的再加深,而对方也不断地在给你更猛烈的回应的时候,一种把持不住的,一种来自身体压力,像火山爆发那样喷发出来……情绪,我在说情绪。这句“我不是戈多”应该是随着自内心深处抑止不住的情绪而迸发。像叫孩子说话那样的方式应该是不正规的。



里  多  这点我们是明白的。可是我更想知道普洛米学长为什么坚持自己是戈多,但是他却又不能说出戈多标志性的话。如果没有弄明白这点的话,我是不会签字的。



库  卡  那好,我们就来弄明白它。



里  多  说说吧,普洛米学长。



普洛米  我说不清楚,我经历过两届评选,我也思考过很长的时间来让我明白为什么通常情况就是这样。这次我的直觉告诉我,该我了。



里  多  您还是在坚持您的那个轮回理念么?



普洛米  这不是理念。这是现实,现实就是这样。因为每年当选的人,都是每个寝室里快要升上大四的大三学生。而到了大四,这些人就会消失。你会再也找不到他们。



里  多  每年的戈多都是从大三的人里选的?



库  卡  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是每年选出来的人正巧是大三准备升大四的人。



普洛米  就像我大一的时候的布班。



库  卡  我大一时候的萨克。



        【停顿。



库  卡  (看表)不过同学们,我们现在可不是回顾历史的时候。时间有点紧迫,作为院学生会主席所在的寝室,应该作出表率作用,所以我们应该第一个选出戈多。我有一个提议,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里  多  不好!



库  卡  可是我还没有说!



普洛米  这个场景很眼熟。



里  多  我从刚刚的谈话中,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效率论。所以我知道接下来您肯定会提出一种非常便捷的方法来尽快结束这个评选。但是我认为,这种作法是不太负责任的。因为,我们这里已经有一个人表示他自愿当戈多,但是,作为另外两位候选人来说,这是不公正的。如果谁先说谁当选,那美国总统就没有竞选的必要了。谁的嘴巴厉害谁就是国家领导人?现实不是这样吧!



库  卡  里多学弟,我真的刚刚该劝你听完我的建议的。我正是要跟你讲,我准备举行投票选举制。(看了看表)时间真的快到了,所以我们最好就按照这个方法来进行这次的评选。



        【库卡拿出一个纸盒子。



普洛米  这是什么?



库  卡  不清楚,好像事先就准备好了一样。突然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暂时把它当作投票箱吧。这次投票由我来主持。来来来,发选票。



        【库卡开始给两人发纸和笔。



库  卡  把自己认为最合适做戈多的人名写在纸上,然后投入这个箱子。明白了么?



        【三个人各自走开。
本文发布在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请勿转载.域名www.yanyi8.com .了小品和相声?沈腾贾玲的前后对比,让人陷入深思明星娱乐热点2018年11月08日09:56不知道从



        【库卡很快就填写好了。而普洛米犹豫了一下也写了上去。里多看了看其他两人,思考了一下,写了上去。



库  卡  怎么样,应该都填写好了吧。来投票吧。



        【三个人把选票放了进去。



库  卡  现在由我来检票。



        【库卡拿出选票,吃惊。



库  卡  怎么回事?四张选票?我看看,普洛米,两票。我,两票!这是怎么回事?



普洛米  我投了我自己一票。



库  卡  我也投了你一票。



里  多  (对库卡)我投了您两票。



        【停顿。



库  卡  这是怎么回事?太荒唐了。我宣布这次投票运动取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里  多  请您息怒,库卡学长。我不是故意要冒犯您。我猜测到了普洛米学长会投自己一票,而您会投他一票。如果这个选举就这样结束的话,我会很不甘心。所以我认为我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我能有一些时间来搞清楚一些事实真相。而现在多数的投票选举运动,是在投票人根本没有搞清楚事实的情况下的进行的投票。投票选出的结果不见得就是民意。



普洛米  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你还是不得不去遵循他。就像我填上我自己的名字一样。不然这个规律就变了。



里  多  您是说您知道这个结果。



普洛米  不,我不知道。我总觉得有一种力量在让我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这种力量告诉我,这样才正常。果然,如果我抗拒了这个力量的话,任意添上除我以外的名字的话,结果就会不一样了——库卡会以高票当选。



库  卡  这么说,我还得谢谢您,普洛米学长,我刚刚对您的冒犯……



里  多  为什么不能是他?



库  卡  嘿!



普洛米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破坏这个规律是么?你是想让我来创造历史么?你为什么不来?



里  多  我会创造历史的。我的理想如此。



普洛米  哈哈,把你这句话忘掉吧……



        【普洛米突然觉得头痛。



        【舞台上的灯也在忽闪忽亮。



库  卡  (对灯泡)嘿,别闪了,我们这个寝室是交了电费的!



        【灯不闪了。



里  多  你怎么了?



普洛米  没事,可能刚刚光闪得我有点难受。我脑子好像在翻腾什么东西。



里  多  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让我摸不着头脑。但是越是这样我更想把事情搞清楚一点。



库  卡  里多学弟……



普洛米  小兄弟。有这样钻研的想法很好。但是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在轨道上了。



库  卡  普洛米学长……



里  多  什么轨道?



库  卡  流多学弟……



普洛米  你究竟有什么事情?



库  卡  是这样的。虽然你们两人,不,是我们三人已经进行了比较深刻的交谈,来更多的了解对方。并且刚刚我们进行了评选戈多投票选举运动。但是,由于不符合规定,投票选举被宣布无效。当然,我也因此幸运地逃过了这次灾难,差点成为你们创造历史时的副产品。我是想说,虽然我们在相互的关系上更进了一步,但是在评选戈多这个事情上。我们还是停留在原地。(看表)时间已经开始加速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里  多  我坚持我的意见,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才能做出决定。



库  卡  我现在也开始赞同这个观点,以免造成无辜的伤害。



普洛米  好吧。既然这样,大家就坐下来好好聊聊。



里  多  我同意。但是在此之前我想问问普洛米学长,您依然坚持您是戈多么。



普洛米  应该是的。



里  多  为什么是应该是的?您为什么不能给我们一个肯定的答案?



普洛米  我也说不清楚。我说过了,现在的场景我很眼熟,我现在这么做也是觉得我必须这么做。我感觉我自己也在想搞清楚一些事情。可能是有关于回忆的。



里  多  好,既然大家都准备明白真相之后在做打算。我们就来吧。



库  卡  虽然我不明白你们到底想搞什么,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话,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会变得比较融洽。这样,我也很有可能不会再次受到惊吓。从刚刚你们的谈话中,我可能捕捉到了一点点的信息,就是说,里多现在是有意识地去搞清楚他对面的这位普洛米学长为什么会选自己为戈多。这很好。普洛米学长是无意识的想去搞清楚有关于他的回忆的一些事情。这也很好。那,那我做什么?!



里  多  难道您就没有想搞清楚的事情?



库  卡  没有!现在的一切在我的眼里都很清楚。我知道我自己要做什么。只是会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做不了罢了。就像现在,评选戈多停滞了。我也没有什么要挖掘的回忆。我的记忆力好得很。



普洛米  如果是因为我的记忆力问题导致了这次评选的停滞,那我道歉。但是你必须得承认人上了年纪,记忆力就会衰退,会忘记一些很珍贵的东西。



库  卡  您得补钙!电视上的明星们天天都在说。相信对您的记忆力会有所帮助。



里  多  补钙能帮助记忆力?



库  卡  他们把中国人生理上的病症统统归结在了缺钙上,我相信,记忆力也在里面。而且,那些明星说得话让我认为,是个人,他就缺钙。说起记忆力,我想起,上次我就把一大盆袜子忘在了水房。看样子我也得去补补钙。



里  多  您是得补。我没有想到缺钙的也能当上学生会主席。



库  卡  您不能这样针对我,因为历届学生会主席都缺钙。



普洛米  我曾经也是学生会主席。



库  卡  看!我说得没错吧!



里  多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寝室出现了两位学生会主席?



库  卡  难道您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么?学校里倒了一根电线干,砸死十个人里有6个就是学生会的。



里  多  他们跑到电线干旁边去干嘛?那还有4个呢?



普洛米  一个贩卖盗版光盘的,还有三个是正在买光盘的保安。



里  多  我不会去学生会的。我更不会去做主席。



库  卡  ……那我想问问,您现在在您的班级里是什么职务?



里  多  班长。



        【库卡热情地站起来,握住里多的手。



库  卡  恭喜您!您上路了!不出意外的话,您将在新学期开始就入选学生会,而在下半学期坐上学生会主席的位子。



里  多  为什么?你不能这样制订我自己的生活。



普洛米  这是规律。



里  多  不!普洛米学长,我对您这个规律学者的话很不感兴趣。我非常不赞同您这样的想法。如果你非要灌输我这样的理念的话。请您拿出证据来说服我,我为什么会去做学生会主席。



普洛米  我说服不了你。证据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我忘了。



库  卡  里多学弟,过来,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他缺钙,忘的事情太多。首先,我们两已经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他的那个什么规律论是错误的。但是,我和他也有一个共识,就是您,在下学期应该会做上学生会主席。



里  多  那其实您和他的看法是一样的。



库  卡  不,不,结论是一样,但是过程不一样。打个数学上的比方来说:二减一等于一,结论是一。能得出答案是一的方法有很多,比如五减三也等于一……嗯,好像不太对。管他的,反正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



里  多  嗯,对于您的数学,我领教了,也能理解。



库  卡  那太好了,现在我们就来说说这个学生会主席的事情。您认为,您作为班长什么事情让你最兴奋。



里  多  我能当上班长,那是同学老师们给的最高荣誉。因为……



库  卡  因为他们相信你有能里来处理班级上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而且……



普洛米  而且能代表这个班级与学校对话。服务于这个集体,你感到很荣幸。



里  多  你们为什么会知道我要说什么?



库  卡  可能是因为我们两的结论是一样的。



里  多  我是觉得他要让我承认他的规律论是正确的!



库  卡  不不,你应该听我的。而我也不太相信他的规律论。普洛米学长您能暂时不说话么?我想单独跟里多谈谈。



普洛米  可以。



里  多  我先听听您的看法。



库  卡  那我得先问问您觉得您做班长做得怎么样。



里  多  这点勿庸置疑。相当不错。因为我有一颗热情的心,所以在处理班级事务的时候,我显得很轻松。



库  卡  您喜欢这样为同学服务的感觉么?



里  多  是的。



库  卡  那就太好了。我能不能这样理解您刚刚说的话:您非常愿意为同学们服务,并且在班级里做得很好,而且游刃有余,并且还有余力?



里  多  可以。



库  卡  那您太适合来学生会了。您,既然那么愿意为同学服务,那您就不应该这么自私。



里  多  自私?从来没有人这么评价过我!



库  卡  您这样就是自私。凭什么您的热情只能你们班级里的同学才能享受?既然您还有余力为什么不服务更多的人?



里  多  我……那是因为我没有服务于更多人的权利啊?



库  卡  这就对了!只要您加入我们学生会,您将拥着这样的权利。您的热情,将会铺满我们整个校园,您的活力将带动我们校园的每一个学子。您将是我们的榜样。对了,您现在有没有因为为同学服务而产生什么烦恼?



里  多  烦恼倒是没有,就是有一点我的电话费总不够用,因为同学们都会打电话让我帮忙。还有就是,有时候,忙起来没有时间去吃饭。



库  卡  那您就更需要加入学生会了。这些问题,学生会都能给你解决。您不用担心您的电话费问题,我们能为您很好的解决,干事,报销百分之三十,部长报销百分之六十,主席,全报!您更不用担心您没有饭吃,因为食堂会送餐到您的办公室,而且有级别标准,干事,一荤两素,部长,两荤一素,主席,两荤两素!外带一个汤。当然,到时候您会为同学想得更多,到时候您会觉得同学们与社会有点脱离,所以您会身先士卒踏入社会去领略社会的残忍,这时,您会有一些外事活动,那您更不用担心。专车接送,贵宾待遇,当然您会有您的名片,这种设计不会低于社会名流,借此认识社会,为自己,不,为同学们带回新鲜的社会信息。当然,您还会拥有用不完的假条,上面会有学校的公章。怎么样?如果,您不满您现在服务同学的程度;如果,您还在为因为为同学服务而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如果,您担心待在学校阻碍了您与社会的交流。如果您还在因为为同学服务而被老师记上旷课的话,您就不用犹豫了,赶快加入学生会吧!来,亲爱的里多学弟,这是我的名片,明天你来我办公室吧,我将亲自接待你!



里  多  听起来确实不坏!



库  卡  那确实不坏。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迅速地坐上主席的位子。那样就能更好的服务同学,而且能让自己更多的接触社会,然后再回报大家。



里  多  我能问个问题么?



库  卡  当然可以,在学生会,就不会存在问题。



里  多  如果我做了学生会主席,那您呢?



        【停顿。



库  卡  对啊,那我呢?



普洛米  会像游子一般回到故乡,会像玩累了的孩子一样回到妈妈的怀抱。你会像我一样,回到自己的寝室回到自己的床,然后发现自己的书桌上空无一物。



库  卡  不,我不会退。



普洛米  你会退的!你现在不是已经在找你的接班人了么?



里  多  您是又为您的规律论找素材么?



普洛米  不用找。素材就摆在你面前。(指库卡)你看看他。俨然一个讲演家的样子。而他刚刚跟你讲的情况,已经开始偏离你的想法,但是你却没有能力来抵抗这样的诱惑。当一个人被推上了据说有黄金铺路的大道上,却发现那金子还是属于路面的,你会怎么办?当然是走出来。不如不进去,还能捞着一个不贪财的好名声。对吧,库卡学弟?



        【库卡不说话。



里  多  好,我承认,刚刚听到的条件确实比较诱人。但是,我和他不一样。请你不要以审视他的眼光来审视我。



普洛米  别自命不凡。



里  多  普洛米学长,你简直不可理喻。我不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你如此坚持你的信念,但是我相信我能让你改变这样的看法。



普洛米  你可别说你要加入学生会来证明给我看。



里  多  我的理想如此。



        【灯光开始闪。



        【普洛米头又开始痛。



        【库卡又开始看灯。里多没有察觉。



里  多  (接普洛米的话)是的!我决定用我的实际行动来挽救您这颗麻木了的心。



        【停顿。



普洛米  哦,不。



库  卡  那我们明天办公室见。嘿!我们交了电费的!……麻木?



        【库卡开始翻单子。



        【灯不闪了。



        【里多看到普洛米头痛的样子。



里  多  普洛米学长,你怎么了?



普洛米  这个讨厌的灯。这个灯让我突然想起,我以前参加的一个马拉松比赛。



里  多  马拉松?我的身体是非常好的。



普洛米  我身体也非常好。当时听说,只要跑完了全程,就会得到一个大的奖牌。



库  卡  啊!多大?



普洛米  不知道,我没有看见过。



里  多  您不是说您的身体非常好么?



普洛米  是的,我的身体非常好,而且我对自己的体力非常有自信。但是,当我们跑完全程的时候。



里  多  我们?



普洛米  对,和我一起跑步的人。当我们跑完全程的时候,组委会说,要我们继续跑。



库  卡  这是为什么?



普洛米  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都能跑完全程,他们没有准备好足够的奖牌。
品大赛第四场,金霏、陈曦深扒姜昆,获嘉宾最高评价娱乐酸柠檬2018年10月05日21:25不久前,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第四场的较量已经结束。同时,前三场比赛总体结果也已出炉,没有意外,没有逆袭,上海滑



库  卡  怎么能这样?这是他们的问题。



普洛米  对,这是他们的问题。但是在报名的时候,在那个路摊,他们把路过的人都拉了过来看报名表,鼓吹着这个大赛有多好,奖牌多么好看。好多流浪汉和艺术家都报名了,包括一个瘸子,没想到,瘸子也都跑过了全程。



里  多  那真是太可怕了。然后呢?



普洛米  然后,我们就继续跑。



库  卡  然后呢?



普洛米  继续跑。



里  多  然后呢?



普洛米  继续跑,



库  卡  然后呢?



普洛米  继续跑。



里  多  究竟跑完没有?



普洛米  我们都不能跑了,因为我们跑到了一堵墙面前。



库  卡  那怎么办?



普洛米  我们就回来了。



里  多  那奖牌呢?



普洛米  什么奖牌?



库  卡  您跑这个不就是为了那个奖牌么?



普洛米  嗯?我有说过奖牌么?你们在说什么?



        【停顿。



里  多  啊,天啊,普洛米学长!您说过的,我发誓您说过的。您不能这么麻木。



普洛米  真想不起了。



库  卡  刚刚一个词提醒了我,我们现在正在做什么。(看表)时间又过了一点了。但是对于我们最重要的事情,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其实,我认为我们刚刚的谈话非常的好,这让我们更了解了对方,不过现在我们最好还是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那就是评选戈多。其实我刚刚听到了一点点头绪。啊,就是这里,评选条件的第三条。



里  多  麻木?



库  卡  对,您刚刚就这样形容过普洛米学长的心脏。不过虽然第三条是说的麻木的人,但是我想一旦一个器官麻木了,这个人离全身麻木就不远了。这就像癌症的扩散一样。



里  多  你的意思说,现在我们选他为戈多?



库  卡  那可不是我说的,那是你说的。



里  多  我对你这样的行为感到耻辱。我说过了我们需要公正。在完结一件事情之前必须要搞清楚这个事情的真相。像您这样拉帮结伙,草率地以多欺少的事情,还是不在在我的面前做出来。我是个正派的人。普洛米学长,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普洛米  好多了。



库  卡  哦不,你们千万别表现出像朋友一样的感觉。你们这样让我觉得非常的危险。



里  多  看,库卡学长,这就是您的主观臆断。因为您害怕我和普洛米学长站在同一个地方,因为这样您会觉得我和普洛米学长是串通好了的。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普洛米学长真是戈多,就算我和普洛米学长是朋友,也不会因此而选你。



库  卡  虽然你这样说,但是我感觉还是不太安全。不,是不太公正。



里  多  那要我怎样您才会觉得公正。



库  卡  你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就我一个人孤立着。如果我能和你们成为朋友的话,我将会觉得这样就公平了。



里  多  我倒是没有意见,多一个朋友总是好事。



库  卡  那就太好了,我们能握个手么?



普洛米  交友必须慎重。



里  多  您又有什么新鲜的说法了么?



普洛米  不是的。只是我觉得,在这种我们三个必须选出一个作为戈多的情况下交朋友这种状况很奇怪。



里  多  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正好今天因为这个事情大家相互了解了,认为可以交个朋友,这很正常。



库  卡  你是在怀疑我的真诚么?普洛米学长?那您是在侮辱我。



里  多  普洛米学长,我希望您不要始终是用一种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这世间的事情。



普洛米  这不叫怀疑,这叫谨慎。你应该知道一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既然天上连馅饼这种几块钱一个的东西都不会掉下来。那又怎么会突然掉下来一个珍贵的朋友?



库  卡  朋友确实比馅饼值钱得多。我现在朋友不是很多。



里  多  我有很多朋友,没关系库卡学长,以后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这样你的朋友就会多很多。



库  卡  谢谢,谢谢。



普洛米  你看看他说谢谢时候的样子多么猥琐。他不需要你的那些朋友,他只是在现在这个时候需要你的友谊。



里  多  好了,普洛米学长。我觉得关于朋友的问题,我们可以暂时不谈。这样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顺便问一下,您现在有多少朋友?



普洛米  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库卡。



里  多  谢谢,看样子您没有我想想的那么不近人情。



普洛米  不,可能说出这话来你会伤心。但是我还是得让你明白。你问的是我现在有多少朋友。等我出门过后,我的朋友数目会变化。如果我在澡堂,我可能有四个朋友,如果我在食堂,我可能有八个朋友,如果我在操场我可能有十六个朋友,如果我睡觉。那我一个朋友都没有。



里  多  您这样的回答太圆滑了!



库  卡  噢,他侮辱了我们。对吧里多学弟,他侮辱了我们。



里  多  对于您这样的言词,我只能表示遗憾。亏得您还大我两年,您让我看到了恶心的成年人。您这样缺乏真诚的人,应该是不受欢迎的。别说什么澡堂食堂操场,我想,在您自己的班级里,您也应该没有多少人缘。



普洛米  嗯,不能这么说。同学之间的情感和朋友是不一样的。同学有可能发展为朋友,也有可能不发展,但是不发展,他还是同学。这有点像亲情,你是不能选择的。关于同学之间的情感,我有个奇怪的发现。其实不叫发现,是我去证实的。



里  多  我想听听。



普洛米  那就是,在刚刚进入学校,大一的那年。你会发现大家都像兄弟姐妹一般的亲密。



里  多  对,现在我们就是这样的。



普洛米  而到了大二甚至大三的时候,大家会渐渐疏远。但是在毕业前又会重新回到班级,开始后悔以前没有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里  多  您是又在给我展示您的规律论么?



库  卡  不,里多学弟,我认为在这点上他仿佛是正确的。因为现在我们班级里的同学关系不是很好。甚至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在那天我找一名同学无功而返的路上,突然被飞来的酒瓶砸到了头,抬头一看,正是唱着“珍惜旧时光”的高年级。



普洛米  啊?那天砸到的是你?我希望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库  卡  啊,没关系,伤已经好了。只是我希望我到了高年级的时候,也能有和同学在唱歌喝酒,顺便砸个人。



普洛米  (撩开头发)您看是这块伤疤么?



库  卡  这可不是我干的!



普洛米  没事,您的举止只是让我想起了某个人。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我们的评选了?



库  卡  (看表)对!咱们得赶快点。但是,现在看来,我们评选的主力军好像有点闷闷不乐?嘿,里多学弟,啊不,里多,我的好朋友。咱们可以继续评选运动了么?



里  多  你们刚刚说的是真的么?



库  卡  是真的,你看,我也有这块伤疤。



里  多  不,我是说,班级里的同学会在第二年级渐渐疏远么?



普洛米  啊,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如果我说是的话,您又要说我在坚持我的规律论了。



里  多  我还是不承认你所说的规律。但是我现在是有一点担心,只是有点害怕变成这样。不过!我会努力不让我的班级变成那样的。因为变成那样的话就有可能失去掉机会。



库  卡  您在说什么啊,里多学弟。我觉得现在你说话有点语无伦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们?



        【里多看了看两人。



里  多  是这样的,我们班里有一位女孩……






普洛米



        啊!女人问题……



库  卡






里  多  不,是女孩!你们不能这么称呼这么纯洁的姑娘。



库  卡  她总会有一天变成女人的,就算不栽在你手上。来,说说,她是一位怎样的姑娘。



里  多  她真的很漂亮,清新脱俗。刚开学的那一天她穿着一身牛仔套装。就是还有点破破的那种,很有质感。



库  卡  嗯,我能体会。



里  多  瓜子脸,那双忽闪的大眼睛像是嵌在水果盘里的两颗大葡萄。睫毛长长的,眨眼睛的时候,我似乎能感觉到她睫毛卷起的微风。披肩直发,让她的背影如此的动人。身材苗条但是却不缺乏健康美,微喇的牛仔裤,紧贴着那双修长的腿,描绘出动人的曲线。我被陶醉了。



库  卡  嗯,我能体会。



里  多  她的家境也跟我一样,工人阶级出身。她是众人追求的目标,关键是,她似乎只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因为她对她好朋友说过,说觉得我是个不错的男孩子。我当时觉得多么幸福啊,但是我一直不敢跟她开口,都快一年了。今天听到你们说到了二年级班里的同学就会变得疏远,所以我不禁会有点担心。我怕新学期一开始,我就再也看不到她咬着下嘴唇那可爱的表情了。



库  卡  咬着下嘴唇……等等!我现在的女朋友也爱咬下嘴唇。能不能问问,你们班上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里  多  她叫莉莉。



库  卡  莉莉!?我简直不能相信!我女朋友也叫莉莉!你刚刚说的时候,我就觉得非常的熟悉。什么牛仔套装,什么披肩长发,什么睫毛扇起的微风。她是我的女朋友!是我们班的班花。



里  多  不可能,她是我们班的,每天我都跟她在一块儿上课。



库  卡  啊!你还每天跟她上课?看来是我在学生会忙得无暇上课的时候,有人钻了空子啊。怪不得最近我和她的感情开始变得不好了。



里  多  库卡学长,我认为您这样说是非常无稽的,您不用把您自己的失误怪罪到别人身上。况且莉莉她肯定是我们班的。



普洛米  两位学弟,能容许我说两句话么?



库  卡  普洛米学长,请您先等会,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



里  多  如果您要以学长的身份来抢走我喜欢的女孩,那我想我也不用客气了。



库  卡  那你可得想清楚了,我高中时候可是练过艺术体操的。



里  多  来吧,我高中的时候可是花样游泳队的!



普洛米  等等先生们!现在大学扩招得那么厉害,有几个重名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前任女朋友也叫莉莉。



        【停顿。



库  卡  对啊,这种事情我也听说过。上次有个叫小强的人在外面惹到了黑帮。结果全校有四十多个小强被黑帮袭击了。



普洛米  这样的招生政策确实会引起这样的误会。



里  多  学长,我对我刚刚的行为感到愧疚。



库  卡  不,不,敢到愧疚的应该是我。作为学长,而且是学生会主席,没有冷静地分析清楚情况,差点造成一起流血事件。



里  多  学长,我刚刚听到您说,您和您女朋友现在的感情不是很好。



库  卡  哼,那个女人!



里  多  女人?您确信她是女人了么?



库  卡  当然,我以我男人的人格保证!



里  多  那她究竟怎么了?



库  卡  一个女孩一旦成为女人了过后,她们就为认为自己成熟了,开始混迹社会,好像还接触到了上流社会。每次出去后回来就大变样。那纯朴的牛仔套装早就被她们当抹布了,她们现在穿着的理念是:能露就尽量露,不能露的,做个假的也要露。头发也是,一天一个样式,一天一个花色。以至于每次我们到学校旁边的饭店吃饭的时候,老板都会说一句:今天这位比上次那位漂亮啊。这还不算过分的。她自己打扮就算了,居然对我也开始挑三拣四。故意在我面前说:哎呀,那天我看到一个男生留着平头,好帅啊。当我第二天剃了个平头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居然又说:平头早就过时啦,长发的男人最有味道!



里  多  那你怎么办?



库  卡  哼哼!你要知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我受群众的启发,得到了一个好方法。你看!



        【库卡把头发一扯。居然库卡是个秃头。



库  卡  假发!



里  多  啊!库卡学长,你……你真是太聪明啦!



库  卡  来来来,我给你看看我的收藏。



        【库卡拿出一套假发



库  卡  看看,这是偏分,这是左偏分,这是刺头,这是爆炸式,这是大波浪,这是小波浪……怎样,齐全吧,可别看我这些头发,他们可花了我不少钱,而且莉莉会随时提出新的要求,最近又跟我说现在最流行什么“秃顶长发”?所以我的积蓄基本上都买了这些了。我觉得你也应该备用一份,以后跟莉莉恋爱的时候肯定会用得着。



里  多  真的用得着么?



        【啪的一声,普洛米从他那边甩过来一包东西



普洛米  这是我以前用的,现在便宜点卖给你,这能管用一段时间。库卡,你收集到那个秃顶长发了么?



库  卡  还没有,听说那种假发很难买到,这种假发是要有身份的人才能买的,光靠钱还不行,再说,我没有钱。



普洛米  那你现在开始留头发吧。



库  卡  为什么?



普洛米  你们的爱情结束了。因为你买不起那秃顶长发。我的莉莉,就跟着一个秃顶长发的男人走了。



库  卡  您是说您和莉莉分手了?



普洛米  应该说是我被甩了。



里  多  可您不是有女朋友么?昨天还听你您打电话时,还亲爱的亲爱的。



普洛米  你是说露露?是,她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库  卡  我们班也有一个叫露露的。



里  多  我们班也有。可我也没见你带过假发。



普洛米  女人和女人是有不一样的。露露是从我进大学就一直喜欢我的一个女孩。就算我在和莉莉恋爱的时候,我也知道她。只是我不喜欢她。因为她真的不漂亮,性格也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她家里的原因,导致她有大小姐的脾气,但是她从来不敢在我面前使坏。



里  多  但是您说了您不喜欢她。



普洛米  如果你喜欢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这就不是人类社会了。最重要的是,我发现露露能带给我更好的东西,包括做学生会主席都不能给予东西。你会发现,就算你做上十年的学生会主席也顶不上露露表叔叔的一句话。



里  多  不,你这是胡扯!首先我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竟然能因为谁的什么表叔叔的一句话,而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恋爱。



普洛米  哦,忘了告诉你们。露露的表叔叔,最近托了不少人,才买了一个秃顶长发,然后新找了一个女朋友,名字也叫莉莉。我现在才明白那些由身份的人,也是攒了好几年的钱和人际关系,终于买到了那秃顶长发,然后回到大学来圆他以前的“莉莉梦”。



里  多  你又是在这里给我们灌输你的规律论!



普洛米  我只是讲了点事实。可能听了我这番话,做过学生会主席,也和莉莉谈过恋爱的库卡学弟,你能体会得到吧。



库  卡  有点感觉,但是不完全。



里  多  太可怕了,这是我简直不能忍受的!你不仅仅麻木,而且无耻,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迷茫!你自己失去了奋斗精神不说你还要别人相信这是规律!你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戈多!



普洛米  对!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我就是戈多,可你怎么也不相信我,你说你要搞清楚一些事情。你现在搞清楚了?你现在相信我是戈多了?我就是戈多,怎么了?我愿意做戈多,做戈多我轻松,做戈多我没那么大的压力。我承认我是戈多,是你不在那张纸上签字的。



里  多  库卡学长,我们现在就签。



库  卡  不过现在他都还没有说出“我不是戈多”这句话。按照惯例,他还不是戈 话剧剧本《评选戈多》  2024-04-27更新

时间:二十一世纪 地点:中国某大城市的某大学寝室 人物 第一幕 里多 大一学生 库卡 大二学生 普洛米 大三学生 第二幕 里多 大三学生 诺机 大二学生 普洛米 大一学生 第一幕 【幕启。。。

联系时说从“演艺圈门户网”知道的,有惊喜哦!!
田羽生签名
全站链接(60分钟更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   侵权投诉  |   友链申请  |   站长信箱  |   手机版  |   SiteMap
Powered by 演艺圈门户网(演艺吧 演艺论坛 演艺圈 演艺社区)https://wwww.yanyi8.com/ 客服信箱(演艺圈新闻投稿):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
免责声明:本站商机信息主要来源于会员发布,不保证信息完全真实可靠,如有商业行为,请自行辨别真假。最好线下交易并签订合同。